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07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07篇:慘!訂婚戒果然是奴隸項圈,被套牢者遭殃!

 

 

  套婚戒的攻防戰,我明顯無法套牢小月,被她防守成功。

  現在,我退無可退,真的只能努力不讓小月套牢,求得一個平手的結局。

  小月的媽媽,拿出戒指盒,走到小月身邊站著。

  向著小月掀開盒蓋,裡面擺放一枚鑲著鑽石和寶玉的金戒指,是她和媽媽這二天為我購買。

  照傳統,女方要給準新郎戴的戒指只有這一枚,表示『金玉良緣』、『心如金石』、『金石之堅』。

  至於為什麼不像準新娘那樣,用紅絲線綁著另一枚戒指?

  很簡單:『因為古代中華文化是個多妻社會,丈夫可以一妻多妾,但是女性只會被一名丈夫綁著。』

  當然時代已經不同,不過這樣的訂婚習俗還是繼續流傳下來……

 

  

 

  小月就此拿起戒指,看著我……那種笑容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充滿不能違抗的命令感和威壓感:「阿明,戒指要乖乖的戴到底喔?呵呵呵呵……」

  從小到大,我再怎樣還是被小月管死死的,所以差點想說:『妳就饒了我吧!』

  不過現在是這麼正式的訂婚儀式,還是只能向坐在圓椅上的小月伸出左手。

  小月用左手握住我的手掌,右手拿著戒指,平穩套入我的手指。

  當然,我故意曲起手指中間的關節,不讓她一戒戴到底。

  戒指戴到彎起的指節,不能再進。

  我直接說:「我不怕痛也不怕受傷。」

  小月只是抬頭,看著我微笑,不置一言。

  我再次想起老爸老媽的交代:「我就是不讓妳套牢。」

  小月終於開口,並且用很溫柔的聲音:「阿明,你彎下腰,我有話要在你的耳邊說。」

  我擔心小月會玩詭計:「就這樣直接說啊?」

  小月的聲音更溫柔:「你彎腰啦,真的有些話想說,我沒有騙你。」

  看她這樣,好像是真的不會騙我,有話想說。

  可是剛才又那樣整我……

  小月徹底溫柔:「過來啦,我真的有話想說。」

  我只能半信半疑,非常小心的向她彎腰,把臉湊過去。

  小月也親密的上身向前傾,和我臉頰貼臉頰,小嘴湊到我的耳朵邊。

  她以只有我能聽見的聲音,非常小聲的說: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玩(嗶---!)嗎?

   只要你乖乖的讓我戴戒指,我一定也會乖乖跟你(嗶---!),

   然後(嗶---!),

   再跟你……

   (嗶---!)

   (嗶---!)

   (嗶---!)

   (嗶---!)

   (嗶---!)

  我真是被小月親口『嗶!』到一個臉紅心跳啊!

  人心不古,現代女性都比男性玩的開了,所以千萬不要看小月只有十三歲!

  她要是真大膽起來,從那張小嘴到實際行動都會是滿滿的『嗶!』啊!

  光看她主動把我拉進公園廁所吃掉,就應該懂了!

  小月說完,離開我的耳邊,含情脈脈看著我,恢復正常音量:「怎麼樣?不願意嗎?」

  怎麼會不願意?

  那些『嗶!』,我都好想玩啊!

  已經顧不得親友都在觀禮,我陷入猶豫掙扎:「嗚!嗚!嗚!嗚!嗚!……」

  小月故意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只是戴訂婚戒指的迷信,何必這麼認真嘛,不是嗎?」

  再次想到那些『嗶!』,我更痛苦掙扎:「喔!喔!喔!喔!喔!……」

  小月繼續說:「你耳朵再過來,好不好?」

  我知道她一定又要說些『嗶!』話題,所以趕緊彎腰低頭,乖乖臉湊過去聽!

  小月再次以只有我聽到的音量,非常小聲在我耳邊說:

  「如果剛才說的那些還不夠玩,我還可以跟你(嗶---!),

   再(嗶---!),

   然後(嗶---!),

   順便……

   (嗶---!)

   (嗶---!)

   (嗶---!)

   (嗶---!)

   (嗶---!)

  果然,小月繼續S我幼小脆弱的心靈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待實戰,才十三歲的我都聽到飄飄然,要像大野狼那樣紅著臉,吐舌頭喘氣了。

  真是燥熱飢餓啊……

  依然湊在我耳邊的小月,溫柔問:「不想和我玩嗎?更在意誰套牢誰的迷信?」

  我以最後一絲理智:「我怎麼知道妳不會騙我……」

  小月沒有用話語回答。

  而是離開我的耳邊,裝出非常清純羞澀的表情看著我幾秒,眨眨水亮的雙眼,慢慢向我的臉頰湊來。

  當著所有親友的面,小月非常大膽的主動親我的臉頰一下,留下淡淡的紅唇印!

  雖然只是親臉頰,不過因為剛才的一堆『嗶』在催化,所以這一刻我真是徹底暈頭。

  小月再次楚楚可憐的問:「我都這樣,真的還不能讓你相信嗎?」

  我沒有辦法再猶豫掙扎,帶著紅唇印直接點頭:「我相信了……」

  小月溫柔哄我,就像哄鄰居小弟弟:「那就乖乖伸直手指喔?」

  我滿腦子『嗶嗶叫』,彎起的手指跟著伸直……

  『反正戒指套牢什麼的根本迷信嘛,能『嗶嗶嗶嗶嗶』最重要,呵呵呵……』

  小月抓緊機會,戒指直接套過最後一個指節。

  我就此被小月套牢,完全攻陷。

  至於小月:作戰成功!

  她放開我的手,看向自己的親生父母,一臉燦爛笑容,比出勝利的『V』!

  一名親戚笑著喊:「新郎真的被新娘的魅力迷倒,徹底套牢啦!」

  觀禮眾人再次笑成一團!

  看我在這場『戴戒攻防戰』中徹底戰敗,未來明顯要被小月『欺壓到底』,老爸忍不住笑說:「你這孩子……實在是……」

  就是老媽也笑到不行:「哎喲……你這孩子啊……」

  小月的爸爸媽媽,更是邊笑邊點頭讚許不停,完全相信女兒會在和我的生活,一直處在優勢主導地位,不必擔心了……

  至此,訂婚最重要的戴訂婚戒儀式結束。

  加上氣氛這麼開心,親友立即給予祝福,說吉祥話:「恭喜!恭喜!」

  「鶼鰈情深!」

  「琴瑟和鳴!」

  「如膠似漆!」

  ………………

  …………

  ……

 

  

 

  晶晶再次笑成一團:「哈哈哈哈!爸爸好H!」

  「H什麼啊?我又說什麼了?」

  「呵呵……還裝?爸爸明明就是被媽媽色誘成功!」

  我抗辯:「才不是這回事!」

  晶晶反問:「那麼媽媽說什麼?說啊?」

  「一起讀書啊,幫我寫作業啊,看電影啊,買午餐啊,去逛街……都是這些有的沒有。」

  「我才不相信!」

  換我挑戰女兒:「不然妳說,妳媽說什麼?」

  晶晶直接回:「還不就是69?大鵬展翅?觀音坐禪?T型尺?人體蹺蹺板?像這些你們可能從沒玩過的花樣?」

  再怎麼說都是女兒:「妳是女孩子,含蓄一點好不好?」

  晶晶開放笑著:「含蓄什麼嘛?我都已經二十二歲,不是孩子了!然後呢?媽媽說的,真的都和爸爸玩過?」

  我只能向女兒打馬虎:「為什麼要告訴妳?」

  晶晶開心逼問:「爸爸說嘛!」

  我很堅定:「不管妳媽到底和我說什麼,都絕對沒必要跟女兒說!」

  「小氣!不過你們感情真的好好喔……」

  晶晶邊說,邊發現到英偉和芊貞的表情。

  他們有點訝異於晶晶和我的話題會這麼開放。

  晶晶趕緊說:「呵呵,我們家對於這類兩性話題其實很開放啦。」

  他們只是沉默。

  晶晶看向我:「說起來,一般人家都很含蓄,我所有朋友家都一樣,為什麼我們家這麼開放啊?好像我月經剛來的性教育,就是你和媽媽當面和我解釋、順便教我的,不是嗎?」

  我直接說:「這個啊……這方面和性教育有關的事,我和妳媽都是學妳外公啦。」

  「學外公?」

  我再次陷入回憶:「是啊,就是學妳醫師外公教育我和妳媽的開放態度啊,不過那是稍後才會更詳細說到的事了……」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