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十三歲》31

  

  圖片絕對在,如果沒有出現請重讀網頁

  (如果會覺得每一行的文字太長,請自行調整左側的網頁頁框分隔條)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31篇:有名字更容易投入感情

 

 

  我得承認,就算小月的肚子大到明顯,依然沒有即將為人父親的自覺。

  甚至我一點都沒有覺得小月就要生產了。

  好像小月只是單純吃胖而已……

  總之,期末考是在六月十五日這一天,一週之後開始放暑假。

  十四日上午,小月開始感覺肚子不舒服。

  到晚上,隱隱有痛感,一陣又一陣。

  我猜想是不是要生了?所以擔心的問:「要不要跟媽媽說?」

  小月回答我:「先不要,應該是這幾天吃太多冰,吃壞肚子……再說也不是很痛。」

  她的確昨天開始拉肚子,拉過之後就舒服很多,所以我也認為只是單純吃壞肚子。

  另外,小月自己也說不是很痛,只好先這樣處理。

  因此一產生輕微痛感,小月都忍耐著度過,或是跑去廁所拉肚子。

  隔天,十五日,期末考第一天。

 

  

 

  早上九點,考卷才剛發下,小月的肚子忽然劇痛起來。

  緊接著,就像水壩忽然潰堤,流出大量的水。

  鄰桌的小月顧不得就要開始考試,趕緊一手護著猛痛的肚子,伸另一手拉我:「阿明!阿明!」

  叫這麼急,我被她嚇到,全班同學也一樣,轉頭看來。

  小月應該是已經意識到發生什麼事,驚嚇的猛說:「水!水!水!……」

  我這才發現,小月座椅下的地板,有一小灘的水。

  因為小月大肚子壓迫到膀胱,每天都跑好幾次廁所,所以當下我還天真傻眼:『怎麼失禁啦?』

  幸好監考的社會科謝老師是四十歲的女性,二名孩子的媽媽。

  她聽小月慌張成這樣,趕緊靠過來查看。

  看到地上那灘水,立即知道發生什麼事,同樣大吃一驚:「哎喲!陳曉明,快點扶去保健室!」

  我還沒有會意:「保健室?」

  「一定是破羊水!快點扶林美月去保健室,你就要當爸爸了!」

  我如遭雷擊。

  班上同學也譁然騷動……

  .

  .

  .

 

  就此,我和小月因為生產,那二天的期末考完全沒考,都在醫院,所以成績直接放空。

  以升高中選校這件事來說,大考沒有參加算是很嚴重,因為其中一樣參考條件就是大考分數。

  不過因為我們情況特殊,校長直接回報教育部請示這件事,最後我和小月的選校成績總決算不必計算這次期末考的成績,當作沒有這場考試存在。

  就某方面來說,這樣的結果沒有給我們加分,也沒有給我們減分,不過也因此其他大考的分數影響也變的更重了。

  國中三年的所有大考,需要分擔這次考試的空缺……

  .

  .

  .

 

  保健室的病床,小月的肚子一陣又一陣劇痛。

  如果一是最輕微的痛,十是痛到想當場尋死解脫,小月的痛平均落在八,偶爾衝到十。

  這樣的陣痛,只有開始分娩才會產生。

  小月痛到整張臉都扭曲,一直用力捏著我的手不放。

  保健室老師趕緊電話通知救護車,然後開始帶領小月進行最基本無害的呼吸止痛法。

  聽聞消息趕來的江班導,則是趕緊電話通知:「喂?妳是陳曉明的媽媽?我是學校的江導師,林美月同學已經破羊水,現在人在保健室,剛才正式聯絡救護車--」

  救護車,大約在三分鐘後開進學校操場。

  醫療人員雖然訝異小月這個年輕的孕婦,還是用擔架抬起,我和她一起前往林爸爸和大伯所在的林園醫院……

  大馬路上,救護車飛快,幾乎所有紅燈都闖!

  車內陪伴小月的我,更是被嚇到差點魂飛魄散。

  不是闖紅燈的恐懼,是因為小月真的要生了!

  她緊握我的手,忽然用所有力氣,像是要捏碎我的骨頭,緊緊捏下去!

  然後,直瞪著我:「阿明!真的要出來了!真的要出來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月真的在我面前,像在便秘那樣肚子開始用力,以所有力氣要把孩子擠出來!

  說起來,生產真的是女性的本能,因為小月幾乎是以本能反應在施力,想把肚子裡的孩子生出來!

  我完全顧不得手被捏痛,嚇到一整個臉白,不知自己如何是好!

  幸好隨車的醫療人員有相關知識和經驗,趕緊除去她的底褲,冷靜的進行更多必要協助和處置,甚至引導小月用力的方式。

  不過小月前後『嗯』六次,還是沒有生下。

  一定是因為她才十三歲,整個臀部和骨盆還沒有發育到可以讓小孩順利出生,近乎難產的情況。

  .

  .

  .

 

  救護車終於抵達林園醫院,已經有醫院的醫療擔架床、三名醫師、和二名護士等在急診室門外。

  三名醫師中,有拋下門診的林爸爸和婦產科大伯,另一名事後聽說是急診室的值班醫師。

  岳父(林爸爸)走來拉開救護車的後車門。

  我慌成一團,像是看到救星:「爸爸!小月真的要生了!真的啦!車上一直用力嗯!怎麼會這樣!不是說要到七月嗎!」

  林爸爸安撫我:「這只是早產,冷靜,不要慌。」

  接著,他們一起拉出救護車內的擔架床,抱起小月,轉移到醫院的擔架床。

  小月躺在醫院的擔架床,眾人推進醫院。

  婦產科林大伯說:「直接前往產房!要是真的不行,就得進行剖腹產!」

  剖腹產,聽起來好像很可怕,但是如果小月真的生不出來,到時還能有選擇?

  進入急診室的病床專用電梯,電梯開始平穩上升。

  小月好像感覺沒有那麼痛,向爸爸伸手希望他握著,明顯向身為醫師的爸爸尋求援助。

  林爸爸立即握住女兒的手,給女兒支持。

 

  

 

  「爸--」小月才剛開口,感覺襲來,又是皺起整張臉,「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緊握爸爸的手用力!

  並且這次的『嗯』明顯和之前六次不一樣!

  因為力度,還有時間長度……

  所以這次的『嗯』,所有醫師和護士都大變臉色,幾秒內說不出話!

  小月也在這次『嗯』完之後,像是終於獲得解脫,放開爸爸的手,整個癱在床上,滿身大汗喘氣,甚至徹底放鬆的痛哭起來。

  我因為位置關係,站在電梯角落,所以看不到小月的雙腿中間。

  但是看這樣,我再次大受震撼:生了嗎?

  婦產科的林大伯,趕緊伸手進行必要處置,並且大喊:「早產兒抵抗力非常弱,很怕感染,其他人先不要摸避免增加風險!」接著他轉頭向另一名護士,夾帶幾句我聽不懂的英文,「妳先去通知新生兒科的馬醫師緊急協助!還有通知準備OOO!OOO!OOO!還有OOO!」

  我更震撼:聽這樣,真的生了吧?

  電梯門,正好開啟。

  聽懂英文的護士,拔腿狂奔,離開電梯,先一步趕往生產室通知!

  擔架床也以最快速度跟上!

  醫院的內部走廊,林爸爸他們一直高喊:「讓路!快讓路!」

  路人雖然好奇看來,還是趕緊讓出一條路。

  追在旁邊的我,更是趁機好奇又害怕的找位置探頭看去。

  小月的雙腿間,真的有一個紅色的『物體』存在。

  我會說『物體』,因為雖然具有人類的模樣,但是身上都是血污,還有一條明顯的臍帶,很像是什麼神秘怪物,非常嚇人……

  產房大門開啟,擔架床推進去。

  我也想跟進去。

  林爸爸卻向我說:「你在外面等!」

  爸爸這樣說,我也只能跟到這,看著他們進入,讓產房的金屬大門在我面前重新關上。

  大約十五分鐘的孤獨等待,二位媽媽終於都搭計程車趕到醫院。

  我的手機響起,詢問我和小月在哪裡……

  .

  .

  .

 

  現代社會不支持未成年人結婚生子,不是沒有道理。

  像小月這樣的低齡產婦,特別容易早產,進而難產,帶來生命危險。

  早產的原因當然很多。

  低齡者早產的最主要原因,往往在於母體還沒有發育完全,子宮和骨盤腔空間依然有限。

  體內胎兒要是發育到超過母體能承受,身體感覺到危險,為了保護自己必然進行分娩。

  再來,早產就算了,因為年紀小,產道也小,要是跟著發生可能送命的難產,要怎麼辦?

  母親『嗯』到沒力,直接力竭昏去,萬一身邊又沒有任何可以幫忙接生的醫療人員,不就等著最悲慘的一屍二命?

  當然不是所有低齡產婦一定會有早產和難產問題,而是機率比起正常的成年孕婦來的高。

  那麼小月到底是為什麼早產?年齡太低?

  老實說,不知道。

  因為女性分娩的原因,醫學界至今還沒有研究清楚。

  畢竟如果已經清楚什麼情況會讓女性開始生產,還會有『前往醫院待產』這回事?

  期望子女具有好未來的迷信父母,更是早就搶著和醫師預約時間,在良辰吉日刺激母體開始生產。

  所以只能說,有很多情況可能導致生產。

  不過就這二天發生的事來看,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小月一直拉肚子,想把肚子內的髒東西排出,意外引發母體的生產反應……

  總之,急診室的病床電梯內,接近上午十點,晶晶就此出生,大約三十一週。

  只要三十六週以下出生的嬰兒,都是高危險機率的早產兒。

  或許你會想:『晶晶不過早生五週,算起來不過一個月又一週,有什麼危險?』

  因為就算只有五週,身體各方面依然沒有發育完全,比起足月才出生的嬰兒還要脆弱,更容易產生足以致命的併發症。

  首先,因為一直在肚子裡受到媽媽的保護,幾乎處於無菌狀態,所以免疫系統還沒有正式開始運作,現在忽然就要面對病毒細菌的全力攻擊,要是引發可怕的敗血症怎麼辦?

  接著,氧氣一直是由母親透過臍帶供應,現在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肺部必須立即負起維持呼吸的重大責任,要是肺部承擔不起要怎麼辦?或是意外撐破怎麼辦?等著窒息死亡?

  再來,身體需要的養分一直由臍帶供應,現在消化系統都沒有發育完善,營養的攝取必然會有問題,要是無法透過親口進食得到該有的營養要怎麼辦?

  最後,內臟各器官原本可以安靜的全力發育,現在就必須開始分擔自我生命的維持,要是無法完整運作,或是因此產生病變缺陷,要怎麼辦?

  身體處處是問題的小生命,如何面對來自世界的挑戰?

  越是早產的嬰兒,死亡率越大,這是真的……

  現在,我和二位媽媽一起坐在生產室外面,等待通知。

  小月生產二小時之後的中午,林大伯終於拿著一罐咖啡獨自走出產門,直接坐下來和我們說話。

  林媽媽發現只有他一人,非常憂心:「大哥?」

  大伯察覺:「義雄(林爸爸)剛才先從產房內部的工作人員電梯,趕回門診繼續看診,讓我來跟你們解釋。」

  林媽媽又問:「小月和孩子怎麼樣?」

  大伯先說:「小月沒事,生產讓她累壞,還在裡面的恢復室睡。因為是產後恢復快速的自然分娩,下午醒來就能移到單人病房休息,自由行動。身為母親的她沒有什麼需要擔心,只要別發生產後併發症就好。」

  林媽媽再問:「孩子呢?」

  大伯沉默幾秒,喝口咖啡,才問我:「孩子取名字了?」

  他們都看向我。

  我不懂大伯為什麼這樣問:「還沒……我和小月是有說到幾個名字。」

  大伯沉重的說:「那就先緩緩吧,有名字更容易投入感情。」

  媽媽她們聽出大伯的意思,陷入不安和恐懼。

  林媽媽直問:「有多危險?」

  「因為是自家人,我說直了,我也算是代表醫院來傳達病危通知,情況很危險,正在早產兒加護病房。」

  病危通知,都是醫師判斷病患很有可能死亡的情況,才會向家屬發出。

  媽媽她們,驚訝的深吸一口氣。

  大伯繼續說:「確實原因不明,最可能是意外早產還沒有發育完全的關係,一出生就沒有自主呼吸,急救十多分鍾都一樣,好像肺部怎樣都不願意主動運作。一直在旁邊看著的義雄(林爸爸)都要讓我們放棄了,這時忽然開始呼吸,真的是硬救回來。但是呼吸一直不穩,力道也很弱,所以現在裝著呼吸器維持,在保溫箱中觀察。就我幾十年來的接生經驗,呼吸問題這樣嚴重的孩子,比起足月產的正常孩子有更多危險。」

  老媽真的驚恐:「怎麼會這樣?那要怎麼辦?」

  大伯又喝口咖啡:「早產兒一般都會有很多問題,所以晚點會進行更詳細的身體檢查,確認有沒其他問題。現在能做的,就是密切看著,維持呼吸,供給營養,希望別引起感染。只要呼吸能保持穩定,並且避免感染,其他應該會跟著好轉。要是無法維持穩定,就我看過的早產兒,有可能現在還好好,下一分鐘忽然就像生命的土石流,沒有預兆整個崩潰掉……所以你們真的都要有心理準備。」

  「大哥,真的要拜託你了!」

  老媽也說:「親家!真的拜託!」

  大伯回答:「說到這,有一件事要先告訴妳們。雖然有新生兒科的馬醫師擔任主治,不過醫療界規定,醫師絕對不能參與治療親屬,必須完全交由沒有關係的其他醫師負責,但是我和義雄(林爸爸)還是不顧規定插手……別說出去啊,政府相關部門追查下來會很麻煩。」

 

  =待續=

 

  ※.※.※

 

 

  看完本篇,歡迎點擊入內留言說說感想,或是給壞壞加油打氣=]

  你的發言,絕對是促使作者繼續寫作的最大原動力喔

 

  如果喜歡本書,歡迎介紹給親友喔=]

 

 

  ※.※.※

 

 

  感謝插畫者協助

  雨一夜

  rain_overnight84@yahoo.com.tw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rain334455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