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17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17篇:最兇殘人口買賣!結婚是男方家多一人、女方家少一人

 

 

  因為身體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所以小月這樣的低齡孕婦其實很危險,母親和胎兒都很容易併發危險問題,到時可能就是出人命。

  幸好,小月的初次產檢一切正常,也沒有害喜之類不舒服狀況,接著就是每個月的定期回院檢查。

  小月拿著孩子的超音波黑白相片,進入診間交給開心不已的醫師爸爸,讓他和外孫女見面。

  下班回家的公務員老爸,邊吃晚飯邊看孫女的照片,不在意不是男孩,同樣一直笑的合不攏嘴,直說要我認真讀到博士,才能更好的照顧妻小。

  二位爸爸都很高興。

  所以我真的想問自家老爸:『孩子姓什麼,屬於哪邊,真有那麼重要?』

  但是聘金聘禮的事,都發展成這樣,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

  .

  .

  產檢之後,又是幾天迅速過去。

  正好是聖誕節前幾天的週六早上。

  這天終於來到。

 

  

 

  老爸老媽湊齊總共七百萬的聘金和聘禮,補送到小月家。

  這筆錢,差不多是老爸老媽當下能湊出的財產極限了。

  來源,當然是抵押房子給銀行以及向親友借款。

  畢竟老媽只是作貼補的手工,主要只有老爸一個人在賺錢,每月持家開銷幾乎打平,祖上也沒有留什麼財產下來……

  因為是補送,所以不必像訂婚那天通知所有親戚,雙方家庭都只有幾名擔任證人的重要關鍵人在場。

  當然,這些人其實不必在場,只是因為這筆金額和聘禮太龐大,也是我們陳家全數財產,所以在場證人還是需要。

  我們家的到場親戚,是國華叔叔、名興大舅、名勇小舅,老爸老媽的親兄弟。

  小月家的到場親戚,當然是明雄大伯和麗雲姑姑,都是林爸爸的親兄姊。

  此外,還有林家聘請在場的四名保全公司人員和推車,要在事後把所有聘金聘禮搬離。

  至於搬到哪裡?不是銀行就是他們林家的什麼安全金庫吧?

  叔叔和大舅小舅,就此一起把擺滿聘金和聘禮的紅禮盒搬進小月家,總共十二盒。

  由於老爸認為林爸爸是大戶人家,所以決定給現金,而不是支票和匯款。

  六百萬聘金全部是現金鈔票,每捆十萬,總共六十捆,整齊平放在紅禮盒內。

  所有紅禮盒都搬進小月家客廳之後,老爸老媽明顯鬆口大氣,像是在慶幸:『這件事總算結束……希望別再多生風波了……』

  然後,老爸直接說:「親家,請確認所有聘金聘禮。」

  林爸爸點頭笑笑,意思性掀開其中一個禮盒,查看一眼,就此闔上,完全沒有深究細數。

  之後,林爸爸站起來,轉頭看向女兒:「小月,過來?」

  小月被呼喚,乖乖走到爸爸身邊。

  林爸爸又微笑看向我:「小明?」

  我感覺意外,還是趕緊走去。

  林爸爸溫暖牽起我和小月的右手,讓我們的右手相握,他再把自己寬大的手掌貼在我們的手掌上。

  他溫和的向女兒說:「小月,今天妳算是正式出嫁了。雖然妳和小明還沒有舉行正式婚禮,不過妳一直很懂事,應該知道爸爸媽媽對妳的責任大致已經結束。今後小明住的地方,不論是繼續和父母一起住,或是決定搬出去獨自生活,他在的地方才是妳真正的家,知不知道?」

  小月開始擦眼淚:「嗯……」

  林媽媽的眼淚也開始浮現。

  林爸爸一定早就看出我家父母的財力,也透過要求的聘金聘禮逼到極限,所以看向我:「小明,你的父母真的為你付出一切所有。要好好照顧小月和孩子,也要開始認真讀書,不要辜負大人對你的期待,知不知道?」

  當然,林爸爸指的必然是博士學位。

  我對學位依然模糊,完全搞不清楚,依然乖乖說:「我知道。我一定會努力讀書。」

  林爸爸很滿意的點頭,老爸老媽也露出欣慰笑容。

  至此,林爸爸放開我和小月的手,喜悅的說:「親家,大家一起去吃頓午飯?」

  林媽媽也趕緊擦乾眼淚:「是啊,附近餐廳已經訂好位,大家一起去。」

  .

  .

  .

  餐廳吃午飯,一向自制的林爸爸,可能真的得覺得自己今天嫁女兒,心情鬱悶又寂寞,所以海喝起來,一醉解千愁。

  先是啤酒,再來是配餐點的紅酒,最後乾脆開起高級烈酒!

  老爸、國華叔叔、名興大舅、名勇小舅、明雄大伯……在場這些男人,知道自己身負安撫他的重責大任,也百無禁忌的互相灌酒,順便看誰才是真正的酒國英雄。

  二位媽媽和麗雲姑姑雖然勸他們少喝點,但是沒有用,所以最後也不說了,只是吃小菜,喝飲料,一起看著這群醉鬼。

  可能就因為看爸爸因為心情關係喝成這樣,小月不想再看下去,吃飽之後:「媽媽,我和小明先去玩?」

  其實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還想留下來繼續吃東西,不過意外被小月點名,也只能乖乖跟著走。

  一路上,小月牽著我的手,都沒有主動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一直試著搭話。

  小月好不容易終於說句:「爸爸竟然這麼寂寞難過……」

  聽她這樣,我也不說了,只能更緊的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回到她家,所有紅禮盒已經被搬光,保全公司的人也盡數撤離。

  小月進入自己的房間,開始忙碌。

  她挑選重要物品和生活品,明顯要搬家。

  看小月這樣,我才徹底察覺到,小月是真的要來跟我一起住。

  她是想趁爸爸不在的時候把這件事辦妥,以免爸爸看到她搬東西又難過起來。

  主要都是些衣服、學校用品、或是襪子鞋子,這樣的生活必備品。

  至於玩偶、漫畫之類,繼續放著。

  說起來,其實沒有多少衣物和物品。

  我和小月一起搬運三趟,順利搬運完畢。

  但是因為我的房間也不大,同樣只是單人房,所以小月的東西放到最後,有些東西還是只能暫時堆到地板上……

  搬運完畢,小月牽著我的手,沉默帶我離開公寓大樓。

  前往公車站牌,撘公車前往鬧區。

  她直接帶我進入吵雜的電動遊樂場,用訂婚那天親友給的紅包禮金換代幣,開始玩。

  小月真的有什麼玩什麼,所有機台最少都會玩一次。

  我察覺她的心情是真的很鬱悶。

  當然,我擔心的前後好幾次:「小月?妳怎麼了?」

  她的回答,都是塞給我一大袋代幣,讓我消化,順便把我的嘴堵住。

  小月什麼都不說的玩到晚餐時間,帶我前往鬧區的速食店吃晚餐,就又回到遊樂場揮霍代幣。

  直玩到十點,遊樂場的打祥時間,我們才搭末班公車回家。

  到家已經接近十一點。

  站到家門口,本來我以為小月會決定回到自己家,所以想等她回家之後我再回自己家,但是她根本不看自家家門一眼,只是對我說:「開門啊?」

 

  

 

  我只好乖乖轉開自家家門,和她一起進入。

  看電視的老媽,向我們走來,關心的問:「怎麼玩到現在才回來?」

  小月乖乖的說:「對不起,我先去洗澡。」

  老媽一定有看到我房間那堆屬於小月的東西,所以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問,和小月一起前往我的房間拿取換洗的衣服,這才帶著她進入浴室,說明裡面物品的擺放處,然後關上浴室門,讓她開始洗澡。

  這時,我把老媽拉到客廳,小聲訴說中午離開餐廳之後的所有事。

  老媽憂心的說:「她還不想住在我們家吧?你這幾天一定要把她看好,多順著她一點,不要和她吵架,就是她說想要回去住也讓她回去,絕對不要拉著不放,知不知道?小月再怎麼說才十三歲,個性也是乖乖的,想留在爸爸媽媽身邊是一定的事。」

  我乖乖點頭,然後問:「老爸咧?」

  「他們從中午喝到晚上,正在房間躺。」

  我又問:「要不要打個電話,和小月的媽媽說我們已經回來,順便說小月的事?」

  老媽張口,明顯要我自己打電話,不過她想幾秒,還是說:「我這就打電話。」

  於是老媽走去拿起話筒,小聲的開始通知林媽媽,說完之後前往廚房幫小月熱人蔘雞湯。

  我也走回房間,拿自己等會洗澡的換洗衣物,順便東摸西摸。

  小月洗好澡,穿著黃色連身裙睡衣回到房間,在廚房的老媽也立刻一臉笑容端碗熱人蔘雞湯跟進來,開心的和小月說東說西,明顯想讓她開心點。

  我離開她們,進入浴室洗澡。

  洗好澡,再回到房間,老媽已經在客廳看電視,內部只剩下小夜燈還開著。

  這就是所謂的初次『夫妻共眠』?

  不過小月的狀況,實在是讓我高興不起來。

  我向依然明亮的客廳喊:「媽,我要睡覺了?」

  就此關上房門,掀開棉被。

  小月背對我,面對牆壁,好像還醒著。

  我不說話,直接平躺上去。

  畢竟是單人床,所以很擠。

  我感受小月背部的體溫,小小喘口氣,閉上雙眼,反正先睡覺,任何事都明天再說。

  忽然,背對我的小月開口:「阿明?」

  「嗯?」

  「我們多久沒有像這樣一起睡覺?」

  我想幾秒:「上一次好像是國小三年級?不太記得了……」

  「現在我們已經有小孩了。」

  我單純應聲:「嗯。」

  小月忽然說:「想作嗎?」

  我傻傻的:「作?」

  小月平靜的說:「從我發現懷孕,你忍耐很久了吧?」

  我有點意外她會說這個:「喔……」

  的確,差不多三週的時間都沒有作。

  背對我的小月,忽然直接行動。

  她轉過身,趴在我的懷裡,看著我,然後直接伸手拉下我的睡褲和內褲……

  低聲說:「讓我們當真正的夫妻吧。」

  這麼主動,我慌了:「喂!喂!小月?」

  她只是一直看著我的臉,棉被內用手套弄,讓我徹底站起來。

  接著,穿著連身睡衣的小月放開手,迅速脫下自己的內褲,主動翻身誇坐在我身上……

  我小呼一口氣:「啊---!」

  畢竟已經半個月以上,所以我的身體處在一觸即發的狀況,非常敏感。

  如同第一次在公園廁所,進去不到五秒就激烈射擊!

  小月應該知道我開始爆發,但是她不放過我,完全把我當成發洩感情的玩具。

  只是一直低頭看著我,直接挺起上身,掀開棉被,立坐在我身上,開始上下騎馬。

  雙手更拉著自己的黃色睡衣下擺,直接向上脫!

  陰暗的燈光下,全身赤裸的小月,完全展立在我面前,不在乎被我看光!

  但是我知道小月的心情很鬱悶,才會這樣。

  所以已經顧不得愛的快感,傻傻看著小月身體上下搖擺,雙乳的晃動,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

  小月也一直低頭看著我,雙手垂在我的胸口擺著,下身騎著、騎著、騎著……動作開始變慢,直到完全停止,只是坐在我身上,讓旗桿立在體內。

  我正想開口詢問到底怎麼回事……小月先流出眼淚。

  我趕緊說:「小月?」

  小月終於哭了,放聲大哭,非常大聲又寂寞的大哭……

  在客廳看電視的老媽也被驚動,趕緊進入走廊:「哎喲,小月啊,妳怎麼了?想家是不是?這麼想家,回家去找爸爸媽媽沒有關係啦!哭成這樣,驚動肚子的小孩怎麼辦!」

  接著,房間的門把被轉動。

  我知道,老媽出於好意,所以握著門把就要轉開,進入房間關心。

  問題是,我沒有鎖門啊!

  再來,先不說我,小月這樣衣服脫光,還騎在我身上,能讓老媽看見嗎?

  轉開門,一定知道我們正在做什麼,更尷尬吧?

  我很緊張大喊:「媽!不要開門!不要!」

  轉到一半的門把,跟著停住。

  門外的老媽沉默了。

  她也是婚姻生活的過來人,一定察覺我和小月可能正在夫妻燕好,才會不要開門。

  在自己房間休息的老爸大聲說話:「讓年輕人先談一談,妳不要雞婆啦!」

  都這樣說,老媽也只能表示:「小月,不要勉強自己,想回家就直接回家去,知不知道?」

  然後老媽一句話都不再說。

  我關心的問:「小月,到底怎麼了?」

  小月沒有一句回答,只是一直坐在我身上哭著。

  大約一分鐘之後,她才抽旗,身體慢慢彎下,直到趴在我身上。

  我也只能雙手摟著她赤裸溫熱的身體,和她一起難過,直到她哭累睡著……

  ………………

  …………

  ……

 

  

 

  晶晶問:「媽媽真的哭成那樣?」

  我點頭。

  「說起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媽媽的心情啦。要像商品一樣被賣到男方家,還必須在社會規範上跟娘家那邊表示斷絕關係……」

  說到這,晶晶故意把椅子搬到芊貞身邊,姊妹淘那樣親密摟著她。

  「芊貞,我們女生最可憐了,都會被歧視欺負,對不對?」

  芊貞笑著點頭。

  我趕緊說:「是妳媽自己想不開。不過是換個地方睡覺,哪有什麼大不了。」

  晶晶不服氣:「什麼換個地方睡覺?那麼為什麼大家都認為女生結婚之後,應該搬到男方那邊住?男方怎麼不搬到女方家住?根本是父權思想作祟,毒害我們女生!要是敢不這樣做的女生,一定會被認為大逆不道!所以大家才會說,結婚是男生家多一個人,女生家少一個人!」

  我理性的反問女兒:「真的有差那麼多?妳媽說到底,還不是和外公外婆繼續連絡?除了換個地方睡覺,差別在哪裡?再說妳阿媽不是也說過可以立刻回家去?」

  晶晶不同意:「就算還是有連絡,媽媽搬到爸爸房間是事實啊!再說,阿公阿媽不是也真的出錢買媽媽?都這樣了,媽媽怎麼會敢這麼大逆不道,繼續留在外公家?所以不是父權遺毒嗎?這樣的社會傳統和思想,哪個女生敢真的去挑戰啊?」

  我打趣的說:「好吧,那麼等妳跟我說要結婚的那天,我把妳趕出去,直接賣妳了。不賺白不賺。因為妳反正也不敢這麼大逆不道的繼續留下吧?到時別像妳媽,哭喪著臉啊?」

  晶晶笑著罵:「你敢賣我,我就敢讓你賣啦!最好賣高價一點啊!」

  「必定賤價拋售,不然一定滯銷!」

  晶晶向我吐舌頭,這張臉看起來真的就跟她母親一樣:「咿---!」

  芊貞笑了:「呵呵……陳大哥和晶晶姊姊的感情真好……」

  我立刻諷刺的說:「那當然,因為我們是差沒幾歲的兄妹。」

  晶晶聽出我笑她是老太婆,趕緊澄清:「我們是父女囉。」

  「是兄妹!」

  「是父女!」

  「是兄妹!」

  「是父女!」

  ………………

  …………

  ……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