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23(下)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23篇:說出去的話就像被風吹走的羽毛(下)

 

 

  

 

  看我被打到差點沒命,小月終於願意離開房間,大家一起回到客廳。

  她喝過林媽媽(岳母)趕緊端出來的人蔘雞湯,之後一直和親生媽媽坐在一起,靠在懷裡,沒有說一句話。

  林爸爸(岳父)先是為我檢查嘴裡的傷口,身上的紅腫,為我抹藥。

  不過林爸爸邊檢查我的身體,邊語重心長的開口:「小明,小月,世界上沒有天生的夫妻。如何成為一對好夫妻,真的也是需要一起學習的一件事。夫妻生活就像這樣,充滿各種大大小小的挑戰和困難,相信今後你們一定也會遇到很多事。但是不管遇到什麼事,你們都要記得,不論怎樣都要一起去討論,一起去面對,一起去學習,不能逃避……爸爸媽媽能作的,也只有盡量給予幫助了。」

  幾分鐘後,治療我的身體完畢,林爸爸微笑摸摸我的頭,依然完全沒有怪罪我的意思。

  林爸爸坐回沙發,轉而溫和的說:「小月,爸爸媽媽知道妳的感受---」

  靠在媽媽懷裡的小月,完全不看任何人,一句話就是:「你知道我的感受嗎?」

  很明顯,是在問我。

  我乖乖的低頭:「對不起……」

  小月依然不看任何人,冷冷的:「不是早就跟你說過,絕對不能說?」

  我再次:「對不起……」

  小月又問:「對不起有什麼用?」

  老爸再次伸手,直接就是一巴掌,打給小月看:「蠢孩子!」

  不是很大力,但我還是怕的立刻縮在沙發中。

  小月又冷冷的問:「到底為什麼?」

  我怕再被老爸打:「對不起!」

  小月終於看向我,雙眼再次泛起眼淚,流出淚水,大聲問:「我問的是,到底為什麼啦!」

  看小月這樣,我真的心痛起來:「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月向我哭喊:「你到底要不要回答啊!」

  我趕緊回答:「我真的沒想到,以為他們可以相信,他們也一直保證絕對不會說。」

  小月繼續哭喊:「所以你就把我們的親密隱私,當作信賴的證明說出去啊?他們幾個人到底是你的誰?我都比不上他們啊?」

  「我只是……真的沒想到……」

  小月哭著問:「阿明,你為什麼說話之前都不會先想想可能造成的後果?訂婚戴戒的時候是這樣,在麗雲姑姑面前是這樣,在我房間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我無言以對:「…………」

 

  

 

  小月向我哭喊:「如果聽的人是爸爸媽媽這樣的家人還沒關係,但那是我的身體給你的親密感覺!本來只有你才能知道的親密感覺!非常親密的感覺!現在每當有其他人說一次,或是多一個人知道,我感覺自己就像被那個人強暴一次,被佔一次便宜,你懂不懂?你真的希望我被那麼多不認識的人強暴佔便宜啊?」

  我只能:「小月……」

  小月聲嘶力竭對我叫喊:「你這樣做,到底把我當成什麼!」

  「小月,對不起,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會---」

  她邊哭,邊歇斯底里向我叫喊:「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長大吧!……」

  林媽媽趕緊喊住:「好了!不要太激動!影響到肚子裡的女兒怎麼辦?」

  小月終於再次倒進親媽媽懷裡,一直號泣……

  老爸又伸手拍打我腦袋一下:「看你傷害自己的內妻多深!」

  老媽無奈嘆氣。

  林爸爸喝口茶。

  林媽媽只能一直伸手輕撫女兒的背……

  小月哭著問:「阿明……你這樣做……大家都知道了……到底要我怎麼去學校和同學見面啦……」

  我更加自責,無言以對。

  林媽媽乾脆說:「小月,要不要趁這個機會辦休學,專心把孩子生下來?」

  老媽也說:「是啊,在家生活也比較自在,不是嗎?」

  老爸更是直接輕拍我手臂一下,向我示意:還不說句話?

  我趕緊說:「小月,休學好不好?」

  小月只是在媽媽懷裡哭著,沒有回答。

  林媽媽再勸:「休學吧?等孩子生下,再繼續學業。」

  我家老媽同樣苦勸。

  小月邊哭邊說:「那我不就要落後阿明一個年級?好不容易才同班的……」

  林媽媽又說:「還是要轉學?」

  小月哭著反問:「轉到太遠的學校,阿明的打工怎麼辦?帶我做產檢的錢又要怎麼辦?」

  林媽媽告訴女兒:「可以只讓妳轉學啊?」

  小月哭著搖頭。

  林媽媽直接問:「小月,那妳有什麼打算?」

  小月無奈的邊哭邊說:「我想要和阿明繼續回去學校……」

  我們都很訝異。

  林媽媽再問:「妳確定要繼續回去學校?」

  小月哭著點頭。

  林媽媽一臉困惑。

  小月又哭一會,終於說:「因為阿明太笨,一定會需要我的幫助和看著……而且我想一直和阿明在一起……」

  老爸再次不留情,猛拍我腦袋一下:「看看你!小月多為你著想,你又笨到作出什麼?」

  媽媽懷裡的小月,終於再次轉頭,滿臉眼淚看著我:「阿明……我一定會被學校同學說的很難聽……會繼續被攻擊……不過你會在我身邊保護我吧?」

  「小月……」

  小月哭問我的回答:「你會永遠在我身邊保護我吧?」

  老爸很無奈:「這個笨孩子……」然後直接伸手,拍拍我的手臂,示意我快點過去。

  林媽媽也向我微笑,拍拍小月身邊的空沙發,要我過去坐。

  我離開位置,去到小月身邊坐著。

  小月立即緊抱在我懷裡,受傷極深的只是一直哭著,尋求我永遠的依靠……

  林爸爸溫和的說:「小明,爸爸說這個故事不是要罵你,只是趁機說一個小故事給你聽。一個村莊曾經有一個年輕人,他的個性友善又單純,也很喜歡和大家說話聊天,分享遇到的趣事,所以算是村裡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幾年過去,德高望重的老村長要退休,大家要選出一名新村長,這名年輕人也出面參選,但是最後他沒有被選上……他一直想,明明大家都喜歡我,為什麼不選我出來當村長?他終於跑去問退休的老村長,結果老村長跟他說:你雖然友善又單純,說話都沒有惡意,但是你話太多,好像什麼事都說,反而讓大家信不過你,覺得你輕浮不穩重。因為說出去的話就像被風吹走的羽毛,會變成怎樣真的沒有人知道……小明啊,現在經歷這件事,你能瞭解說話謹慎的必要性?」

  我乖乖點頭。

  老爸又罵我:「以後說話之前多想想絕對沒有錯,聽到沒有?如果你自己都不能保護妻兒,還有誰能保護他們?」

  我更乖的點頭。

  林爸爸終於一臉笑容站起來:「那麼親家,一起去附近路口新開的羊肉爐餐廳吃頓晚飯?」

  老爸也站起來:「我請!讓我們請吃這攤!」

  老媽同樣說:「是啊!今天一定要讓我們請!」

  小月卻忽然說:「我和阿明不可以去。明天早上還要送報紙上學,現在都已經七點,必須準備睡覺……」

  林媽媽說:「明天再和學校請一天假沒關係。」

  老媽也說:「對啊,一起去吃頓飯吧?」

  小月擦乾眼淚,很堅定:「不行,快要期末考,如果一直請假阿明的成績可能會跟不上,好不容易才開始認真讀書……」

  林爸爸終於向林媽媽說:「妳不是正在煮晚餐?先煮起來給小明小月吃飽,我們再和親家去聚餐?」

  於是我和小月一起沉默吃過晚餐,就此回到隔壁。

  爸爸媽媽他們這才留下我和小月,一起前往熱鬧的羊肉爐店聚餐……

  .

  .

  .

 

  自己房間,我忍著身體疼痛,掀開雙人衣櫃,拿取洗澡更換的衣服。

  小月站在身邊,也跟我一起拿衣服。

  看這樣,怕又讓她不開心,我主動提出:「妳先洗。」

  小月用紅腫的雙眼瞪我:「笨蛋,都幾點了,還有時間分開洗?」

  過去都是分開洗,我不好意思起來:「要一起洗?」

  小月拉著我的手臂,拖我走:「是沒看過脫光光的樣子喔?走啦!」

  我被拉痛身體,開始唉叫。

 

  

 

  小月沒有停下腳步,直接把我拉入浴室,關上門:「還敢叫痛?你活該!」

  我不敢還嘴。

  但是我也放心多了,小月的心情明顯比較好。

  浴室內,我開始和小月一起脫衣服,不過因為我怕弄痛身體所以脫的很慢,先脫光衣服的小月只得幫忙。

  赤裸的小月,邊脫我的上衣和褲子邊說:「如果是其他人傷害我,還不會這麼痛……被你這樣傷害,又想到學校同學都知道,我實在是除了哭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下午在房間也是想到就哭……」

  最信任的人,傷害也最深最痛。

  我再次道歉:「對不起……」

  她半說笑半認真:「都已經告訴你不能說,還要說?真的有夠不懂事……像這樣的笨事你要是敢再作一次,我一定告訴爸爸,讓他再打你。」

  我真的害怕:「不要啦。」

  「那以後就乖乖的聽話,知不知道?」

  小月要是真來這招,老爸打我還會留情嗎,光想就膽寒。

  小月蹲在我身邊,幫我脫內褲。

  我小心的抬起腳,但還是弄痛身體:「哎喲!」

  「痛什麼?你這樣做,我心中的傷比你還要痛,好不好?」

  我直說:「明天去學校,一定把那幾個騙子打死,讓他們向妳道歉!」

  小月沒有立刻回答。

  把我的衣服全丟進角落的髒衣桶,走去拿起蓮蓬頭,轉開熱水:「坐地上,我幫你洗頭。」

  我緩緩盤腿坐在冰冷的瓷磚上,彎腰低頭。

  小月確定水溫之後,開始給我洗頭。

  冰冷的浴室內,逐漸充滿溫暖的水氣。

  小月這才說:「全校都知道了,打死他們又有什麼用?問題真的是你才對。」

  「對不起啦……」

  小月無奈嘆氣:「我真的被當成壞女孩了……白板那些字都是在攻擊我,未來攻擊一定也是不斷。我跟你結婚,還要生小孩,你又說那些話,今後一定會跑出更多看我不順眼的人。」

  我擔心的問:「要怎麼辦?」

  「不知道。在學校我真的只能一直跟你在一起,避免落單。」

  「我一定會拼命保護妳!」

  小月終於開心的:「嘻嘻……這是當然的,還用說?」

  聽到她這麼高興,我也開朗了……

  小月的聲音更是開始充滿明顯的媚惑性:「不過啊,雖然你保護我是當然的,我這公認的壞女孩還是要給一點獎勵才好吧?」

  「獎勵?」

  「就是你和大家說過,睡覺前都會作一次的事嘛!」

  小月不顧頭髮都還沒洗好,主動把身體疼痛的我推倒在地,當作馬兒駕駕!

  當然啦,是因為小月個性本來就外向開朗,所以才能恢復的這麼快。

  不過十三歲的我還是再次體會到,夫妻間所謂的『床頭吵,床尾和,』就是這樣吧?

  不論多天大的事,多重大的爭吵,只要依然愛著對方,還是很快就能破涕為笑……

  ………………

  …………

  ……

 

  

 

  芊貞感動的說:「小月姊姊真的好堅強……」

  晶晶也說:「是啊……如果我是媽媽,不轉學也休學,不想再回去學校被冷嘲熱諷。」

  這時,談話室的房門忽然敲響。

  大家看去。

  門從外面拉開。

  一名高中生男孩探頭看進來:「爸?」

  看到他,我嚇一跳。

  他有參加學校的週六社團,我應該五點開車去接他,於是趕緊看手錶。

  晶晶也看手錶:「哈哈……不知不覺都六點啦。」

  我趕緊和站在門口的孩子解釋:「談話到現在,錯過時間去接你。」

  他簡單應答:「我想也是。反正公車很方便。」

  我向英偉和芊貞介紹:「這是我第二個孩子,叫做陳耀源,今年十七歲,和你們一樣是高中生。」

  他們三人點頭問候。

  芊貞問:「和晶晶姊差五歲?所以是陳大哥十八歲生下的孩子?」

  我有點尷尬的苦笑回答:「我得承認,岳父說的話和要求很有份量,未成年之前完全不敢再亂來,避孕措施都有乖乖做好……」

  耀源看向晶晶:「姊,妳的手機有充電吧?先借一下,我的忘記帶出門,回家還你。」

  我詢問:「要去哪裡?」

  「找朋友逛街吃飯,差不多十點會回家。」

  晶晶一臉笑容:「別去了,留下來聽爸爸說故事。」

  我立刻:「喂!這可是英偉和芊貞的談話時間啊!」

  耀源則是一臉困惑,不懂要聽我說什麼故事。

  晶晶很得意的告訴弟弟:「爸爸從頭開始說和媽媽在一起的故事,我聽到現在喔。」

  耀源有點意外:「是指十三歲和媽媽結婚?」

  「是啊,從下午二點說到現在。爸爸媽媽發生不少事,過程也很有趣,還有阿公打爸爸的可怕狠樣,你真的錯過不少。想聽吧?」

  「阿公打爸爸?」

  「沒有手下留情,把爸爸當狗那樣打喔!」

  耀源期待起來:「是有點想聽……」

  我則是說:「好了,晶晶妳也出去,以後有機會再說這些事給你們聽。」

  晶晶苦起一張臉:「不要這樣啦……」

  芊貞帶著歉意開口:「陳大哥,都六點了,我和英偉好像已經佔用你太多時間?」

  「別擔心,我是陪伴者,和你們談話本來就是應該的事。」

  芊貞又說:「我想陳大哥一直想告訴我們的,也就是希望我們好好想想,回家和父母談過,認真決定未來要怎麼作?」

  「呵呵……是沒錯,現階段我也只能給你們這樣的建議。」

  芊貞看向身邊的英偉:「我們先回家吧?」

  英偉趕緊問我:「陳大哥,我們還能再來找你?」

  「當然,你們的案件是我負責,隨時歡迎回來找我。只是接下來的談話,都必須約定會面時間,避免忽然跑來,以免我正在和其他求助者談話。至於聯絡方式,名片上面有談話專線,你們先撥電話過來,服務人員會和你們約時間,大概是這樣。」

  他們再看名片幾秒,就此站起,表示要離去了。

  我和晶晶也趕緊推開座椅,一同站立。

  只是啊……

  「等一下!」晶晶忽然喊住他們,「接著你們有打算要去哪裡?」

  英偉和芊貞互看幾秒,困惑回答:「是沒有……」

  晶晶滿臉笑容:「反正都晚餐時間,要不要一起去吃頓飯,順便繼續聽爸爸說故事?我們請客。」

  他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

  晶晶再次雙手合十,懇切拜託:「你們要是走了,爸爸絕對不會想特地為我和弟弟說這些事啦……」

  我再次對女兒不高興:「真亂來!」

  晶晶向我嘻皮笑臉:「爸爸就當作請英偉和芊貞吃頓飯嘛。」

  看來她是真的很想聽我繼續說。

  晶晶再看向求助者:「一起去吃晚餐啦,好不好?」

  我頗無奈:「妳媽都沒有妳這麼亂來。到底是遺傳到誰?」

  女兒四兩撥千金:「基因突變囉,嘻嘻……」

  照規定,陪伴者不應該和求助者有太親密的私人往來。

  不過都這樣,我要是繼續反對,真的就顯得太絕情,可能會讓英偉和芊貞有負面觀感……

  我看向這對求助者:「一起吃晚飯?反正我今天的服務時間四點就結束,早就可以離開。」

  英偉詢問:「陳大哥,真的可以?」

  芊貞也是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

  晶晶很喜悅,就像招財貓招手:「當然可以!來吧!來吧!」

  事既至此,我又能怎樣?

  我看向女兒,從口袋掏出鑰匙:「把車開到大門口等我。」

  晶晶很開心:「走吧!」

  具有駕照的女兒,收拾私人物品,說說笑笑的帶著他們三人前往地下停車場。

  我也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填寫英偉和芊貞的會談結果,進行歸檔,拿著自己的公事包和陽光會其他同事打聲招呼,就此搭電梯前往一樓。

  是棟商業大樓,這個時候本該充滿下班人潮,不過因為現在是週六,不是一般工作日,所以一樓大廳只有幾個人。

  大門外的車道,已經停著一輛中等價位黑色轎車,我個人的交通工具。

  晶晶坐在駕駛座,另三人坐在後座,看起來這四名年輕人已經聊的很開心。

  我拉開副駕駛座車門,坐進去,直接問女兒:「去泰悅吃自助餐?」

  晶晶打擋,踩下油門,轉動方向盤,正式出發……

  後座的英偉,好奇詢問:「陳大哥,你還有幾個孩子?」

  「我總共三名孩子。晶晶,耀源,冰冰。」

  芊貞開心的說:「冰冰是女孩子吧?」

  晶晶代我回答:「嘻嘻,是個才十一歲的小丫頭。小時候很可愛,都會姊姊哥哥的叫著,但是現在不知道是太早熟要開始青春期還是怎樣,個性變好野,只要罵她就是猛哭給你看,幾乎不能溝通。」

  英偉又問:「陳大哥,不找冰冰和小月姊姊一起吃飯?」

  芊貞也微笑的跟著問:「對啊,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小月姊姊的狀況,現在她過的好嗎?應該也有大學畢業?」

  耀源沒好氣的立刻說:「別找冰冰啦……上週吃飯不知道哪裡不對勁,脾氣鬧成那樣,弄到現在我還一肚子不爽。要是今天找她,到時一定也這樣鬧,還是讓阿公阿媽陪她在家裡鬧。」

  芊貞充滿期待的又問:「那麼不找小月姊姊?」

  晶晶含蓄的說:「說到媽媽……其實現在都是我代替媽媽,照顧爸爸和弟弟妹妹……」

  聽到這樣的答案,英偉受到震撼,芊貞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後座的他們看看晶晶,再看看我……

  芊貞問出口:「怎麼這樣……為什麼?怎麼回事?小月姊姊發生什麼事?」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