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 02

 

  幽暗無邊的夢中,我聽到什麼聲音,於是張開雙眼,立刻進入眼簾的是敞開

窗戶透進的刺眼陽光,也感到清涼的風吹撫室內。

  妹妹已經醒來,穿著白色單薄的長袖少女服與深藍色長裙,端坐在窗邊木椅

安靜看著外面,表情有點落寞。

  她沒有注意到我的甦醒,於是我安靜躺在床上看她。

  看著妹妹,想起昨晚的洞房之夜,真的將自己的精種噴進她體內,我的心情

再次沉重。

  生命的傳承,意義到底在哪裡?

  如果我們都必須死,又為何要生下來?

  男性活著,真的只是為了將精種射進女性的陰道,達到繁衍目的?

  女性活著,真的只是為了承受男性精種,生兒育女?

  所以為了達成傳承家族香火的目標,不讓這個家斷後,我真的只能與妹妹結

為連理?

  昨晚跟妹妹洞房前,幾年來我只能看著小冊本一直幻想這件事的感覺,現在

跟妹妹成為夫妻,發現原來做這件事的感覺雖然沒有小冊本寫的那麼刺激,真的

是有點爽但又不會太爽,只有將精種射進陰道時的快感比什麼都棒,算是生物傳

承本能的絕對滿足……不過今後該怎辦?尤其是妹妹她……

  我正想著這些事,她忽然轉頭過來,正好與我四目相交。

  她露出甜美笑容:「早安。」

  「妳有睡嗎?」

  「有啊,我七點就醒來到現在,也洗過澡了。」

  我從床上撐起上半身,微笑對她伸出手:「過來。」

  「哥哥?」

  我對她招手:「過來這裡。」

  於是她看著我伸出的手,疑惑的微笑走到床邊,伸手與我相握。

  牽著妹妹溫暖的手掌,我拉著她,輕輕將她拉到我懷裡,她也笑著被我拉回

床上坐著:「哥哥?!」

  我緊抱妹妹溫暖的身軀,胸膛緊貼她柔軟的雙峰,聞著妹妹身體發出的肥皂

香:「對不起……」

  聽我這樣說,她也慢慢舉起雙手抱著我:「哥哥不要一直道歉啦。」

  「剛才看妳坐在窗邊,好像很難過。」

  「哥哥想太多了,我只是在想家裡的媽媽。」

  「如果妳真的覺得難過,不要忍耐,知道嗎?」

  「我知道,不過我真的很好,只是現在都九點了,哥哥該起來刷牙洗臉再洗

個澡,就一起找間豆漿店吃早餐,不然對身體不好。」

  妹妹明顯還在關心我的身體健康,於是我只能簡單回答:「嗯,知道了,」

然後放開懷中的妹妹,與溫柔的她互看幾秒,沒想太多的就拉起下身蓋著的棉被

準備下床,結果我的下體就在妹妹面前整個裸露出來,我也這才想到昨晚辦事之

後我一直沒有穿回褲子……

  這時真是非常尷尬……

  我的陰莖小小的,跟昨晚堅硬插入妹妹體內的粗長模樣完全不同,另外仔細

看的話還會看到黏液乾掉之後的痕跡。

  妹妹靦腆看著幾秒,就裝作沒什麼的從床上站起來,走到牆邊我的行李袋前

併攏雙腿端莊蹲下,雙手忙碌在裡面找東西,明顯想避開尷尬:「哥哥洗臉用的

毛巾和牙刷放在哪裡?」

  我沒有回答,而是看著妹妹的背影默默下床走到她背後,蹲下來張開我的雙

腿夾著她,將我的身體緊貼在她背後,更將我的陰莖隔著她的裙子貼到她的屁股

上,緊緊摟著她。

  我會這樣做,或許是因為我一直想起昨晚她與我下體交合時的所有忍耐,被

我的精液灌過陰道,更乖巧的主動用枕頭將自己的屁股抬高……因此我忍不住抱

著她疼惜……

  不過她的背後忽然承受我的體重,有點緊張的叫我:「哥哥?」

  「讓我抱一下……」

  於是她恢復安靜,什麼都不說。

  過一會,我輕聲開口:「我不知道還能像這樣抱著妳多久?」

  「哥哥,你又在胡思亂想了。」

  「我也不願意,但我的病真的是絕症,醫生也說只能努力不讓它繼續擴散,

所以媽媽才會這麼急著撮合我們希望妳能盡快留後,妳不可能不知道。」

  「哥哥……」

  「佩怡,妳誠實回答我,妳真有想過這些事情嗎?妳的同學可以正常上學,

未來更可以有個正常的生活,但妳卻現在就必須跟我在一起,有小孩之後得留在

家裡和媽媽一起帶小孩,而那個時候我一定已經不在了,所以妳真的能接受這樣

的未來?」

  她又以輕鬆的口氣想鼓勵我:「所以哥哥才要───」

  「我不想再聽這種安慰的話,真的對我沒有幫助,每次我越聽只會想到自己

快要死掉的事而覺得很恐怖,所以現在我想聽到妳真正的想法,我是不是真的害

到妳?」

  佩怡沉默了。

  我也跟著沉默。

  我們沉默好一會。

  終於,她在我懷裡,平靜開口:「……哥哥真的想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真的想知道。」

  「就算我不跟哥哥在一起,狠心的讓媽媽難過,讓這個家斷後,那未來呢,

我就永遠都不用嫁人,不必為他們家留後嗎?」

  「…………」

  「我知道哥哥關心我,不希望傷害我,但我也不是像哥哥想的那樣好像笨笨

的什麼都沒想,也是有認真思考過所有的事昨晚才願意獻身給哥哥,你知道嗎?」

  「…………」

  「再說哥哥昨晚都已經讓我不再清白,你現在還在說這些事就對我的未來會

有什麼幫助嗎?」

  妹妹很少用這樣的態度對我說話,接近責備,因此我有點意外,真的是什麼

都無法說。

  「所以,哥哥,請你振作起來,遇到這麼大的事我們一家人真的必須往好的

方面想,互相鼓勵,珍惜每個可以相處的寶貴時間才可以。」

  我生平頭一遭被妹妹教訓到無話可回:「嗯。」

  「我真的很喜歡以前那個開朗堅強的哥哥,也只想要那個哥哥陪伴我、保護

我,像你現在這樣整天只會垂頭喪氣、自怨自哀的哥哥我從沒見過,也覺得很討

厭。不是只有哥哥害怕,我跟媽媽也很害怕萬一你真的某天忽然不會再出現在身

邊該怎麼辦,所以你也要為我們打起精神,努力活著跟病魔繼續對抗,知道嗎?」

  「我知道……」

  佩怡對我說這麼多,終於輕嘆一口氣:「既然哥哥知道,那我也說完了。」

  雖然聽起來都是些責備我的話,不過因此更讓我知道佩怡真的是個好女孩,

她是真心的願意為這個家付出,真的……

  我只能更緊的抱住她,一句話都說不出。

  她被我摟著,又恢復動作開始在我的行李袋中東翻西翻,恢復原先的溫柔語

氣:「哥哥的牙刷到底放在哪?」

  又翻了一會,我問她:「沒有嗎?」

  「真的沒有,」佩怡終於放棄,「哥哥是不是沒帶出來?」

  「我記得有拿啊……」

  「不然我先出去買一支新的?」

  「不用了。」

  「不用?」

  「這幾天我們共用妳的牙刷吧,反正我們昨晚都那麼親密過……」

  雖然抱她背後的我看不見她的臉,但我知道佩怡一定臉上浮起紅暈、淡淡笑

著。

  再經過一會的沉默,我們都沒有動作,佩怡終於開口以溫和語氣開口:「哥

哥?」

  「什麼?」

  「不去刷牙嗎?」

  「等一下……讓我再抱著妳一會……」

  她想了一會,擔心的問,以為我被她傷到:「剛才我說的太過分了嗎?」

  「沒有,只是覺得妳的身體好香、好溫暖,抱起來也很舒服……」

  我這樣說,邊將自己的身體貼在她背後,幾乎可說是完全壓著她。

  佩怡被我這樣壓著身體,只能趕緊雙手貼著面前的牆壁,笑著對我說:「哥

哥,你作什麼,好重耶,快起來啦!」

  我故意說:「不要。」

  「哥哥,真的好重,被你壓到了啦!」

  「昨晚不是已經被我壓過了?」

  「哥哥昨晚才沒有壓我!」

  「沒有嗎?」

  「沒有!」

  「那昨晚是怎樣?」

  她很尷尬害羞的說:「我怎麼知道?」

  「妳怎麼會不知道?」

  我故意一直緊抱她,壓著她,佩怡也開始扭動柔弱的溫暖身軀掙扎,一直笑

喊著:「哥哥,別鬧了啦!」

  於是,我們就像回到了小時候,如赤子般親密笑鬧……

  不過雖然我們玩的如赤子,但她的身體動的越激烈,我的陰莖摩擦在她的臀

部自然感覺越大,就這樣我的陰莖竟然開始有反應,逐漸甦醒。

  我猶豫著是否該停下動作,不再鬧她,但又想到昨晚的事……

  另外我懷中的佩怡剛開始也沒有發現,直到終於感覺到屁股上壓著粗長的一

根,終於慢慢停下動作,也不再發出笑聲。

  這時我的心跳又變的好快,懷中的佩怡也安靜無聲,顯的有點尷尬。

  窗外吹進一陣微風,我再次聞到她身體自然飄散出的香味,感覺真是充滿異

性的性魅力。

  我慢慢抬起自己的上半身,不再壓著她,看著妹妹穿著潔白上衣的背影,自

然披散的烏黑短髮,她依然沒有動作看著正前方的牆壁,雙手靠在上面,也什麼

都沒說。

  我慢慢放開手,佩怡也稍微挺高上半身,不過我們的下體依然緊貼著,我的

陰莖依然靠著她的臀部。

  她先開口:「哥哥……?」

  我沒有回答,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哥哥……你……」她羞答答又含蓄的問我,「你想要跟我傳種接代嗎?」

  我只能尷尬的說:「不是啦,剛才有點玩過頭,太激動……」

  她沉默一會:「如果哥哥真的想要,可以跟我提出來沒關係,因為我本來就

是要幫哥哥留後。這件事對現在的我們家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我會配合哥

哥。」

  我這才知道佩怡對這件事完全有心理準備,只要我提出要求她就會答應,更

肯定回家之後也一樣,會持續到她真正懷有我的種,也就是懷有這個家的後代為

止……

  「佩怡……」

  她羞澀笑著:「只是我們今天還沒吃早餐,會不會對身體不好?」

  「…………」

  她等我回應好一會,溫柔又害羞的問:「哥哥不要嗎?」

  女孩子都表示的這麼明白,我怎麼可能會拒絕,尤其又是新婚,才有過昨晚

那麼一次經驗,我自然受不起誘惑,直接伸手搭在她撐在牆壁上的手:「妳真的

願意,就去床上躺著。」

  她默默點頭,於是我牽著妹妹一起站起,她也在站好之後開口:「我先把窗

戶關上,」就放開我的手走去將敞開的窗戶闔起,更將兩邊窗簾默默拉上使室內

恢復陰暗,才轉身看著我,並且被我雙腿間那十四公分的粗長陰莖吸引住所有注

意。

  這時被她親眼看過勃起的陰莖,我只能尷尬笑著問她:「男生的這個,看起

來很奇怪吧?」

  我這樣問,她才像清醒過來的害羞低下臉,雙手拉著自己腰際的裙子拉鍊向

下解開,慢慢將長裙脫去,露出乾淨美麗的雙腿與潔白的內褲,什麼都沒說。

  我也一直看著妹妹脫裙子的動作,心跳持續加速,無法將目光移開。

  妹妹將裙子脫下,整齊折好,就以端莊的儀態併攏雙腿看著地板走向桌旁、

將裙子放到上面,然後默默走去躺在凌亂的床舖,重新將棉被拉起,平躺在上面

默默看著我,自然我也拉起棉被躺進去。

  畢竟有過昨晚的經驗,所以我什麼都不必說妹妹就自動張開雙腿,讓我撐著

身體到她雙腿之間,然後自動將雙腿曲在床上靠著我的身體。

  我緊張的一手撐著自己的身體,一手握著自己的陰莖,將龜頭頂到妹妹柔軟

的陰部,正要尋找她的陰道口,她看著我忽然微笑的說:「我起床時才剛洗過澡

耶……」

  我停下動作看著她,不確定她想說什麼。

  她甜甜笑著又說:「晚點又要再洗一次了。」

  我只能苦笑:「聽起來好像我最髒,昨晚到現在都沒洗。」

  妹妹趕緊收起笑容:「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只是看哥哥很緊張的樣子,所以

想讓哥哥笑一下,不要這麼緊張,對不起,我的笑話一定很無聊……」

  看她這樣的反應,我忽然發現了她的真正心思,露出笑容:「其實妳很緊張

吧?」

  她也笑著回答我:「嗯……我很緊張……」

  「真的可以嗎?」

  她點頭。

  既然佩怡都點頭了,於是我握著陰莖尋找她的陰道口,靠昨晚的經驗沒多久

就找到可以插入的位置,將龜頭頂在上面:「要進去了?」

  她收起笑容,認真點頭,於是我就聳動屁股開始向那裡壓……

  沒幾秒,龜頭就開始塞進去,又是被緊緊夾住的感覺。

  底下的妹妹一直看著我,更隨著陰莖插入她的體內而慢慢將雙手舉起搭在我

的手臂上,默默承受我的全部進入。

  我繼續將陰莖向妹妹的陰道送,幾秒後盡根插入,又被濕熱的陰肉包圍住。

  我停下動作,舒暢嘆口氣,只是享受被她包圍的感覺:「都進去了……」

  她看著我,以略微困惑的表情問我:「哥哥的那裡真的已經在我的肚子裡?」

  妹妹這樣問,倒讓我疑惑起來:「都進去了,妳沒有感覺嗎?」

  「沒有,只是一直覺得屁股那裡很漲,塞著很硬的東西……」

  「沒有感覺到我那根在妳肚子裡?」

  妹妹搖頭:「真的只有感覺屁股夾著熱熱的東西。」

  「昨晚也是?」

  她害羞又認真的回答:「嗯……所以剛才看到哥哥的那裡那麼長,現在才會

覺得有點奇怪……」

  「原來妳沒有感覺啊……」

  我這才知道女性陰道內部是無感地帶,不會有感覺……

  另外,我也是這時才跟著發現她在懷疑什麼:「不要擔心,有看到我那裡的

長度吧,昨晚我的確有插在妳的肚子裡面噴出精種。」

  她媔靦笑著。

  接著我故意問她:「不過我的那裡真的很長吧?」

  她又害羞又尷尬的笑著點頭。

  妹妹這樣的反應真是讓我覺得驕傲,發現的確我也是個大男人,忍不住誇耀

的又說:「我用尺量過,有十四公分喔。」

  「十四公分……」她忍不住露出詭異笑容戲膩笑著,「真的感覺好奇怪……」

  「會嗎?還好吧?」

  「不是啦,我是指自己的肚子裡有哥哥那麼長的東西在,真的好奇怪……所

以我是真的失身給你了呢。」

  「是啊。」

  「那哥哥的那裡在我的肚子裡有什麼感覺?」

  「就是熱熱濕濕的,整根都被妳肚子裡的肉緊緊夾住。」

  「真的會很舒服嗎?」

  我忍不住露出舒爽微笑:「會啊。不過現在還好,要是像昨晚那樣開始動的

時候就很舒服了。」

  妹妹看著我的笑容,也露出同樣溫柔的微笑,好像她能帶給我這麼舒服的感

覺、真是太好了……

  而看她這樣,我也忍不住露出同樣溫暖的笑容看著她,用我的右手輕輕撫摸

她的臉頰。

  「我開始動了?」

  「嗯。」

  於是我開始輕輕拉出陰莖,然後重新插入,緩緩的在妹妹的陰道中摩擦龜頭。

  妹妹一直微笑看著我,雙手搭著我,曲起的雙腳夾著我,柔順的讓我享受性

快感,我也只是摸著她的臉,看著她,棉被裡的屁股一上一下抽動著,感受著,

想著現在比起昨晚,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不知道我為什麼發笑,以疑惑的微笑問我:「哥哥?」

  我又笑了一會:「只是想到昨晚我真的什麼都不會,害怕自己笨手笨腳的會

很丟臉,沒想到現在有過經驗之後變的這麼輕鬆,以後可以放心了……」

  佩怡微笑看著我好一會,沒有回答。

  我笑著又說:「不過我真的想不到,會比班上所有同學都還要快有性經驗。」

  妹妹沉默一會,應答我:「我也是……」

  至此,可能是想到她會懷孕的事,忽然覺得氣氛又尷尬起來,沒有再說什麼。

  又慢慢插動一會,我動的速度開始加快,插出與插入的幅度也比較大,沒想

到妹妹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去,眉頭也皺了起來……

  我發現到立刻問她:「還是會痛嗎?」

  她再度勉強自己露出笑容:「有一點。不過我沒關係。」

  我不由得停下動作,只是單純插在她體內:「真的沒關係嗎?」

  「真的。所以哥哥不必每次都為我停下來。」

  「但是……」

  「真的啦。」

  「…………」

  她終於受不了,又以責備口氣跟我說:「哥哥不必擔心我的感覺。」

  「但妳不是會痛?」

  「只要哥哥覺得舒服,再久我也都會忍耐,所以哥哥不用在意我啦。」

  不過雖然她這樣說,我怎麼可能完全不在意,只能尷尬微笑:「我的動作還

是慢一點好了。」

  她很擔心的開口:「哥哥?」好像怕我不會將精種留在她體內。

  我只能安慰她:「沒關係,就算動的慢,最後應該還是噴的出來,只是感覺

沒有那麼舒服。」

  妹妹看著我,不知道我說真的還假的。

  「就這樣慢慢來感覺也很好,只是必須插在妳的身體裡動比較久吧?」

  「這樣真的可以嗎?」

  「應該是吧?」

  「可是哥哥在昨晚最後不是動很快?」

  「因為那時要噴精了,就自然動比較快……」

  「所以哥哥還是要動快一點吧?」

  「我不知道,不然現在就先這樣慢慢來,看最後到底會怎樣?」

  「嗯……」

  於是我就這樣壓著底下的妹妹,和她無言互望,讓陰莖緩慢插抽在她的陰道。

  一進……

  一出……

  一進……

  一出……

  近一分鐘的安靜無言中,我們只是凝望對方,偶爾因為床舖的輕微晃動而發

出彈簧輒嘎聲。

  我是哥哥,她是妹妹,我們是兄妹,我們的身體是那麼的接近,我們的生殖

器完全摩擦在一起,我們凝望彼此,感覺彼此的心也開始融合在一起。

  她看著我,搭在我手臂上的右手慢慢放開,舉起,以甜美的微笑,輕輕撫摸

我的臉頰,為我擦去汗滴……

  「哥哥……」

  「嗯?」

  「不論怎麼樣,我一定會為你和這個家生下健康可愛的寶寶,所以不要擔心。」

  她溫柔笑著,微笑說著,我的心也一同被柔去……

  「佩怡……」我不由得停下動作,看望她,苦澀的。

  「哥哥,笑容是萬靈藥,」她趕緊再以開朗的甜美笑容安慰我,「要微笑!」

  望著妹妹如此溫柔開朗的笑容,我也跟著笑了。

  她伸手在我鼻子上點一下:「這樣才對喔。保持微笑的開朗哥哥,才是我知

道的哥哥。」

  我的心,充滿她給予的甜蜜:「怎麼忽然變的這麼會說話?」

  「因為我看你一直很陰沉啊,皺著眉頭都沒有什麼笑容,才會想要安慰你。

現在有感覺比較開心嗎?」

  我只能回以真心的微笑:「嗯,謝謝妳。」

  她開朗又羞澀的問:「那哥哥的那裡不繼續動嗎?」

  「啊,對不起。」我苦笑著,緩緩抽出靜止不動的陰莖,摩擦著狹緊溼熱的

陰道壁,直到龜頭傘端才又再緩緩插進去……

  「哥哥的那裡,真的好長……」

  「是啊。」

  「真的好神奇,男生和女生一定要這樣才會有寶寶。」

  我保持動作邊微笑回答她:「因為男生的那裡必須插進女生的肚子裡,精種

才能直接跑進去。」

  「嗯……我知道……只是覺得好奇妙……」

  相視而笑,我們又這樣陷入沉默。

  我只是默默推送陰莖,感受少女陰道的所有美好……

  佩怡也不再說什麼,保持溫柔微笑,讓我盡情享有彼此的第二次性交體驗……

  再持續動個一分鐘,就算動作這麼緩慢,還是再次感覺心跳加速起來,陰莖

也更加緊繃,亢奮的快感越來越濃烈。

  「佩怡……」

  「嗯?」

  我努力控制著快感:「我好像要噴精種了。」

  她只乖巧柔順回答我:「好。」準備承受陰道深處的灌入。

  得到妹妹的回答,知道她已經有完全的心理準備,於是我放心的繼續插抽陰

莖,不再顧慮噴精之外的其他事。

  「唔……唔……唔……唔……!」

  正當努力插抽著陰莖,出於本能加速撞擊她下體,我也逐漸被高潮所吞沒,

再露不出笑容,只能看著底下的她發出極度忍耐的鼻哼聲。

  持續被我插抽陰道的佩怡也被我影響,不知我是舒服或如何,擔心的關心詢

問我:「哥哥?」

  忍耐著即將到來的高潮,我只能回答她:「快噴精種了……!快噴了……!

快噴精種了!」

  她也緊張的猛點頭:「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在那最後的猛力一插入,讓陰莖完全插入到底,我不願再忍耐,盡情

噴出體內所有精種,如山洪爆發,一發發滾燙直入少女的陰道最深處……

  我的妹妹佩怡,十七歲的年輕身體,再次承受了我噴出的所有精液……

  之後讓疲累的我躺在她身邊,溫柔的與我相依偎……

 

 

  = 待續 =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