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04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04篇:窮凶惡極驗孕二條線……不管幾歲瞬殺你(請節哀)

 

 

  對以前的我來說,女生的身體真的太神秘了,充滿幻想。

  不過自從公園廁所的這一天,我總算瞭解女生的身體是怎麼回事,小月也瞭解男生的身體又是怎麼樣。

  因此自從發生第一次關係,我和小月的感情真的更加要好,眼裡只看的見對方。

  彼此在生活中更有存在感,也更不願意分離。

  哪怕只有短短幾分鐘的相聚,哪怕只能說到幾句話,哪怕只能見上一面……

  上學在一起,所有休息時間在一起,就是放學之後也立刻聚在一起。

  加上我們正是充滿活力和性致的十三歲,如同小野獸,放學第一件事自然是前往熟悉的公園廁所。

  因為第一次的經驗不太好,所以小月多多少少有點抗拒。

  但是再摸索著經歷幾次之後,小月更瞭解這件事是怎麼回事,也真的學會享受了。

  有時候我主動,有時候小月主動,彼此又笑又鬧的巫山雲雨,更加熟悉彼此的身體。

  回家之後,老媽是有察覺我和小月的感情變的更好,半開玩笑問著:「昨天看你和小月那麼親密說笑,是開始交往啦?呵呵呵……要談戀愛還是等長大再說,現在先專心讀書,知不知道?」

  談戀愛?小月和我早就在公園廁所發生真正的夫妻之親啦……

  所以那陣子,有時我會偷偷想:如果老爸老媽真的知道,會怎麼樣?

  一定會很緊張的說我們做錯事,阻止我和小月,甚至是分開我們吧?

  但是才十三歲的我們,真的有錯?

  男女交合,是天生又自然的事,也能讓兩人的感情更好,嚐到滋味的我們都不理解這件事為什麼要被禁止?

  不理解,為什麼大人會說未成年不能作這件事?

  如果這是錯誤的事情,為什麼會有這麼舒服的感覺?

  這麼舒服又甜蜜的事情,真的會傷害到誰?

  只要彼此喜歡也願意,一起作這件事有何不行?

  年輕的我們當然會產生這些疑問,進而聊起來。

  不過小月和我還是沒有再深思下去,甚至沒有深入想過要是懷孕該怎麼辦。

  只顧著今朝有酒今朝醉,一天又一天的分享親密舒服的快感。

  我和小月愚蠢嗎?

  我更願意說,我們只是輕忽了,並不真的認為會因此懷孕,一種逃避不看的樂觀心理,也是未成年性行為往往會有的心態……

  蜜月般的二個月,就此在歡樂中迅速過去。

  寒冷的十二月來臨。

  因此,這一天,終於到來……

  .

  .

  .

 

  先是小月悶悶不樂,明顯有心事。

  我關心的詢問,但是她都沒有回答我,只是一個人悶著。

  我越來越擔心,一直追問,從學校追問到公園廁所,都一樣。

  又幾天之後,放學回家的路上,小月終於願意和我說:「阿明……」

  我趕緊問:「怎麼了?妳是不是又被嘲笑還是怎麼樣?」

  「阿明,其實是我的月經已經二個月沒有來。」

  我心臟一顫:「啥?」

  「上個月沒來,我就已經有點在意了。這幾天應該來的,還是沒有……」

  我停下腳步,徹底發傻。

  小月一直憂心看著我。

  我心想:所以說,小月真的懷孕了?

  是啊,我們從來沒有做過避孕,會有這樣的『結果』也很自然啊。

  真的把老爸老媽口中的孫子給製造出來……

  .

  .

  .

 

  週五的夜晚,本該是歡樂的夜晚,因為週六日假期就在眼前……但是這晚,我完全沒睡。

  只是在房間床上翻來翻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

    要拿掉?可是我們不知道哪裡有醫師願意幫小月墮胎,加上怎麼會敢問同學朋友這件事?

    不拿掉?小月的肚子開始變大之後,肯定也瞞不住,那麼要怎麼辦?

  才十三歲的我,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甚至說來難聽,我真的有想要放下小月烙跑的想法。(烙跑=逃跑躲避,避不見人)

  好像只要烙跑,這麼嚇人的問題就不存在了。

  終究被弄大肚子的是女方,又不是男方。

  但是我也知道,就算我想跑,又能跑到哪裡躲?

  小月家就在我家隔壁啊……&$%#$&*#@

  我就此整晚一直想東想西,直到天亮,小月主動來我家找我。

  從小月那張憔悴的臉,看的出來她也沒有睡。

  於是我們出門之後,立即躲回公園隱密的樹叢內,屬於我們的秘密基地。

  小月憂心的說:「昨晚到現在,月經還是沒有來……」

  我同樣心慌意亂:「那要怎麼辦?真的要大肚子了?」

  小月抱著一絲希望:「昨晚我上網到處看,是有看到月經沒來的原因很多,不一定是懷孕。」

  這樣說,我也真的像是看到拯救的光芒,忍不住:「嗯!嗯!」

  她又說:「不過還是要先作檢查,確定沒有懷孕才能查是什麼原因啦。」

  我趕緊問:「要怎麼檢查?」

  「網路有人寫,可以去便利商店買驗孕棒……」

  於是我和小月冒著被質疑小小年紀為什麼買驗孕棒的風險,一起前往公園附近的便利商店。

  為了應付,我和小月編出一大套謊言和說詞,之後心虛的故意買一大堆東西來掩飾真正想買的驗孕棒。

  幸好,店員和身邊其他消費者完全不在意,甚至直接拿著驗孕棒就刷條碼結帳……

  回到公園草叢,把多餘東西放下,小月拿著驗孕棒前往廁所。

  焦急的我,直接跟上。

 

  

 

  小月發現我跟在後面,皺起眉頭:「你做什麼?」

  「我想要立刻知道啊!」

  「驗孕棒是要檢查尿液,你要看我尿尿喔?」

  我實在是管不了這麼多:「那種事都做那麼多次,現在只是尿尿,還怕我看啊!到底是被我看比較可怕,還是一直拖下去比較可怕啊?」

  於是小月掙扎幾秒,乾脆讓我跟進廁所。

  正是我們一直偷偷發生親密關係的那個廁所隔間,現在也要讓我們用來驗孕了。

  小月瞪我一眼,就此伸手進入裙子,脫下安全褲和內褲,拿著驗孕棒附贈的迷你杯蹲下,開始噓噓……

  驗孕棒的試紙顯示區,會告知是否懷孕。

  浮現一條線,表示沒有懷孕。

  浮現二條線,表示懷孕。

  結果是……

  如同死刑宣告般,可怕的二條線……(默)

 

  

 

  密閉的隔間,我和小月都傻傻看著,好久好久不敢置信。

  但是結果這麼確定,不敢置信又有什麼用?

  終於,小月先有動作。

  她重新穿好底褲,打開隔間門,走回藏身的草叢。

  我也趕緊跟上。

  一路上,我們半句話都沒有。

  回到草叢坐著,小月才崩潰,慟哭起來:「哇啊啊啊啊------」

  我坐在她身邊,同樣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

  因為,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啊……

  我更開始體會:『就是這樣的心情和感受,大人才不願意讓孩子作那件事吧?』

  的確,知道一個小生命已經因為自己來到世間,這樣的承擔真的是承受不起的重……

  小月痛哭好一會,終於抬起頭,滿臉淚水鼻水:「阿明……?」

  我看著她,茫然不知所措:「啥……?」

  小月邊哭邊說:「還是乖乖的和爸爸媽媽說吧?只要我們願意勇敢的面對,誠實的和他們說我們是真的喜歡對方才會這樣,爸爸媽媽一定能瞭解的。因為我們不是這樣從小在一起長大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並不奇怪吧?」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