《奉子成婚十三歲》01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01篇:父女相差十三歲,嗲聲把拔剛剛好

 

 

  你結婚沒?

  你身邊認識的人,結婚年齡最小的,是幾歲?

  十八歲?

  十七歲?

  法定年齡的最低限制:十六歲?

  如果我說:「我十三歲就結婚生子,還是雙親和家人都認可的婚姻,」你會驚訝?

  當然,不是法律認可的婚姻。

  但我的確十三歲就依照民間傳統訂婚,舉行正式婚禮,當上一個孩子的爸,並且讓父母升格為阿公阿媽了。

  是否想聽聽我的故事?瞭解我經歷的人生和事情?

  如果你願意聽,我想這段往事,就從我現在工作的地方開始說吧……

  專門協助未成年懷孕者的社會福利組織『陽光會』,我在這裡工作。

  『陽光會』提供什麼樣的協助?談話諮商,法律扶助,生活安頓,生育看護……諸如此類,需要有人實際進行的社會福利工作。

  這份工作最忙碌的時候,往往是晚上和週六日。

  畢竟我們的協助對象都是未成年,白天大多在學校上課,所以就算今天是週六,我還是在『陽光會』服務。

  下午二點。

  我穿著正式西裝,拿著薄薄一份文件,進入舒適的二號談話室。

 

  

 

  談話室內,只有中央一張圓桌,幾張空椅,和簡單的置物櫃,明亮乾淨又整齊。

  這一切裝潢,都為避免給求助的孩子不必要的階級感或是壓力。

  中央的圓桌旁,已經有一對年輕孩子緊靠坐著。

  就我手上拿的這份資料來看,男孩十六歲,女孩十五歲,都是高中生,非常年輕。

  他們本該對未來充滿光明期待,但是現在臉上只有對於未來的迷惘……會這樣,想必是因為女孩未成年懷孕,不知未來何去何從。

  他們見到我進入,依然坐著,沒有站起來,明顯不知道互相迎接是最基本的社會禮節。

  不過我只是笑笑,沒有掛在心上,因為對他們的年齡和經歷的事來說,這樣才是正常反應。

  我直接拉開他們對面的座椅坐下,把文件放到桌上,友善詢問:「我是你們的陪伴者,你們應該是王英偉和賴芊貞?」

  他們二人納悶看著我,沉默點頭,沒有一句話……可能是在納悶為什麼出現的陪伴者是我這樣的男性,而不是女性?

  我向他們遞上一張名片:「因為我比你們年長許多,你們可以稱呼我陳大哥。今後你們的事由我關切和協助,請多指教。」

  男孩明顯不懂的隱藏感情,皺著眉頭收下,和身邊的女孩一起低頭研究這張名片。

  我試圖拉近彼此距離,微笑詢問:「英偉?我可以這樣叫你?或是你的朋友有其他稱呼你的方式?」

  英偉猶豫一會,終於開口:「陳大哥,你真的可以幫助我們?你們的服務需不需要收費?」

  開始擔心自己找錯社會協助單位,被我詐騙金錢?

  年輕人就是這樣,往往有話直說……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才有其可愛之處,比起心機繁重的成年人好上太多。

  我微笑回應:「別擔心,從頭到尾陽光會一毛錢都不會向你們收取。我們不是營利組織,是真正的社會福利單位。不管怎麼說,我們可以先聊聊,彼此認識。如果一陣子之後,你們真的認為我不適合,也可以正式提出更換陪伴者的要求,沒有問題,陽光會還有許多陪伴者存在。」

  英偉和芊貞依然困惑看著我,不怎麼信任我真能幫助他們。

  我沒有不高興,因為一般社會印象都是女性出面擔任陪伴者,所以男性進行這樣的工作難免被求助者質疑能力。

  不過只要能得到對方的認可,獲得的將會是雙倍的信任,所以這反而是一個不錯的自我挑戰機會。

  至於要怎麼獲得這對孩子的信任?

  我詢問:「英偉,芊貞,你們認為陳大哥我幾歲?」

  他們發愣一會,不瞭解我為什麼忽然問這件事?

  我又說:「猜一下,猜錯也沒關係。」

  猶豫一會,芊貞終於回應:「三十歲?」

  「哈哈,差不多,不過比芊貞妳說的還要老上幾歲,我今年已經三十五歲。」

  他們再次茫然看著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說這件事。

  我回答:「我會問這件事,主要是有個人我想介紹給你們認識,你們等我幾分鐘。」

  我一說完,立刻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內線,很快被接通。

  因為我知道電話另一端會是誰,所以對方一應答,我直接說:「端二杯熱茶進來二號談話室給求助者。」

  電話另一頭的人聽出我的聲音:「喔。」

  交代完畢,我掛上電話,再次看著對面這對求助的孩子:「等一會,想讓你們看的這個人泡茶就進來。」

  說完之後,我轉移話題,和這對孩子閒聊,盡量拉近距離。

  主要是簡單問些他們的學校情形,家庭情況,還有他們的交友關係,我必須瞭解的事。

  不過他們對我就是有一定程度的隔閡和抗拒,加上不信任,對於我問的私事大多只有簡單回答幾句,不願意說太多……

  終於,談話室的門被敲響,一個人拿著二杯熱茶進來。

 

  

 

  是名年輕女性,二十歲左右,明顯的大學工讀生。

  把茶放在英偉和芊貞面前的桌上,轉身就要離開。

  我叫住她:「晶晶,等一下。」

  被我這一叫,晶晶停下腳步,看著我。

  我重新回頭:「英偉,芊貞,你們認為這名晶晶姊姊幾歲?」

  芊貞困惑開口,不懂我為什麼又問這個問題:「二十歲?」

  我再問:「我和晶晶長的像不像?」

  他們看看我,看看晶晶,再看看我……逐一困惑點頭,不明白怎麼回事。

  英偉發問:「你們是兄妹?」

  我直接說:「她的全名是陳晶晶,今年二十二歲,是我的親生女兒,在陽光會打工順便實習,主要擔任我的助手和秘書。」

  英偉和芊貞一時沒有沒聽懂,所以愣愣看著我們父女……

  「我今年三十五歲,這年紀的人一般來說孩子才十歲左右,但是我已經有一個二十二歲的女兒一起工作,你們認為我幾歲結婚?」

  他們察覺:「啊!」看著我,滿臉的訝異,不過對我的懷疑已經減輕許多。

  我繼續說:「陽光會內部,像我這樣服務未成年孩子的陪伴者,不分男女大多具有未成年懷孕背景,知道求助者正在經歷什麼,未來會遭遇什麼,需要什麼樣的幫助……所以不必擔心,我會盡量幫助你們,可以放心把事情和想法告訴我。」

  英偉趕緊問:「你真的十三歲結婚生小孩?」

  「是的。」我打趣的說:「我和晶晶不像父女,更像兄妹,對吧?許多次走在夜市,我們可是被攤販老闆誤認為兄妹,讓我感覺真好,似乎變年輕許多。」

  晶晶不太高興的撇嘴:「所以單獨和爸爸一起逛街最討厭,好像是我變老了,也不敢嗲聲把拔,擔心有人以為我在援交或是兄妹戀,投射奇怪眼光過來……」

  他們再次難以置信的看看我和晶晶這對貨真價實父女,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繼續開玩笑的說:「我忽然想到,晶晶的老媽生她的時候也是十三歲,所以當時還想把晶晶取名龍貓喔。」

  晶晶第一次聽說,所以瞪大雙眼:「龍貓?日本卡通那個圓滾滾的龍貓?」

  我笑著點頭:「是啊。當時妳媽為了生妳必須吃胖,直說生出來的孩子一定會和她一樣胖嘟嘟,乾脆取名龍貓。」

  「老媽真過分!要是真取這種名字一定會被人笑,我怎麼敢出門啊!」

  英偉和芊貞總算露出笑容。

  看這樣,他們應該比較好說話?

  我再次帶回話題,並且直指重點:「芊貞,妳和英偉會前來尋求陽光會的幫助,應該懷孕了?」

  他們的表情再次下沉,浮現困惑不安。

  芊貞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三個月……」

  既然懷孕,男生也跟著來,那麼應該和多或多表示『我們希望在一起』才對,否則男生遇到這樣的情況一般是會逃跑躲避,但是看他們現在的態度又是這麼沉重……

  我只好開起玩笑,順便安慰她:「未成年懷孕是大事沒錯,但是不至於那麼嚇人。往好處想,如果你們決定生下這個孩子,未來就是像我這樣,三十五歲有個大約二十歲的孩子,可以一起打拼事業,不管說給誰聽都絕對引人注意,走在路上也會覺得自己年輕許多,多好啊?」

  芊貞又露出笑容,不過幾秒就消失:「所以陳大哥認為我們生下這個孩子比較好?」

  我趕緊解釋:「這不是我的意思,要怎麼做必須由你們親自決定。我只是希望你們可以放輕鬆一點,不要這麼緊繃。這絕對不是無法解決的大事,只要願意面對,一定會走出一條路。我們陽光會輔導過許多和你們一樣的孩子,所以很清楚願意勇敢面對的勇氣才是最重要的事。」

  「嗯……」

  看這樣,雖然大致已經知道答案,不過我還是提出來問:「這件事你們和父母說了?」

  英偉回我:「還沒。我是一直想跟爸爸媽媽說芊貞大肚子的事,但是……」

  因著這些瞭解,我總算更瞭解他們為什麼找上門……他們想找父母談這些事,希望能在一起,問題是不知道應該和父母說什麼才好,加上害怕父母可能的反應……簡單說:現階段他們希望陽光會指引應該怎麼做才好。

  我正式回應他們:「英偉,芊貞,我們陽光會存在的目的、雖然的確是協助未成年懷孕的孩子,但是我們只能站在協助的角色,不能站在帶你們向前走的主導位置。你們必須決定未來想要怎麼走,告訴我們陽光會,才能就你們的決定盡量提供協助。所以現階段身為陪伴者的我能提供的幫助,就是建議你們勇敢起來,回家和父母好好談這件事,認真面對。」

  這對孩子總算瞭解,沉默互看彼此。

  一會之後,芊貞看向我,面露怯色:「真的要向爸爸媽媽說?」

  我直接問:「爸爸或是媽媽會打妳?」

  通常這是華人社會孩子、不敢和父母談這些事的主因……

  芊貞真的很害怕:「我爸爸很兇……我要是做什麼壞事,都被拿竹條打的身上都是傷,罵人也罵的很兇……」

  我再問:「妳爸爸會打媽媽?或是常常沒有理由打妳的其他兄弟姊妹?」

  「是沒有……」

  我微笑安撫:「那麼不必擔心,未成年懷孕只是時間點太早,在身心狀況和經濟能力都可以面對之前懷孕,所以成年人一般不會贊成,因為要面對的問題真的太多太多,不過如此而已,不是什麼必須被譴責的傷天害理壞事,我相信妳的爸爸一定也可以瞭解這一點。」

  芊貞依然害怕又猶豫:「但是……」

  我再次露出微笑:「說到這,你們想知道我回家告訴父母自己搞出一個孩子,我的老爸老媽怎麼反應?我的老爸也是很兇,小時候常常毒打我,所以那個晚上可真繃緊神經準備挨打了。不過那晚談完之後,他可是感動的說:唉……我這個傻兒子,真的要娶媳婦,讓我當阿公啦,哈哈哈……所以放心吧,芊貞妳爸爸一定會瞭解妳沒有做什麼必須被打的壞事,會願意和妳一起好好討論未來怎麼做才好。」

  聽完我的親身經歷,芊貞的表情總算比較放鬆……

  一直站在旁邊的晶晶,好奇問我:「阿公真的這樣說啊?」

  「是啊,妳可以去找他們問,那晚阿公阿媽都在。」

  換英偉詢問:「陳大哥,如果我們決定向爸媽說,你能不能一起去芊貞家?我也見過她爸爸幾次,真的很可怕,芊貞大肚子一定會被打死……」

  看起來,他們還是希望有個人可以陪伴,作為依靠,一起面對這件事。

  不過陽光會規定,除非家長有明確家暴傾向,甚至是法院的禁止令,否則陪伴者一般不會太直接涉入求助者的家庭,怕會意外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或是破壞一樁可能的好姻緣……

  我沉默思考,這時怎麼做才對他們最好?

  幾秒之後,我做出決定:「這樣吧,你們有沒有趕時間?如果不趕時間,要不要聽我說自己的故事?聽完之後,你們應該會透過我的經歷知道許多事,更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比較好。」

  英偉好奇起來:「是陳大哥你十三歲結婚的故事?」

  「當然。」

  英偉全神灌注:「我想聽。」

  芊貞也看著我。

  我轉頭:「晶晶,妳可以離開去忙了。」

  晶晶卻直接拉開另一張椅子:「全部都要說嗎?我也想聽!以前從沒聽你和老媽從頭到尾說完所有經過,都只是片斷的。」

  我直接對女兒不高興:「現在可是和求助者的談話時間。照規定,妳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還想留下來聽?」

  畢竟面對的人都是未成年,需要給予相當高的隱私……

  晶晶卻向英偉和芊貞合掌,一臉笑容:「拜託,讓我留下來聽爸爸媽媽的故事,好不好?不然爸爸一定懶的特地為我再說一次。」

  英偉和芊貞猶豫一會,彼此互看,終於說:「是可以……」

  既然當事人同意,我也只能接受。

  「好吧,那麼我開始說了?當年我十三歲,還是國中一年級學生,就是在這一年發生……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