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29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29篇:新娘出閣

 

 

  

 

  我拿著捧花,被矇著雙眼,牽著進入小月的房間。

  雖然看不見,不過聽聲音,我知道不少親友也一起跟進來。

  甚至有照相機拍照的聲音,紀錄我矇著雙眼和新娘面對的這一刻。

  小月看見我的臉色,擔憂開口:「臉真的都紅了啦!」

  很多人都笑起來。

  至於被設計灌酒的我,聽小月的聲音,比早上有精神的多,還是讓我放心。

  班長對我說:「好,你站著不要動,我們會開始給你轉圈圈,讓你暈掉,你再伸手摸前方的人,告訴我們是不是小月。」

  我乖乖舉手:「我知道現在是結婚,不過可不可以先讓我上廁所?忽然很急。」

  林爸爸笑著說:「肝臟開始全力解酒。」

  一直沉默的林大伯,因為也是醫師,笑著接下去:「等到超過身體可以代謝的量……」

  林爸爸好像很滿意這樣的發展:「就快了。就快了。」

  林大伯問弟弟:「再三十分鐘?」

  林爸爸回答哥哥:「說不定更快?」

  麗雲姑姑笑罵這對兄弟:「你們實在是……根本是在欺負小明!」

  小月也不高興:「爸!我就說不要這樣!」

  林爸爸頗輕描淡寫:「喝酒就是這樣。小明還年輕,爸爸相信他的身體沒問題。肝臟有在運作就好,要是都沒有反應才真的要緊張。」

  小月又是一聲不高興:「爸!」

  聽他們這樣的交談,原本傻呼呼的我,也膽寒起來……『到底有沒有問題?』

  林爸爸繼續安撫女兒:「別擔心,爸爸有計算過,酒精濃度不至於高到讓小明發生危險。」

  果然還是林媽媽比較關心我,記得我的需求:「先讓小明去廁所吧?」

  班長對副班長說:「謝惠民,你是伴郎,帶阿明去廁所。」

  伴郎明顯不太願意帶我去廁所:「讓阿明拿下圍巾自己去---」這時他想到什麼,整個聲音變的興災樂禍起來,「為什麼要我帶去廁所呢?他都已經要結婚了,不是嗎?」

  男同學都聽懂,開始起哄:「新娘帶去!新娘帶去!新娘帶去!……」

  小月緊張:「喂!」

  我同樣:「說什麼啊!」

  男同學繼續鼓譟,甚至就連女同學也一樣笑喊:「新娘帶去!新娘帶去!新娘帶去!……」

  我忽然又是一陣尿急:「你們別鬧了!真的快忍不住!」

  謝惠民還是說:「我們只是你的同學,為什麼要帶你去廁所,對不對?」

  小月很無奈:「阿明你不會拿掉眼巾自己去喔?」

  我趕緊舉手,就要摸眼巾……

  班長趕緊說:「不行!不行!不行!只要阿明的眼巾拿掉就是犯規作弊!每人二百下伏地挺身!」

  男生們落井下石:「別害我們被罰伏地挺身二百下啊!」

  女生們也牆倒眾人推:「最討厭作弊的人了!會永遠討厭你們!」

  我和小月的情況,要是真的被班上的這群同學聯合起來討厭還得了?

  眾怒難犯啊……

  這時又是一陣尿急,雙腳都開始抖!

  真的沒辦法,我只能用發抖的聲音:「小月啊……真的快撐不住……」

  手被溫暖牽起,明顯是小月。

  她又氣又笑:「叫成這樣,你是小弟弟喔?走啦!上廁所!」

  所有同學一起歡呼。

  親戚也歡笑出聲。

  照相機的拍照聲,再次此起彼落。

  前往廁所路上,跌跌撞撞的。

  我趕緊問:「感冒還好吧?」

  「還是很想睡覺。」

  我關心說:「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快點闖過關,把我帶回房間,我不就能放心休息了?」

  聽她這樣說,比早上還要有精神,我更放心了……

  進入廁所,關上門。

  小月引導我站在馬桶前:「快點喔。」

  不管小月也在,我立即解下拉鍊,摸索掏出寶貝,開始放尿。

  難言的舒爽感。

  這就是解放啦……

  小月卻立刻說:「尿準一點。」

  應該是尿到馬桶的陶瓷坐盆上!

  一般都是尿的太前面,所以我趕緊後退一步。

  結果聽聲音,明顯尿到浴室地板!

  可能是差點被噴濺到,小月緊張起來:「你做什麼!婚紗裙會弄髒啦!」

  我趕緊再前進一步,但又好像尿到陶瓷坐盆上。

  小月又笑又罵:「你怎麼這麼笨手笨腳?」

  我覺得自己被罵的好無辜:「我看不到啊……」

  小月乾脆什麼都不管了:「別動!」

  她伸手握住我的寶,幫我調整正確放尿方向。

  廁所外面,親耳聽實況的人們,笑聲不斷!

  十三歲的我深感受傷:所謂的結婚,根本是整人大會啦……

  終於尿完,小月壓下沖水閥:「你後退幾步,我沖地板。」

  我退後,並且摸索穿好褲子。

  這時廁所門被敲響,是林媽媽,笑著說:「小月,妳穿婚紗不方便,讓媽媽清理沒關係。」

  小月也不拒絕,直接牽起我的手:「走吧,回房間。」

  拉開廁所門,相機再次猛拍。

  同學們也爆發出熱烈的笑聲,拍手聲,還有人猛吹口哨。

  明顯覺得我們很好笑,但又很高興我們度過這場考驗。

  至少不完全是整人的惡意,我稍微欣慰一點。

  重新回到房間,眾人的拍手和口哨才停止。

  副班長笑著雙關:「小弟弟,被老婆大姊伺候,感覺怎樣?」

  再次爆出笑聲。

  我含著眼淚:「一群壞人……」

  他們笑的更大聲。

  我好難過:「討厭你們……」

  林爸爸趁機語重心長的說:「小月,小明,你們要記住,父母會不在,孩子長大也會離開身邊,不論遇到誰,遇到什麼樣的事,世上只有彼此才是你們可以依靠的人,知不知道?」

  沖乾淨廁所回來的林媽媽也說:「今後的漫長人生,別人給予的幫助永遠有限,甚至是不願意伸出援手,所以你們還是要自己努力,度過生命中所有難關。」

  我含著眼淚:「我知道……」

  至此,笑聲漸漸消去。

  班長愉快的說:「阿明,我們會讓你原地轉圈,然後讓你摸眼前的人。只要你能正確說出眼前的人是不是小月,就算你過關。不過只要說錯,一人一百下伏地挺身。」

  剛才大笑過的男生們,再次衝勁十足:「放馬過來!」

  我被女同學們搭著手臂,開始原地轉圈圈。

  我真的被徹底轉暈,女生們才讓我停下。

  男生們趕緊扶住我,以免我軟倒。

  班長說:「可以伸手摸眼前的人。」

  我小心的伸出雙手……

  摸到……

  我很困惑:「????????」

  這隻手臂好像太粗了?

  胖子的手?

  我摸著這隻手臂,小心的上下探索。

  並且隨著探索這隻手,碰到這個胖子的身體側部,好像身體也沒穿衣服?

  我非常困惑不解,上身赤裸。

  班長問:「是不是小月?」

  我想說出否定的答案,但是又猶豫的把話吞回去。

  因為我一直有熟悉感,直覺認為這應該是小月的身體……

  我更努力的對這隻手,上下摸來摸去。

  我繼續摸索,甚至向上摸去……向上摸去……向上摸去……

  觀看的人,開始噴出笑聲,好像正看什麼很有趣的事。

  我不管他們,繼續認真摸索,卻發現好像越往上摸越粗……

  手臂不是應該都差不多粗嗎?

  這時,手感加上靈光一閃!

  我訝異發現自己正在摸的地方!

  是四肢沒錯,但不是手臂啊!

  我正摸著小月的大腿,還一直往上摸去!

  感覺碰到沒穿衣服的身體,是小月另一隻大腿的內側!

  這麼說,小月是站在床上,婚紗裙子拉到大腿中段?

  我趕緊放開手,給出答案:「是小月!」

  班長問:「為什麼?」

  「因為大腿的粗---」

  我是想說:大腿的粗細程度。

  小月立刻笑罵:「你到底對我的大腿有什麼不滿啦!」

  眾人再次大笑!

  我被罵的好冤,但是不管了,因為這樣就又過一關囉!

  我高興的正想拿下遮眼的領巾……

  班長說:「等一下!還不能拿下!要過最後一關才能讓你看新娘!」

  我很不安:「還要作什麼?」

  「別緊張,這一關很簡單,我唸給你聽:請新郎用一句話說出自己為什麼喜歡新娘,直到岳父岳母受到感動,親手你的遮眼領巾,才算過關。」

  很簡單?

  這關真是好難……

  但是不管怎樣,還能有什麼辦法?

  我開始思考,尋找說出口的話語:「爸爸,媽媽,我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說才能感動你們,我只知道我喜歡小月。」

  他們默不作聲。

  「我喜歡小月的聰明。」

  「…………」

  「我喜歡小月的堅強。」

  「…………」

  「我喜歡小月的笑臉。」

  「…………」

  「我喜歡小月開朗的笑聲。」

  「…………」

  「我喜歡小月看著我的眼神。」

  「…………」

  「我喜歡小月溫暖的手。」

  「…………」

  「我喜歡小月使用爽身水的香味。」

  「…………」

  「我喜歡小月都會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幫助我。」

  「…………」

  「我喜歡小月有辦法在我難過的時候,逗我笑。」

  「…………」

  「我喜歡小月有困難的時候,可以陪著她。」

  「…………」

  「我喜歡小月生病的時候照顧她。」

  「…………」

  「我也喜歡以前小月每天叫我起床。」

  「…………」

  「喜歡醒來的早上,一直站在衣櫃前穿衣服。」

  「…………」

  「一起刷牙洗臉,上廁所。」

  「…………」

  「在廚房一起喝媽媽泡的飲料。」

  「…………」

  「漆黑的晚上一起出門送報紙。」

  「…………」

  「坐在我的腳踏車後面,抱著我。」

  「…………」

  「送完報紙,一起吃早餐。」

  「…………」

  「一起前往學校。」

  「…………」

  「上課的時候,告訴我要劃重點的地方。」

  「…………」

  「教我英文的文法。」

  「…………」

  「教我數學的解法。」

  「…………」

  「化學元素表的背法。」

  「…………」

  「背國文和歷史的訣竅。」

  「…………」

  「中午吃飯,看我有沒有乖乖把營養午餐吃完。」

  「…………」

  「下午放學,一起手牽手回家。」

  「…………」

  「一起搭公車去鬧區。」

  「…………」

  「和我手牽手,在鬧區逛街。」

  「…………」

  「一起吃麥當勞肯德基。」

  「…………」

  「看感動人的電影,靠在我肩膀上哭。」

  「…………」

  「回家的路上指著天空的星座說故事給我聽。」

  「…………」

  「回家之後,一起寫作業。」

  「…………」

  「一起整理書包用品。」

  「…………」

  「和我搶著誰要先洗澡。」

  「…………」

  「一起在棉被裡抱面在一起的溫暖感覺。」

  「…………」

  「還有縮在我的懷裡睡覺……」

  「…………」

  「我喜歡……我喜歡……我喜歡……」

  我真的覺得好焦慮!

  都說這麼多了!

  說這麼多了!

  真的都把一天都說完了!

  到底是為什麼還不行?

  「爸爸,媽媽……我知道自己說的,都是很平凡的事。但是我真的想不出,自己還能說什麼?」

  「…………」

  「因為我喜歡小月,本來就是說不出為什麼……

   我就是喜歡她……

   就是喜歡她……

   就是想每一天都和小月在一起---」

  終於,有人解開遮眼領巾,讓我重見光明。

  是(岳母)林媽媽。

  站在我面前,溫暖微笑。

  我呼喚:「媽媽……?」

  她沒有回答,只是接過副班長手中的捧花,交向我。

  我愣愣的接過捧花。

  媽媽再輕搭我的手臂,讓我轉身,看向安靜坐在床沿的小月。

  我終於又見到小月了……

  不同於訂婚那天的故做成熟,現在的小月看起來好自然。

  潔白的婚紗。

  多層次長裙。

  華麗的長手套。

  胸口的閃亮項鍊。

  耳垂的寶石項鍊。

  自然不做作的整齊髮型。

  別在右側頭髮上的花朵頭飾。

  小月好美麗……

  真的潔白又美麗……

  一看就知道是今天這場婚禮,唯一的女主角……

 

  

 

  林媽媽雙手輕搭在我背後,把我向小月推去,溫柔的說:「把捧花給小月,帶她回家吧。」

  我站在小月面前,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月又開始碎碎唸:「只有過五關,還要花那麼多時間?我可是感冒耶,從早上一直努力保持清醒到現在,還要勉強帶你去上廁所,很難過耶。」

  我趕緊道歉:「對不起。」

  小月忽然轉而說:「承認吧,剛才你漏掉一件事沒說。」

  「什麼?」

  「你喜歡我叫你笨蛋。」

  我害羞的:「好喜歡……」

  小月繼續傲嬌:「看吧,我就說你是笨蛋。簡單的過五關都要這麼久時間,要是我不陪著你,怎麼行啊?」

  親友忍不住又笑了。

  甚至有比較年輕的親友,直接小聲嘻笑:「是主奴啊?」

  當然年紀比較大的親友,或是世面看比較多的人,應該都知道小月不是有意損我。

  她只是不好意思在這麼多親友面前也承認自己喜歡我。

  小月又問:「接下來咧?」

  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背後的媽媽小聲提醒:「花。」

  我趕緊拿著捧花,雙手伸去:「小月,和我回家吧。」

  小月反問:「回哪裡?」

  「回家啊?就是隔壁---」

  「回什麼隔壁的家啊?爸爸都已經說過,不管你在哪哩,你在的地方都是我的家啦。現在你就在這裡,還要我回哪裡的什麼家?」

  實在是好傲嬌。

  藏不住愛的傲嬌。

  但我就是連這樣的小月也喜歡啊……

  我不再多說,像以前找她出門玩那樣,簡單微笑:「我們走吧?」

  小月終於也只是微笑,伸出雙手---

  相機的閃光燈,再次此起彼落。

  閃光不停閃耀著,小月接過我手中的捧花。

  閃耀著,她輕輕從捧花中抽出一朵花。

  更閃耀著,她溫柔把花插在我胸口的西裝外套上,給予別在新郎胸前的花朵。

  然後才伸手給我,讓我牽起……

  整場婚禮,來到新娘家這邊的最高潮。

  麗雲姑姑向房間外通知:「新娘出閣------!」

  眾人喜悅鼓掌,紛紛讓路。

  回到客廳。

  麗雲姑姑走向林家的祖先靈桌,點燃香柱,大聲宣告:「新郎帶領新娘拜辭祖先!」

  相信等在隔壁客廳的老爸老媽,也一定清楚聽見,知道該進行迎接新娘入門的準備。

  我和小月站一起,拿香敬祖。

  林爸爸站身邊:「林家先祖啊,現在小月就要---就要---」

  喉頭哽咽。

  努力又努力,依然無法再說。

  小月難過擁抱:「爸爸!」

  林媽媽流著眼淚,雙手合十:「列祖列宗,請祝福出嫁的女兒吧……」

  麗雲姑姑的告知聲再起:「新郎帶領新娘,跪別父母------!」

  正坐在沙發上,林爸爸擦乾眼淚,看著面前跪在一起的我們:「小明,小月,認真聽好。」

  我們同聲回應:「是的,爸爸。」

  一向溫和的林爸爸,非常嚴肅又大聲:「你們還小,可能還無法深入體會,不過現在還是聽好了,漫長的婚姻生活不是玩家家酒的兒戲!現代社會有那麼多人在婚姻路上出問題,大多是因為從一開始就把婚姻當成兒戲,便利商店的速食餐,不喜歡再換一盤就好!但是你們不一樣,不論遇到什麼問題和麻煩都要一起走過去!不管其他人怎麼說,怎麼做,你們只需要知道世界上只有從一而終、白頭偕老這回事!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綿綿無絕期!今後面對任何困難,都要好好回想爸爸說的這些話,聽懂沒有!」

  小月一直用衛生紙擦眼淚:「女兒知道……」

  林爸爸嚴厲瞪向我:「小明!」

  「我知道!」

  林爸爸進行二次確認,嚴肅的又問:「回答我,你們只需要知道什麼事!」

  我和小月一起回答:「從一而終、白頭偕老。」

  「再說一次,你們只需要知道什麼!」

  「從一而終、白頭偕老……」

  林爸爸的表情終於再次柔和,微笑的說:「喝到現在,才二十分鐘。爸爸知道你還沒有醉,長大之後可不能藉口說醉酒失去記憶,不認帳喔。」

  親友再次笑了。

  林爸爸溫柔交代:「從今天開始,小明你也是我們林家這個大家族的一份子了。也千萬別辜負你的親生父母為你付出的一切,還有對你的期望了……」

  我乖乖應答:「好。」

  換林媽媽擦著眼淚,告訴我們:「媽媽想說的比較簡短。就算正式成親,不論以後住在哪裡,別忘記你們永遠都是爸爸媽媽的孩子,我們會永遠在家裡等著你們。所以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難、麻煩和問題,放心回來告訴我們,不要自己逞強,知不知道?」

  我和小月一起點頭。

  林媽媽拿出梳子,離開沙發,站在小月面前。

  跪著的小月低頭。

  林媽媽儀式性,輕輕梳過小月整齊的頭髮,一下又一下,象徵女兒已經長大成人,為人媳婦了。

  麗雲姑姑隨同告知:

  「一梳頭!母女情深永心頭!

  「二梳頭!父母叮嚀記心頭!

  「三梳頭!尊敬公婆在心頭!

  「再梳頭!前程似錦在前頭!

  「五梳頭!好運當頭不落後!

  「六梳頭!夫君事業必成功!

  「七梳頭!夫妻恩愛不分離!

  「八梳頭!佳偶天成百年好合!

  「九梳頭!夫妻恩愛天長地久!

  林媽媽泣不成聲,坐回沙發。

  小月也哭成淚人兒……

  麗雲姑姑繼續告知:

  「正式叩別父母!

  「一叩頭!感謝父母生養之恩!

  「二叩頭!感謝父母教導之恩!

  「三叩頭!感謝父母無盡大恩!

  「父母蓋新娘頭紗,送新娘出閣------!」

  正式讓爸爸蓋上新娘頭紗的小月,邊哭邊讓我和麗雲姑姑一起牽著,走向娘家客廳大門。

  小月忍不住,想轉頭再看爸爸媽媽一眼。

  林爸爸立刻大聲:「小月,不能回頭!」

  林媽媽也哭著說:「回頭不吉利。」

  林爸爸溫和的又說:「小月,永遠和小明一起,看著未來前進吧……」

  小月只好更深的低下頭,啜泣不已……

  正式跨出娘家大門……

  走廊內,我們陳家這邊的親友,趕緊通知回去:「新娘出門囉,陳家準備好!」

  我和麗雲姑姑一起牽小月下樓,直到讓我和小月坐進車輛後座,麗雲姑姑陪伴新娘出閣的責任終於結束,只跟到這裡。

  車輛引擎正式發動,準備在國民住宅簡單繞一圈。

  小月照傳統,把隨身攜帶的扇子從車門窗戶丟到地上,表示過往在娘家的一切都已留下,面對全新的未來。

  婦產科林明雄大伯也拿著裝水的臉盆,把水潑往車尾,述說嫁出去的女兒如同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車隊出動,等在路邊的大舅小舅跟著燃放鞭炮,大吉大利!

  一路上,小月只是靠在我懷裡,哭泣不止。

  .

  .

  .

 

  大約五分鐘之後,大樓內部,我們家所在樓層。

  電梯門重新開啟,閃光燈再次向我們閃耀。

  陳家親友們此起彼落通知:「新娘到了!火盆瓦片準備好!快快快!」

  走廊上所有觀禮的雙方親友,更是趕緊為我們讓出一條路。

  我們就此越過他們,越過新娘家的家門,小月完全沒有轉頭看進娘家,以免不吉利。

  在我家門口,一路陪伴我的國華叔叔,接替隔壁娘家麗雲姑姑做的事。

  國華叔叔大聲說:「新娘過火大富貴!破瓦大吉利!多子多孫人丁旺!」

  小月就此由我扶著,跨過親友準備的炭火盆,像徵未來家運一定會變旺。

  踩破略微圓弧的瓦片表示避邪,也表示和過往的一切都斷絕了。

  親友都喜悅鼓掌,歡呼聲此起彼落:「好!」

  終於,迎娶儀式來到男方家這邊的最高潮……

  國華叔叔大聲宣告:「新娘過門------!」

  為了不觸霉頭,小月擦乾眼淚,露出笑容,這才跨入陳家的大門。

  幾乎同一時間,等在樓下馬路邊的大舅小舅,從手機得到通知,再次燃起鞭炮。

  聲勢之大,就連樓上這裡都能清楚聽見。

  國華叔叔再說:「新郎掀頭紗,正式面見親族長輩!」

  我輕輕掀開小月的半透明潔白頭紗。

  周圍的家族長輩,紛紛說出讚美小月美貌的話語,還有更多的祝福。

  就是老媽,也再次拿出一盒新買的黃金首飾,親手給小月戴上,作為正式嫁入家門的禮物。

  之後,終於來到整場婚禮的最重要儀式。

  放諸世界各婚禮文化,就是擋婚或是喝甜茶之類其他儀式沒有,即將進行的這段儀式絕對不可能缺少。

  那就是屬於新人和天地之間最重要的互動……

  叔叔把我和小月帶往能看見藍天的客廳陽台邊緣。

  樓下就是中央公園的小樹籬,人們沒事不會留在那附近。

  拿過一杯小酒給我。

  高喊:「良人,酹酒於天!」

  我向著藍天高舉這杯清酒,灑於地面公園。

  「玄酒一杯,酹之於天,蒼天有感,護此良人!」

  接著,拿一小碗白米給小月。

  高喊:「佳人,覆米於地!」

  小月將白米倒向公園土地。

  「嘉禾一斗,覆之於地,厚土靈應,護此佳人!」

  叔叔又拿過一籃鮮花。

  對我和小月說:「新人佳偶,香華匍地!」

  我們一起伸手拿花,舖灑在地面。

  「芳菲錦盛,香華匍地,恩愛綿長,子嗣綿延!」

  叔叔再把我們帶回客廳,站到祖先靈桌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我和小月面對彼此,一起彎腰。

  距離沒有看好,『叩』的一聲,額頭碰在一起!

  我和小月摸著自己的額頭,像孩子那樣互看笑著。

  親友笑著鼓掌,說喜話:「鴻運當頭!」

  至此,小月終於正式成為陳家的媳婦,不再有實無名。

  那麼剩下的也只有……

  「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

  …………

  ……

 

  

 

  我喝口酒,看手錶:「好啦,都八點,就說到這裡,還要送英偉和芊貞回家。」

  晶晶苦起臉:「還沒說完耶?」

  「都已經整天順著妳,說到十三歲正式奉子成婚,已經夠了吧?」

  晶晶不放棄:「接下來的學校生活啊?媽媽肚子一天天變大啊?生下我啊?這是你們奉子成婚的故事,就應該說到我也出來才行吧?」

  「好,那我就說……接下來幸福美滿,故事結束,謝謝收聽。」

  晶晶笑著,雙手一直小力拍桌:「爸爸賴皮!」

  「真的沒什麼啦。再說時間也太晚,必須送他們回家。」

  晶晶開始撒嬌:「人家最喜歡的把拔……至少說到我出生咩……」

  耀源笑著打起冷顫:「姊!不要這麼噁心好不好?」

  我也說:「真的沒什麼可以說。」

  晶晶不相信:「怎麼可能?國中生夫妻耶,不出事才奇怪!」

  「是真的。因為班上同學親自參加我和妳媽的婚禮之後,看到我們的互動和表現,好像也開始產生自覺,我們不是一般偷嚐禁果的小情侶,是真正的十三歲夫妻,所以處處保護我們,袒護我們,給我們尊重和隱私,不再問那些容易出事的性話題,所以真的沒有什麼能說的事。」

  「不管怎樣,爸爸說到我出生啦。」

  「可是真的沒什麼……」

  晶晶繼續哀求:「把拔說嘛。」

  我再次看錶:「好吧,我就說到妳出生。不過真的沒什麼了,我也會說的簡潔一點,到時可別再鬧。」

  晶晶超級高興:「爸爸萬歲!」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