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哥哥的短篇作品集06

 

 

  =姊姊上了我=

  我有一個大我好幾歲的姊姊,外表看起來乖乖文靜的,她對我很好,比媽媽還要照顧我,因此媽媽她也放心讓姊姊來帶我。

  但其實姊姊對我好是有目的,只是當時因為我年紀小,什麼都不懂,才會一直沒有跟媽媽說,其實姊姊她很色……

  小時候我們常常在一起洗澡,那時的我才國小二年級左右,對姊姊的身體與我不同並沒有特別奇怪的感覺,反而姊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都會藉著洗我身體的名義,用手玩我的小雞。

  姊都會要我站著,然後她用手抹上肥皂水之後就開始摸我的小雞,有點像按摩那樣的搓揉,至少都好幾分鐘的就像在研究。

當時年紀小,我根本還不會勃起,只是覺得這種感覺還蠻舒服的,就也很樂意讓姊姊這樣摸。

  後來因為姊姊要上國中了,媽媽只是簡單的說以後我們不能再一起洗澡,也必須分房睡,這樣才結束。畢竟媽媽對我們的管教很嚴,都只有爸爸對我們很好,因此媽媽這樣說我當然不敢違背。

  說到這個就想到,我每次做錯事時都很害怕會被媽媽用藤條打的死去活來,最後都是姊姊幫我跟媽媽求情之後加上我趕緊跪著認錯才能沒事。

  本來姊姊都會願意這樣幫我求情,直到姊姊上國中之後而我國小三年級的某一個星期三下午,因為國小週三下午提早放學而只有我一個人,我就在家裡跑來跑去玩耍,沒想到卻不小心撞到媽媽最喜歡的酒杯組摔破,那時我就知道絕對少不了媽媽的一頓打,害怕到極點。

  姊姊讀的國中放學後,我就哭喪著臉趕緊跟她求救,希望她能有辦法幫我擺平或求情,沒想到姊姊竟然我說:「那是你自己活該。」

  我當然求她:「姊!不要這樣啦!幫幫我啦!」

  「媽媽早就跟你說過不能在家裡跑來跑去。」

  「姊!哎喲!我下次不敢了啦!好啦!」

  我就這樣跟姊姊盧了好一陣子,本來以為姊姊不願意了,卻沒想到她說:「要我幫你是可以啦,但你也必須幫姊姊一件事。」

  聽到姊姊願意幫我求情,我當然高興到要飛起來一樣,趕緊跟她說:「好啊!!好啊!!什麼事?」

  然後姊姊很親切的微笑跟我說:「今天姊姊在學校上美術課的關係,所以老師出給我們一個功課。」

  「什麼功課?」我馬上想到她可能是要我畫圖,就很失望又著急的說:「我不會畫圖啦!!」

  「不是要妳畫啦……」

  「那要我做什麼?」

  「妳能不能脫掉衣服讓姊姊畫圖?」

  「為什麼?」

  「因為這是美術作業啊……」姊姊笑著拜託我。

  雖然脫衣畫圖很奇怪,但想到跟媽媽的藤條比起,我寧願選擇脫衣服,於是姊姊就說反正離媽媽下班回家還有幾個小時,就要我先讓她畫圖。

  進到姊姊房間後,她還真的拿出素描本與鉛筆,然後我當然就配合她的開始脫衣服。本來我還穿著內褲,但姊姊說內褲也要脫掉,於是我只好連內褲也脫了,那時還覺得身體好涼。

  接著姊姊要我坐到她的椅子上擺姿勢,她說這樣才能畫出藝術畫,又笨又呆又不懂的我就真的乖乖坐到椅子上面,並且照姊姊的要求將兩隻腳張開。

  我就這樣坐著不動,注意到姊姊一直看著我的小雞,然後握著筆的手一直在動,就像在畫圖一樣,直到爸媽回家,她才趕緊要我穿好衣服並說改天再畫。

  那晚姊姊果然幫我說好話,加上我也一直跟媽媽道歉,所以到也沒有被打,只有被罵一頓而已。

  隔天放學回家,姊姊就跑來找我說要畫圖,畢竟總是覺得脫衣服很奇怪,加上昨天的事已經結束,不怕被媽媽打,所以就不太想脫。還是姊姊生氣的說以後有事她再也不幫我了,我才只好勉強答應她的又脫衣服讓她畫圖到媽媽回家為止。

  頭幾天真的感覺非常奇怪,總覺得姊姊好像一直看我的小雞,而一直坐立不安。後來我開始習慣了,加上姊姊為了讓我安靜下來而去書店租漫畫書給我看,我就都乖乖雙腳開開坐著,自己一個人看漫畫,再也不管姊姊看我小雞的行為。

  一個禮拜之後,姊姊忽然畫圖到一半,並在我看漫畫的時候叫住我:「喂,弟?」

  「嗯?」

  「你再幫姊一個忙好不好?」

  我好奇放下手中漫畫並看著姊姊,看她一付很緊張的樣子,還笑容滿面的看著我。

  「什麼事?」

  「今天姊姊上健康教育課,老師給我們另一個功課耶。」

  「什麼功課?必須要有我幫忙嗎?」

  姊姊緊張的點頭:「但你必須先答應姊姊,不論我要你做什麼,都不能告訴爸爸媽媽喔!」

  我完全不了解的問她:「為什麼?」

  「哎喲!先不要問,你答應姊就是了啦!」

  看姊姊這樣,我也只好完全不懂的先答應她:「喔?好。」

  於是姊姊才看著我又說:「老師上課時教我們男生身體的小雞雞,老師就要我們回家後找哥哥或弟弟的摸摸看。」

  當然這一定是騙人的,只是當時我還小,完全不了解這只是姊姊對我的陰莖的強烈好奇,加上以前洗澡時就常常給姊姊摸,感覺蠻舒服的,因此我還是迷迷糊糊的點頭答應。

  於是姊姊放下手中的素描本走到我的椅子前蹲下,就緊張的看我一眼後小心的伸手摸小雞。姊姊又摸又拉的,並且偶爾抬頭微笑看著我,一定是在注意我有沒有討厭這種行為的反應。說實話,我只是又感覺小雞被姊姊摸的很舒服,根本不會討厭的只是安靜坐著。

  那天主要就這樣結束了,姊姊不過摸我的小雞幾分鐘,後來她還溫柔的幫我穿好衣服和褲子,並且牽著我的手到客廳陪我看電視,所以那時的我真的開始很喜歡姊姊,覺得她對我真的一直很好。

  加上我不會討厭小雞被姊姊摸,反而都讓我覺得很舒服,因此我也就對姊姊沒有絲毫抵抗行為,記得有好長一段時間,姊姊都會趁爸媽不在家的時候盡量玩我的小雞,我也因為相信姊姊而沒有跟爸媽說。

  很快的又到了暑假,我要升國小四年級,姊姊也要成為國中二年級的學生。剛放暑假的頭幾天,也發生了一件改變我們的事,就是我竟然會勃起。

  第一次發現自己勃起是剛睡醒的時候,感覺褲子漲漲的就用手摸,這才發現小雞變的又大又硬,以為是得了什麼怪病,我就很驚慌的立即跳下床跑去找姊姊,畢竟白天家裡只有我們,爸媽都去工作。

  姊姊聽到我緊張的說我的小雞變大了,她只是也有點訝異的緊張看著我,然後她蹲在我面前要我脫褲子給她看,我當然是馬上就拉下褲子和內褲。

  姊姊雙眼一直看著我勃起的小雞,我一直緊張的問她是不是生病,姊才略為興奮的看著我說:「讓姊姊檢查看看。」

  說穿了,她一定知道我的小雞為什麼會這樣,只次因為絕對是她第一次看到勃起的陰莖,所以她忍不住興奮的好色感,迫不及待的用手開始摸著玩。

  剛開始姊姊只是用手輕輕摸,然後她的手指開始環繞著共有幾根手指粗的陰莖,並且開始又壓又搓的研究。

  過一兩分鐘,很白痴不懂事的我又緊張的問姊姊:「姊!到底有沒有關係啦?」姊姊這才又看著我,並裝的很正經的問我:「你第一次這樣嗎?」

  我趕緊點頭,姊姊就又沒有說話的低頭看勃起的陰莖,並又繼續用手搓玩。

  「姊!到底怎麼樣啦?」

  「我也不知道,讓我去查書本之後再告訴你……」當然她是在裝傻,只是想要有更多時間與機會玩勃起的老二,因此後面又追加一句,「你先不要跟任何人說喔。」

  我就只好很不安的聽話,並在姊姊不再摸我變大的小雞只是用眼睛幾分鐘後,小雞就又慢慢變回原狀,我也很不安的只能等待姊姊去查資料。

  我本來以為至少要隔天才會有答案,沒想到姊姊下午就忍不住的跑來找我,說她已經從課本中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只是她需要再摸我的小雞來證實,因此我還是乖乖的立刻脫褲子。

  這次姊姊先是用手搓揉,我並沒有多大的感覺,姊姊才嘗試著前後套弄小雞,我才開始有很強烈的感覺,並感覺心跳好像越來越快。

  勃起的感覺很難用言語說明,小雞也如同本能的開始抽動,並且沖血後又變大站起來。

  「姊姊!?」我很害怕。

  「不要擔心啦,不會怎樣,課本說這是正常的。」

  「為什麼?」

  因為姊姊也真的不知道怎麼解釋才能讓我安心,就只是跟我說:「應該沒事啦,讓姊姊再研究,我才能告訴你到底怎麼回事。」姊姊就這樣開始搓玩我勃起的小雞半個月以上,雖然每次都只有幾分鐘而已。

  我發現到每次我問她為什麼小雞會這樣,總是得不到答案。加上這半個多月來也都沒事,所以我也已經習慣了勃起的動作,並且認為姊姊一定什麼都不懂才不跟我解釋,就不再問她。

  快到八月,那一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姊姊竟然真的色膽包天起來……也因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時我正躺在自己房間地板上吹電風睡午覺,朦朧中聽到有人的腳步聲,我睜開眼睛看到是姊姊穿著長裙走進來,就轉頭又打算繼續睡,卻忽然感覺到短褲與內褲被開始向下脫。

  我睜開眼睛就看到姊姊正蹲在我身邊拉褲子和內褲,她只是看著我微笑,但她的微笑跟平常很不一樣,我能感覺到她很緊張的樣子,就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所以我就也開始不安又疑惑的抬頭並想爬起來的關心問她:「姊?」

  她很緊張的笑著用手貼著我的胸膛跟我說:「沒什麼事,你乖乖躺好,乖乖躺好。」

  我一直看著她,然後又聽話的躺回地上,姊姊又開始將我的內褲與褲子脫到腳膝蓋上後就停下來,我的屁股也涼涼的貼在地板上。

  她開始用手套弄我的小雞,我也很快就完全勃起。

  「……姊?」

  姊姊很緊張的又笑著哄我:「不論姊姊做什麼,你都不要動喔。」

  「妳想做什麼?」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繼續搓揉我的陰莖。

  「姊?」我又問她,她才又看著我說:「姊姊終於知道為什麼你的小雞會變大。」

  笨笨的我真的被姊姊騙到:「為什麼?」

  「那是一種病,變大到最後小雞會破掉,你也會死掉。」

  當時的我真的差點哭出來,聽到小雞會破掉並會死掉,夠嚇死我了。

  「所以姊姊想幫你治好小雞,但你必須先相信姊姊,也不能告訴爸媽或任何人。」

  我當然是一直點頭,怕死的不得了,接著姊姊就要我繼續躺好,我當然完全不敢動。

  接著的事我一直記得,我一直看著姊姊,她繼續套弄陰莖一會後,就用手指比一下陰莖的長度,然後很奇怪的維持這長度對到自己的小腹上。她緊張的這樣對了好幾次,當時的我不知道在確認什麼,然後才像是下定決心的又緊張看著我。

  「等等發生的事你絕對都不能說出去喔,不然姊姊以後就不幫你了。」

  我當然緊張的加倍點頭,唯姊命是從。

  我看到姊姊終於站起來,兩隻手從裙子底下伸進去,然後雙手不知抓著什麼,迅速的向下拉,身體也彎下去。

  我一直看著,看到那是姊姊的白色內褲,她輪流舉起雙腳後就將脫下的內褲放到旁邊的地上,然後又緊張的看著我:「不論姊姊做什麼,你都不要動,也不能說出去喔。」

  完全不懂得我,還是只能一直點頭,並對姊姊穿長裙卻又脫內褲的動作很不解。

  之後就是姊姊將右腳橫跨過我的身體,然後屁股對著我的陰莖坐下。

  她穿著裙子,主要是不想讓我看到那裡發生的事與樣子,因為長裙可以完全蓋住,也證明了姊姊是有計畫的。

  接著就是我感覺到姊姊快坐到我的小雞時,她又一隻手深進裙子內握著我的小雞,並開始調整方位。

  她很緊張的說:「不要動喔。」我就感覺到姊姊的屁股壓到我的小雞上。

  「不要動喔。」她又說一次,過幾秒鐘後,姊姊就開始向下坐。

  我感覺到小雞被姊姊向下壓,然後姊姊一直握住小雞的手竟然放開了,雙手都搭在我的胸膛上撐著。

  我本來一直看著裙子,想知道小雞那裡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她的手又撐在我的胸膛上,我就又抬頭看著她的臉。

  姊姊本來一直笑著看我,然後她又向下坐,竟然忍不住似的開始皺眉頭,嘴巴也稍微張開就像是想叫出聲音。

  我開始感覺到小雞前端就像是被完全夾住,當然也有點痛,並且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我認為這是姊姊在治療我的關係,所以我就一直忍著。

  姊姊又深吸一口氣後就又繼續向下坐,我的小雞才感覺到整根已經被熱熱暖暖的東西完全包住。

  這時的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姊姊已經坐在我的雙腿上,不知道小雞是被什麼包住。

  姊姊一直看著我,這時她才像是輕鬆一點,沒有痛的樣子。我們就這樣保持姿勢好幾十秒,然後姊姊才又露出微笑想讓我安心。

  國小四年級的我就這樣被國二的姊姊上了……當然那時我還完全不懂。

  姊姊只有試著稍微站起來又坐下幾次,一定是想抽插看看,我也感覺到小雞傳來的溼熱感與奇怪的快感,然後可能是姊姊覺得沒有什麼快感的關係,就只是屁股一直坐著,讓我的陰莖插在她的陰道內。

  姊姊一直沒有說話,只是跟我對看,八成是發現做愛沒有想像中舒服,又不知道該怎麼收拾這樣的情形吧?

  又過了一兩分鐘左右,這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說話,姊姊才安靜的慢慢站起來,我的小雞也不再感覺有被溼熱的東西夾住,並因為抽離的動作而又感覺到一次快感。

  我看姊姊站起來了,就趕緊問她:「姊?你治好我了嗎?」

  她只是嗯了一聲,然後沒有再看我的撿起地上的內褲,然後默默離開進到廁所。

  我趕緊看著自己的陰莖,記得當時又紅又亮的,就像上面抹了一層會反光的液體,是姊的陰道潤滑液,我是好久之後才知道。

  我穿好衣服後又追問到廁所,姊姊只是有點不高興的說:「你已經好了啦,以後不要再問了。」我才不敢再問她。

  但那時我還是真的很感激姊姊,以為她真的治好我了,只是有好幾年都很不了解為什麼那天之後姊姊就再也不找我玩小雞。

  直到國中我才知道真相,仔細回想所有事才知道姊姊其實會對我好,只是因為想研究我的生殖器,甚至對性好奇到可以不顧自己的貞操來騙姦我,直接將我的陰莖插進她的陰道內。最後我想她一定是對做愛的過程與感覺很失望,才會再也不找我了。

  但這時姊姊也已經不在我身邊,她高中後就到外面唸書,很少跟家裡往來,所以我也並沒有感到很衝擊。

  當我這幾年偶爾遇到姊姊時,尷尬還是難免,只是我們都沒有說破這件事,可能姊姊也認為自己做了蠢事吧?我則是也不想談了,畢竟都好幾年過去,說也沒用。

  大致上,這整件事就是這樣,我跟姊姊也就只有那麼一次發生關係而已。

 

====================================

 

 

  =和雙胞胎妹妹重溫陰部遊戲=

  我的雙胞胎妹妹跟我一樣和爸爸長的很像,加上她又是個很率直大方的女孩,所以外表與態度上一點都不像個美女,但我們的感情還是很好。

  國小三年級的我們住在同一間房,她常常跑到我的床上跟我一起睡覺,媽媽每天早上來我們房間叫我們起床上學時看我們睡在一起,都笑著說我們就像小天使一樣可愛,但她卻不知道,當時每晚我都和妹妹很自然的偷玩著大人的遊戲,玩了好幾個月。

  其實也並不是真正的大人遊戲,而只是我們半夜偶然從房間小電視的第四台偷看到A片。我們就這樣看了幾晚後,我就有樣學樣的讓妹妹在棉被內平躺著並張開雙腿,然後我學A片壓在她的身體和陰部上,然後我聳動屁股開始前後左右的胡亂摩擦。

  當時我們其實並沒有脫褲子與內褲,都有隔著一層睡褲,但我們還是玩的很開心,尤其是妹妹她都玩的很盡興又笑容滿面,所以我半點罪惡感都沒有的玩了幾個月。

  至於沒有脫褲子的因為,是因為當時看到的A片都有馬賽克,那裡都被遮住,我們只看到男女兩人的陰部靠在一起後開始摩擦,一點都沒想到是可以插入的,所以我們就自然的都沒脫。

  現在想想,那時的我們,真的是兩小無猜。

  我的第一次勃起,是在這時開始。記得那晚我就像以前一樣用雞雞壓著她的陰部,胡亂摩擦,忽然開始覺得小雞越來越熱,也感覺好像褲子越來越緊,這樣才發現的。

  我是將小雞暫時離開妹妹的陰部後就很奇怪的用手去摸,這才發現竟然小雞變大又硬硬的,於是這第一次勃起真的讓我很興奮。

  妹妹聽我說我的小雞變大後也非常好奇,尤其是我在妹妹面前脫下睡褲與內褲,跟她一起看著我勃起的小雞時,我們就像發現什麼新玩具般興奮。

  先是我用手一直摸自己的陰莖研究,妹妹則是嘻嘻笑笑的看一會,然後就也忍不住好奇的伸出手來摸,記得她之後驚訝的說:「你的小雞真的好硬喔。」

  我這時忽然又想到小電視的A片,然後趕緊跑下床去轉開來看,果然看到男人的小雞也是一樣變這麼大,然後我才像是發現以往都沒發現的事,高興的跟她說:「妳看,要小雞變大才能玩!」

  她明白我的意思,就笑著趕緊又跑回床上去躺著並張開雙腿等我,我也關了電視後趕緊跑上床去來到她的陰部前,並拉起棉被要蓋住我們的身體,開始玩遊戲。

  當時她看著我問了這句話,一定是看我怎麼沒有穿褲子:「你不穿褲子嗎?」

  因為我剛剛看了電視A片後,想試試不穿褲子來玩,就跟她說:「電視也沒穿褲子。」

  接著我就將我的陰莖壓上妹妹的陰部,然後用陰莖的整個背部在她陰部、屁股、和小腹上胡亂摩擦。

  這種感覺其實並沒有多爽,還因為她睡褲布料的關係而有點痛痛的,所以我只有這樣脫褲子跟她玩過一次,之後我都又穿回褲子。

  我們的遊戲就這樣玩總共半年左右,直到某天媽媽忽然扳著臉說要我跟妹妹分房睡覺為止。

  之後我才知道,是因為妹妹跟媽媽聊天時提到我們晚上都會這樣玩遊戲的關係。雖然當時的我只是覺得既失望又無法了解,沒辦法再跟妹妹睡覺前玩陰部摩擦的遊戲,但我也很佩服媽媽當時知道兒女們在玩這種性遊戲並沒有打我們,而是很開明的決定將我們分房。

  從那天後妹妹就另外住到一間房間,雖然有一小段日子的半夜,我們還是會因為想再一起偷玩這有趣的遊戲而彼此偷跑到對方房間,但因為半夜要偷偷跑來跑去,實在很不方便,而且又沒辦法玩完遊戲後累了就倒頭睡去,最終還是自然終止了。

  我也想不起來是誰先終止的,或許是我,也可能是妹妹,反正那時的我們就這樣自然停下半夜的這段摩擦遊戲。

  我不知道妹妹是怎麼想的,但我從這之後又一直沒有忘記,偶爾還是會想起這麼一段往事,就這樣過了幾年……

  我們國中一年級,我在朋友的影響下逐漸發現男女性交的正確方式,是將勃起的陰莖插入女性陰道內,並知道這就叫相幹。

  我也回憶起那時每晚和妹妹玩摩擦遊戲的樣子,小雞壓著她又熱又軟的陰部摩擦,她嘻笑著的表情,尤其是我第一次勃起的那一晚,妹妹跟我一起看著勃起的陰莖,之後讓她用手握住,更是讓我的性意識逐漸甦醒。

  這時我反而有點痛恨媽媽,如果她不讓我們分房就好了,這樣我就能每晚都跟妹妹一直很親密的玩摩擦遊戲,享受陰莖頂在女性陰部的柔軟滋味。

  現在,雖然那樣的過去往事也已經好幾年了,但從這天後只要在家看到妹妹,心中都會忍不住開始燃燒,並好想跟她再玩一起那樣的遊戲,一起擁有那樣親密的歡樂時光,畢竟她是跟我最親近的女性,卻也因為隱隱知道這樣是錯誤的,就又不敢有行動,只能一個人煩惱。

  也因為那時還不會自慰,所以都只是一個人躲在棉被內用手握著勃起的陰莖,試著回憶摩擦在妹妹陰部的感覺。

  雖然這時的我只是個國一的學生,妹妹也是,我們終於都還只是個小孩,但我還是真的會有性慾,真的一心只是想要再嘗試那樣的遊戲,想再擁有那樣親密的歡樂時光。

  妹妹她也意外的看出來我那陣子心中有煩惱,可能是雙胞胎之間神奇的心電感應吧,但她還是不了解我的煩惱是什麼,就一直關心的問:「哥!你在煩惱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嗎?」

  被她這樣問,我剛開始都只是說:「妳不會懂啦!」

  後來她又關心又不死心的一問再問,問了好幾天,加上我內心想跟她玩摩擦遊戲的一股慾火一直燃燒不停,最後我還是決定先跟她談談,看情況再說下去。

  當然啦,心中還是忍不住的一直祈禱會萬事順利啦……

  那時是周六晚上,只有我跟她坐在客廳看電視,爸媽好像去逛夜市,因為妹妹又問我在煩惱什麼,我就下定決心跟她說:「我跟你說。」

  她知道我終於要告訴她,就很專心的聽:「嗯。」

  我看著她的臉,雖然她並不是美人,但我不知為什麼而覺得她很有魅力,一定是因為我的慾火正在燃燒的關係。

  我掙扎好一會,才終於開口:「我跟妳說的事,妳能發誓都不會說出去嗎?尤其是爸爸和媽媽?」

  她幾乎沒有猶豫的回答我:「好啊。」

  「絕對不能說喔!!」

  她鄭重的點頭:「好。」

  我依然看著她的臉,然後我終於像是忍耐到極限的緊張開口:「妳……還記得小時候的事嗎?」

  「什麼事?」

  她的表情是真的完全不了解我在指什麼,而讓我以為她已經忘掉了,就準備要放棄。

  「沒什麼啦……」

  「什麼事?告訴人家啦!」

  「我想妳已經忘記了,沒關係啦,反正妳不可能幫我。」

  「告訴人家嘛!不論什麼事我都能幫忙啊!」

  「沒事啦!煩!」

  她終於有點生氣了:「你很討厭耶!要說不說的!你不說,人家怎麼知道能不能幫你!?」

  我不回她,只是無奈的站起來,準備回房間去,沒想到她卻又說:「你是不是男生啊!?妳比女生還要扭扭捏捏耶!」

  因為我很討厭人家說我的壞話,加上年紀小,思想單純又受不起激,所以當妹妹這樣一說,我心中就火氣一來的又轉身看著她:「妳懂什麼啊!?」

  她當時是故意的,完全是為了要激我說出心底話:「那你說說看啊。」

  「我問妳,記不記得小時候的事?」

  「什麼事?」

  被她這樣問,我又忽然冷靜下來,但也沒有多冷靜啦,一秒後還是很亢奮的開口說:「四年前晚上我們都會玩那種遊戲的時候啦!」

  換她愣住了,呆呆的看著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則是終於將心底的話說出來,而感覺輕鬆不少。

  這時我們只是互看,然後我看她都沒有回應,加上也警覺到箭終於已離弓,就也像是決心豁出去。

  「有沒有聽到啦!?」換我摧她。

  「……嗯。」她只是簡單回應。

  「還記得嗎?」

  「……嗯。」

  聽她承認還記得,反而換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就這樣很尷尬的沉默好幾分鐘,我才又下定決心開口:「……其實啊……」

  「……嗯。」

  「我是……」說到這,我的舌頭就像打結,一直緊張的沒辦法說出接著的話。

  又半分鐘過後,妹妹終於開口:「……你想說什麼?」

  「我是……這幾天……」她當時只是專心看著我,於是我吞了口水後,又深呼吸,才大聲的決心要將話都說完:「好啦!我一直想要再跟妳玩那種遊戲啦!!」

  她又被我提出的要求給嚇一跳,不敢置信的只是看著我。

  「好不好啦??」我終於將話說出口後,除了完全的輕鬆,感到更多的焦慮感,很怕她會拒絕,就有點像哀求的跟她說:「到底好不好啦??」

  「不行……」然後換她轉身就要回房間。

  我趕緊跟著她:「為什麼??」

  「我們不能再玩那樣的遊戲啦!」

  雖然我很清楚,但我還是像抱著最後一線希望的跟她說:「為什麼!?」

  「因為我們已經長大了!」

  「但那時我們玩那麼久也沒有怎麼樣啊!」

  她終於走到房間內,之後她轉身要關門。

  我生氣又失望的對她大喊:「我就知道妳沒辦法幫我!還說妳願意幫我!妳是騙子!」

她最討厭人家說率直的她不誠實,果然換她忍不住:「我沒有騙你!」

  「妳明明就不願意再跟我玩那種遊戲!還說什麼事都能幫我!」

  「那是因為我沒想到你會說這個!」

  「騙子啦!騙子啦!騙子啦!騙子啦!騙子啦!騙子啦!……」

  我完全像個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失望的又吵又鬧。

  「我要跟媽媽說你對我做出這樣的要求!!」

  我真的被她的恐嚇給嚇一跳,但我也馬上反應過來:「那我要跟所有人說你先答應不說出去,後來還騙人!」

  我就這樣一直罵她騙子,讓她氣得完全無法反駁,後來她果然關上房門,任憑我在門外大喊她是騙子。

  在門外,我只能很不甘心的一直大喊,心想自己真的搞砸了,並且很怕她會跟媽媽說。

  又過了十幾分鐘,我開始感覺到口渴,正想要放棄,她卻又自己將房門打開。

  我完全沒想到妹妹她會再出來,就安靜看著她。

  她又氣又怨的看著我,然後說:「我絕對不是騙子!」

  我是過幾秒才終於反應過來:「我不相信。」

  「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啦!?」

  「再跟我玩一次那種遊戲就好了。」

  「……」她沒有說話。

  「好不好啦?」

  「……」她還是只有氣惱的看著我。

  「好啦,一次就好了?」

  她終於開口:「……你絕不可以亂來!」

  我趕緊點頭。

  「……好啦!!」她這才像是一直吞不下心中那口氣一樣的說著,「我再陪你玩一次那樣的遊戲,可以了吧!?」

  看她答應了,就像是從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一樣讓我高興,因為我好幾年來都一直希望這一刻能再重現,尤其是知道男女相幹的真相後又忍了好一陣子的現在。

  「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然後我高興的趕緊牽起她的手,很怕她會再反悔的開口問她:「快點,我想要現在玩,要在誰的房間?」

  「等等!只能像以前那樣玩,你要穿褲子,而且你絕對不能對我亂來!!」她雖然也只是個國中生,但我相信她一定也很緊張才對,只是那時我還沒聽懂,就又很直接的回答她:「要在誰的房間玩?」

  「你的啦!」

  她倒回答的很乾脆,於是我牽著她的手,趕緊帶她來我的房間,然後我將她牽上我的床。

  她只是一直看著我,於是我著急的說:「怎麼了?妳先躺下張開雙腿啊!」

  我一直期待又焦急的看著略為緊張的妹妹,她這才終於慢慢的坐在床上,然後平躺到我的枕頭上,之後經過短暫掙扎才慢慢的將雙腿張開,跟以前一樣……

  雖然妹妹她穿著國中學校深紅色的運動長褲,但看她張開的雙腿與女性的陰部位置,還是讓我性慾立即高升。

  我迫不及待的拉起棉被,然後蹲到她張開的雙腿間,就將我們的身體都蓋住,然後我將我的雙腳向後伸直……

  她不忘叮嚀:「要穿褲子!你絕對不能亂來喔!!」

  「好啦!」

  於是我的身體與陰部越來越向下壓,忽然我感覺到我的胸口有東西搭著,我就稍微又抬起身體才看到是她用雙手搭著,可能是怕我壓到她。

  我又恢復動作,一邊看著她略為緊張的臉,繼續讓陰部向下移。當然我的陰莖早就在褲子內又腫又硬,直到陰莖終於又壓到妹妹軟軟的陰部上,這樣的熟悉感才又回到我的思緒中。

  這時的我,感動的差點流出眼淚,因為就像是四年以前的夜晚遊戲重現。尤其是知道男女性交的我,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就壓在女性的陰部上,更是讓我覺得好興奮。

  我們一直看著對方,我的陰莖也一直壓著她的陰部,接著我將屁股試著用力帶動陰莖抽動一下,感覺到她的陰部真的隨陰莖抽動的小動作變化,完全是陰部的曲線正緊貼著我的陰莖,這讓我忍不住露出舒爽的笑容看她。

  她依然緊張看著我的表情,看著我舒爽的笑容,雙手還貼在我的胸膛上撐著,然後她忽然開口:「你很變態耶……」

  聽到她這忽然的一句話,讓我就像是被揍了好幾拳,老二也變小不少,讓我好一陣子才能問她:「為什麼??」

  她沒有回答,依然用緊張又嫌惡的表情看我,我就又問她:「為什麼??我們小時候不是都這樣玩嗎?」

  「那是小時候。」

  「現在為什麼不行?」

  她很直接的問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這樣的姿勢是要做什麼??」

  「我知道啊……」

  「都知道了你還要這樣跟我玩??」她很不敢置信。

  「為什麼不能??」

  「你是我的雙胞胎哥哥耶!」

  「我知道啦!而且我也只是想要再跟妳像這樣很親密的玩一次……」

  她只是看著我。

  「我真的只是想要再跟妳擁有這樣親密的時光而已啊……妳一點都不會想起以前我們有多快樂嗎?」

  可能是我講最後那句話的樣子太可憐了,所以她終於不再說什麼,臉上的厭惡表情也不再那麼明顯。

  我的陰莖依然緊壓著她的陰部,但因為剛剛那陣交談的關係,所以也已經半軟了下來,我想她一定知道。

  她用有點無奈的語氣問我:「……你這樣真的會覺得快樂嗎?」

  我一直點頭:「妳都不會嗎?就像以前那樣啊。」

  妹妹她只是無奈的嘆口氣:「我覺得這樣是不好的……」然後她就只是看著我,臉上已經不再有緊張或厭惡。

  我本來準備要開始學以前那樣開始前後左右的摩擦,這時卻發現到一件事:「等我一下……」

  「……怎麼了?」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我的小雞變小了,先等我用手摸到小雞變大。」

  她這才忍不住露出笑容:「你好變態……」

  也是這時候,我真的覺得妹妹心中的防衛被卸下一層。

  我趕緊讓屁股再抬高後,就用右手開始隔著褲子搓揉小雞。十幾秒後,就在小雞終於又變大時,忽然我聽到客廳大門被打開的聲音……我們知道爸媽回家了,她就很緊張的推我:「快離開!!」我也同樣很緊張的翻開棉被跳下床,然後她也趕緊爬下床。

  這時我跟我的雙胞胎妹妹站在一起,我們彼此互看對方,也幾乎同時露出只有彼此才懂的笑容。

  之後爸媽在客廳叫我們出去吃水煎包,我們才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走出去。

  至少,雖然今天還是沒有玩成遊戲,但我還是覺得很開心,因為我跟妹妹的距離真的又拉近了一步……

  只是這天因為爸媽忽然回家而沒有玩成,所以全家人在客廳吃水煎包的我,更想找到機會後跟妹妹再好好玩一次。

  吃完水煎包後我們全家在客廳看電視,但我腦中想的依然是剛剛發生的事。之後爸爸和媽媽輪流去洗澡,直到換妹妹時我就趕緊說要回房間的藉口跟去。

  她一直看著我,知道我是故意的,我走在她旁邊並壓低聲音跟她說:「剛剛都還沒開始耶,所以今晚一點半,爸媽睡覺後,妳來我房間玩?」

  她小聲笑著說:「不要……」

  我親暱的用臂膀輕撞她的手臂:「那要我去妳房間?」

  「不要……」

  我再次親暱的用臂膀輕撞她的手臂:「好啦,又不會怎樣。」

  「不要啦……爸爸媽媽都在家……」

  「這樣不是更像小時候那樣嗎?半夜偷偷玩……」

  這時她只是笑著,然後不置可否。

  當我們走到浴室門口,她走進浴室,我正想要再開口跟她半撒嬌的求她,她終於說:「你很煩耶……好啦,你來我房間啦……」接著她又無奈又苦笑的搖頭:「我怎麼有一個這麼變態的哥哥?」

  我這才高興的一直笑著看她,然後她這才將浴室門關上,我也才回到房間內。

  這時我在房間內雖然玩著電動,但心情真的就像即將面對初夜沒兩樣,既興奮又高興又緊張。

  妹妹一洗玩澡後就走回自己的房間,換我進去後當然是將身體給好好洗個乾淨。

  雖然離半夜一點半不過兩小時,但我還是覺得就像有一年那麼長。好不容易一點半了,爸媽也回房睡覺一個小時左右,我穿著睡衣褲,輕輕的轉開房門後又關上,就小聲的朝妹妹房間走去。

  因為爸媽的房間就在妹妹房間隔壁,聽著爸爸的鼾聲,我更小心翼翼的轉開妹妹房門,然後我看到陰暗燈光下的妹妹平靜側躺在棉被內,好像睡著了。

  我以為她等我等到也睡著,正在猶豫該怎麼做的時候,她忽然抬頭看著我,很明顯她依然清醒著。

  她露出尷尬的笑容,帶著些微的緊張看我,我自然也一樣。

  我走進去將房門輕輕關上,並為了防止爸媽忽然醒來,我還特地將門給鎖上,這樣要是有什麼萬一,至少我還能有找地方躲起來的時間。

  我真的就像偷情一樣的緊張,尤其是知道父母就在隔壁,但這還是阻止不了我的慾望。

我在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走過去,然後掀開妹妹的棉被,慢慢爬上她的彈簧床,她也很配合我的挪動身體姿勢。

  直到我們的身體在棉被內終於又上下重疊在一起,她的雙手依然撐在我的胸前,這時她忽然抬起頭,將嘴巴湊到我耳邊小聲說:「你不能亂來喔……」

  「好啦……」

  然後我們又抬頭互看,雖然彼此都很緊張的樣子,至少我發現到妹妹還是有露出尷尬的笑容,沒有像稍早那樣臭著一張臉。

  「說真的……我有點緊張……」

  她緊張的說,我只是點頭,然後就開始再讓我勃起的陰莖壓到妹妹因雙腿張開而曝露的陰部上。

  她一定感覺到我勃起的陰莖,就小聲笑著:「變態……」

  我依然對她微笑,但不同的是我緊張的開始學以前那樣,開始聳動雙腿與屁股,將我的陰莖摩擦在妹妹的陰部上……

  雖然隔著彼此的褲子與內褲,但這樣的感覺真的好難形容,既刺激又興奮又舒服,心臟越跳越快,身體也越來越熱,我也忍不住露出舒爽的笑容,畢竟就是這樣的感覺,我們小時候玩摩擦遊戲就是像這樣,尤其是我知道這樣的動作其實跟性交沒有兩樣……

  從國小三年級被迫分房後,現在我們國中一年級,我們終於又開始玩著這樣的性遊戲。

  妹妹她的身體則是依然一直隨著我們陰部摩擦的動作而輕微晃動,但她還是一直沒有說話的看著我,依然有點緊張又尷尬的看我,但至少我知道她已經不會排斥再跟我玩這樣的摩擦遊戲。

  不過一分鐘,我看著她,有點得意忘形的小聲說:「我的小雞是不是很硬啊?」

  她竟然像是跟我惡作劇的笑著搖頭。

  「沒有?」

  她笑著點頭,然後露出率直又頑皮的微笑,我才發現她是跟我開玩笑,於是我停下摩擦的動作,故意將勃起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部中心後開始猛壓,就像以前的一段小遊戲一樣。

  她感覺到我用陰莖猛壓她陰部的動作,就邊笑著邊張開嘴小聲喊:「喂……不要這樣……住手……很變態耶……」並緊張的用雙手推我。

  我知道她當然不是真的要推我,這只是小朋友的性遊戲,其實我也真的覺得妹妹跟我玩的還很盡興,一定是她現在也覺得跟我很親密的關係……

  我佔盡上風的小聲又問一次:「怎樣?我的小雞是不是很硬啊?」

  「是啦……是啦……」

  於是我的心情變的又爽又驕傲,恢復摩擦妹妹陰部的動作,她也才鬆了一口氣的笑出來。

  當時我跟妹妹的氣氛真的好好,我們彼此看著,感受陰部的接觸與摩擦,就像是我們肉體的距離已經完全消失了。

  尤其是我自己的感覺,非常刺激又爽快,因此沒多久,我就忽然感覺到一股很奇怪的感覺,就像是要尿出來一樣。

  我很緊張的趕緊停下動作,妹妹發現我忽然都沒有動作,就好奇看著我。

  我看著妹妹,對剛剛忽然襲來的感覺很訝異,但我還是在恢復冷靜後就又繼續聳動屁股,讓陰莖摩擦在妹妹的陰部,十秒後同樣想尿尿的感覺就又來一次,我就又停下來。

  沒經驗的我真的覺得非常奇怪,畢竟怎麼會忽然想尿尿?妹妹也一樣又覺得我忽然停下來而很奇怪的看著我。

  不信邪又沒經驗的我就又繼續摩擦妹妹陰部,這次決定不在管這種想尿尿的感覺,以為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來控制這種想尿尿的奇異感覺,我就繼續摩擦妹妹的陰部。

  沒多久之後,我又有想要尿尿的感覺,於是我死命的忍耐,忍到最後才發現,我大大的錯了……這樣的感覺並不是想尿尿,是我要射精了。

  完全沒自慰與射精經驗的我,就這樣在極度的訝異中,張大嘴巴並趕緊離開妹妹的身體與陰部,在床上坐直,她也被我嚇到的只是躺在床上張大雙眼看著我的臉。

  然後我感覺意識一片空白,尿尿還是衝出來,在我的內褲與睡褲內衝出來……

  完全不知情的我還以為尿出來了,其實我是已經射精了,並且一陣一陣的……

  我就這樣因為跟妹妹的摩擦性遊戲,而射出我人生的第一泡童子精,在內褲裡暴漿……

  還不懂的我只是射完精後很快苦著一張臉,妹妹也擔心的在床上坐起身子:「你怎麼了?」

  我本來想跟她說我尿出來了,卻又忽然發現怎麼褲子沒有濕掉?畢竟一般來說應該褲子都會跟著被尿水給浸濕才對。

  我就像跪著一樣在床上立起身體,趕緊用手摸褲子前方,還真的都乾乾的,一點都沒有濕掉,反而是小雞與內褲接觸的地方整個滑滑的。

  「你怎麼了?」妹妹又關心的小聲問我。

  我看著她,接著又低頭並隔著睡褲摸內褲一會,確定真的一片又黏又滑的感覺,就完全不知所措的只能看著她。

  她終於又急又不耐煩的直接問我:「你一直摸,小雞到底怎麼了啦?」

  「我也不知道……」我又摸了內褲前端一會,「我本來以為是尿出來了……」

  聽我說尿出來,她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你真的這樣尿尿喔?」

  「沒有啦,只有內褲很奇怪的變滑又很黏……」

  我們又互看十多秒,都氣氛詭異的沒有說話,然後她就像想到什麼的開口:「你……是不是……那個了……?」

  「哪個?」

  她忽然變的有點害羞,不知該怎麼開口。

  「妳說哪個啦?」

  「健教課本有寫的……」她猶豫一會,「射精……」

  她依然只是無言看著我,但聽她這樣說,才令我恍然大悟並決定到廁所去看看發生什麼事,就輕聲的留下妹妹在房間後就走下床轉開房門又帶上,無聲進到浴室內。

  果然當我脫下褲子與緊身內褲,就聞到一股從沒聞過的刺鼻味道,並且緊身內褲上面真的沾滿某種奇怪的黏滑液體。

  忽然浴室門被輕敲了幾下:「你還好吧?」

  「……沒事啦……」

  「你是真的那個了嗎?」

  「好像是……」

  我本來以為她還會再問什麼,卻沒想到浴室外只有一片死寂,她已經回房間去了。

  此時不知所措的我只能開始洗內褲,很怕被媽媽發現我的內褲竟然有一堆精液,因此實在是沒辦法等它乾就又穿上,只是這時我心思非常凌亂,已經沒有那種想再去找妹妹玩摩擦遊戲的慾望,就回到自己房間去,並一直想著竟然真的射精了,之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著。

  隔天週日在家裡跟妹妹碰面,她反而有點害羞的樣子,並且我們都沒有說什麼,因為我也覺得很尷尬。

  之後的事也沒什麼好說,我也被自己會射精的行為給嚇了一跳,並且也完全意識到我們真的已經是大人了,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找過妹妹跟我玩這樣的遊戲,一切就都這樣結束了。

 

 

=====================================

 

 

  =小莉妹妹=

  事發當時小莉還只是個國小六年級的女孩,住在典型的鄉下地區,家旁都是農田,隔好幾百公尺才找的到另一戶人家。

  很小的時候她只記得父母天天吵架,後來媽媽不知道為什麼不再回來,只留下爸爸照顧小莉與哥哥。

  小莉不了解為什麼媽媽要離開,只知道從那天開始,爸爸常常有事沒事就罵小莉出氣,除了賠錢貨之外更會莫名其妙的罵她跟媽媽一樣是個賤人,所以她成長的過程非常怕爸爸。

  到學校去,大部分同學也因為小莉衣服總是髒兮兮的,就沒有人願意跟小莉做朋友,甚至會在學校欺負她,所以只有大兩歲的哥哥對小莉比較好,在學校時都會保護小莉,小莉就一直很黏哥哥,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直到哥哥上了國中,理了平頭,慢慢的對小莉的愛也開始變質……

  一切都是在浴室開始的,本來以前為了爸爸節省水費,所以都要他們兄妹倆一起洗澡。但哥哥已經上了國中,爸爸卻依然對他們一起洗澡的事不聞不問,所以小莉也沒有覺得任何不對。

  小莉並不會很害羞看到哥哥的小雞,因為她跟哥哥從小就在一起洗澡,所以也可以說看到不想再看了,只是小莉一直無法了解為什麼哥哥有小雞而小莉卻沒有?

  而她自己也一直覺得身體讓哥哥看到也沒什麼,所以這正給了正值青春期的哥哥最好的機會……

  某天,爸爸還沒從農地回家,哥哥就牽著小莉的手說要一起洗澡。那天因為天氣冷,小莉又不疑有他,就也答應了。只是他注意到哥哥好像有點緊張的樣子,應該說是那幾天洗澡時哥哥都有點奇怪,但小莉都沒有太在意。

  在浴室內,小莉自顧自的將身體刷乾淨後就先泡進浴缸,然後哥哥才要跟著泡進來。也是這時她才注意到,哥哥不知道為什麼,竟然一直用毛巾遮著小雞。她又想到,好像這幾天哥哥都是用毛巾遮著下面,只是她平時都沒有太注意。

  小莉只是覺得很奇怪,也沒有問,就只是一直盯著看毛巾遮住的那裡,弄到哥哥都顯的很不好意思,也更緊張。

  同樣進到溫水中,哥哥盤腿坐在小莉身邊都沒有說話,只是毛巾依然一直蓋著老二,但看的出來有一團隆起。

  小莉一直覺得很奇怪,就雙眼好奇的一直看,最後哥哥故意將毛巾慢慢移開,依然裝做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將勃起的陰莖露在小莉眼前。

  這是小莉第一次見到勃起的陽具,在這之前都只有看過小雞是小小軟軟的下垂狀,所以小莉對這樣的變化有點訝異,不知道為什麼哥哥的小雞會變這麼大,而且又翹起來,有時還會抽動一下。

  哥哥剛開始只是緊張的都不說話讓小莉看,過幾分鐘後他終於看著小莉,微笑的問她:「怎麼了嗎?」

  小莉也只是回答:「哥哥的小雞為什麼會這樣?」

  哥哥緊張的回她:「男生都會這樣……」就又故作輕鬆的看向旁邊。

  小莉還是不懂,就只是繼續好奇盯著。

  又過了一會,哥哥轉頭看著小莉,緊張又小心的問她:「換妳尿尿的地方也讓哥哥看一下好不好?」

  被哥哥這樣要求,雖然小莉覺得更奇怪,為什麼要看她尿尿的地方,但還是答應了哥哥。

  哥哥就要小莉躺在能斜躺的浴缸邊上,然後小莉就照哥哥要求的張開雙腿擺放到浴缸邊上,就像是坐在婦產檯上,完全天真的露出私處。

  哥哥一直緊張看著,然後小心的用手輕輕摸,並一直注意小莉的反應,但小莉只覺得好癢,也覺得哥哥的行為好奇怪。

  從那天之後,哥哥就都會在洗澡時故意讓小莉看他勃起的陰莖,或要求小莉讓哥哥看尿尿的地方,後來甚至裝作沒事的樣子一邊跟小莉聊學校的事,一邊用手握著陰莖上下套弄,還露出紅紅又大大的龜頭。

  那時的小莉當然難免還是會覺得很奇怪,甚至一度被哥哥嚇到過。主要是哥哥如同以往要她報告今天學校遇到的事,她照常說著說著,忽然發現哥哥盯著她的表情很奇怪,用手搓弄小雞的速度也變的很快,忽然間哥哥從浴缸站起來後,就將小雞對著浴缸外開始噴出許多又腥臭又白白的東西……

  之後哥哥緊張又不說話的站到浴缸外,用水盆將她們泡的洗澡水杓到外面沖洗地板上沾到的奇怪液體,然後就穿好衣服離開。

  因為小莉一直很相信哥哥,加上學校和家裡都沒有其他相信的人,所以小莉一直沒有將哥哥這幾個月洗澡時做的任何事說給任何人聽,也因此哥哥幾乎每天洗澡時,都會要求小莉張開尿尿的地方讓他看,然後用手搓動小雞直到噴出白白黏黏的東西為止,甚至有時會直接噴到小莉身上。

  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12月底的某個寒冬夜晚,爸爸照常出外跟朋友飲酒作樂,可能又要喝的爛醉才會回家,哥哥照樣趁機小莉帶到浴室內說要洗澡。

  小莉當然很高興,因為冬天泡在熱熱洗澡水一直是她最喜歡的事,但天真的她卻永遠想不到……

  那天兩人泡在熱水中,哥哥一直緊張的盯著小莉看,好像想說什麼。後來哥哥終於開口:「小莉,妳喜不喜歡哥哥?」

  小莉當然開心的說:「喜歡。」

  「那妳為哥哥忍耐一下,讓哥哥作一件事好不好?」

  「什麼事?」

  「妳不要問了,先答應啦。」

  於是小莉就天真的在哥哥要求下躺靠在浴缸最旁邊,將兩隻腳張開到最大,信賴的看著哥哥。

  「忍耐一下喔。」哥哥笑著哄騙小莉後,就開始緊張的將身體躺靠過來,雙腳在浴缸中跪著並向後伸直,用手握著小雞朝小莉張開的陰部一直移去。

  小莉只是覺得非常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哥哥要一直靠過來?

  然後哥哥的身體輕輕壓著她的身體,呼吸很急促,但因為哥哥比小莉高,所以當時小莉的臉是靠在哥哥的下巴與脖子上。

  小莉開始感覺到哥哥的陰莖頂在她尿尿的地方,一隻手還抓著她的屁股,然後哥哥開始緊張的喘氣,下面也開始一直動來動去的頂著,水缸內的熱水也因為哥哥的動作而激起陣陣水波。

  她只覺得被哥哥頂尿尿的地方很癢,正想問哥哥到底在做什麼時,忽然她感覺到下體一陣熱痛……

  這幾個月來的情況讓她很快就想到,哥哥正在將小雞插進她尿尿的地方,好像已經進到肚子裡,只是小莉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

  當時小莉忍不住的「哎喲」叫了一聲,並害怕的問:「哥哥,哥哥,你在做什麼?」

  哥哥沒有停下動作,只是很緊張的跟她說:「妳忍耐一下,不要動!」

  然後她感覺到哥哥的小雞一直在她的屁股內抽動,尿尿的地方更伴隨著火熱的刺痛感。

  小莉只能又怕又聽話的忍耐,完全不知道哥哥為什麼要這樣,也開始對於哥哥的小雞進到她肚子裡而深深不安起來,因此忍不住將雙手緊搭在哥哥的胸膛兩側,很想推哥哥離開但又不敢,怕哥哥生氣。

  「哥……?哥……?你在做什麼?人家屁股好痛……」

  她一直忍著痛叫著哥哥,但哥哥卻一直保持沉默沒有理她,最後她終於忍不住的試著想將張開的雙腳合起,拒絕哥哥的動作,但卻因為哥哥的身體與雙腳就橫在那裡,所以她最後還是只能將雙腳靠在哥哥的雙腳邊,夾著哥哥的身體。

  小莉一直被哥哥的身體壓著,也因為哥哥的插抽動作而身體跟著搖動,既不安又害怕。

  過了短短幾分鐘,哥哥開始悶哼,最後哼叫一聲,就忽然將小雞緊緊頂進她的屁股內,然後身體也一陣陣的發抖顫動著,小莉注意到哥哥好像正在射出白白黏黏的液體。

  小莉完全被哥哥的所有行為嚇到,哥哥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用小雞從她尿尿的地方插到肚子裡,後來又直接在她肚子裡射出白白的東西,加上感覺尿尿的地方一直隱隱作痛,就完全不知該怎麼辦。

  十幾秒後,哥哥的顫動已經平息,然後就像忽然乏力般,哥哥開始疲累的喘氣,並且雙手又開始出力撐起身體離開,不再壓著小莉。

  小莉恐懼的向下看去,想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見到哥哥變大的小雞好紅,但也看起來有點軟軟的。

  哥哥只是看著她喘氣都沒說話,然後趕緊從浴缸中站起來離開並穿衣服,不敢多看小莉一眼。

  這時小莉則是依然又驚又怕,加上下體一直有痛感就低頭看著水中自己的雙腿間,這時發現真的有那種白白的液體混在水中,從她尿尿的地方開始呈現一長條的樣子流出,哥哥真的在她的肚子裡射出這種奇怪的液體。

  小莉很擔心的看著哥哥,但哥哥正慌忙的穿褲子,都沒有看她,小莉只能很不安又無助的看著哥哥穿好褲子後開門丟下她自己一個人在浴室內。

  國小六年級的小莉就這樣被自己的哥哥姦了,都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是幼小天真的心靈一直對哥哥的行為感到很不安,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哥哥也就這樣開始每天晚上都以洗澡為名義,開始在浴室內騙姦自己的親妹妹。小莉一直不敢拒絕哥哥的這些行為,畢竟哥哥是她唯一信賴的人,只能忍著下體的疼痛讓哥哥對她的身體于取于求,因此最後哥哥甚至直接在春假半夜睡覺時偷偷進到小莉的房間……

  那晚小莉在溫暖的被窩內睡的很熟,不知半夜幾點,忽然感覺到一陣寒意與床鋪的晃動而醒來,陰暗燈光下她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哥哥也躺在身旁,一起蓋著棉被。

  哥哥趕緊用手蓋住她的嘴巴後小聲說:「不要出聲……」

小莉點頭。

  哥哥又遲疑的注意她一會,然後說:「爸爸在房間喝醉了睡覺中,妳不要出聲,再幫哥哥一下。」說完後他就在棉被內用手開始脫小莉的褲子。

  小莉很快就知道哥哥又想用小雞插她尿尿的地方,雖然她不是很願意,加上又是第一次在浴室外的地方這樣,但她還是都不敢動的讓哥哥脫下褲子,然後讓哥哥將她的身體翻在床上平躺。

  小莉看到哥哥很快就翻上她的身體,用雙腿將她的雙腿像左右推開,然後哥哥在棉被內脫下自己的褲子,開始用小雞頂她尿尿的地方,果然很快就插進她的肚子裡,然後開始擺動身體。

  小莉一直忍著奇怪的感覺與痛感和正上方的哥哥互望,哥哥本來都沒有說話,也從來沒有在這種時候說話,沒想到他忽然說了一句:「要射進去了。」

  當然小莉知道哥哥說的是什麼,雖然一點都不喜歡這樣,但她還是只能點頭。

  果然沒多久後,哥哥又將小雞深深的頂在她的肚子內,然後又射出黏黏的白色液體,就一個人掀開棉被,拉起自己的褲子穿好,不發出聲音的離開小莉房間。

  當然小莉只能無助的一個人想辦法清理善後,包括被精液沾到的床單,與不斷從她體內流出的精液。

  這時開始,哥哥只要想要,就會姦淫小莉,也不分是在洗澡或睡覺還是家裡沒人時,甚至有時一天會姦淫小莉兩三次。

  就這樣,直到半年多之後小莉準備要上國中,整件事才爆發開來。

  因為國中要買新制服,學校幫學生量身體尺寸量到小莉時班級女導師覺得特別奇怪,因為小莉並不胖,可是肚子竟然向前明顯隆起……

  經過班導師的追問,才知道小莉幾乎天天被同校的哥哥姦淫,原本該是她這年紀少女成熟象徵的初經完全沒機會來,直接變為懷孕五到六個月,這時要拿掉小孩也已經很危險……

  之後,哥哥因為對妹妹誘姦成孕與亂倫的罪被送交少年看護所,父親則是未盡管教督導責任被法辦。

  小莉是因為小孩沒辦法拿掉,就只能在社工的幫助下生產,並且將這亂倫生下的小孩送交孤兒院,之後她背負著這一切在社工幫助下於另一所孤兒院展開新生活。

  這整件事就是這樣。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