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35

 

 

 

圖片一定在,伺服器問題多讀幾次應該就會出現

 

被我養在家裡的呆女僕 03 (天然呆的攻略篇始動!)

 

  那天被天然呆這樣強吻,意外是意外,不過幸好那不是我的初吻,早就獻給

房間那隻金髮的,真是非常萬幸,感謝祖先保佑,只是天然呆八成會將這當成所

謂的『訂情之吻』吧……

  我也因此知道這隻呆女僕肯定是玩真的,巴不得將我生吞活扒,所以這個禮

拜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我躲天然呆非常遠,甚至整天只是縮在房間中陪這三隻

沒有離開,因為我總算徹底瞭解自己和呆女僕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食物鏈!就是肉食性動物的食物鏈啊啊啊啊啊啊──────────!

  有沒有看過侏儸紀公園這部電影?

  天然呆看見我這隻小山羊肯定像霸王龍看見獵物,立刻吼叫著直追我背後過

來,連大地都會為此氣勢顫動……

  南無三!南無三!南無三!

  真是造孽啊,花兩百萬原以為買到的是一輩子負責打掃房子的女僕,帶回家

後竟然變成會吃人的霸王龍?!果然佛教說的對,善惡到頭終有報?

  不過再怎麼躲,終究還是活在一個屋簷下,無法躲一生,也不可能就這樣切

斷所有對外聯繫,所以就這樣躲一個禮拜,我還是得離開房間去外面探探。

  除了補充糧食之外,也是為了化裝舞會的事,還得去百貨公司問那張雙層床

到底怎麼回事?

  畢竟舞會明天就要開始,服裝還不知道在哪裡,床的事也不能拖太久……

  上午九點用完早餐,將教導艾莉絲和奈美讀書寫字的事交給夏美之後,穿上

休閒服,我再顧不得站在廚房外好奇看著我的那三隻小動物,走到鐵門前站定。

  我閉上雙眼,深呼吸,為自己鼓起勇氣,因為我知道身為人類的自己即將面

對一場艱困的戰役,我們的人猿老祖先也經歷過的偉大戰役。

  啊∼∼∼這是多麼偉大的戰役啊!

  遠古遠古的遙遠時代,老祖先們躲在陰暗山洞中就像我躲在這間房間,雖然

知道外面有兇殘的霸王龍埋伏著,但為了補充食物、為了文明的發展、為了族類

能繼續生存下去、還是英勇邁開腳步踏出去……

  我為此刻的自己能追隨先祖們的腳步而感到無上榮光!

  快!給我一根粗壯的野獸大腿骨,再升起野火,我將穿著獸皮繞著中央明亮

的火舌開始跳戰舞!

  偉大的戰神啊∼∼∼!!我跳起這段戰舞榮耀你!!

  因為我即將邁出的這一步,將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一步啊∼∼∼

  這只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但這樣的一步在驅散舊的痛苦、無知和問題的同時,不也會創造新的痛苦、

新的無知和新的問題嗎?

  毫無疑問,離開藏身處面對危險的回報高,風險也高,因此不難理解我的心

靈此刻會一直發出聲音要自己在原地止步不前,繼續等待……

  等待可以,但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是等待,或者只是逃避?

  如果我們的人猿先祖一直留在山洞等待,不願出去面對霸王龍帶來的挑戰,

文明的曙光真能從地平線昇起嗎?

  如果埃及人不勇於挑戰,金字塔要如何聳立在地面上?

  如果亞歷山大大帝只滿足於馬其頓國大小,如何征服到世界的盡頭?

  如果凱撒大帝不敢越過盧比孔河,羅馬帝國的傳說能從哪裡開始?

  如果商人不冒生命危險帶領駱駝穿越無盡沙漠,絲路的傳說要如何開拓?

  如果我們一直眷戀大地之母的溫暖,不願冒險離開她的懷抱,文明又該如何

繼續成長?

  如果萊特兄弟不願勇敢追尋他們的夢想,我們如何進到藍天?

  如果特里亞斯號願不冒著被壓潰的險進入馬里亞納海溝,我們如何進到大海

最深處?

  如果美利堅合眾國當初決定止步不前,不願冒著危險離開安全的地表進到太

空,人類又能繼續征服哪裡?

  太空值得全人類盡最大的努力去征服嗎?

  總是會有人問:地球不好嗎?為什麼要前往月球?為什麼現在要選擇登月作

為我們的目標?

  他們也許還會問:為什麼我們要登上最高的山?為什麼我們要飛越大西洋?

  因為我們決定登月!(眾人掌聲)

  因為我們決定登月!(眾人掌聲)

  不是因為它簡單,而是因為它困難!(更巨大的掌聲)

  因為這個目標將挑戰我們人類的能力和技能,所以這個挑戰是我們人類樂於

接受的,所以這個挑戰是我們人類不願推遲的,所以這個挑戰將是我打算為人類

贏得的!

  很多年之前,死於珠穆朗瑪峰的偉大英國探險家『喬治.馬洛里』被人問到

他為什麼要攀登珠穆朗瑪峰?他回答說:『Because It Is There!』

  因為它就在那裡!

  它就在那裡!

  太空就在那兒,而我將要代表人類登上它,月球和其他行星在那兒,獲得知

識與和平的新希望在那兒。因此當我啟程的時候,我祈求上帝保佑這個人類有史

以來所從事的最危險和最偉大的冒險───

  忽然我的衣服被拉動,也順便將我的目光從遙遠的外太空拉回這個房間。

  夏美這隻小聰明已經站到我背後,輕拉我的衣服,眨著好奇雙眼看我。

  大夢初醒的我也低頭看她。

  她好奇又關心的問我:「哥哥,你為什麼一直站著發呆?」

  我的雙眼不由得開始發酸……

  「哥哥?」

  「夏美……妳代替哥哥去太空面對霸王龍好不好?」

  對於這麼無厘頭的要求,夏美只能再次眨眨雙眼。

  我的AT立場終於崩潰,跪下來緊抱著她:「哥哥不想被吃掉!哥哥不想出

去被吃掉啊!」

  夏美小聰明先是:「???????」

  然後她舉起手輕拍我的頭:「我會勇敢保護哥哥的。」

  這麼威,我乾脆將妳改造成義體好了……

  .

  .

  .

 

  拉開厚重的房門,我並沒有立刻離開房間,而是先伸出腦袋張望。

  沒有任何聲音傳來,如同房子沒有其他人在,只有走廊盡頭窗戶透進的日光

與從客廳透入的同樣光芒。

  霸王龍跑到其他地方獵食嗎?

  或是埋伏起來啦?

  總之,我探頭探腦一陣子,還是轉頭看著背後那三隻,對她們露出微笑,她

們也對我露出微笑,除了依然害羞低著頭的小奈美……

  慢慢踏出去,關上房門,聽到中控電腦主動上栓的一聲『啪』,我開始走在

房子內。

  我小心的進到客廳到處看,看到的是乾淨整齊的室內,一塵不染,連玻璃都

乾淨到彷彿完全透明……

  走到樓梯,正想爬上二樓,這時背後走廊發出帶有喜悅的聲音:「啊?!」

  我轉頭,發出那聲的正是穿著黑底白調女僕服的恐怖獵食者,正站在走廊,

似乎原本是待在後院。

  天然呆看著我,露出喜悅之情……(高興著終於有食物可吃嗎)

  張開櫻桃小嘴微笑……(就要吼叫了,就要吼叫了)

  拉高漆黑的女僕裙向我小跑步過來……(我好像感覺到大地震動,水杯開始產生水紋)

  明明就是呆女僕,為什麼會在我眼中無限放大成為霸王龍?

  為什麼?

  另外她跑過來的現在,我應該趕緊跳上吉普車後座,讓牠在後面狂追嗎?

  啊……不行了……我果然只是小人物,沒有人猿先祖們那麼偉大,沒有挑戰

自己末日的勇氣,更沒有那麼帥氣的吉普車,感覺血壓開始降低,就要昏倒……

  不過在我昏倒前,竟然先看到這隻霸王龍在客廳中央忽然雙腳一絆、雙手向

前伸去、慘叫著跌倒:「呀───!」

  你應該看過霸王龍追逐獵物,不過你看過霸王龍追獵物追到跌倒嗎?還跌的

這麼可愛,完全就是具有強烈天然呆屬性的女僕跌倒嘛。

  總之,天然呆這一跌倒,出於人類才有的人性關懷,我趕緊跑過去蹲著,輕

輕搭住她:「還好吧?」

  她哭喪著臉:「好痛喔。」

  「小心點。」

  「好丟臉,竟然跌倒……」

  我扶起她:「慢慢走不就好了?」

  「嗯……」回答完之後,她拍整裙子,雙手握在胸前,抬起頭含情脈脈看著

我,更臉頰開始泛紅:「主人……」

  她忽然這樣,我很緊張:「做啥?!」別以為這樣忽然裝可愛就能吃到我!

  天然呆卻依然雙眼充滿感動:「一個禮拜都沒有見到主人耶……」

  「工作忙。」當然這是謊言,我一直躲在房間中陪那三隻。

  不過這隻天然呆卻完全相信,雙眼一點猶豫和動搖都沒有:「好辛苦喔。」

  她的大腦八成跟霸王龍一樣,腦容量與體積不成比例?

  總之,既然這隻猛禽暫時沒有吞吃我的打算,看來一切也都還在我這名人類

的控制中,我轉移話題:「這陣子過的怎樣?」

  她猛點頭,很認真的回答:「嗯!嗯!嗯!嗯!……」

  妳便秘啊?

  不過我很有紳士風度的沒有給她吐嘈下去,因為感覺起來應該是在表示萬事

順遂:「有什麼事要報告?不然我去忙了。」

  聽我這樣問,她歪頭看向天花板,舉起右手食指貼著嘴唇:「報告啊……」

  我冷冷催促她:「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啊!對了,有主人的信!」

  我納悶著:「信?」

  「主人等我一下!」然後不再理我的越過我身邊,從樓梯向二樓跑上去,一

分鐘後手中拿著整齊折好的白紙,紅著臉回到我面前站著,滿臉笑容,恭敬雙手

遞上,「來!主人的信!」

  我懷疑的看了幾秒:「……哪來的信?」

  天然呆回答我:「三天前的下午有個很紳士的男人要來找主人,但是知道主

人不在後就留下這封信。」

  我立刻想到是誰,一定是組織的那名聯絡人……

  趕緊接到手中,翻開來看,上面只簡單寫著:「忽有急事發生,活動暫時停

止,詳細時間會再通知先生,敬請見諒。」

  這是在說化妝舞會吧?

  不過……急事?什麼樣的急事會急到讓活動暫時停止?

  我忽然想到另一件事,趕緊再問天然呆:「他有沒有另外說什麼?」

  聽我這樣詢問,天然呆的臉好像更紅了點,還雙手給我捧著臉頰,一副很害

羞的模樣:「是有啦……」

  我的眼皮開始跳動,非常不祥的:「什……什麼?」

  很明顯,她已經陶醉在回憶中,而且是明顯不利於我的甜美回憶:「你想知

道啊……真不好意思,好害羞……」

  雖然我不想聽,但怕放著不管會讓誤會加深:「給我老實說。」

  「好啦……他說我一定會成為這個家非常好的女主人……能得到我真是好福

氣……」說完後,天然呆趕緊雙手遮著臉,都紅到耳根子了,「外人都這樣說,

真的好害羞……」

  我先是:「…………」然後再問:「他還有沒有再說什麼?」

  「是沒有啦,不過他的態度真的好紳士喔,到底他是誰啊?」

  「看妳對他印象很好,乾脆我找機會把妳介紹給他,祝你們幸福。」

  她非常訝異:「什麼?!」

  我舉起雙手,微笑拍女僕的肩膀:「祝福妳。」

  天然呆震驚一會,然後想到我可能的態度,就此一口認定,也放心下來……

  「啊∼∼∼」她露出惡作劇般的淘氣笑容,「原來如此,你吃醋了?」

  「我是真心的祝你們幸福。」

  「放心吧,害羞的主人,我這一生會永遠跟著你,絕不離開你。」

  可惡,我就知道妳打算連我的骨頭一起啃下去!

  不將我徹底吃光啃盡,絕不會甘心!

  我正想以這樣的心態吐她幾句,天然呆笑著主動伸出雙手挽著我的左手,發

出害羞的笑聲,親密依偎著我,甚至豐滿的C乳直接貼在我的手上都沒關係:「

因為啊……人家都這樣被你帶回來了嘛……」

  人們還說『真理總是越辯越明』,我總覺得這句話對這隻天然呆一點都不管

用,不論什麼樣的真理都只會越辯越糊塗……

  而天然呆就這樣親密的靠著我,好像在享受久違一週的溫暖……

  「你總算回家了……」她靠著我,小聲的說。

  我隨便打發她,保持警戒提防著她會忽然對我咬下去:「嗯。」

  「這一個禮拜,我真的一直想到你,好寂寞……」

  「喔。」

  「晚上也好害怕……」

  「怕?」她這句話讓我好奇起來,「怕什麼?」

  天然呆遲疑一會:「……如果跟你說,你會不會生氣啊?」

  「為什麼我會生氣?」

  「因為……因為……因為……」她越說越小聲。

  「沒關係,說吧。」

  「這個房子……是不是不乾淨啊?」

  「啥?不乾淨?」

  呆女僕稍微放開我的手,抬頭看我,臉上表情擔心又有點害怕,真心的:「

有好幾天晚上,我真的都聽到有小孩子的笑聲在房子裡傳來耶……你又不在,所

以我一個人好害怕……」

  她的表情完全認真,我只能眨眨雙眼,有那麼一會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應該是房間那幾隻的笑聲順著廁所排水孔傳到外面來吧?』

  我這樣想,不過也是在這之後,總算知道小奈美為什麼一直低著頭了。

  其實這說的真的是同一件事,但也不是同一件事啊……

  你相信陰陽眼嗎?

 = 待續 =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