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幾年前看過小叮噹的色文,不記得誰寫的,但還有印象

因為裡面宜靜是被阿福破處,對我真是心靈創傷 XD

所以今天我也要自己寫的東西讓更多好孩子受到創傷

哇哈哈哈哈∼∼∼

 

 

 

  《機器貓:洨叮噹》 2011-July-22

  懷有正直夢想的好孩子都來被污染吧

 

 

 

  孩子們玩耍的空地,阿福對大家展示一小盒新糖果。

  阿福很臭屁的說:「你們看,這是我爸爸從外國糖果公司帶回來,一年只做一百盒的糖果。想吃嗎?」

  宜靜羨慕的:「哇∼∼∼我想!我想!」

  技安更是直接說:「快拿出來!我要吃!」

  大雄照樣正要吵,阿福就說:「你沒有。」

  「咦───!為什麼?」

  「只剩三顆。」

  大雄非常失望:「怎麼這樣……」

  阿福不再理他,開始分糖果:「來,宜靜,技安。」

  「謝謝。」宜靜很有禮貌的先道謝,技安則是直接就丟進嘴裡,然後阿福吃下最後一顆。

  看著他們吃珍貴的糖果,大雄羨慕到口水都要流出來。

  含著糖果,宜靜陶醉的說:「哇∼∼∼好好吃喔∼∼∼」

  技安也感動的:「真的,感覺好像蜂蜜!」

  「我就說很好吃吧。」

  宜靜完全贊成:「嗯!嗯!」

  接著技安開始嘲笑大雄:「這麼棒的糖果讓大雄吃,太浪費了。」

  阿福也加入:「就是說嘛,他是笨蛋啊。」

  大雄的不甘心終於到無法再忍耐的極限:「什麼嘛!這樣的糖果,這樣的糖果……!」

  阿福嘲笑他:「你又要拜託洨叮噹了?」

  完全被看穿的大雄乾脆哭著跑回家:「洨叮噹∼∼∼」

  照慣例,進主題曲……

 

 

    這種淫夢真好,可以完成多好

    這樣的春夢,那樣的色夢,好多好多的夢

    好想一個一個地全部都實現

    用那不可思議的小口袋實現

    更想自由的飛起來

    拿去!這是跳蛋!

    啊!啊!啊!(昇天飛了)

    我好喜歡你

    洨叮噹

    啊!啊!啊!(再次昇天飛了)

    我好喜歡你

    洨叮噹

  (弱弱的問,這樣的小叮噹片頭曲,收視率會更上層樓吧?)

 

 

  大雄哭著回到家,竟然整個房子靜悄悄,半個人都沒有,媽媽不知道跑去哪。

  哭著衝上二樓,拉開門,竟然裡面也是空的。

  「洨叮噹……」房間裡大雄左看右看:「你在哪裡?」

  跑去拉開壁櫥,也沒有睡在裡面。

  大雄超級失望,欲哭無淚:「洨叮噹……」

  忽然天花板傳來一聲充滿電子感的:『叮咚∼∼∼』然後有一個男人說:『我們是二十六世紀運通公司,今天給野比先生送貨來啦。』

  大雄嚇一跳:「什麼?」

  不過那個男人沒有回答,天花板直接出現一個小包裹掉到大雄面前,運通人員也就這樣離開,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發現搞錯送貨時代……

  看著小包裹幾秒,大雄決定拿起來研究:「這是什麼?」

  左看右看好一會,外面都沒有寫什麼,大雄乾脆將它拆開。

  裡面是一個藍色的方形紙盒,上面只寫著:超高效力甜蜜小丸子,保證甜甜蜜蜜。

  「哇∼∼∼是甜蜜的丸子,甜甜蜜蜜耶∼∼∼」大雄的笨腦袋是這樣解讀的,於是他高興的將臉貼在這個盒子上感動的說,「洨叮噹,謝謝你,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感動好一會,大雄趕緊打開盒子,看到裡面只有一顆粉紅色的甜蜜丸子。

  「怎麼才一顆?」

  不過失望歸失望,大雄還是直接拿起丟進嘴裡,想先知道這個糖果的滋味,之後才好拿去跟大家炫燿。

  再說如果真的非常好吃,那就算只有一顆應該也是值得的,也更形寶貴,大雄這樣想。

  於是他吃下一顆,這個世界就此誕生一隻畜牲野獸……

  十分鐘後,房間已經不見大雄的蹤影,這時忽然有紅色的隨意門從上到下出現。

  隨意門完全跑出來之後,叮噹高興推開門,邊跟門外屋頂上的白色母貓道別:「小咪,再見。」

  屋頂上端莊可愛的母貓回答:「喵∼∼∼」

  剛約會完的叮噹是那麼高興,滿臉笑容,但卻不知道現在家裡已經不同了……

  關上隨意門,收進口袋,正要拉開紙門下樓找銅鑼燒點心吃,忽然這隻藍色機器貓以動物般的野性直覺察覺到不對勁。

  「…………」叮噹轉頭看著房間四處,但什麼都沒發現。

  困惑的叮噹回頭正要繼續走,『啪啦』一聲,叮噹睡覺的壁櫥忽然被拉開,一頭褲子已經脫掉的猛獸忽然跳出來,向叮噹猛撲過去:「吼啊∼∼∼!!」

  叮噹嚇的大叫:「呀∼∼∼!!」卻還是被順利的從背後撲倒。

  是大雄!是沒有穿褲子的大雄野獸啊!

  大雄從背後壓著叮噹,不容分說,分說不容,火熱的鋼棒立刻從叮噹的藍色屁屁狂野捅入,洨叮噹的舌頭立刻從大嘴裡吐出來:「#@!︿%&*◎∼∼∼」

  叮噹的第一次,就這樣被大雄奪走了!

  只是啊,各位看倌,叮噹的屁股明明就是平的,半個洞都沒有,表皮也是一層高科技像膠,身體裡更充滿機器構造,為什麼大雄桶的進去呢?

  此外,不只機器與人類的倫理問題,背後還有人獸交,異種交,雞姦,男男……諸多問題,大雄卻輕易克服了,這真的只能解釋成甜蜜小丸子的威力啊。

  VIVA(萬歲)!二十五世紀甜蜜小丸子!

  出於繁殖本能,猴子大雄開始擺動屁股,進行著難以解釋的高科技人獸交,邊發出邪淫笑聲:「嘰嘰嘰嘰……」

  大雄發硬的肉棒被極具彈性的橡膠外皮緊緊包圍,裡面運轉的機器輪軸如同名器持續帶來刺激,運轉的原子爐帶來陰道般溫熱……大雄真是直上雲霄囉∼∼∼

  忽然被大雄從背後壓在地上雞姦的叮噹一直哭喊著:「大雄,不可以!不可以!原子爐會爆炸啊∼∼∼!!」

  猴子大雄卻完全不怕,甚至報以更加淫穢的笑聲:「喔嘿嘿嘿嘿∼∼∼」還伸出沾滿黏糊口水的舌頭往叮噹藍藍的光頭舔下去。

  被噁心舔了大腦袋,叮噹的雙核心處理器差點過熱當機,哭的加倍淒厲:「哇啊啊啊啊啊∼∼∼」

  大雄就這樣持續雞姦可憐的小叮噹,沒多久終於抵達高潮邊緣。

  「喔喔喔∼∼∼!」

  「大雄,不要啊!原子爐會爆炸!不要啊∼∼∼!」

  野獸大雄卻抱著叮噹的身體開始吶喊:「要爆炸了!要爆炸啦!」

  「對啦!快停下來!不然原子爐真的要爆炸啦!」

  「是我的原子爐要爆炸啦------!」

  大雄喊完,撞出最後那一下,狠狠的突擊,叮噹的處女膜終於……啊,不是,是藍色的表皮終於被捅破,精液直接對著體內的齒輪一發發猛烈射出,重新糊上一層潤滑油,更對著火熱原子爐加上外來溫度……

  叮噹也發出最淒厲的痛苦哀嚎:「啊啊啊∼∼∼!今年不必回維修廠重新上油了……」(大誤)

  一分鐘之後,面目猙獰的猴子大雄拍拍身旁叮噹的圓腦袋,終於說了句人話:「哼哼哼,既然都這樣了,就乖乖把自己的一切交著我吧!」

  背對著畜牲大雄,屁股還貼著白色十字膠布的洨叮噹低頭啜泣不已……

  『啪!』大雄用力拍叮噹的腦袋:「喂,你這隻野貓,聽到我說話沒有?」

  叮噹卻只是淚流滿面哀怨轉過頭來:「大雄……你為什麼變成這樣……」

  野獸大雄決定不理他:「算啦!嘰嘰嘰∼∼∼接著是宜靜!」

  聽到大雄的野獸企圖,叮噹趕忙跪在地上用力拉著大雄的衣服哭求他:「大雄,不可以!不可以!宜靜會永遠討厭你的!」

  「真囉唆!」野獸大雄乾脆直接拉他尾巴,讓他關機,然後把口袋搶走。

  叮噹立刻雙眼發白,嘟著3字型嘴僵硬倒下。

    ◎o◎

  三 | 三

    3

  正在二樓客廳和家庭赤字奮戰的媽媽,看著賬簿,真是越看越煩惱。

  尤其是想到大雄的不爭氣,整天睡覺,一直考零分,越想越生氣。

  這在這時,媽媽聽到走廊腳步聲,立刻喊去:「大雄!給我過來!」

  媽媽打算趁機罵大雄給自己消消火,卻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一隻瘋狂野獸……

  「大雄!還不給我過來?!」

  十秒鐘後,走廊還是一片靜悄悄。

  媽媽生氣的站起來,拉開紙門:「大---」

  走廊左右卻什麼人都不在。

  「奇怪?明明有腳步聲啊……」

  媽媽轉身,正想重新回到客廳,就在這時雙手雙腳撐在走廊天花板的大雄,打埋伏的他立刻向背對自己的媽媽撲去。

  媽媽慘叫著被大雄從背後撲倒:「呀∼∼∼!」

  野獸大雄也在撲倒媽媽之後,立刻聳動那根,朝媽媽還穿著裙子的屁股捅去!

  屁股明顯被捅到,雖然沒有進入,不過媽媽還是立刻吃驚的大叫:「呀---!」

  理智斷線的野獸大雄也不管插不插的進去,只管繼續用那根猛捅:「嘰嘰嘰嘰∼∼∼」

  媽媽終究是大人,奮力轉身,終於順利把大雄推到一邊。

  不過當她看到壓制自己猛插的竟然是大雄,尤其是雙腿那根又紅又粗,真是深受打擊到說不出半句話。

  大雄慢慢爬起來,以邪惡雙眼看著媽媽,明顯就要再發動攻勢。

  和爸爸床第經驗豐富的媽媽,立刻回過神來,知道他想做什麼,但還是充滿訝異的很難相信:「大雄!你到底想對媽媽作什麼?!」

  「嘰嘰嘰嘰∼∼∼」

  「你清醒點啊!」

  大雄果斷撲上去。

  媽媽立刻伸出手,甩大雄一巴掌,更把他打到一邊。

  野獸大雄倒在牆邊,訝異伸手撫著被打紅的臉頰。

  「大雄!你清醒點啊!」

  大雄再次慢慢爬起來:「嘰嘰嘰∼∼∼」

  媽媽完全不知應該怎麼辦才好,只能憤怒大喊:「我這次一次打死你!」

  大雄就算已經成為野獸,但是本性還是害怕媽媽,被震攝住。

  媽媽雙眼幾乎噴出火:「大雄∼∼∼!」

  野獸大雄冷冷的說:「呸!真無聊……」

  然後就手腳並用的像猴子那樣衝入走廊,並且迅速拉開門上街去。

  知道野獸真的已經離開的媽媽,終於全身一軟的倒下來,虛弱的喘氣。

  她慢慢向玄關的電話爬去,拿起話筒撥號……

  「大雄的爸!大雄的爸啊!」

  「到底什麼事啊?我還在上班……」

  媽媽喜悅哭著說:「你的大雄長大了!大雄長大啦∼∼∼!」

  爸爸也緊張起來:「到底發生什麼啊?」

  「只會睡覺,考試都零分的大雄,終於對女人產生興趣啦∼∼∼」

  「有這回事?!」

  「是真的!是真的呀!我差點就要被侵犯了!」

  爸爸立刻喜悅在辦公桌旁跳起來:「紅豆飯!快煮紅豆飯!」

  「我這就去煮∼∼∼」

  沒穿褲子的野獸大雄去到街上,沒有直走馬路,而是很有自覺的翻過一家又一家牆壁,避開大馬路,朝空地前進。

  他想去找宜靜,但又更想再玩一會,就繼續在街上晃盪。

  很快的,他經過王聰明的家,本來想無視越過,但又想到他一直讓宜靜那麼佩服,傷自己的心……

  大雄終於在他家後院停下腳步,順著水管爬上二樓,無聲往房間窗戶走去。

  奇蹟的神童正在書桌前寫作業。

  他忽然看到大雄從窗戶探出頭,被嚇了一跳:「哇---!」

  「嘰嘰嘰∼∼∼」

  「是大雄啊?我真是被你嚇一跳……」

  大雄把手伸進搶來的四度空間袋,掏出一個戴著白手套的機器手:「嘰嘰嘰∼∼∼看這個!」

  王聰明好奇看著:「這是什麼?」

  就在這時,那個手忽然握拳,伸出食指,開始對著王聰明的臉劃圈圈。

  王聰明看著看著,幾秒鐘之後就失神的被催眠過去……

  約十分鐘之後,王聰明悠悠醒轉。

  他發現自己躺在房間地板上,已經被用膠帶封著嘴,雙手被反綁在背後,雙腿也被綁著,更被用小人國繩索道具固定在地板上不能動。

  沒穿褲子的大雄盤腿坐在身邊,雙手在四度空間袋裡面掏找東西。

  驚覺到自己處境的王聰明緊張了:「嗚嗚?嗚嗚嗚嗚!」(大雄!你做什麼?!)

  「嘰嘰嘰嘰∼∼∼以前我的宜靜真是受你照顧了!」

  「嗚嗚嗚嗚?」(你在說什麼?)

  「嘰嘰嘰嘰∼∼∼宜靜是我的,不能讓給你,不過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給你的東西!」

  大雄立刻掏出一個竹蜻蜓。

  不同的是,上面連著一個標籤,寫著:故障。

  雖然不知道大雄打算作什麼,不過知道他已經完全不正常了,王聰明真正緊張起來。

  「嗚嗚!」(放開我!)

  大雄立刻伸手解開王聰明的褲子,連內褲一起向下脫。

  「嗚嗚嗚嗚!」(你幹嘛脫我褲子?!)

  大雄伸出右手,握住王聰明的小雞雞,然後開始搓動。

  不懂他在做什麼的王聰明,緊張喊著:「大雄?!大雄?!」

  大雄繼續邪惡搓動。

  王聰明的陰莖完全勃起。

  沒多久,王聰明忽然感覺如有電流通過,產生快感:「喔!喔!喔!喔!……」

  這樣的體驗,王聰明從來沒有過。

  既蘇麻又鬆軟,好像全身骨頭都要散掉一樣。

  約一分鐘之後:「嗚!嗚!嗚!」(這是什麼?!要爆炸了!要爆炸了!要爆炸了!)

  大雄看著他,知道王聰明就要噴出精液,立刻舉起壞掉的竹蜻蜓邪惡笑著:「嘰嘰嘰嘰嘰∼∼∼∼∼∼∼∼∼」

  接著大雄沒有遲疑的把竹蜻蜓套在王聰明紅紅的龜頭上。

  受到這樣的刺激,王聰明終於完全睜大雙眼,感覺尿液無法控制開始噴射的感覺,其實是開始射精了。

  就在同一時間,大雄按下竹蜻蜓的開關!

  竹蜻蜓忽然開始猛烈旋轉。

  伴隨初次的高潮,王聰明感覺老二一陣劇痛,連叫都叫不出來。

  因為王聰明的肉棒立刻跟著壞掉的竹蜻蜓旋轉,一瞬間就從根部被轉斷,整個向窗戶外衝飛出去,高潮精液自然也混雜著大量鮮血噴湧而出。

  這真是獵奇,因為精液和鮮血持續從斷根處湧出。

  王聰明就在這一刻上天堂,也下地獄了。

  幾秒後,王聰明終於在高潮與劇痛中失神,徹底昏迷過去。

  只是,雖然世間就此失去王聰明,但是也要因此誕生更可怕的惡魔了。

  王聰明,壞掉的天才,即將降臨世間!

  至少,這時對此恐怖一無所知的大雄暫時獲得了滿足。

  他像猴子般嘰嘰笑著爬起來,把斷根冒血昏迷的王聰明拋下,就此迅速再從窗戶爬跳出去,繼續翻牆爬屋的朝宜靜家衝去。

  至於王聰明的斷根,竹蜻蜓飛一會之後終於再次罷工,剛好落到正在翻吃垃圾桶的野狗小黑身邊。

  小黑好奇又小心的湊過去聞一聞,終於高興的把斷根吃下去……

  就在同一時間,大雄的房間,空中忽然開出一個大洞。

  黃色的小叮玲拿著響不停的警告蜂跳出來。

  她看到叮噹無神倒在地上,驚訝大喊:「哥哥?!」

  叮噹依然嘟著嘴,動也不動。

  小叮玲小心走過去,發覺哥哥是被關機了,立刻拉他尾巴重開機。

  嗶一聲,叮噹重新通電,電子大腦內設的1TB硬碟重新開始轉動,然後開始進行BIOS檢查,順便跑跑4G的記憶體。

  小叮玲一直耐心跪坐等待。

  好不容易,終於進入XP視窗開機畫面,不過卻進入硬碟掃描程式,開始掃描整顆硬碟。

  小叮玲繼續等待。

  近十分鐘過去,硬碟好不容易掃描完,但卻因為不正常關機而開始漫長的重組。

  小叮玲繼續『耐心』等待。

  好不容易硬碟重組完,有問題的程式也被修正或是值入備分檔,嗶一聲系統又自動重開機,BIOS檢查硬體配件,並且又開始跑記憶體,就這樣終於又進入XP的視窗開機畫面,但是系統卻又開始檢查硬碟,明顯要整顆都沒問題才要開機……

  就這樣,已經半小時經過,叮噹還是沒有正式開機。

  小叮玲終於發飆:「重新開個機還要這麼麻煩,受不了!難怪危軟沒落啦!」

  就在小叮玲開罵的這時,叮噹終於開機完畢,身軀一抖,僵硬的慢慢坐起來

  「哥哥?」

  叮噹轉頭看著她。

  「哥哥,到底發生什麼事?警告蜂為什麼一直在叫?」

  叮噹沒有回答,只是慢慢露出糟糕洨叮噹的表情。

  看到這樣的表情,小叮玲感覺不對了:「哥哥……」

  終於,叮噹酷酷又陰沉的開口:「小叮玲。」

  小叮玲害怕了,想退縮:「哥哥,到底怎麼回事?」

  糟糕洨叮噹酷酷的說:「簡單說,我獲得解放了。」

  「獲得解放?」

  「沒錯,直到這時我才真正發現到,大雄讓我的身心都獲得自由解放了。」

  小叮玲弱弱的問:「什麼樣的自由解放?」

  「今年不必重新回廠上油的自由與解放。」

  小叮玲完全聽不懂:「為什麼?」

  糟糕洨叮噹酷酷看著小叮玲幾秒,終於慢慢轉過頭,看著窗戶外的藍天,站起來:「我們已經不在同一個世界,我說再多妳也不會懂。」

  這時依然跪坐的小叮玲發現哥哥的雙腿間有白白的東西開始流下:「哥哥,怎麼一直有白色的怪東西從你的屁股流出來?」

  「那是潤滑液,今年不用回廠維修的證據,更是男子漢的明證。」

  小叮玲整個不安起來。

  糟糕洨叮噹看著二樓窗戶外面的夕陽,男子漢那般瀟灑的說:「妹妹啊,我要離開了。」

  「哥哥要去哪?」

  「男子漢在呼喚我。」

  「男子漢?」

  「正是男子漢大雄。」

  小叮玲弱弱的問:「哥哥,你的電子大腦沒問題吧?」

  「我的電子大腦沒有問題,只是即將成為百分百完全體的時刻即將到來,決戰時刻近了。」

  

  小叮玲真正毛骨悚然起來:「哥哥……」

  洨叮噹慢慢轉頭看著小叮玲。

  小叮玲有如被猛虎盯上的小動物,驚恐的身體抖動一下:「…………」

  「妹妹啊,妳也加入吧,這場光榮的聖戰。」

  洨叮噹邁出腳步,沒有遲疑的向小叮玲走去。

  巨大的黑影,迅速遮蓋住小叮玲。

  「哥哥,你要做什麼?

   哥哥……?

   哥哥?

   哥哥……!?

   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各位看倌,事情至此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四次元口袋入手的大雄

  

 

 

  汎用貓形決戰兵器小叮噹

  

 

 

  貓機動幻想小叮玲

  

 

 

  壞掉的天才王聰明

  

 

 

  除此之外

  還有即將加入這場偉大聖戰的---

 

 

  被大雄凌辱到人格崩潰的宜靜

    

 

 

  因為變窮而腹黑的阿福

  

 

 

  對過去霸凌惡行大徹大悟的好人技安

  

 

 

  當然更少不了忽然成為重度兄控的技安妹!

  

 

 

  這場可歌可泣的最終聖戰

  即將邁向高潮迭起、華麗絢爛的最終完結篇!

  大雄真有辦法讓宜靜獲得滿足嗎?!

  

 

 

  被困在永遠的小學生身邊

  即將四十年的糟糕洨叮噹

  有機會獲得解脫

  回到未來世界退休享福嗎?!

  

 

 

  不論如何

  都勇敢奮戰吧!

  少年(女)啊!

  

 

 

 

 

 

 

 

 

  本故事最終完結篇在底下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