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瞎妹妹01-09

 

===================================

  這部作品斷尾不續寫,不過曾發表出來的14篇都在這裡。

===================================

  重發:春滿四合院

  我與瞎妹妹(1)May 30, 2004 3:05PM

  我有一個差兩歲的妹妹,但她很小的時候就因為一場忽然的高燒而害她變成

瞎子,但也幸好她其餘不論思考或行為能力都和正常人一樣,只是看不見任何東

西……

  我國小二年級甚至更小的時候不懂事,所以總喜歡欺負妹妹。但很奇怪的,

妹妹每次都被我欺負之後就好像更喜歡黏著我,更求我帶她到處玩。我也總是很

惡劣的這時罵她瞎子,罵說就算帶她跟鄰居朋友玩抓鬼遊戲她也沒辦法玩。

  最後?當然是她終於哭著跑去跟媽媽告狀,我就被修理一頓……

  所以小時候當我跟鄰居的小朋友玩抓鬼或跳房子之類的遊戲時,妹妹都只能

待在家裡聽音樂,聽廣播,聽卡通電視節目,聽ㄅㄆㄇ的兒童教育錄音帶,或是

由媽媽或奶奶拿著教材教她用手指點字……只有當我玩到盡興回到家裡,妹妹才

會抓緊機會的又纏著我要我陪她玩。

  妹妹很喜歡我跟她玩一種遊戲,我們都稱為猜數字的遊戲,就是我伸出手指

比個數字,她用手來摸之後說是多少。其實這遊戲很無聊,非常無聊,但妹妹卻

玩的非常高興……現在想想,當時的妹妹一定很孤單,什麼都看不見,又不能玩

其他遊戲,只能留在家裡,想要我陪她玩我又只會惹她哭,我也真的蠻後悔那時

的自己很不會想……

  如果真要苦中作樂的話,除了妹妹的聽力異常敏銳,就是在忽然停電的家裡

妹妹也依然能來去自如,甚至能幫我們找出蠟燭與打火機,這應該就是她比我們

更強的地方。

  因為我跟妹妹睡同一間房間,是睡上下舖的那種,妹妹睡下舖,所以有時晚

上妹妹做惡夢時會哭著跑到我的床上來,然後我也嚇的醒來開始哄她,她才願意

抱著我睡覺。

  不騙你們,就算是個瞎子,也還是會作夢或做惡夢。妹妹常常夢到她週遭完

全沒有人,不論怎麼叫都只有自己而已,所以有時她醒來後會還分不輕是夢或是

現實,直到終於找到小樓梯爬到我身邊被我哄才平靜下來。

  所以我也不知道該說我跟妹妹的感情是好或不好,總之,我們小時候就是那

樣……

  接著我能說的事,就是我國小五年級要升上六年級的暑假時,那時我和妹妹

還是睡在同房間的上下舖,但父母已經開始討論要讓我們分房睡了,只是還在討

論中,畢竟他們要讓妹妹一個人睡也不太安心。我卻還是沒有什麼煩惱,因為剛

開始我真的對妹妹沒有絲毫的慾念……直到我忽然透過朋友的耳濡目染,加上自

己透過各種成人漫畫與書籍開始瞭解這方面的知識,終於知道男女間的所有事。

  還記得有一天深夜睡覺時我還沒睡,我將返校日時朋友借我的黑皮A漫帶回

家躺在床上偷看,主要是怕被父母知道才這樣,並且妹妹已經在下舖睡熟了。我

看著看著自然的就拉下褲子一手握著老二自慰。忽然間我感覺到床好像在搖,那

時我注意一下就沒有在意,以為妹妹只是翻身繼續睡就又要繼續手淫,沒想到又

是一陣搖動,我還來不及反應妹妹就已經開始爬到上舖我這。

  我本來嚇得就要立刻拉起褲子與藏起A漫,後來很快的想到妹妹什麼都看不

到,就又決定不要有任何動作以免讓她提起警覺。

  妹妹站在階梯上問我睡了沒,我故意躺平沒回答她,她就又說我在裝睡,她

有聽到我一直在動的聲音。

  其實當時我勃起的老二仍露在外面,並且還是妹妹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的距

離,加上A漫還放在枕頭邊,所以我非常的緊張,不知該怎麼回答。

  妹妹可能是看我都沒有回答,就乾脆的爬上來,我立即知道她要像以前作惡

夢時一樣躺在我身邊,或是睡不著想找我玩時來煩我。

  我只能趕緊將褲子向上拉,將老二重新蓋回去,這動作也讓妹妹確定我還醒

著。妹妹當時只是問我說在作什麼,一邊就那樣躺到我身邊。

  我好像是急中生智的回答她,我在拉薄被到旁邊,她就沒有懷疑的說她睡不

著,要我陪她玩猜數字的遊戲,或是要我說故事給她聽,於是為了安撫她我也只

好乖乖照作。那一晚也沒什麼事,只是那樣而已直到她終於被我哄睡,留下我滿

心的驚悚回憶。

  當時的妹妹才十歲左右,但我從那一天開始就已經開始逐漸對她產生不正常

的渴望與慾望。

  記得那個暑假好像從那天開始晚上妹妹就都會跑到上舖找我,因為她知道暑

假時我不用上課可以晚睡,就都不是要我陪她玩就是唱歌說故事給她聽。而我就

那樣每晚看著她躺在我身旁,看著她的平靜睡臉,我才敢將朋友借的幾本A漫拿

出來看,任由老二在褲子裡翹的半天高,就是不敢去露他與用手玩他。

  我們就這樣過了幾天吧,直到那天我忽然看到一篇畫兄妹亂倫的漫畫,是大

哥夜襲妹妹,才使一切變得不同……

  我忽然警覺到妹妹其實也是個女人,有女人的正常身體,看不見任何東西,

又非常信賴我,並且就躺在我身邊睡覺,這真的會是我想研究甚至侵犯女生最好

的機會。但我也是會感到沉重罪惡感的害怕,一直告訴自己她是我妹妹,對她做

任何事都是亂倫的,被爸媽知道更是不得了……

  那幾天我都過的很掙扎,白天是在煩惱,晚上是妹妹來找我時會讓我幾乎控

制不住自己。

  接著我又看了幾篇兄妹亂倫的漫畫,有調教,有誘姦。想當然,對當時步入

青春期的我來說,不論我怎麼想要約束自己都沒用,我還是對妹妹下手了,並且

幻想自己或許能想辦法調教甚至誘騙她……

  媽媽有時打罵我時真的說的對,媽媽說她把我生的太聰明了,所以我才會一

直有這種小聰明,那晚也才會敢計劃好之後決定對看不見的妹妹下手……

  記得那一晚妹妹又跑到我的床上後,我跟她面對面側躺著。我們一邊聊天,

我一邊開始將手慢慢向下伸,並將短褲拉下後露出已勃起的老二,然後看著妹妹

的臉偷偷用手慢慢自慰。

  當時感覺不只是爽,更感覺混雜了罪惡感與刺激感的極端感覺,所以第一天

我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一直自慰,直到妹妹終於睡了為止。只是因為當時我還

不會讓自己射精的方法,所以也只有自慰而已。

  就這樣過了幾天,我的慾望胃口越玩越大,就決定緊張的問她說會不會熱?

因為爸媽是辛苦的工人,沒有錢買冷氣與繳太多電費,所以夏天的晚上我跟妹妹

只能開窗與靠電風來納涼,還是感覺很熱。

  妹妹跟我說她也會熱,我就緊張問她說我能不能脫衣服,這樣我就能光明正

大的在她面前裸體偷偷自慰也沒關係,不然每次都得擔心緊要關頭時我的褲子來

不及拉起被她發現。

  妹妹因為都是讓媽媽或奶奶教的,沒有去讀盲人學校,加上一直關在家裡對

性事一定不懂……果然她跟我說好,我就開始脫衣服,並很快的將衣服全脫光。

  我知道對妹妹來說,男女之別的觀念是非常非常薄弱的,甚至可能認為我們

的身體完全一樣,所以就在我脫光了衣服後,妹妹邊跟我聊天邊用手摸著我的胸

膛,發覺其實跟她的胸膛一樣,我就看準時機緊張問她要不要也將衣服脫掉才比

較涼快。

  妹妹果然完全沒有懷疑的將衣服脫掉,薄上衣之後就是短褲,接著我親眼看

著她脫下內褲露出陰部的一條縫,就又先躺回床上並且笑著說這樣好涼。

  當時我也真的覺得好涼,雙眼更是大吃冰淇淋,因為她躺平後就放鬆的張開

雙腿,因此坐在她身邊一直盯著妹妹的下陰部看,看到兩個洞,知道那是什麼洞

就就越看越興奮。

  妹妹過一陣子後可能奇怪於我怎麼不躺回去,就也又爬起來問我,我才只好

陪她躺下,不然怕她真的會起疑。

  我就又跟妹妹面對面側躺,她一直跟我說話,我則是一邊自慰一邊腦中想著

剛剛看見的陰部景像,嘴巴只是稍微應付她的回話。

  就這樣過幾分鐘,可能是腦中有很明確的妹妹下陰部景像,所以我感覺很有

快感,就忍不住自慰的手越動越快。

  就這樣,忽然一陣擋不住的爆發感,就像要將尿噴出來一樣的強烈,我真的

以為自己要尿出來了,就嚇得趕緊停下動作並用手擋住龜頭口。但這沒有用,精

液開始一陣陣猛烈噴出,我也被這從沒經歷過的動作嚇得不知所措,以為自己真

的忍不住尿床了。

  妹妹發覺我的情況有異,就也關心的問我怎麼了,但我只能繼續感受射精時

各種感覺與驚嚇,半句話都說不出。

  我很快就發覺自己竟然自慰到射精了,很快的就也聞到精液的味道,妹妹也

聞到後就爬起來問我什麼味道?我還是什麼都不敢說,也在床上爬起來後發覺滿

手的精液,有些甚至已經沾到床單上,就趕緊跑下床抽書桌上的面紙擦拭雙手。

  本來當時我是想將沾了精液的衛生紙丟到垃圾桶,但又想到那樣的話精液味

道會一直留在房內,就果斷的打開紗窗將衛生紙丟出去。畢竟我的房間外就是大

樓與大樓間的防火巷,底下只有一條臭水溝,所以也不怕被人撿去或什麼的。

  妹妹依然坐在床上關心的問我怎麼了,並偶爾問我說什麼味道,我都沒有回

答她,只是將手擦乾淨後拿著衛生紙爬上床收拾床單上沾著精液的地方。

  一切都處理好後,我知道要是不對妹妹說的話她會產生懷疑,甚至可能害慘

我,我就只能急中生智的騙她說是我放到過期的飲料在床上打翻了,我已經收拾

好,妹妹就接受了這樣的答案又躺回去。

  然後我們就又躺在一起,但因為高潮完之後真的覺得很心虛,就又勸妹妹將

衣服穿回去,那一晚就這樣結束了……

  (待續)

===================================

  我與瞎妹妹(2)May 31, 2004 2:46PM

  那晚的意外射精真的給我帶來不小的影響……我忽然感覺到自己就像是大人

一樣,應該也能透過做愛繁衍後代了。只是對象竟然是自己的瞎子妹妹,所以我

也多少還是覺得會有罪惡感。

  雖然是這樣說,但野性般的慾望還是比罪惡感來的強烈,隔天晚上妹妹又爬

到我的床上來,我以同樣的方法誘騙她脫光衣服,有時想辦法騙她張開腿讓我盯

著看她陰部,然後以同樣的方法自慰直到射精。只是那時我已經有準備衛生紙,

所以都能事先用衛生紙全接住,味道也沒有那麼重,但妹妹還是會問我說她又聞

到味道,我就只能騙她說是從窗外臭水溝傳來的。

  應該有一個月,那個暑假可以說我晚上都透過妹妹來取得高潮與射精快感,

完全無法自拔。加上運氣好,妹妹一直沒揭穿……不過我相信就算她發現了也不

知道我在作什麼吧……

  也因為不用上學,所以爸媽早上不會自動進到我房間來叫我起床而發現我跟

妹妹睡在一起,他們完全不知道,我自然胃口就大到想要找機會誘騙並將老二插

入她的陰道中,但又因為想的很多怕她會跟媽媽說,就終究還是不敢。

  學校終於開學了,那時我也六年級了,雖然知道每天早上都要爬起來上課,

但我還是停不下晚上看著妹妹的陰部自慰射精的行為,她也單純的以為我願意一

直陪她聊天,就也很開心的陪著我,完全不知情的讓我滿足慾望,只有我真的很

累想睡覺時才沒有。

  九月中旬還好,但九月底之後天氣就變冷了,我再也找不到理由讓妹妹脫衣

服,加上爸媽又因為某天早上看見我和妹妹睡在一起,雖然沒有懷疑我們有不軌

的亂倫行為,依然以為是妹妹又做惡夢,卻還是又開始提說要讓我們分房的事,

更是讓我聽出危機感,因為晚上會沒辦法跟妹妹玩性遊戲,我也會自慰射精完後

就想辦法讓妹妹睡回自己的床,才不會節外生枝。

  我相信就是這樣的危機感,才會讓我決定不計代價的要與她做愛,並且是越

快越好。

  因為我不喜歡毫無計劃的就行動,加上知道這種事不能毫無計劃,一出錯的

話問題會非常嚴重,所以那時我還是只能耐住性子的一直想著要怎麼做。

  好像直到十一月初吧,天氣真的變冷了,妹妹爬上我的床後就笑著說天氣冷

了,拉起我的棉被就躺下去要睡。

  我也本來累得就要睡了,沒心情與精神去自慰,卻真的忽然讓我想到一個方

法……因此那一晚我完全睡不著的一直想並計劃。

  隔晚就是我預定要正式跟妹妹做愛的一天,我永遠記得那晚發生的事……

  其實我的計劃很簡單,妹妹又要爬進我棉被時我問她會不會冷?她跟我說會

之後我就問她要不要將衣服脫掉?她本來拒絕了,但我又跟她說如果我們都不穿

衣服抱在一起,就不會感覺冷了,反而會覺得更熱才對。妹妹想了之後相信我說

的是真的,就真的願意答應將衣服脫光,也因此讓我真的差點與還非常清純天真

的妹妹發生性關係……

  當時我跟妹妹在棉被內裸體抱在一起,身體緊貼在一起,只有下面那裡我技

巧性的事先有準備將老二用小毛巾折得很厚一層擋著,這樣妹妹就感覺不到我那

裡的勃起異樣,只會感覺到小毛巾,加上我騙她說是因為那裡我們小便與大便的

地方會髒,需要擋著,妹妹就完全沒有懷疑。

  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閒聊,我則是慾望一直無限制膨脹,滿腦子只想到做愛

與幹她陰道。

  我還是控制住,並開口問她喜不喜歡哥哥?她當然跟我說喜歡,於是我就又

問她說願不願意陪哥哥做一件事?可能會有點痛。她當然問我什麼事,我就告訴

她我們要做的事是因為我也很愛她所以我才想跟她做,妹妹就也聽的很高興。最

後,我就警告她說不論怎樣都絕對不能說出去,不然我以後將沒辦法陪她玩了,

妹妹就答應我不會說出去。

  我知道這樣告訴她是誘騙,但我真的當時很想做愛就完全不擇手段……

  妹妹一直問我什麼事?她要做什麼?為什麼會有點痛?我還是只能一直哄她

說我愛她,所以我才會找她陪我做這件事。

  但當時雖然是這樣跟她說,也一直說,我卻罪惡感逐漸加重,就是沒有勇氣

採取行動真的侵犯她……只能那樣一直裸體與她緊抱著……

  那時我只記得自己緊張到極點,罪惡感也竄升到極點,自己的心跳聲也聽得

非常清楚……

  最後,那一晚我還是沒有侵犯妹妹,真的有太多的因為與理由,所以就只是

那樣與她擁抱後就開始跟她交談一陣子,就決定放棄的告訴妹妹說我已經不想要

了,就跟她一起又將衣服穿回去,那一晚也就這樣結束了……

  只是每次想到那一晚,我還是會真的忍不住感覺到既欣慰又失望……

  (待續)

===================================

  我與瞎妹妹(3)June 1, 2004 9:42AM

  總之從那晚臨陣退縮後,六年級時的我忽然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直覺得自

己很下流與充滿罪惡感,覺得我真的是個壞哥哥,就都不再透過妹妹的身體來自

慰,更不會再跟她裸體擁抱,而都是洗澡時在浴室噴放。

  就是晚上妹妹又睡在我身邊,我也是都能克制住自己的慾望,沒有再對她做

什麼。反而有一個收穫,就是我跟妹妹感情開始變好,我比較願意陪她玩猜數字

的遊戲,或者是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陪她聊天說故事。

  所以當時本來我有一陣子很擔心父母會讓我們分房而讓我無處發洩,但這時

我也不擔心了,只是淡淡的看待這件事。反而等分房等到最後我還是依然跟妹妹

睡在一起,一定是父母考慮過之後覺得讓妹妹一人睡很不妥,加上又信任我的人

格在怎樣都不會對妹妹亂來,所以才會這樣吧?

  我也是那陣子跟妹妹好好相處過後才真正體會到,眼睛看不見的人真的很可

憐,尤其是像妹妹這種正值活潑好玩的年紀卻只能留在家裡苦苦等待,我才在要

睡覺前像想到她似的真正願意陪她一兩個小時……

  父母與奶奶不太願意讓她出門,但想帶她出門走走又因為工作忙就都沒有什

麼時間,所以妹妹也都是只能乖乖留在家裡等奶奶快中午時再來我們家陪她直到

晚上。

  我知道他們主要也是為了妹妹好,怕她一個人看不見而又到處亂跑的話會迷

路,甚至可能會被車子撞或什麼的,所以妹妹也乖乖的都沒有半句怨言,一直活

在自己的孤獨世界中……

  雖然當時我開始有感覺到與知道妹妹的孤獨,但我也只是傍晚放學回到家後

隨便讓妹妹黏著我纏一陣子又吃完晚餐,天黑後就騎著腳踏車跟同學或鄰居的男

生到處玩。所以當我回頭凝望那時的回憶,總是會看到回憶中妹妹一個人站在大

門口,她就像真的能看到我一樣的望著我,好像希望我能帶她一起出去。

  當時我的確應該多帶她出門的,只是那時我還太年輕不懂事,總是會想到她

看不見怎麼跟我們玩,就都只能無視妹妹的孤獨神情。

  直到我國小六年級下半學期某一天吧,那晚我帶著空氣槍牽著腳踏車又要出

門去玩時,妹妹竟然真的開口要我帶她一起出去玩。但我也只是很不耐煩的告訴

她說她看不到,要是我們在巷子裡到處追逐跑玩她也沒辦法參加,而且她要是迷

路怎麼辦,就還是自己一個人跑出去。

  只是那天我高興玩回家的時候竟被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奶奶與媽媽迎頭痛罵,

說我都不帶妹妹一起出去,都只顧自己玩,害她剛剛在房間裡一直哭,哭著問奶

奶說為什麼她會什麼都看不見,沒有辦法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害奶奶與媽媽聽的

都覺得心如刀割,所以我也只能有點後悔的回到房間後跟悶悶不樂的妹妹說明天

會帶她一起出去玩,妹妹才很高興的又露出笑容。

  其實帶她出去玩的那一晚也沒什麼,那些朋友都很歡迎妹妹,沒有取笑她看

不見,不然本來我真的很擔心說。

  我用腳踏車載著坐在後面的妹妹,那群朋友看到我妹妹與知道他真的看不見

之後,就提議說那晚不玩追逐的遊戲,說我們騎著腳踏車在住家附近的巷子到處

玩。

  那晚妹妹真的很開心,畢竟或許這真的是第一次出門玩,而不是只被奶奶牽

著走來走去,並可以認識更多朋友的關係。

  只是小孩子嘛,那群朋友腳踏車騎著騎著就忽然想來個急速競賽,就忘記我

載著妹妹無法騎快,很快就離我和妹妹遠去。

  當時我也是拼命的腳踩加速,但還是追不上他們,很快就看到他們的背影一

個個消失在巷子轉角。

  妹妹坐在後面好像有拉著我的衣服問我怎麼了,我好像也沒有回答她吧,因

為當時我也急了起來,就也很費力的一直加速,沒有力氣回答她。也因為這樣,

所以我在他們消失的那個巷子彎道竟然騎到會滑的水溝蓋還什麼的滑倒了。

  因為速度有點快,所以我膝蓋有擦傷,妹妹也摔倒之後哎喲的叫著,並跟我

一樣腳膝蓋擦傷了。妹妹一直問我怎麼了,我就只能著急的告訴她因為腳踏車滑

倒了,也幫她看看受傷的地方。

  畢竟是巷子內,所以有些住家比如老人或太太的都會聚在門口聊天,他們看

到我跟妹妹摔倒也都哎喲的叫一聲,就像是要上來幫我們一樣,然後又看到我和

妹妹也沒什麼大事,就都只是看我們之後就回頭繼續聊。

  妹妹一直跟我喊膝蓋好痛好熱,我知道因為妹妹都在家裡被保護住,沒像這

樣摔倒擦傷過所以才會這樣大叫,我就告訴她那沒有什麼,要她忍耐一下,妹妹

才忍耐的安靜下來。

  接著就是我開始撿原本放在腳踏車前籃內,現在已經掉了滿地的玩具,就在

這時候巷子內開來一台汽車,並對著我和妹妹一直閃燈與按喇叭,像是我們擋住

了他的路。

  我現在想起開車那個人就滿肚子火,當時年紀小所以只覺得害怕不敢反抗,

要是現在我就先將他拖下車來打……

  妹妹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被巨大的喇叭聲嚇到,我也急的趕緊想將玩具

撿起來放好,但又因為一個我很喜歡的機器人玩具我一直找不到,就也急得像熱

鍋上的螞蟻一樣。

  那台車又一直按喇叭,當時真的搞的我又怕又急但又一直找不到玩具,就只

能一直東找西找,最後還是只能先牽起腳踏車,並要妹妹靠到牆邊讓車子先過。

  當時我是這樣急的要妹妹走到牆邊,但卻急到忘了她其實看不見,就只見到

妹妹站起來後雙手向前伸著摸索,往那台車走去然後摸到車頭。我這時才想到妹

妹看不到,就趕緊將腳踏車先靠放到牆邊後打算跑去牽妹妹,但就在這時那個開

車的年輕人將頭伸出窗外很生氣的對驚恐的妹妹大喊:「妳不要亂碰我的車!這

台車很貴的!」然後就將喇叭一直按著不放……

  那時妹妹被忽然的怒罵與喇叭聲嚇的身體真的抖了好大一下,然後我就又趕

快喊妹妹,她才聽到我的聲音轉身向我走來,並且哭了出來一直叫我哥哥然後抱

著我……

  周圍坐在家門前閒聊的人們從頭看到尾,這才有一個老爺爺看不過去,站起

來就開始破口大罵那個開車的年輕人,並說著你沒看到那個妹妹眼睛看不到怎樣

怎樣的,多等幾分鐘讓我將妹妹慢慢帶開是會死喔,然後更多人加入戰局指責那

個年輕人。

  那個開車的成為大家的怒罵焦點後就變得很龜,頭又縮回車內,半句話都不

敢說,喇叭更不敢再按,最後我也是被這種場面嚇到的只敢一邊安慰妹妹,一邊

讓她重新坐上腳踏車,然後那個機器人玩具也不敢找了就趕緊騎回家……

  到家後妹妹才沒有哭,但媽媽與奶奶看到她跟我的擦傷就問說怎麼回事,我

就告訴她們是我腳踏車騎到跌倒。

  總之從那天之後,可能是有了這種可怕的經驗,妹妹以為外面真的有很多壞

人,就像媽媽為了怕她自己跑出去而騙她的,所以晚上也不會吵著要我帶她出去

玩了。但我還是多多少少想到的時候會主動帶她出去玩個幾次,然後我就終於畢

業讀國中了,才又有好幾年晚上沒有再帶她出門……

  (待續)

===================================

  我與瞎妹妹(4)June 1, 2004 9:42AM

  接著我很快的就讀國中了,我也開始有生理上的許多變化,比如長出鬍子與

陰毛,老二也跟著變長變大,雖然絕對是不至於到會嚇死人的誇張長度,但也真

的是逐漸長大成熟了。

  當時妹妹本來晚上會陪我聊天睡覺的習慣,好像是在這時開始消失,因為我

開始覺得尷尬又彆扭,因此沒什麼興趣陪他鬼扯。

  總之上國中後,感覺自己做事很容易衝動,加上父母天天在工地從早到晚的

為家計奔波,只有奶奶會偶而到家裡幫忙照顧妹妹,所以我比起妹妹更缺乏家人

關心,所以我交上了壞朋友。

  記得當時自己忽然很講義氣,跟許多壞朋友都很義氣用事,還誇張到我們之

中一位帶頭的說他以後要成立一個幫派什麼的,問我們要不要幫他成為老大,我

也真的很義氣的跟他說好,大有天下任我們打的流氓氣魄……要怎麼說呢,國中

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讓我再鑄下大錯……

  國中時正值青春期,所以手槍天天打,有時一天都曾打過三發以上的紀錄,

過的校園生活更像上面說的很荒唐,在家裡也慢慢的不再陪妹妹,所以跟妹妹又

不知不覺疏遠起來。

  慢慢的升上了二年級,因為講義氣而產生的學校打架事件讓我記了好幾個小

過,父母也被老師叫去溝通過許多次,父母也對我嚴加管教過,但我就是一直覺

得他們的高壓讓我很不爽,就都完全不願反省改錯,所以工作本身就很忙碌的父

母最後也不再想管我了,只跟我明說不要殺人放火或做其他壞事就好……

  事情的真正改變,是那位老大朋友他國二寒假後忽然很高興的摟著他的小太

妹女友,高興的跟我們說他們已經同居在一起,那小太妹都住在他家他房間,要

我們以後叫她大嫂。

  當然他們雙方的父母也都不想管他們了,更想當然的他們已經做過了……

  還記得老大當時私底下跟我們談這種事時眉飛色舞的,並且跟我們說做愛時

感覺很爽,所以就又勾起我國小六年級時曾與妹妹有過的一段往事。

  當時我本來還是忍著就算了,因為罪惡感一直盤繞在心中,只能羨幕那老大

每天到學校跟我們吹噓這種事,但聽他說到最後又壓不住慾望。

  也難怪,當時大家都還是正值青春期的國中生,有過性經驗自然會比較驕傲

與出風頭……尤其是在那種爭鋒不願輸人的小流氓團體中……

  那時記得是國二的的三月下旬左右,天氣已經要開始回暖,也好像是四月的

春假時候……反正那時我還是穿著長袖的睡衣褲。

  那天我有點緊張的等到父母應該都睡了的十一點左右,大著膽子問妹妹睡著

沒?她被我叫了好幾聲才叫醒,並問我什麼事?

  我說,我們已經很久沒在一起睡覺了,就要她來我身邊陪我睡。妹妹竟答應

了,並且很高興的樣子,可見就算他當時正值國小五、六年級的年紀,還是一樣

很清純天真。

  那時妹妹側躺在我身邊,我也側躺看著她,發現她好像有變比較小,或許更

正確的說是我長大了。妹妹高興的說我從國一後就好久都不理她,她一直想再跟

我玩猜數字的遊戲與聊天說故事之類,就像以前那陣子一樣。

  我只是麻木的聽著與回答,並且一直緊張看著妹妹在燈光下的長褲。或許該

說是類似運動長褲之類的,是我國小穿的,上國中後父母就改給妹妹穿。

  我一直看著她褲子上的三角地帶幻想與回憶,然後掙扎沒多久,我就像打架

時的心態決定豁出去,不再抗拒野性的渴望,在妹妹身前將自己的褲子拉下露出

老二,然後看著她開始偷偷自慰直到用衛生紙遮著射精,就像國小六年級一樣。

  那時一定是因為我變得很小流氓,所以我不再感覺到有罪惡感,只是覺得好

爽,跟平常自慰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既緊張又刺激,就幾乎每晚都這樣找她洩

慾。

  也因為不太在乎妹妹的感受,就都自慰結束收拾殘局後,就草草的將她趕回

下舖睡覺不再理她。但我相信妹妹還是沒有對我有任何怨言,畢竟我知道她一直

很喜歡我這個哥哥,也是她唯一年齡相近的朋友,更是她唯一能親近我的機會。

  剛開始我就都還是這樣自慰,我就又越玩胃口越大,加上天氣也越來越熱,

妹妹的衣服終於被我用老方法騙的脫光。

  但這時我不是這樣而已,我直接就讓她躺平後,騙她說腳張大一點會覺得比

較涼,妹妹就真的乖乖聽話將腳雙腿張大並立起來,就像人家在生娃娃的姿勢。

  她只是過一會後心理作用的跟我笑著說真的有感覺比較涼,我卻是早就大著

流氓膽子屈膝蹲跪在她雙腿間,雙眼盯看著,龜頭方向也對著她的陰道洞自慰。

  當然我完全沒碰到她,更沒有插入幹她,膽子再大也還沒大到那種程度,只

是已經有心理準備與預備好說詞的將精射在她身體上,然後妹妹聞到味道與發覺

後,就一直疑惑問著那是什麼沾在身上,還曾用手摸過說黏黏的。我趕緊用衛生

紙擦乾淨,並說是我有點想睡覺了就不小心流口水到她身上,妹妹就沒有再說什

麼的被我趕回床下舖去睡覺。

  從那天晚上又恢復與妹妹的不正常洩慾關係後一個月左右吧,膽子真的玩大

了,我射精在她身上後故意先不擦的讓她用手摸,然後要她沾在手指上吃吃看,

甚至騙她說那是很有營養的東西……

  那時我看著妹妹完全相信我不懷疑的用手指沾,然後含到嘴巴裡將我的精吃

下去,真的讓我有很奇怪的快感……妹妹只是跟我說苦苦鹹鹹的,我則是開始興

奮的要她多吃一點,但她卻忽然說她不想吃哥哥的口水,依然以為那是我以前一

直騙她而說的,是我差點睡著後流出來的口水。

  我著急的想了一會,趕緊騙她說那不是口水,是口水的話應該會跟她自己的

口水一樣沒有味道才對,妹妹才半信半疑的又被我說服,但還是有點抗拒自己再

用手去沾來吃。

  於是我乾脆就用手指從她身體刮起來後一邊哄她,直接就伸到她嘴裡讓她含

著吞下去,直到差不多原本沾到她身上的精都讓她吃光我才停下來,而妹妹也是

天真的一直皺著眉頭說鹹鹹的。

  說起來很變態,當時我也真的因此慢慢有一種不正常的想法,覺得妹妹身上

真的沾有我的精液,更吃過我的精液,已經是我的人了,是我地盤內的東西,就

越來越不將她當妹妹看,而完全是一個女人,或者該說是一種我獨享的戰利品?

  就這樣,雖然不是每次每晚,都真的是忽然心血來潮到不顧可能後果時才有

這種行為,但我還是又有好幾次都是鼓起流氓勇氣後誘騙妹妹吃下我的精液。

  只是後來我也記得自己開始有點疲於應付她,因為妹妹一直問我說為什麼每

次她上床跟我一起睡覺前的聊天時間,最後都會聞到我流到身上的口水有很濃的

味道,並且有時我會要她吃下很有營養的黏液,就問我說那些到底是什麼?

  雖然我知道妹妹已經開始有所懷疑了,情況只會越來越危險,但我還是只能

隨便應付她,然後持續每晚透過她來發洩自己的青春期野性。

  就這樣到國二下學期結束的暑假,我跟那群朋友在學校附近的大型購物超市

要買東西,最後卻反而被店員擋住並被警察抓去,主要是因為其中一人偷東西被

逮到,所以我就跟那群人一起被帶到警局。

  當然父母被請到了警局,他們完全不相信我會做偷竊這種事。當然我也真的

是無辜的,卻因為義氣而想要與他們同進退就不想離開。後來好像警察對我這種

小流氓見多了,也知道我是無辜的,就訓斥我一頓之後就讓父母將我壓回家去。

  也因為這樣,完全改變了我……

  父母將我帶回家就是狠打我,認為我進警察局很讓他們丟臉,並完全強硬的

要我不能再跟那群朋友往來。當然我知道他們是為我好,但那時我怎麼可能聽進

去,就很不服氣的幹在心底。

  本來如果能這樣就沒事的話也就好了,問題是,他們當時竟然挑起我的鬥爭

心,一直說他們生錯我,要我多跟聽話的妹妹學習,說我已經沒用了,還說我跟

妹妹比起來是完全的廢物。

  很不湊巧,我知道妹妹當時一直在房間安靜聽著,我就當然覺得很不服氣,

因為當時真的覺得妹妹已經沾過我的精液,也吃過我的精液,算是我的人,怎麼

可以騎到我頭上去?

  也就因為這樣的心態,我真的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

  那時我被父母罵到一半,就自己不爽的走回房間將房門一甩,留下父母在客

廳罵得更兇。妹妹也只是害怕的坐在床邊,半句話也沒有說。

  我爬到自己床上拿起漫畫就躺下來看,門外父母的怒罵聲也漸漸沒有了。然

後不知過了多久,妹妹坐在下舖叫我,我大聲的問她幹嘛,她就又怕得不敢再說

話。

  然後又過了幾分鐘吧,妹妹就終於鼓起勇氣又叫我,然後問我怎麼了?為什

麼被爸媽罵得這麼兇?

  我邊看漫畫邊回答她,我是要義氣幫朋友之類的,是父母不懂我們的友情,

卻沒想到妹妹說了:「但媽媽有時跟奶奶聊天時是說你交到壞朋友……」

  聽到這句話我就更火,也更生氣的覺得妹妹好像是跟媽媽站同一邊的,就立

刻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問她:「妳到底是不是我的人?」

  當時我是說完後才想到這句話不對,但我也立即想到妹妹應該完全聽不懂這

句話,她還非常純潔,父母不可能教她這樣的事,就也放心不少。

  果然,妹妹當時語氣天真的回答我:「……我是哥哥的人啊……」

  只是那時我聽到還是忍不住心虛的嚇了好大一跳,以為她是已經知道我睡前

一直對她做的事是什麼而跟我說的,但我就冷靜之後覺得應該不是那樣,就試探

性的問她:「妳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妹妹就果然回答我:「不論媽媽怎麼罵,我永遠是哥哥的人啊……」

  這時我才確定她認為我問的是:『她是不是跟我站同一邊的?』但我還是因

為聽到妹妹一直說是我的人這句話,就立刻聯想到性,並感覺滿腔的怒氣好像終

於找到一個爽快的發洩點,也像是終於找到能完全壓住她,不會再怕讓自己有被

妹妹超越過去的一勞永逸辦法……

  但我還是想到這裡就把持著理智,告訴妹妹說:「反正妳不知道啦……妳不

是我的人……」

  妹妹依然天真的回答我:「為什麼?但我很喜歡哥哥,哥哥也不是一直對我

很好?為什麼我不是你的人?哥哥不是也應該是我的人嗎?」

  我被問煩:「妳不知道啦……反正妳如果要真的變成我的人,就必須跟我做

過一件事才行……」

  妹妹依然天真的問我:「什麼事?」

  就在我在想要怎麼迴避重點的騙她來回答妹妹時,我就聽到母親忽然從客廳

走過來,然後打開我們房門,對我嚴厲的說他跟爸爸決定絕不再給我零用錢,直

到我真的離開那些朋友為止,就又將房門大力關上。

  我本來剛才陷入掙扎與罪惡感而用理智保持住自己對妹妹那樣說話,但現在

卻因為剛剛媽媽那樣高壓的一句話與決定而讓我又完全反彈,心中只存有怒火與

想反擊回去的流氓脾氣。

  畢竟當時我就是想打工也一定沒有商店或公司願意收我,所以覺得幾乎完全

被父母壓制住,讓我真的不爽到極點想揍人。但我再怎麼樣都還是不能對父母還

手,因為不要看我們當時在耍小流氓,我們心理對於義孝理情還是看的很重。

  這時候我又想到剛剛跟妹妹的交談,一直心想著可以藉此來傷害父母反擊,

所以我就終於不顧三七二十一,加上青春期想做愛與發洩怒氣的野性慾望大於一

切,我終於下定決心再問坐於下床舖的妹妹:「妳真的想成為我的人?不論怎樣

都不能後悔喔!」

  妹妹也天真的回答說願意,我就又嚴厲再問一次,她可能是被我的語氣嚇到

就遲疑一會後才說願意,於是我終於下定決心今晚要跟妹妹做愛,完全變成算是

一種對父母高壓管教的另類報復,更開始期待的告訴妹妹今天晚上她再上來陪我

聊天,她就能真的成為我的人……

  那天的事情,真的就是這樣發生的……

  讓我直到今天依然後悔不已……

  (待續)

===================================

  我與瞎妹妹(5)June 3, 2004 1:28AM

  那天好不容易才讓我捱到晚上睡覺時間,因為下午三、四點回家後我就都將

自己關在房間,晚餐也不爽出去吃,結果到九點多就肚子餓到痛,還是體貼的妹

妹知道我餓到痛之後,才出去幫我盛飯菜拿進房間解救我。

  那時候我一直在想著要讓妹妹真正成為我的人這件事,真的有點後悔自己太

不顧一切,但又覺得其實她也吃過我的精,就這方面來說也算是我的女人,罪惡

感就又因此很快消失無蹤,反而又開始期待自己真正的性初夜來臨。

  我一直在想著這整件事,在回憶A片的作法,而且我也很怕到時候會無法順

利插進妹妹的陰道,就又興奮又緊張的想東想西。

  妹妹依然天真的沒有感覺到就要跟我做愛了,她也真的完全不知道做愛是什

麼,甚至連我股間有個女孩沒有的陰莖她都肯定不知道,但她還是對於所謂成為

我的人這句話的意思有疑問,就問了我好幾次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要跟我作什麼

才會變成我的人,我也都只是告訴她等睡覺時就知道了,並不忘緊張的警告她絕

不能去問爸媽,更不能告訴他們這件事,所以妹妹就真的很信任我的說她絕不會

說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大家都睡了,聽到微弱傳來的父母房間關門聲後,妹妹正

要爬上我的床時我就先制止她,並跟她說等我通知她再爬上來,因為我是想再等

個一小時,等父母確定都睡了之後再做。

  那時我躺在床上的思緒更混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控制自己,心中對於被父

母責備的不爽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緊張與興奮。

  我就那樣等了一個小時以上,我看著時鐘指著十二點十四分,加上也聽到爸

爸的酣聲,心想可以叫妹妹,就緊張呼喚下舖的她,並猜她會不會睡著了?結果

妹妹沒有睡,她很快的就回應我,然後踏著小階梯向我的上舖爬上來並躺到我身

邊。

  當時我又跟妹妹安靜側躺面對著,我們剛開始都沒有說話,只是一直閒聊,

並且我又開始掙扎。

  妹妹又疑惑的問我成為我的人到底是指什麼,要作什麼,我就是直接問妹妹

說她喜不喜歡與愛不愛我?然後聽她沒有遲疑的應答後,我也會告訴她說我也喜

歡她,我也愛她,所以她可以真的成為我的人,我也可以真的成為她的人。

  而且為了確定,我又問了妹妹幾次她是不是真的想成為我的人,她也都跟我

應對,所以更讓我覺得妹妹自己也是心甘情願的,而比較不會有罪惡感。

  說到最後,我又因為小流氓講情義的意氣,覺得自己與妹妹如果真的發生關

係,那我也該像對待學校那些朋友一樣的負責到底,就真的一直告訴她說等等她

真的成為我的人,哥哥以後就會天天找時間陪她,照顧她,在她需要的時候一定

幫助她,更願意每天帶她出去玩,所以妹妹也天真的就露出很高興的笑容,並跟

我用手指打勾勾要我不能反悔。

  但說來說去,我還是沒有詳細告訴她性交的事。可能我也是想藉由這樣的交

談來降低自己對於亂倫的罪惡感,就像國小六年級差點誘騙妹妹時一樣……

  所以我絕對不敢說自己是聖人,因為當時的我真的只是個國中生,被野性慾

望淹沒而渴望做愛的人……有時事情也真的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就在終於下定最後決心,我緊張的再跟妹妹說一次,我們做的事要她以後都

不能說出去,不然我以後就再也無法陪她,妹妹就很鄭重的跟我答應,然後我才

終於告訴她成為我的人時她必須照我說的作,她就也期待的等著聽我的指示。

  那時的妹妹是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還沒像我一樣正式發育,但也快要脫離

兒童階段。我先要她將衣服脫光,妹妹就問我為什麼?我依然沒有回答她,只是

要她脫就對了,所以妹妹也就很單純的開始將衣服脫光,完全不會覺得彆扭,畢

竟兩個多月來的晚上她都是這樣裸體面對我。

  接著我讓她躺平到床上,就緊張的在床上張開她的雙腿,然後我移到她兩腿

間得床上蹲著,我也開始緊張的脫衣服與褲子。

  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喊好涼快,並且問我接著要作什麼?因為像她現在這樣

平躺著又張開雙腿,可說也是差不多每晚都在作。只是她有感覺到我也在脫衣服

與褲子,畢竟國中這一兩個月以來大部份我都是偷偷拉下褲子自慰射精而已,所

以妹妹就好奇的問我也在脫衣服嗎?我只是簡單的應是,然後妹妹就天真的問我

說哥哥也會覺得熱嗎?

  然後我脫光衣服就迫不急待的將夏天充當棉被的小毛巾折好幾層,墊到妹妹

屁股下抬高陰道位置。她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也依然沒有回答她。

  我接著就緊張的跟她說我會壓著她或抱著她,然後妹妹就依然張著什麼都看

不見的雙眼微笑看著我,並依然問我說為什麼要壓著她?

  這次我有回答,但我卻是告訴她,不論我接著對她作什麼,她都絕對不能出

聲,也絕對不要反抗我而發出聲音,不然要是讓隔壁房的爸媽知道就慘了,妹妹

也依然天真的露出不論如何都會與我同一戰線的表情就說好。

  我接著就是伸出手摸上妹妹的陰唇與用手指張開,確認陰道洞的位置,也是

我真的第一次摸到女孩子的陰部。可能是因為本來心情就很緊張了,所以我沒有

什麼感覺,妹妹則是笑著跟我說好冰好癢。

  接著我用手比了陰莖此時的勃起長度,就又比到妹妹的小腹上,因為本來怕

我的陰莖對妹妹來說會太長,就會插入時遇到問題,但結果比較之後發現不會,

所以就讓我對這件事安心起來。

  妹妹則是覺得我一直不知道在她的小腹與尿尿的地方摸來摸去作什麼,就好

奇的問我。我沒回答,只是一直告訴她哥哥也很喜歡她,以後我會一直陪她,照

顧她,帶她一起出去玩,並要她現在自己忍耐一下……

  就這樣,我吞了口水後就緊張的將妹妹雙腿張到最大,正式壓到她身上。但

雖然說是壓,其實也沒有真的壓上去,我還是有用手撐住自己的身體,只是我就

在妹妹的正上方。

  我一手握著陰莖很快就將龜頭頂到她的陰道口上,緊緊靠上去。妹妹疑惑的

咦了一聲,然後想伸手去摸那是什麼東西,我就趕緊叫住她,口氣緊張的要她聽

我的話不要摸,她也就馬上停手。

  妹妹本來那時還想說什麼問我,我只是緊張的警告她可能有點痛,要她忍耐

不能出聲,再一直哄她說,因為我愛她才會想與她這樣做,然後我放開握著的老

二,迫不急待的開始將龜頭送進她體內。

  我很順利的就將前半段的龜頭送進妹妹陰道內,並感到一陣強烈快感。

  妹妹是感覺不對勁,就像要叫出聲音,但她又像是想到我一直警告她的話就

張大著嘴不敢叫,只能咿咿咿的像是在呻吟。

  本來我要將陰莖整個推送進去,但忽然一陣強烈的快感,我開始要射精了,

就趕緊將龜頭拔出來之後,像以前一樣蹲在她的雙腿間射到妹妹身上。

  雖然射不多,因為沒有動作,所以當時幾乎是噴個幾下就停,但妹妹還是聞

到味道知道我又『流口水』在她身上,加上剛剛那陣折騰,又想到以前的許多疑

問,妹妹就完全緊張的問我說到底這是怎麼回事?還一直問……

  那時我本來也慌了,沒想到會因為太興奮而提早射,所以也是看著妹妹身上

的少許精液說不出話。妹妹因為一直等不到我的回答,加上剛剛好像被我頂入時

會痛,就很疑惑與害怕的想爬起來。

  我趕緊壓著她,將她壓回床上,因為當時的我完全不希望這機會跑掉,也怕

她跑去跟媽媽說,然後我一直哄她說很快就結束,並一直誘惑她說不想真的成為

哥哥的人嗎?不想以後可以讓哥哥一直陪妳嗎?妹妹她才又安份下來……

  總之那時我真的是狼狽的一邊哄妹妹,一邊趕緊抽衛生紙將她身上有沾到精

液的地方擦乾淨。

  妹妹她又問了我許多問題,但我還是沒有什麼回答,只是一直哄她,然後覺

得自己終於又恢復冷靜,陰莖也再度變硬後,我就又重新要壓回她身上,讓妹妹

完全成為我的人。

  我很快的重新提醒她剛剛說的那些事之後,就又握著龜頭頂上妹妹陰道,緊

張的警告她不能出聲,就立即又向前送。

   妹妹又張大嘴的輕輕啊了一聲,我的陰莖也在妹妹的挾擠陰道中直闖進入,

並且有感覺頂到盡頭。

  我動也不動,知道終於進到妹妹的陰道,感覺真的只有一個爽字可說。

  妹妹也終於從破處開苞的震撼中恢復,一直小聲害怕的問我在作什麼,說我

的小腹壓著她屁股尿尿的地方好像有東西插進去,也跟我說會痛。

  我只是看著妹妹的臉,然後一邊告訴她再忍耐一會她就真的是我的人了,然

後要她再忍耐一會不要出聲,就開始學A片聳動屁股。

  我的插抽動作並沒有很大,只是淺淺的拔出,然後又重新插入,但這樣就已

經感覺很爽了。

  妹妹一直忍耐的躺著,將嘴唇緊閉,偶爾會張開小聲叫著哥哥,雙手不知何

時已經搭在我撐住身體的雙臂上,使力的握著。

  那時我有感到這頂上下舖的木床也隨著我的動作而輕輕搖晃,並微微傳出木

頭交接處的吱嘎聲,但我相信這是因為這頂床實在是太老舊了,所以才會我稍微

動一下就有聲音。

  這時終於幹在妹妹的陰道中,我真的有難以說出的快感與征服感。我只是看

著妹妹忍耐的臉,心理想著終於對父母報復了,也感到自己終於轉大人,更可以

不必再只是忍受老大吹噓與她老婆的房事。

  當然我也有想到對妹妹的承諾與責任,加上又看到她這麼忍耐,就開口告訴

她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會一直陪著她,妹妹也只能一直點頭表示她有聽到與會

繼續忍耐。

  我其實真的沒有幾分鐘,不到五分鐘吧,我就開始想射精了。

  因為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保險套去哪買,更不想要用保險套,所以我當然沒戴

了。但我也不怕妹妹懷孕,畢竟她的月經都還沒來,怎麼可能懷孕。所以最後我

就將陰莖完全插進她體內,完全不動的就開始射精,心裡只是想著:這真是太爽

了!也完全上癮了……

  我發洩完畢,還本能反應的稍微將陰莖留在妹妹陰道內一會開始用力抽搐,

就像是要將尿道內的餘精都擠進她陰道後才抽出,便有點累的蹲坐在她兩腿間看

著妹妹的下體。

  妹妹則是發覺我終於沒有壓著她與用東西插著她屁股,本來想爬起來卻又有

點擔心的問我可不可爬起來,等到我有點慌張的說可以之後,她才趕緊爬起來用

手摸下面被我開苞插入的地方,並且一直摸著倒流出來的精,一直緊張又疑惑又

依然有點痛的說著:「哥哥,你剛才和我作什麼?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口水從

尿尿這裡流出來?」

  也是這時我看著妹妹才又真的恢復理智,罪惡感又開始浮現……

  (待續)

===================================

  我與瞎妹妹(6)June 4, 2004 5:02AM

  誘騙妹妹和我做愛後真的讓我又上癮又害怕……

  其實最主要的害怕都是怕她跟爸媽說,而且也多少覺得自己愧對妹妹許多,

以她看不見又純真的弱點誘騙她與我做愛。

  尤其是那晚面對妹妹一直有點害怕的詢問到底怎麼回事時,我更是完全心虛

的不知該怎麼回答。

  雖然當時多多少少還是蠻後悔的,但也心想總之做都做了,就只好想辦法當

沒事一樣,以後盡我所能的對她好一點就是。所以當時我是真的這樣想的。

  我趕緊抽衛生紙擦老二,整根都有點油油滑滑紅紅的,也將尿道內殘餘的精

用手指擠出來,然後就又抽幾張衛生紙給妹妹,要她自己擦從陰道流出的精然後

我自己先穿回衣服與褲子。

  妹妹一邊擦還一邊問,我也只是簡單告訴妹妹說現在她現在已經真的是我的

人了,我也是她的人,以後她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我們也必須比以前更親

密的互相幫助。當然我更緊張的警告她不能說出去,就是完全迴避告訴她到底發

生什麼事。

  妹妹聽到我這樣說我們真的是彼此的人就有點高興,但還是一直問我剛剛發

生的事,我就心虛又煩又有點不爽的要她閉嘴不要問了,妹妹才終於有點嚇到的

閉嘴。

  穿好衣服後我要妹妹站起來,因為我們家的房頂有比較高加上她也還沒長大

所以妹妹還不會撞到頭。她站起來之後我就開始幫她擦從陰道慢慢流出來的精,

並一直哄她跟她說好話。

  其實也就是又問她愛不愛哥哥,哥哥我也很愛妳所以剛剛才會那樣對妳,要

她不要害怕,並又重提她現在開始就已經是我的人了,我們必須互相幫助……之

類的。

  然後那晚我將她陰道流出的精差不多全擦掉後,又打開窗戶讓臭水溝幫我湮

滅衛生紙,就幫她穿回衣服後又一起側躺回床上抱著她一會,多哄她幾分鐘才趕

她回下舖睡覺。

  當然我知道妹妹對剛剛與我做愛的事充滿疑惑,但她又被我兇而不敢問我就

只能乖乖回去睡覺。

  我不知道妹妹是怎麼樣,但我是差不多整晚都有點睡不著,只是一直興奮想

著剛剛做愛的事與感覺,與許多我也終於跟老大一樣是大人了的事。

  記得隔天睡到快中午醒來後梳洗完畢,到客廳去就看到妹妹坐在電視機前的

地板聽電視卡通的聲音。

  我有點心虛難為情的叫她,畢竟昨晚我就跟她做愛過了,心理多少感覺她是

我的老婆,就像老大與她老婆一樣,結果妹妹卻依然純真的轉頭面對我,跟我說

奶奶剛剛有打電話說會晚點來,但還是會買午餐來家裡給我們吃,只是她要跟朋

友去拜拜,所以會只來一下子就離開。

  我坐回沙發與妹妹看卡通,我記得是米老鼠與唐老鴨。偶爾妹妹聽著聽著就

會跟著笑所以勾引起我的興趣。因為她又看不到畫面,加上英文發音她又看不到

中文字幕,怎麼知道哪裡好笑?後來妹妹是跟我說她覺得有些唐老鴨叫的聲音很

有趣,而且聽唐老鴨生氣會亂叫,覺得有趣就笑出來。

  因此我也發現,視障者有些方面的幽默感跟正常人的確不太一樣。雖然電視

機播著卡通,但我當時早已過了很想看卡通的年紀,加上妹妹就背對著我坐在前

面,我看著她的嬌小背影又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與她陰道的挾擠感覺。心中是

既感覺罪惡感又發現好像做愛其實也沒啥,就是爽個幾分鐘射精完就結束了,加

上她今天也真的沒有睡醒後跟爸媽說的幫我保守秘密,所以又開始有點後悔國小

六年級那晚就應該上了她……

  奶奶帶來午餐後就又離開,因為暑假我多少都能幫忙陪著妹妹,所以她也都

比較放心的參加進香團。

  吃完午餐後我又起了慾望,因為我知道在工地的爸媽要到晚上才會回家,奶

奶也肯定不會來,所以就又忍不住的看著妹妹,想要在將她騙到房間與我做愛,

妹妹卻忽然叫我並跟我說她想要我陪她出門玩。

  我本來是又跟她說她看不見不方便,妹妹卻笑著說我是她的人,而且我有答

應會她想要的時候就帶她出去,所以我也只好無話可說的帶她出去玩。

  只是當時我真的又想做愛,因為做愛的感覺真的很爽,妹妹昨晚與今天又這

麼配合的沒讓爸媽知道,所以我的胃口與膽子也就這樣又被養大,想要找到機會

就跟她做,就跟老大一樣。於是我跟她說我會帶她出門去玩,但只能玩到四點,

回家之後她必須像昨晚一樣陪我,並且永遠都不說出去。

  妹妹因為聽到我說願意帶她出去到四點,就高興的跟我說好,只是她在聽到

我說的條件時又有點忍不住想到昨晚的事而遲疑,就又問我昨晚我是在對她做什

麼,說她現在尿尿的地方還是覺得有點痛,也感覺怪怪的。

  我終究還是心虛又不耐煩的要她別問了,並推託的說,等以後她長大再告訴

她……

  就這樣我帶妹妹出門,其實也就是牽著她的手在住家附近到處閒逛。只是這

時妹妹顯的很興奮,畢竟她很少出門,就一直要我告訴她這條路上有什麼,聽到

小狗在叫也會問我小狗長怎樣,然後問東問西的。只是我一邊回答她,一邊一直

看著手錶時間,等待四點的到來。

  四點回到家,我就興奮的牽著妹妹朝房間走去。然後雖然家裡沒人,但我還

是心虛的將房門關上。

  妹妹又純真的跟我說明天她也要出門玩,我當然隨便跟她應好,然後就要她

脫光衣服爬上床去躺著等我。

  妹妹都沒說話的將衣服脫光後,就摸索著爬上我的床,然後乖乖躺好。

  我也趕緊脫光衣服爬上去,將妹妹的雙腿張開就直接壓到她身上。然後因為

昨晚已經有經驗了就很快的將龜頭靠上她的陰道,然後馬上插入到底之後開始抽

動,感受這麼爽的做愛感覺。妹妹也將雙手搭在我的手臂上一直忍耐著,只露出

有點難受的表情。

  那時我一邊幹她,看她想叫痛又不敢叫的樣子,一定是因為以為我們這樣時

她都不能出聲,所以我就跟她說家裡沒人時就沒關係,她想出聲也可以。

  妹妹果然就開始跟我叫著她覺得有點痛,又重新問我是什麼東西插她屁股,

為什麼我要這樣一直前後擺動,為什麼插她屁股的東西也會跟著我擺動身體而一

起動?

  我還是回答她不要再問,並又開始哄她,一直說我是因為愛她才這樣的,妹

妹才又恢復安靜只是偶爾叫著哥哥或是喊痛。

  也是一樣,沒幾分鐘我就射了,全射到妹妹陰道中,並讓我感到相當的滿足

感,也流了滿身的汗。

  抽出插在她陰道的老二後,開始清理與善後,妹妹也是問我說怎麼尿尿被插

會痛的地方又流出口水,我依然沒有回答。

  只是擦乾淨之後看著她有點發紅的陰道,我的老二又開始感覺到充血,心想

也才四點半,就又決定將妹妹拉回床上躺下,並說哥哥要再跟她向剛才一樣做一

次,妹妹就又乖乖的躺回去,我就又張開她的雙腿壓上去。

  我重新幹她,妹妹忍耐一會就跟我說這次她感覺尿尿的地方比較痛,而我則

是真的感覺比較沒有快感,只有陰莖與龜頭摩擦在她陰道壁的感覺,但我還是只

能繼續幹她。

  只是妹妹這時忽然跟我說了一句話,她問我說我對她這樣做是不是就表示她

是我的人,我當然只能跟她說對,她真的是我的人,並跟她說只有彼此是對方的

人才會一起這樣做,妹妹才總算稍微忍耐著露出笑容。

  可能是剛剛才做過,所以我連續插抽了快十分鐘,聽著老木床跟著我的動作

發出聲音,然後我才射精。只是這次沒有射多少,可能因為剛剛才射過。

  我這時也才終於感覺到累了,一小時之內做兩次也蠻滿足的,不然以前只能

偷偷幻想著打槍,就又重新擦拭妹妹的陰道與流出的少量精,然後又重新警告她

等會爸媽回來絕不能說,並要她先到廁所洗澡,還特別說明要她將尿尿那裡洗乾

淨,才不會一直有我的精味。

  我就先穿好衣服將房間窗戶開到最大,並將電風轉到最強對著窗外,要將房

間內密閉著的精液味弄掉,怕父母回家後要是有進我房間會聞到發現,也將我的

床整理好。

  然後我就是一直坐在房間內,妹妹的下舖上想著剛剛的事,又開始感到害怕

與罪惡感。雖然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但我還是一直控制不了自己,因為對

青春期的男生來說,想做愛的衝動真的是野性的渴望。

  等妹妹洗完出來後,我就又告訴她絕不能說,不然我就不會再陪她,等她答

應我之後才去沖涼,然後父母就回家了……

  當然那晚要睡覺時我們又做了,又做了兩三次吧,只是因為知道父母就睡在

他們房間內,所以我警告妹妹絕不能出聲,做完後覺得才累的收拾好後才將妹妹

趕回下舖睡。

  (待續)

===================================

  我與瞎妹妹(7)June 5, 2004 8:42AM

  我很喜歡將陰莖深深插在妹妹陰道的感覺,尤其是從最初至插入到底的那一

刻,那真的是純粹的快感,感覺完全征服女人。

  剛開始我本來真的因為是跟妹妹做而充滿罪惡感,比如亂倫與誘騙之類的,

但這些最後的理智還是全部消失在快感前,只想要在妹妹身上得到更多。

  所以從第一晚誘騙她與隔天又做過之後,我就開頭那幾天差不多每天下午只

要奶奶不來家裡就都會找妹妹上一次,晚上睡前也會再找她做一次,妹妹也都沒

有什麼反抗,甚至好像都已經有點習慣被我幹的感覺,不會再跟我喊痛。

  妹妹一直想弄懂到底插她屁股的是什麼,只是我一直嚴厲的要她絕不能用手

摸,所以她也只能一直猜測。最後她還是約略猜到了,就曾問我說是不是我們尿

尿的地方長得不一樣,暗示我那裡有一根每天插她屁股的東西。當然這句話也差

點嚇死我,除了只能繼續嚇止她繼續猜測,更讓我警覺到自己必須要更小心點才

行……

  回過頭來說,似乎是第三天或第四天晚上,父母又嚴肅的問我是不是決定好

不再跟那些壞朋友來往?我拒絕後就又吵了起來,後來因為我口氣不好與應了很

惡劣的話就被爸打一頓,讓我感覺更不爽。

  那晚睡前我當然又上了妹妹,並且充滿怨氣,只記得我插入她的狹擠陰道後

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插抽,妹妹也知道我心情很不好就都不敢說話,默默將雙手搭

著我的手臂,直到我又以某種她只能持續猜測的不明方法,將口水噴到她的屁股

裡,然後等我不再壓著她,就自己懂事的抽衛生紙將流出的口水擦乾淨。

  我發洩完後就將衣服穿回並躺到床上,妹妹一邊安靜擦著自己陰部,然後總

算小心的打破沉默告訴我:「哥哥不要生氣了,不論爸爸媽媽怎麼樣,我永遠都

是哥哥的人。」

  聽完妹妹貼心的安慰後,加上剛剛才在妹妹陰道內射精,的確感覺心情有比

較好,就將妹妹拉到我身邊躺著。

  妹妹被我抱著,我們開始輕鬆的閒聊,主要就是妹妹要我隔天帶她去哪裡玩

之類的,然後我忽然開始想到就搔她癢,讓妹妹笑得喀喀叫,然後就擺脫我環腰

抱住她的手回到下舖去。

  那時我真的以為她被我癢怕了,要睡覺了,但她卻很快將衣服穿好後就拿著

點字書又爬上來,躺到我身邊說要唸故事給我聽。妹妹一直用手指頭摸著書頁,

然後跟我說格林童話的一些小故事,我也就抱著她一直安靜聽,偶爾在她有疑問

時回答她。

  這時我好死不死的慾望又上來了,可能真的是因為我一直環腰抱著妹妹的關

係。只是那時妹妹故事書唸得正起勁,我又不太願意打攪她,決定先忍耐一會。

  又等了五分鐘,我終於等不下去,畢竟野性慾望的力量太大了,就爬起來蹲

到她身邊告訴妹妹說我要脫她褲子,妹妹就很快察覺我又想對她做什麼的,就將

點字書抱在胸前乖乖躺好,並配合我的動作讓我脫她褲子與內褲。

  我將她的雙腿再度扳開,然後壓上去很快就幹進了妹妹的陰道,並且開始抽

動。她一直將點字書抱在胸前望著我,雖然我知道她什麼都看不見,但還是不由

得多少會被她凝望的有罪惡感產生,所以我就要她繼續唸故事給我聽,並告訴她

跟我這樣時小聲說話其實沒關係。當時妹妹就那樣將點字書翻開,又用手指開始

點字,並小聲的唸童話故事給我聽。

  其實我對於妹妹唸的故事已經沒有印象了,只是想要讓她有點事做,不要這

樣一直專注的望著我。

  我一直不知道妹妹被我插入屁股時有什麼想法或感覺,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很

信賴我,才會我對她這樣也沒關係。

  妹妹的陰道真的好擠,感覺陰莖真的都像被壓迫著,並且裡面熱熱的。又想

到父母其實就睡在隔壁房,對於我已經誘姦妹妹好幾天的事完全不知情,甚至現

在都還在做,就感覺心情又爽快起來,並且有點感謝那天他們那樣罵我,不然可

能我還是提不起勇氣跟妹妹真的發生關係。

  我再次將陰莖深深埋進她體內後就開始爽快射精,只是因為剛剛已經有射過

一次,所以這次射的量已經不多。然後我抽出老二,就一樣趕緊用衛生紙擦乾淨

然後將內褲與褲子穿上,不想讓妹妹確切發現我們身體構造的不同。

  妹妹是將童話書闔起來,暫時放到床邊,就接過我給她的衛生紙又開始擦從

陰部流出來的口水。我也是開始忙著擦有沾到床單上的精。

  接著都清理乾淨,我們又聊了一會,我就同樣將她趕下床去睡覺……

  (待續)

===================================

  我與瞎妹妹(8)June 7, 2004 2:56PM

  我跟妹妹在那個暑假幾乎晚上都過著那樣的性生活,妹妹也習慣了的樣子,

比較不會喊痛。其中有天發生比較驚險的事,就是終於父母也放棄不再提要我跟

那群壞朋友分手的事,我們氣氛有比較好的時候。

  爸爸在飯桌上忽然說晚上要我跟妹妹早點睡,有時深夜他都被我們說話或玩

笑聲吵醒,要我們要玩的話早上再玩。

  他這句話那時真的驚到我,因為我以為他已經發現我跟妹妹晚上做愛的事,

而真的瞬間全身發寒。

  冷靜點後才知道其實爸爸還不知情,因為剛剛他說的,加上爸爸的個性與脾

氣如果他知道了我誘姦妹妹的事,他一定不可能會放過我。

  另外,晚餐吃飯時由於妹妹看不到,無法在桌上夾菜,所以都是媽媽先在碗

公中將要讓她吃的飯菜放在裡面,這樣妹妹只要專心吃她碗公中的東西就好,不

必擔心夾不到。

  當然妹妹會有喜歡吃的與不喜歡吃的,她喜歡吃荷包蛋,再多都吃的下,也

喜歡吃魚,當然媽媽會先幫她將魚刺挑掉,所以媽媽有時會笑說妹妹是貓,所以

喜歡吃魚。

  說到貓,就讓我想起小時候妹妹有一次摸貓咪,應該是我國小六年級,晚上

睡覺時跟妹妹發生關係的那之後,媽媽帶我和妹妹到朋友家時,妹妹摸他們養的

貓。剛開始貓咪都乖乖的讓妹妹摸,妹妹也因為以前都沒摸過貓咪就很高興的一

直摸,並一直說貓咪的毛好軟,摸起來好舒服。

  我一直坐在旁邊親眼看著妹妹摸那隻貓,因為家裡沒養貓所以我對貓也有點

好奇。

  後來不知那隻貓是哪裡發神經,竟然忽然很兇的站起來用爪子抓妹妹摸她的

手,妹妹被抓痛了就哭叫出來,那隻貓還很耀武揚威的對我們張牙舞爪,我看到

後剛開始是很害怕,但看到她好像又要抓妹妹,就生氣的迅速將那隻貓的脖子掐

住,然後將那隻貓向牆壁丟過去,那隻貓也撞到牆壁之後就喵的慘叫並趕緊跑到

外面。

  我開始安慰害怕與手被抓痛而哭的妹妹,那家人與媽媽也聽到妹妹的哭聲就

趕緊跑過來,然後我們就一起安慰妹妹,她不哭了之後才說貓咪好壞,以後再也

不想摸貓了……

  不知不覺的說遠了,總之我國中暑假時有些下午,我那群小流氓朋友會找我

出門玩,但大部分時候都被奶奶趕走,只有少部分時候我會不顧奶奶的牽著妹妹

陪他們出去到處玩。

  至於偷東西的那朋友,我記得他好像是父母幫他賠償給店家,店家就決定放

過他,所以他也沒有什麼事,只有警察每天叫他去警局輔導。

  他們知道我妹妹看不見,也都對妹妹很好,並且很歡迎妹妹成為我們的一份

子。那時我多少也有種優越感,因為我每晚都跟妹妹做愛,而我是除了老大外另

一個有做愛經驗的人,所以感覺很爽。

  但妹妹好像對他們不是很喜歡,就回家之後跟我說他們不好,每個人說話都

很壞的樣子,要我不要再跟他來在一起,我也聽了之後很生氣的罵她什麼都不懂

要妹妹不要亂說,她就不敢再說了。

  應該是八月某一天奶奶上午就來到家裡,並且因為那天是暑假時很少見的熱

雷雨天,所以我沒辦法帶妹妹出門玩。

  奶奶看著電視的京劇,老人家看的我是絕對不喜歡看的。妹妹是幾年來完全

不懂又沒有太多選擇,所以都會陪奶奶看並且用耳朵聽他們唱,最後也多少自己

會跟著唱幾段音出來。當然她懂不懂京劇或在唱什麼就不知道了。

  不只京劇,妹妹很喜歡唱歌,她常常會聽父母買的老式台語歌錄音帶然後跟

著唱,雖然不是跟歌星一樣優秀,但說句實話,也難聽不到哪裡去。

  這也可以說是妹妹少數休閒活動之一吧,無聊時除了聽電視,就是邊讀點字

童書邊哼歌,以此排解無聊與寂寞。

  記得那天下午下著炎熱雷雨,外面傳來大雨聲,偶爾會打雷。妹妹跟奶奶又

在看京劇,我則是無聊的只能陪她們,並很快就躺在客廳睡著。

  好像睡到下午快四點我才醒來,並發現妹妹就依偎的將手搭在我胸前,並睡

在我身邊,還用毯子一起蓋住。奶奶當然是坐在沙發上打起了盹,還發出酣聲,

至於電視機可能是妹妹關的。

  我只是看著妹妹的睡臉,感受她的鼻息,依靠在我身伴,還有她的手就搭在

我胸口,有種奇怪的幸福感,好想能一直這樣……

  暑假那段時間也可以說是我和妹妹最幸福的時候……

  (待續)

===================================

  我與瞎妹妹(9)June 27, 2004 10:42AM

  記得有一天下午,奶奶不知道去做什麼而沒有來家裡,那天下午又下著大雷

雨,家裡只有我和妹妹兩人,我當然就將她牽到房間去,並又開始說哥哥愛她,

她都很乖所以我很喜歡她之類的。

  妹妹一樣聽的很高興,並且也一定知道我又要找她做那種奇怪的事。

  將妹妹牽進房間後,妹妹就主動的會開始脫衣服,也不用我說,並且就自己

爬到我的床上躺著並將雙腳盡量張開,完全暴露出陰部,等著我去壓她。

  當然我將衣服脫光後就也趕緊爬上去,然後多說些哄她的話,然後就壓上去

並開始插入。

  我們在做愛時,妹妹通常都只是雙手握著我的手臂,然後一直用什麼都看不

見的雙眼望著我,動也不動的讓我抽動,只有偶爾會跟我喊屁股痛,我也都是繼

續安慰她說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我想那段時間雖然她被我罵了幾次而不敢問,但相信她一定也已經知道我們

下體的不同,我有一根會插她屁股的老二,只是她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這樣做,

依然乖乖的配合。

  不知不覺間,我跟妹妹的這種行為也真的改變了她,她也發現我很喜歡與她

做這種插她屁股的事,雖然她多多少少還是會跟我喊痛……

  反正就是那個下午,我又將精全射進妹妹陰道後開始收拾善後,妹妹也抽衛

生紙一樣擦著下體。我盯著妹妹的下體陰道看,忽然間想要拿東西插插看,想知

道會怎麼樣……

  是的,就是有點變態的想要拿其它東西插妹妹陰道。那時的我,真的已經有

點將妹妹當成我的性玩具,所以也讓我很後悔……

  我又開始騙妹妹,騙她說我想要做個實驗,她就聽我的話又乖乖張開雙腿躺

下,我也就真的試著對她陰道插入很多東西。

  從鉛筆開始,然後越插越多,還跑到客廳將媽媽打我時用的小棍子都拿來插

插看。妹妹則是依然天真不懂的一直跟我喊著會痛之類的,一點都沒有自己的身

體與最私處正被我隨意侵犯玩弄的不悅。

  那時我插著插著也真的很訝異,因為發覺有時再多插幾支筆進去陰道都沒問

題。主要是因為當時陰道被這些筆撐開得大小,都比我的老二插入撐開時還要來

得大,也因此讓我知道女生的陰道真的是很有彈性的。

  也就因為這樣,妹妹開始對我產生一種完全奇怪的觀念,認為只要我不高興

時,或是她想要討我歡心時,躺在床上張開雙腿讓我插她屁股又吐口水進去就是

最好的方法……

     ***    ***    ***    ***

  就這樣,那是週日,父母都在家,但那天下午我跟父母吵架所以心情又很不

爽,回到房間後躺在床上看漫畫生悶氣,妹妹就坐在下舖開始安慰我,但我只是

簡單的要她別煩我。

  沒想到我漫畫看到一半,忽然妹妹從小階梯那爬上來,並且我嚇一跳的猛然

發現她已經將衣服脫光了。

  妹妹只是依然說著要我別生氣了,並就直接安靜的躺在我旁邊。我知道妹妹

她是要開始安慰我,認為只要像以前那樣成為我的人,我也就會心情變好。只是

當時想到爸媽也在家,也怕他們會忽然闖進來被他們發現,就又著急的摧妹妹要

她快將衣服穿好,並要她以後白天爸媽在家時不能這樣做。

  妹妹依然是完全不了解為什麼我沒有絲毫的高興,反而很著急的要她將衣服

穿好又重新警告她,就又有點不知所措的爬下樓梯穿回衣服。

  卻也因此,那時讓我發覺了妹妹對於與我做愛的這些行動,對她來說似乎也

真的沒有什麼,她更願意這樣討好我,所以讓我想到一些以前看過的小本A漫,

或許可以試著教妹妹許多做愛的事,卻也讓我又開始感到罪惡感,畢竟都是這樣

一直誘騙她……

  那晚妹妹又照慣例爬到我床上來陪我聊天,順便要讓我做每日一次的吐口水

奇怪動作。

  我心不在焉的跟妹妹閒聊,她也很懂事的將睡褲脫掉,並同樣張開大腿等我

插她屁股。當我移到她兩腿間,就要趴在她身上插入時,那時看著她純真善良的

臉,我忽然又開始覺得有罪惡感。

  我同樣將龜頭頂上她的陰道,然後又開始插進去,妹妹一樣一直張大雙眼,

手也緊緊握著我的雙臂,感覺身體與屁股附近的肌肉又開始稍微緊繃……

  (待續)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