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瞎妹妹10-14

 

===================================

  這部作品斷尾不續寫,不過曾發表出來的14篇都在這裡。

===================================

  重發:春滿四合院

  我與瞎妹妹(10)August 23, 2004 12:31AM

  我跟妹妹就這樣過著有實無名的夫妻生活也一個多月,就睡在隔壁房的父母

更是完全沒發現他們的兒女夜夜在雙層木板床上相姦。

  其實我半點都不後悔,只是偶爾會有罪惡感,畢竟做愛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加上妹妹對這種事完全不了解,也從沒有反抗過我,更是讓我欲罷不能。

  妹妹總會主動雙張雙腿,在我壓著她的身體插入時,忍耐著將雙手抓在我的

手臂上,並且完全相信我,讓身體隨著我的撞擊動作而輕輕搖擺。

  然後當我將龜頭緊頂在她的陰道深處,並且激烈噴精後,她也會默默的抽我

擺放在枕頭邊的衛生紙將流出來的奇怪〝口水〞擦拭乾淨。

  我知道妹妹一直對我的身體存有疑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兩腿間會有一根插

她屁股的東西,並且那裡也會噴口水進她肚子,加上我也完全避而不談,所以妹

妹就算被我天天插陰道也還是一直不知道這就是做愛。

  當然從我上了妹妹的那天開始,我也真的平時都對她很好,盡量順著她,或

是帶她出門玩,畢竟我與她天天做愛,總是因此多多少少有感覺到我們之間產生

了難以言盡的牽絆,也因此束縛了我與她的行為。

  記得最後返校日的前幾天,也是即將開學的時候,那晚我靜靜躺在上舖,等

著妹妹主動上來找我。

  果然就在聽到房門外傳來輕微的父母房間門關上聲,妹妹就輕手輕腳的爬上

小樓梯,並躺到我身邊。

  那晚我看著妹妹躺在我身邊的純真臉龐,我忽然又感覺到很深的罪惡感。

  可能是因為整個暑假都陪著妹妹,都沒有什麼跟那些小流氓朋友來往,所以

我的罪惡感都只有越來越沉重,從來沒有舒緩過。

  於是我安靜抱著妹妹,雖然夏天的夜晚很熱,只有老舊電風扇在吹著我們,

但我還是願意感受她的身體傳來的所有暖和。

  「哥哥?你怎麼了?」

  妹妹她一定覺得很奇怪,畢竟以往這時候我直接脫她衣服並壓著她開始插她

屁股,從沒有這樣只是靜靜抱著。

  我望著妹妹什麼都看不到的純真雙眼,一直看著我,也因此讓我越來越有罪

惡感。

  「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妹妹又很關心的問我,我的良心就像是又再遭受一次重擊,再度覺得自己以

前對妹妹做的事有多骯髒……

  最後,為逃避一直沉重的罪惡感,我還是決定看著妹妹並開口問她:「……

哥問妳……妳想不想知道我們每天這樣做的事,到底是什麼?」

  妹妹她聽我這樣說,就開始點頭並跟我「嗯」了一聲,表示她想知道。

  「……我們做的事……妳真的都不了解?」

  妹妹跟我搖頭,我又掙扎沉默一會,決定先告訴她我們做的是相幹,想讓自

己比較不會有罪惡感。

  「我們做的事……大人都說是相幹……或是做愛……」

  「什麼是相幹與做愛?」

  妹妹依然天真的問我,於是我又有那個一陣子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

  「……這就是……男生用尿尿的地方插女生尿尿那附近的一個洞,並且插進

女生的肚子裡……」

  比較明確的說出來後,我的確感覺有比較輕鬆,而這時妹妹看來也並沒有太

訝異,因為這幾個禮拜下來,她應該已經猜的很清楚。

  「為什麼要這樣?」妹妹想了一會,只是這樣問我,這也一定是她最不懂的

地方。

  看著她,我又開始掙扎與害怕該不該讓她知道真相,讓她知道我插她屁股的

行為就是性行為,每天都噴在她肚子內的是精液,這一切都是會生孩子的最親密

行為。

  但最後,我還是恐懼的不敢回答她……

  「……這是因為……我們很喜歡對方,所以我們才會這樣做……如果哥哥不

喜歡妳,我就不會找妳跟我相幹了。」

  妹妹她雖然聽的一愣一愣,我也沒有完全告訴她真相,至少她還是很高興我

們是很喜歡對方才會這樣做。

  忽然她想到一個問題,就有點害怕的問我:「那以前吐在我肚子裡,還有吐

在身體上的……是哥哥的尿尿嗎?」

  「不是啦……」

  「那麼是什麼?」

  她這樣問我,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就還是只能跟她說:「反正不是尿

尿就是了……不要擔心……」

  妹妹她聽我這樣說,才總算又安心下來。

  「那麼……現在妳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了,妳喜歡哥哥嗎?」

  「我非常喜歡哥哥,也願意一直跟哥哥相幹。」

  妹妹依然天真說著,並開心抱著我,靠在我懷裡。雖然她明確的說出願意一

直跟我相幹的話聽起來很奇怪,但還是真的讓我感受到一種難言的平靜感……

  只是為了不讓妹妹說出去,所以我還是不忘再警告她:「因為爸爸和媽媽討

厭人家相幹,所以我們做愛的事妳絕不能說出去,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然我

們會被打喔。」

  妹妹完全天真的就點頭跟我答應。

  幾分鐘過後,妹妹忽然笑著開口說:「哥……我能不能摸你尿尿的地方?我

想知道那裡是什麼樣子……」

  那時聽到妹妹這樣的要求,我真的像是本能反應的想跟她拒絕,但又想了一

下,還是答應她,畢竟我每天都用陰莖在插她陰道,她也絕不會主動說出去,所

以我想就算讓她摸也沒有關係才對。

  於是我放開妹妹,在床上立起上身,妹妹也跟著我爬起來坐在床上。

  我開始脫短睡褲,然後是內褲,只是因為還沒有興奮起來的關係,所以尚未

勃起,只是軟軟小小的垂倒下來。

  「好了,妳現在可以摸了,只是……我尿尿的地方還沒變大……」

  「會變大嗎?」妹妹有點驚訝的笑著說,真的令我覺得很尷尬,所以我還是

沒有說話。

  她的手開始在我的大腿上摸,並很快的就摸到小老二。

  妹妹的手很溫暖,加上她也還沒有會對性羞愧的想法,所以感覺一摸到就開

始又握又揉,想以這種方式在心中建構與理解我的老二模樣。

  「是這個嗎?」妹妹雙手一直摸著,並好奇的一直跟我問。

  「對……這就是我尿尿與用來跟妳相幹的地方……」

  妹妹一直又握又揉,注意力全在那裡,也開始帶給我快感。

  「軟軟的……」

  她說完這句話就用手指抓住並向上拉一下後放開,老二也跟著又彈了回去,

因此妹妹笑了出來,就像是我的老二對她說來是有趣的新玩具。

  沒有多久,我就感覺到老二開始充血,並且逐漸變大……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我的老二在妹妹手中開始變大,妹妹很明確

的感受到,所以她也興奮的一直笑著問我,「真的變大了?」

  那時看到與聽到妹妹高興成這樣,我的罪惡感又逐漸消失了,留下來的還是

只有對於性愛的快感與期待。

  我看著已經勃起的大老二在妹妹手中說:「現在已經完全變大了……」

  妹妹就一直用手上下握揉,從最上面的敏感龜頭到最底部的蛋蛋袋都摸,並

以這種方式在心中重新記憶與建構我的老二模樣。

  妹妹摸了一會,才說句:「……真的變好大……也熱熱的……」

  我只是都不說話的感受妹妹摸我老二的快感,然後我忽然看著正對面牆壁,

想到父母就睡在這堵牆的另一邊,而他們的女兒此刻正純真的摸著哥哥的老二,

一起探索與玩著性愛遊戲,我的心情就不由得又複雜起來……

  這時又是一陣陣快感傳來,妹妹正觸碰著我敏感的龜頭,因此我再度將注意

力拉回妹妹身上:「就是像這樣變大之後,我才能從妳的屁股插到妳的肚子裡,

不然如果小小的會插不進去。」

  妹妹跟我嗯了一聲,然後她又好奇的開口問我:「變這麼大會痛嗎?」

  「不會……」

  聽我說完,妹妹就繼續好奇摸著,我也沒有說話的盤腿坐在床上讓她搓揉。

  我看著妹妹好奇又興奮的天真臉龐,一邊感受著由陰莖傳來的搓揉快感,這

種情況也真的可以說是有如置身天堂般舒爽。加上我只是個國中生,妹妹也只是

國小六年級的清純年紀,更完全讓我被慾望吞噬。

  我的快感就這樣很快累積到一個頂點,加上我心中已經是只有性愛存在,於

是我看著她,慢慢將手摸到妹妹的大腿上……

  她的大腿被我碰到後,只是抬起頭來,一直搓揉陰莖的雙手也停下動作,知

道我想對她說什麼。

  我對她說:「妳脫褲子好不好?哥已經想跟妳相幹了……」

  妹妹聽我說完,就只是微笑著簡單對我「嗯」了一聲,然後雙手放開我的陰

莖,並慢慢的脫著短褲與內褲。

  脫完後,她還整齊的放在床邊,然後只穿著短上衣就乖乖的平躺到我的枕頭

上,張開雙腿並屈到胸前用雙手拉著,有點像青蛙張腿的模樣。也因為這樣的姿

勢,她的陰部整個再度暴露在我面前。

  陰暗的燈光下,我看著她小小的陰道洞,開始移動身體要壓著她時,妹妹忽

然開口叫了我。

  「哥?」

  「什麼事?」

  「哥剛剛說我的屁股有地方可以讓你尿尿的地方變大後插進我的肚子裡?」

  「對。」

  「那裡可以跟哥哥相幹的小洞長什麼樣子?」

  聽到妹妹這樣說,我發現她其實也是想知道自己身體的模樣,但我真的不知

道該怎麼形容,也只想先幹她洩慾,就只是跟她說:「我不會說啦,等我們相幹

完妳再自己摸。」

  於是妹妹就又不說話,只是張著雙眼等著我從屁股插入她肚子與她相幹。

  我趕緊移到她身體上方,讓老二頂在她的陰道洞上,然後我開始向前擠,妹

妹她也因為我幹她的插入行為而有點痛的張開小嘴,並微皺眉頭。

  我很快就幹進妹妹的陰道,感覺老二被完全包圍在溫暖的環境中,並爽快的

嘆了一口氣。

  她又同樣將手搭在我的手臂上,雙腳也靠在我的身體上。

  我看著妹妹,她都沒有說話,然後我開始前後插動,心中只有快感,一直在

我心中的罪惡感消失的無影無蹤。

  妹妹的身體隨著我的插抽行為而晃動,過幾分鐘,她又開口叫了我,並且是

有點痛苦的臉上帶著微笑:「哥?」

  我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幹著她,想等她再開口;果然沒多久,她就微笑著開

口繼續說:「我們已經在相幹了……你尿尿的地方有插進我的肚子……」

  「……嗯。」我簡單回答。

  「好奇怪喔……有點痛……肚子也漲漲的……」

  我又沒有回答,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是繼續幹著妹妹。畢竟我已經在發

育期間,飽滿的成人型態老二就插在她還沒發育成熟的幼女陰道中,一定會有這

種漲痛感。

  妹妹聽我一直沒有說話,就也又不說話,只是靜靜躺著,以微笑面對我,隨

我擺佈她的身體。

  隨著快感的累積,我越插越快,也感覺身體越來越熱,心跳越來越快,我知

道自己就要射精了,於是我看著妹妹努力忍著下體漲痛不適感對我微笑的臉龐,

做出更深入她體內的動作。

  我越動越快,越動越快,快感也即將累積到頂點。

  最後,我將陽具用力撞進妹妹的肚子內,然後開始噴精,心中只想將每一滴

精都噴進妹妹的體內深處……

  (待續)

===================================

  我與瞎妹妹(11)August 30, 2004 12:11PM

  可能是因為暑假都跟妹妹在一起,而忽略了那群小流氓朋友,所以開學後我

很自然的就跟他們疏遠起來。

  當然他們也對我有些怨言,像是我都不找他們之類,或是暑假他們找我都不

理他們……

  再說,可能是受到妹妹對我關心相勸的影響,她說那些朋友好像都不是好朋

友,所以那時我也多少真的逐漸產生自覺,就也覺得或許這樣跟他們疏遠也好,

畢竟總不能一直跟他們到處鬼混一輩子。

  當然啦,雖然跟那些人不再往來,並不代表我就會成為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由於前兩年都沒有好好讀書,所以學業上就是現在想追也追不上,只好上課時整

天都在想著與妹妹做愛的感覺。

  雖然我的心中一直有著罪惡感,畢竟再怎麼說都是親妹妹,但事實上我心中

更多的卻往往是難以言諭的快感和慾望,只想要繼續幹著妹妹,將我的精全部噴

進她的陰道內……

  開學後不久,當一位年輕的女老師在課堂上媔靦教導我們兩性課程時,她談

到了性,忽然全班都安靜了下來,如同受到老師的感染,但我卻不會有像他們一

樣的感覺。

  因為經過這個暑假,做愛對我來說已經是很輕鬆的事,甚至是每日與妹妹的

例行性行為……

  我想到了某件事,然後轉頭看著老大,他也是一付輕鬆的樣子,果然他跟大

嫂是真的有經驗的人。

  老大完全沒有注意到我正轉頭看著他,我就又將頭轉了回來,看著同班的這

些同學,忍不住無聲笑著。

  畢竟,他們看起來就像是害羞的小處男與小處女……

  忽然間,老師講到性行為時,那群小流氓朋友其中一位忽然開玩笑的問女老

師口交算不算性行為,全班因此一陣害羞又尷尬的大笑。

  我本來也跟著笑出來,但我卻在這時忽然想到,我還沒有跟妹妹口交過……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趕緊回到家,妹妹就高興的向我跑來,並開心牽著我的

手。

  「哥!人家今天好無聊喔。」

  我看著她,本來這時我會哄她,但我只是看著她對我微笑的小嘴,並滿腦子

都是口交的想像畫面……於是我很快就被慾望所征服,完全等不及睡覺時間的到

來。

  我看著妹妹幾秒,然後緊張的看著走廊內,確定父母還在工作沒回家,家裡

只有我和妹妹,於是我趕緊牽著妹妹,緊緊握著她的小手,就開始拉著她向我們

的房間走去……

  她也因為我忽然的反常行為,而跟著我走,並有點擔心的問我:「哥?你怎

麼了?」

  我沒有回答她,直到進到我們的房間內我才反手關上門,並將書包放到地板

上。

  「妳聽哥的話,坐到自己的床邊好不好?」

  她疑惑的問我:「為什麼?」

  因為之前我已經讓她知道我的陰莖存在,所以我就直接大膽告訴她:「我要

妳幫我含著尿尿的地方……」

  妹妹露出訝異的表情,然後又問我「為什麼?」

  只是這時我已經沒有心情哄她,就有點兇的跟她說:「妳先做就是了!」妹

妹她才只好乖乖的坐到床邊,並依然滿臉的疑惑……

  我興奮的看著妹妹天真的臉,趕緊拉開腰帶,並退下拉鍊,讓褲子垂在大腿

上,接著我很快的拉下內褲,尚未勃起的短小陰莖就完全暴露出來。

  我走向妹妹,用雙手扶著她的頭固定位置,並緊張的跟她說:「嘴巴張到最

大!」

  我看著她的小嘴使力張開後,我再看她一眼,就很快的將陰莖靠上去,並塞

進她的小嘴裡。

  當老二進到她的嘴巴,很自然的就碰到她的舌頭,並垂在上面。

  「閉上嘴含著……」妹妹就聽我的話將嘴閉上,將我的老二完全含在嘴裡。

  真的好爽,她的嘴巴好熱,舌頭也很有彈性感……

  我一直扶著妹妹的頭,並感覺老二開始沖血勃起,就趕快跟她說:「現在用

嘴巴吸!並用舌頭舔!」

  於是妹妹就皺著眉頭的真的開始幫我口交,雖然沒什麼技巧可言就是,但我

還是很快就爽上了天,老二在她嘴裡更直接勃起到了極限,還頂到深處……

  妹妹她一直用舌頭吸與舔,後來我乾脆學A片扶著她的頭,開始讓老二在她

嘴裡前後抽動,感覺更爽。

  只是妹妹這時因為被我持續前後搖頭的動作影響而痛苦的皺眉閉眼,柔弱的

雙手也已經扶在我的大腿上靠著,但我還是繼續動作,並沒有停下來。

  約十分鐘左右吧,就在我接近高潮邊緣,想要就這樣射精在她嘴裡時,忽然

聽到客廳有人的聲音,並向走廊走進來……

  我真的差點嚇死,因為我知道爸媽回來了,而我又在跟妹妹口交,真的很怕

他們會忽然跑進我的房間並發現……

  全身發寒的我,當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已經出現在走廊內,就趕緊將妹妹的頭

推到最後,然後慌忙的將老二抽出來,只見整根發紅,並且沾滿口水。

  妹妹是開始咳嗽,長長的烏黑秀髮因為前後搖動的關係而凌亂,並看起來就

是想要吐的嘔心模樣,可能是因為我的老二一直頂進她喉頭的關係。

  我趕緊拉起大腿上的褲子穿,甚至不管內褲到底有沒有穿好,就拉上拉鍊並

將腰帶束好,並努力讓自己鎮靜下來。

  幸好這時父母他們都沒有走進我和妹妹房內,聽著他們越過我們的房門,就

邊走邊說話的向餐廳與廚房更走進去。

  我鬆了一口氣,但也感覺真的很要命,畢竟享受到一半就準備要噴精時被硬

生生中斷,真的是很讓人擋不住的一件事……

  我又看著妹妹,她也已經好多了,不再那麼想吐,只是害怕的皺眉,被我嚇

到。

  看著她這樣,雖然我還是想對她說些什麼安慰的話,但我最後還是只能小聲

警告她:「不可以跟爸媽說,知不知道?」

               ※--※--※

  很快就到要吃晚餐的時候,妹妹安靜的什麼都不敢說,甚至因為怕我剛才的

反常行為而一直跟著媽媽,很明顯的躲著我。

  也幸好父母完全沒有懷疑或發現我和妹妹剛剛在房間內口交的事,因此我還

是放心下來。

  只是我正準備要噴精時被中斷,因此一直感覺到滿腔的慾望無處可發,差點

憋死……

  媽媽煮好晚餐後,我和妹妹坐在飯桌前,竟然就跟我們說她和爸爸趕著去醫

院探望受傷住院的朋友,所以晚餐要我和妹妹一起吃,然後就回房間拿皮包後就

很快又出門離開。

  那時我完全沒想到他們會再離開,就看著坐在旁邊的妹妹。她也沒有說話的

安靜坐著,依然有點害怕我。

  我看著她,裝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問她:「哥幫妳盛飯好不好?」

  「嗯……」

  於是我就走去幫她拿碗,並走到飯鍋旁。

  那時看著飯鍋內的白飯,我正想用杓子挖並裝進碗裡,就又想到剛剛口交的

事。

  我的慾望真的非常高漲,正是青春期的我好想要將精全噴出來,於是我乾脆

又看著妹妹,並跟她說:「剛剛的事……先跟哥做完好不好?」

  妹妹聽我這樣說,就又露出恐懼的神色,並可憐的求我:「……哥……我真

的不想再含著你尿尿的地方,剛剛我一直好想吐,頭也好暈……」

  聽到妹妹這樣說,加上我知道她是真的很難過,就又心軟的想放棄。但就算

放棄,我還是有滿腔的精想噴啊,終究還是得出來……

  最後,我還是只能一直懇求她:「只要這一次就好……只要這一次……以後

絕對不會了……」妹妹她才被我說服的答應……

  只是這次我沒有再將她牽到房間內,讓她坐餐桌旁的木頭椅子上,就又將老

二塞進她的小嘴。不同的是,在塞進去前,就已經是勃起狀態了。

  因為多少還是擔心妹妹的感受,所以我不敢過於深入,前後插動時也不敢搖

晃的太厲害。

  雖然如此,我還是一方面配合妹妹的吸舔動作,並將快感持續累積。

  果然我很快就想要噴精,然後我感到高潮的來襲,就雙手緊緊抓著她的頭,

將陰莖稍微退出一點,龜頭頂在她的舌頭上,就這樣開始噴精……

  我一動也不動的將精全噴在她嘴裡,妹妹她也一直皺著眉頭,舌頭更是一直

亂攪動。

  妹妹一定知道我已經在她的嘴裡噴出奇怪的口水,但這種情況下她就是想躲

也沒辦法,只能感受我的精華液體一直噴進她嘴裡。

  終於噴出來後我真的爽快多了,徹底的解脫,然後我終於滿足的從妹妹嘴裡

慢慢抽出陰莖。

  我看著妹妹,只見她含著滿嘴的精,不知該吐或該吞,有點不知所措。

  那時我本來要她吞下去,畢竟以前就餵過她吃精,她也一定很清楚,但又忽

然想到,就又趕緊叫她:「等等!!不要吞!!先不要吞喔!!」於是妹妹就又

繼續將滿嘴的精含在嘴裡……

  雖然對心中想到的事充滿罪惡感,但我的興奮感更凌駕於這支上,因此我還

是趕緊將她的空碗拿過來,並湊到她的下巴上要她吐在裡面。

  妹妹她遲疑了一會,但還是乖乖照我說的作,兩隻手輕輕捧著碗,開始吐在

裡面。

  這時只見我白稠的精液混著她的口水,一直從她的嘴中流進碗裡,真的有點

像已經混濁的蛋清。

  「鹹鹹黏黏的……好奇怪……」當妹妹將精全吐到碗裡後,這樣苦著臉說,

並忍不住吞了幾口口水清清口腔。

  我沒有回答她,一方面也是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

  「哥哥……那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尿尿?」

  她又問我,本來以前我都會說這是我的口水,但既然她已經知道是從我尿尿

的地方噴出來,就絕不可能再以口水騙她。

  想了一會,我還是決定直接告訴她:「那是我的精液……」

  「……精液?」妹妹果然完全不懂。

  「對女生來說,應該是哥哥身體最有營養的東西啦。」

  「……哥身體最營養的……但這能吃嗎?」

  她一定是以為這是在’吃人’,所以才會這樣擔心的問。

  「可以啦!妳以前不是吃過了?這些可以吃。」我這樣說了之後,她才對我

「喔」了一聲。

  接著我也噴過了,發洩過了,應該讓她吃晚飯了,就拿著裝有精的碗走到飯

鍋旁,開始將白米飯盛在裡面。

  她聽到了我的動靜並問我:「你在做什麼?」

  「等等……我將飯與精液攪拌後讓妳吃……很營養喔。」

  妹妹就又沒有說話的等著,並偶爾又吞口水清清口腔。

  我開始攪拌,將精液與白米飯拌在一起,但因為我的精液沒有很多,所以看

起來也沒有什麼變。

  我興奮的將碗拿給妹妹,她接過之後先是聞一聞,然後天真笑著說:「都是

哥哥的精液味道……」

  我靜靜看著,看著她用筷子將飯夾起一小塊,然後張開嘴巴吃進去,並在嘴

裡咀嚼,心中真是充滿莫名與扭曲的興奮感……

  (待續)

===================================

  我與瞎妹妹(12)September 3, 2004 2:58PM

  因為那時也已經跟妹妹做了好幾個月,對性已經沒有太大的遐想與吸引力,

加上白天要爬起來上學,所以我慢慢的並沒有每晚都幹妹妹,只有真的很想要時

才會做,而這段時間通常都是三天左右一次。

  但妹妹還是每晚睡前會跑到上舖來找我聊天,並且我要求的話就會脫下褲子

讓我相幹,也相信我的精液是最營養的東西,對我每次都內射在她陰道的行為更

是認為我是讓她用肚子直接吸收,因此還曾經關心問過我:「哥每次都讓我吃你

身體最營養的精液,真的沒關係嗎……?」

  那時是十月左右,我放學後回到家,妹妹竟然高興的跑來找我,並跟我說她

交到新朋友了。

  當時我還聽的真是莫名其妙,因為妹妹被禁止自己出門,怎麼可能會交到新

朋友?

  因此本來我以為她說的是兒童電視節目裡的人偶或其他什麼的,卻沒想到是

真的小朋友……

  妹妹將我拉進房間然後就走向窗戶,並說新朋友就住在對面,是新搬來的。

  本來我們房間窗戶外是一條防火巷,下有臭水溝,五十公分左右的更對面才

是另一棟公寓的房間。只是那層樓好幾年都沒人住,所以我當時才沒想到這點。

  我看著對面,窗戶已經半開,不再緊閉,另外也看到那間窗戶內的房間有書

桌書櫃和各式家具。

  我問妹妹:「搬來的是誰?」

  「也是哥哥和妹妹,他們說是讀國小六年級的哥哥與三年級的妹妹。妹妹說

話很好笑喔。」

  「妳們下午都在聊天嗎?」

  「沒有聊很久,因為他們還在搬家,然後他們媽媽就說又要帶他們出去。」

  「喔……」

  那時我是蠻好奇的,真的也想知道搬來的兄妹是怎樣,只是很明顯的他們家

裡似乎都沒有人,就只好等有機會時再見面。

  晚上吃過晚飯,我躺在房間床上看漫畫,就聽到窗戶外竟然傳來叫妹妹名字

的聲音,我很快也就想到是妹妹說的新朋友。

  我好奇的將漫畫放到床上,並走下階梯到地板,然後向窗戶走過去。

  我看到一個小女孩在對面的窗戶邊,她看到我之後有點嚇了一跳,然後蹲下

來躲到窗下我看不見她。

  我覺得她的行為有點好笑,並不生氣:「妳是要找我妹妹嗎?」

  這時她才慢慢的站起來又現身,然後跟我點頭。

  於是我走去將房門打開,並對著門外大喊:「妳的新朋友找妳。」妹妹她才

趕緊從客廳跑回來。

  她們倆人一遇到,就隔著防火巷開始聊天,還聊的很投緣,主要就是些互相

介紹與了解的內容。而當她知道妹妹是瞎子看不到時,顯的有點驚訝。

  聊到後來,我聽到對面傳來男生的聲音,也加入了他們小女生的聊天行列,

所以我就又好奇的放下漫畫走過去看。

  他們兄妹看到我又出現,就又安靜下來,然後妹妹才幫我自我介紹,跟他們

說:「他就是我的哥哥。」

  之後我也是加入他們的閒聊行列,知道他們今後會轉學到這附近的國小……

               ※--※--※

  睡覺時,妹妹同樣又靜靜爬到我的上舖,並且躺在我身邊跟我聊天。

  因為白天才上過體育課,所以這時覺得很想睡,一點都不想找妹妹做愛,只

想早點打發她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

  我聽著妹妹跟我說故事,並偶爾說著她下午與對面新朋友聊天的事,只覺得

越來越愛睏。

  忽然間,我聽到什麼聲音從窗戶外傳來,就在我想注意聽時又消失了,只剩

妹妹對我說話的聲音。

  沒過多久,我又聽到什麼悶沉的聲音從窗戶傳來,並且有點久,我終於好奇

的從床上立起上身,而這時聲音又消失了。

  「哥?你怎麼了?」妹妹也跟著我爬起來,好奇的問我。

  「妳有沒有聽到窗戶外有聲音?」

  「是他們在房間內玩的聲音。」

  妹妹跟我說的很乾脆,這才讓我想到妹妹的聽覺是很靈敏的。

  我好奇的看向窗外,依然只見到對面半開的窗戶,與室內陰暗的燈光。

  因為有過睡覺時還醒著,偷偷夜襲妹妹的經驗,所以我很快就聯想到對面的

小兄妹不知是不是在做與我們同樣的事?

  畢竟我記得那個大哥好像是國小六年級,正是要對性產生好奇的年紀……

  雖然我覺得不可能,畢竟我知道不會有多少大哥跟我一樣對妹妹做這種事,

但我還是聽著他們傳來的悶沉聲音,心中忍不住緊張起來。

  我緊張的問妹妹:「妳聽的出他們在做什麼嗎?」

  「……好像是蓋著棉被,躲在裡面玩。」

  就在這時,忽然對面傳來很急促與沉重的腳步聲與跳到另一張床上的沉重聲

音,十秒後就聽到另一個女人轉開房門在說:「還不快睡覺?」

  看來是他們媽媽聽到吵鬧聲,所以來催促早點睡覺……

  後來對面就都沒有再傳來其他聲音。

  那晚,我也真的因此就一直想著那對兄妹不知道躲在棉被中玩些什麼,就有

點興奮的睡不著。

  隔天放學回家,妹妹沒有來歡迎我,依然留在房間內跟她的新朋友聊天。

  我放下書包後看著她,加上昨天已經有大家聊過,所以她就對我已經沒有怕

生的感覺。

  這時我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就想知道他們昨晚到底玩什麼,於是開口問:「

你們昨晚好像睡覺時玩遊戲被媽媽發現?」

  「對啊。哥哥還差點來不及跑回自己床上。」她笑著回答。

  「妳們在玩什麼?」我忽然直接的問她。

  「我跟哥哥都會玩抓癢遊戲。」

  「抓癢遊戲?」

  「對啊……」

  聽到這裡,加上她也都沒有任何遲疑或遮掩的回答,本來我會很單純的以為

他們只是單純的給彼此抓癢而已,卻沒想到她太純真了,又說了一句話,讓我很

快就知道他們在玩的內容。

  「但我哥哥說我不能跟別人說……因為你們是我的新朋友,我也很喜歡小姊

姊,所以你們不能說出去喔!!」

  那時我聽到這句話,不必想也確定了那個六年級的哥哥一定是透過妹妹的身

體研究性,不然為什麼會需要妹妹保守秘密?

  我又開始緊張起來,因為我第一次發現有人也跟我一樣,在偷偷對自己妹妹

做這種事……

  我讓自己冷靜一會,裝做若無其事的問她:「哥哥怎麼跟妳抓癢?」

  「你跟小姊姊她都不能說出去喔。」

  「我們保證不會。」

  這時她才天真又相信我們的小聲說:「哥哥都會抓癢我尿尿的地方……」

  果然沒錯,對面的那個哥哥也是睡覺時假借玩遊戲的名義,侵犯天真妹妹的

身體與私處。而他們的父母一定是跟我的父母一樣,不相信自己的子女會有這樣

的性行為,所以才會每次都只是叫他們早點睡覺……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其他行為?

  「你們玩遊戲就只有這樣?」

  「對啊,就是哥哥會抓癢我尿尿的地方,有時會要我抓他的小雞……還會變

大喔……」她依然天真的笑著說。

  「多久妳們會這樣偷偷玩一次?」

  「以前是好久才會玩一次,現在是每晚哥哥都會找我偷玩。」

  我則是知道這件事後,還是難免訝異了好一會,然後才平靜下來,並很快想

到,不知道妹妹她有沒有也將我們的事說出去?

  畢竟我不是只有跟妹妹抓癢而已,我是已經幹了她,所以當時想到這一點,

就忍不住緊張的抓著妹妹要離開房間,說等會再讓她回來聊天。

  「妳有沒有將我們相幹或其他事跟他們說?」站在走廊,我擔心的問妹妹。

  「我什麼都沒說啊……哥不是說不能說?」

  我又不放心的問了好幾次,確定了妹妹沒有說謊,什麼都沒有說,這時我才

放心下來,並再讓妹妹回到房間內跟對面的小妹妹聊天。

  晚上吃過晚飯,兩位妹妹一樣隔著窗戶聊天,這時我才聽到對面男孩的說話

聲音傳來。

  我知道他做著與我一樣的事,就忍不住又緊張起來,並且不想跟他見面,因

為總覺得像是看著自己一樣……

  果然那一晚睡覺時,對面又隱隱傳來玩耍聲,他們一定又在互相’抓癢’,

並且整個情景與畫面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

  也因此,那幾天我完全沒有跟妹妹做愛,因為總是想到對面正在做的事,就

忍不住會感覺到沉重的罪惡感……

               ※--※--※

  那幾天我只要想到對面那個哥哥,就忍不住心底升起一陣厭惡感,並自己充

滿罪惡感。

  只是我竟然不知道為什麼,那段時間慢慢的有一種想法,如果他們也完全跟

我們一樣,那麼我應該就能好過點吧……

  但要怎麼讓他們跟我一樣……?

  我竟然很快就想到一個方法,並相信一定會成功……

  那晚在房間裡,妹妹同樣又跟對面的小妹妹聊天,我只是一直靜靜等著。

  好不容易等到對面哥哥出現,我就跑過去窗邊面對他:「你妹妹跟我說了,

你們每晚都玩抓癢遊戲,摸妹妹的下面,也讓妹妹握你那根。」

  他聽到我忽然這樣說,就像是驚嚇到一樣,全身動也不動。

  只是這兩位妹妹依然天真的沒有太大反應,尤其是對面的妹妹,畢竟她們對

這種事什麼都不懂。

  我看著對面哥哥的狼狽緊張模樣,緊張的就像要哭出來,知道他此刻已嚇的

半句話都說不出,就還是只能先跟他說:「每晚都跟妹妹玩……你其實很想要跟

她做做看吧?」

  他依然嚇的沒有回應,只是一直看著我。

  「她媽的到底是不是!?你妹已經跟我承認了!!」

  我有點大聲的兇兇對他喊著問,他就嚇到並身體跳一下,眼框更整個泛紅,

眼淚真的就像要流出來。

  「你不說的話,我就告訴你的爸爸媽媽……」

  這時他才趕緊跟我點頭,一直害怕的點頭,承認他也很想上妹妹,半句話都

不敢說。

  「為什麼沒做?」

  問了他之後,他還是沒回答,我就又恐嚇他說要說出去,他才趕緊跟我說:

「……我不敢……而且我跟妹妹不能這樣做……」

  這些話說完,他就像是嘴巴終於打開了,開始一直求我不要說……

  「知道不能做還跟她玩那種遊戲?好吧,我可以不說出去。但是……」我故

意看著他停頓一會,「你必須今天晚上睡覺時下定決心跟妹妹做……」

  他又啞住,一直緊張看著我。

  我有點兇的再恐嚇他一次:「今晚睡覺時你就跟妹妹做,窗戶不要關,我會

在這裡的窗邊注意你有沒有跟妹妹做,不然明天我就告訴你的爸媽說你睡覺時對

妹妹玩的遊戲,聽到沒?」

  果然對國小六年級的男生來說,這樣的恐嚇非常有效,他們甚至嚇的不敢反

抗,加上我又裝出一付小流氓要打人的樣子,他還是只能屈服的對我點頭……

  至於妹妹,他們倆人都察覺到我們的對話與氣氛有點奇怪,就半句話都不敢

說,只是靜靜聽著。

  尤其是對面的妹妹,她更是不敢置信的看著我,畢竟她一定認為我答應過她

絕不會說出去,這會她一定只擔心他的哥哥等等會罵她或打她……

  我看著她,知道她依然天真的不知道晚上會發生什麼事,就對她說:「妳不

懂沒關係,今晚睡覺時你的哥哥會找妳玩新遊戲,妳安靜的不要出聲,照哥哥說

的做就好了,知不知道?」

               ※--※--※

  我只覺得充滿興奮感,罪惡感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因此一直很期待睡覺

時間的來臨……

  對面那位哥哥,則是被我恐嚇完後,就乾脆緊張的離開房間,就像是要躲離

我的恐嚇與必須與妹妹做愛的命運一樣。

  因此剩下兩位妹妹不知道該說什麼,加上氣氛很不好,就都只是彼此互望,

什麼都不敢說,直到我為了洗澡而離開時他們才好像又開始聊起來。但也沒聊到

什麼,主要就是在彼此互問我剛剛在說什麼,想要了解事情……

  睡覺時間終於到了,關上房間電燈後,我就興奮的拿著椅子坐到窗戶邊,看

著對面。只是對面房間依然電燈全開,非常明亮,卻都沒有說話的聲音,可能他

們都對今晚的事非常緊張吧……

  妹妹這時坐在她的床邊望著我,好一會才小心的問我:「哥?你到底叫對面

的哥哥跟小妹妹玩什麼?」

  「沒什麼啦,妳不要管。」雖然我是可以跟妹妹說他們要相幹,她也應該多

少有猜到,但我還是覺得沒必要說,就乾脆要她別多管,妹妹也就不敢問。

  我等了十幾分鐘,好不容易才等到對面傳來媽媽的叫聲,然後才聽到對面妹

妹開口應答的聲音,然後電燈才調暗,並傳來房門關上的聲音。

  我一直等著,看著對面半開的窗戶與陰暗的燈光,等對面的哥哥有行動。但

卻等了好久,都等到我隔壁房的父母回房睡覺了他還是沒有動作,我終於忍不住

了。

  我盡量小聲的向對面說:「你不怕我說出去嗎?」

  又過一會,我又說了一次,才聽到模糊的應答聲,與有人下床的聲音。

  在陰暗的燈光下,對面的半開窗戶被人很快完全打開,我看到那個哥哥陰暗

的臉,卻看不清五官。但我想就算看的到,八成也只是恐懼的表情吧?或許還會

多了點對做愛的興奮?

  「我會在這看,也會聽你們的聲音,聽到沒?」

  他點頭,但卻都沒有移動。

  又過了十幾秒,我覺得他好像是想跟我求饒,所以我就只好再恐嚇他:「你

要我說出去是不是?」

  他這才終於打算移動腳步,向妹妹的床走去

  「等等……」我叫住他,並打算告訴他幾個動作,因為我怕他會騙我,「你

先在我面前脫下褲子與內褲。」

  就算他不願意脫,但我又恐嚇他幾次,他還是只能乖乖的脫下褲子與內褲,

並用手遮著私處。

  「你房間有沒有衛生紙?」

  他很快的點頭。

  「你現在能不能射?以前有沒有射過?」

  他遲疑一會,然後又跟我點頭,這也表示他一定手淫過或夢遺過。

  「那等等作了之後你必須全射進去,然後從妹妹屁股那裡流出來的,你都用

房間衛生紙擦乾淨,再丟過來我這邊當作證據讓我檢查。如果我發現你在騙我,

我就會說出去,知不知道?」

  很快的,我就看到他消失在窗邊,向妹妹的床走去。

  雖然我什麼都看不到,但我知道對面的妹妹一定還醒著,並且正看著裸著下

半身的哥哥向她走來,不知道要玩什麼遊戲……

  我一直興奮的專注聽著,想聽任何風吹草動,一直覺得其實不是對面的哥哥

要做,反而像是我要做一樣。

  沒有多久,我就聽到很模糊的說話聲,他們兄妹不知道在說什麼,可能是哥

哥要妹妹脫褲子之類的吧?也或許是妹妹問哥哥為什麼要這樣?

  我想到我的妹妹,然後轉頭看著她,她也依然安靜的乖乖坐在床邊。

  「你有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她跟我點頭:「但很小聲……」

  「他們說什麼?」

  「哥哥要小妹妹脫褲子……小妹妹好像問她為什麼……哥哥說她必須照做,

不然哥你會害他們被爸媽打死……」

  聽到這裡,我知道我的恐嚇的確對他非常有用。

  「小妹妹好像在笑……說屁股那裡會癢……」

  當妹妹說到這,忽然我隱隱聽到對面窗戶傳來悶哼,也或許是一聲低叫……

  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心情也興奮到極點。

  我趕緊將頭轉向窗外,果然聽到很輕微的彈簧床開始搖晃聲。

  「那是小妹妹在叫……我最後只有聽到對面的哥哥很緊張的要小妹妹別發出

聲音……」

  妹妹有點擔心的對我說她靈敏耳朵聽到的,看起來就很擔心她的新朋友。

  我則是興奮的一直坐在床邊,等著他們兄妹做完第一次。

  「哥……?」妹妹終於很擔心的叫我,「你是不是要他們相幹?」

  (待續)

===================================

  我與瞎妹妹(13)

  等了幾分鐘,對面房間不再傳出彈簧床搖晃的聲音,我知道對面的那個哥哥

一定已經將精液射到小妹妹的陰道中。

  接著我聽到輕微的說話聲,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也沒有問妹妹,但我

相信一定是哥哥又緊張又恐懼心虛的安慰妹妹。

  好不容易,我等到對面的哥哥終於跟他妹妹做完第一次性交,在陰暗的燈光

下他終於回到窗邊。

  「你們做過的證據呢?」

  他只是冷冷看著我,然後將一團東西朝我這邊丟過來,就將窗戶關上。

  我知道他丟過來的是什麼,是沾有精液的衛生紙,從他的陰莖噴進妹妹的陰

道,然後再從妹妹的陰道流出被他用衛生紙擦起來……這也是我要他做的……

  我不敢用手接,畢竟不是自己的精,再怎樣都會覺得很噁,所以那團衛生紙

就這樣落到我的房間地上。

  其實也不用檢查,因為我相信他沒騙我的膽子,加上剛剛我所聽到的一切,

更不可能是假的,而且也的確有聞到精液的臭味,所以我也是用報紙內都會夾的

厚厚廣告單充當手套,將那團衛生紙蓋住再夾起,然後放進準備好的塑膠袋中並

封好放進抽屜內,以備未來可以隨時拿出來威脅他。

  妹妹一直坐在床邊沒說話,直到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將這些事都處理好之後,

這才又注意到她,但她的表情好像很沉重的樣子,一定是在擔心對面的小妹妹,

也是她難得的朋友。

  「你不要擔心,對面的哥哥和妹妹,也是因為彼此喜歡,所以他們才會相干

的。」

  她沒有說話,但我知道她一定還是很擔心。

  「你跟我第一次相干,不是也感覺會痛嗎?」

  「嗯……」這時她才稍微有點釋懷。

  我走到她面前,然後牽起她的手,她也就很懂事的站起來,並跟著我從小樓

梯爬到上鋪,知道換我要找她相干了。

  這時我的老二早已又硬又翹,所以我一到床上就迫不急待的開始脫褲子,妹

妹也是坐在我的床上開始脫褲子。

  我等她將褲子與內褲脫下,就立刻要她躺下,不必脫上衣了,反正她也還沒

發育,胸部沒什麼好摸的。

  妹妹躺在床上並主動將雙腳彎起來,完全暴露出私處,我就不客氣的立刻壓

上去,並用老二試探性頂個幾下,立即就插進妹妹的陰道內開始幹她並又噴精進

去……

  隔天,對面的小妹妹只跟我妹妹見一次面,說她哥哥說我是壞人並要她都不

能再打開窗戶,之後不論妹妹怎麼在窗戶邊叫對面的小妹妹,她都沒有回應,將

窗戶緊緊關著,妹妹唯一的朋友也就這樣失去了。

  我放學之後,妹妹她很落寞的跟我說,本來我真的很生氣,想說他怎麼敢這

樣,不怕我將他幹妹妹後擦拭陰道流出精液的衛生紙證據給公開嗎?但我很快的

就又冷靜下來,畢竟如果將事情鬧大我也一定會有事,所以就只好忍氣吞聲,等

以後有機會再將這筆帳算回來。

  那一晚睡覺時,妹妹很落寞的一步步踏上小階梯來到我的床上,我看到妹妹

爬上來,就也主動的移動位置讓她躺在我身邊。

  我知道她一定對失去朋友的事很失望,但我又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就什麼都

沒有說,只是在微弱的小夜燈下看著她可愛又孤獨的臉,看了好久好久……

  「哥……?」

  「什麼?」

  「你今天不想跟我相干嗎?」

  她這樣平靜說著,我忽然不知該跟她說什麼,畢竟以往只要她躺到我身邊,

我馬上就脫她褲子並將尿尿那根從她屁股戳進她肚子內。

  「哥?」

  「也不是啦……」

  我們又安靜下來,妹妹依然只是側躺在我身邊,將臉望著我。

  她慢慢的將手伸過來,搭在我胸口,我看著她寂寞的樣子,真的覺得虧欠她

許多,害她失去好不容易才交到的朋友,因此很不舍的將妹妹拉進懷堜窱菕C

  「老實說,你會不會恨哥哥害你失去第一個朋友?」

  她靠在我懷堙A趕緊搖頭:「哥哥也是因為想要讓對面的小妹妹和喜歡她的

哥哥相干啊。」

  我再度感到很有罪惡感,妹妹真的是對性完全不懂,只是單純的信賴我,並

認為就是因為哥哥和妹妹喜歡彼此才會相干……

  我緊抱著妹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感受她的溫暖。

  又過了幾分鐘,她又開口:「哥?今天你不想要跟我相干嗎?」

  「……今天不要了。」

  她聽我說完,只是輕輕回一聲:「喔……」

  我忽然想到,是不是她想要:「那你想要嗎?」

  「我只是覺得很擔心,因為哥都很喜歡跟我相干,但今天卻忽然不要……」

  「很奇怪嗎?」

  她乖巧的點頭。

  又經過短暫的沈默,我本來想叫她回到自己的下鋪去睡,卻忽然聽到她叫我

:「哥,讓我摸你尿尿的地方好不好?」

  我有點訝異,畢竟這是她第二次主動要求用手摸我尿尿的地方。

  「怎麼了?」

  「沒有啦,因為你說今天不想相干,所以,我想像那天一樣再摸你尿尿的地

方……」

  原來她是對我的陰莖依然充滿好奇,這也難怪,畢竟她之前只有好好用手研

究過那一次而已。

  於是我暫時放開妹妹,看著她的臉將我的褲子拉到大腿上,然後她感覺到我

已經脫褲子的動作就主動將手伸過去,然後開始小力的搓揉尚未勃起的小雞。

  她一直用小手搓揉,並跟我說:「哥尿尿的地方還小小的耶?」

  我只是應了一聲,並感覺老二被妹妹用小手一直又搓又拉的摸玩著,還是忍

不住的就開始勃起。

  妹妹感覺到陰莖在她手中勃起的情況,忍不住露出好奇的笑容:「變大了?

變大了?」

  「嗯。」

  她依然笑著繼續用手摸,感覺陰莖的硬度與熱度,並一直撫觸龜頭的傘狀奇

妙形狀。正因為妹妹她還是這麼天真,所以我才能一直對她做這種事。

  看著她的笑臉,我忍不住伸手環抱著她,將她拉進並緊抱在我的懷堙A她也

安靜的靠在我的胸中,雖然我的陰莖正頂在她的大腿上,但她的小手依然緊緊握

著我的陰莖沒有放開。

  這時我的陰莖,或許已經成為連結彼此的最堅硬橋樑。

  「哥問你喔,你喜不喜歡哥尿尿的地方?」

  「我很喜歡……」

  「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哥哥是因為喜歡我才會讓這媔i到人家肚子堿菑z,所以我也

喜歡哥哥尿尿的這堙C」

  「我也很喜歡你喔……」

  聽到我這樣說,妹妹她就有點害羞的笑著,然後雙手又繼續撫摸玩弄我的陰

莖。

  又過一陣子,那晚就這樣結束了。我並沒有幹她,只是靜靜的讓妹妹用手把

玩,然後就趕她回床上去睡。

  

     ***    ***    ***    ***

  

  連續好幾晚我都完全提不起勁跟妹妹做愛,因為我已經幹她太多次,對做愛

已經失去了新鮮感,所以才會這麼冷淡。

  她的確覺得很奇怪,每晚都問我,三天之後的晚上我又同樣的說今晚不想相

幹,她終於哭喪著臉躺在我懷堸搷琚G「哥哥……你是不是討厭我……?」

  我趕緊問她:「怎麼啦?」

  「因為你已經好多天都不想跟我相干……」

  她這種可憐的表情真的讓我覺得好不舍,她完全認為相干就是喜歡對方的表

現,不相干就是討厭對方,而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已經有點做愛膩了,就

想來想去的找安慰她的理由,但想到最後還是只能放棄。

  我直接說:「脫褲子吧。」

  妹妹聽到我這樣說,就笑著趕緊坐立起上身,然後伸手將褲子和內褲脫下。

我也真的變成有點例行公事的脫下褲子和內褲,擺放在床邊。

  當時我有點冷淡的看著妹妹笨手笨腳的將脫下的褲子和內褲找地方擺好,心

情真的就是想要趕緊將事情辦完就可以早點睡覺。然後我看著妹妹乖乖的躺回床

上張開雙腿,等我愛她……

  我搓著老二直到勃起,然後打算照原來的姿勢壓上妹妹的時候,不知怎麼搞

的,忽然想到另一種姿勢,這才又點燃起我想做愛的欲火……

  她看我好像一直沒有行動,所以她小聲的問:「哥哥……怎麼了……?」

  「我想到另一種相干的姿勢,我們試試看好不好?」

  她乖巧的說:「好。」

  「你轉過身,趴在床上。」

  她照我說的乖乖趴在床上,頭側躺在枕頭上,然後我馬上將她的雙腿併攏伸

直,就這樣將身體直接在妹妹的背上壓貼著,很近的看著她的臉,並開始嘗試著

將陰莖塞進她的屁股縫內。

  龜頭很快的就擠進了妹妹併攏的屁股縫,我開始到處輕輕撞,想找出她的陰

道,妹妹則是可能感覺會癢,或是也喜歡這樣的新遊戲,就一直小聲的嘻嘻嘻笑

著。

  我本來是想早點插進陰道了事,但看妹妹好像很喜歡這樣,就決定今晚這樣

就好,反正我可以說真的幹她陰道幹到膩了,會有什麼鬆緊度都完全明瞭,插不

出新感覺,今晚就算服務她好了。

  於是我一直壓在她背上插她屁股但沒進入,並開始覺得妹妹的身體好暖和,

過十來秒,妹妹就小聲的說:「哥哥,你這樣讓人家屁股感覺好奇怪喔。」

  我依然輕輕的讓龜頭插撞在她的屁股中:「為什麼?」

  「癢癢的,好像屁股夾了什麼東西……」她說完後又小聲的嘻嘻笑。

  聽她說完,我沒有回答,因為也想不到該說什麼,就只是雙手繼續撐著上半

身,嘗試著將龜頭以這種後背體位在她屁股內輕壯著。

  然後一分鐘不到,我慢慢的開始感覺雙手因為持續撐著上半身而會發酸,就

乾脆將我的身體也整個壓到妹妹的背上,我的臉頰也貼壓在妹妹溫暖的臉頰上。

  妹妹被我這樣用全身的重量完全壓著,她才有點驚慌的小聲開口:「哥哥?

你好重喔……」

  「因為剛剛我的手會酸……你要我起來嗎?」

  她就又笑著說:「……沒關係啦,只是感覺有點重,而且哥哥好不容易才又

跟人家相干……」

  當時在這間僅有昏暗黃色小夜燈的房間中,雙層木板床上的上鋪,我就這樣

一直緊緊壓貼著妹妹全身,臉也側貼在妹妹側躺於枕頭的臉頰上,很近的感覺彼

此溫熱的鼻息,並且我的屁股一直聳動,讓龜頭和陰莖在她的屁股內被一直夾緊

並向前輕輕推撞……

  我忽然聽到窗外傳來的一陣冷風聲吹過去,這才想到毛玻璃的窗戶因為這幾

天開始吹冬風而緊閉,但也可能是因為怕自己跟妹妹做這種事而反被對面的小哥

哥抓到把柄的關係,才無意識的小心關緊。

  想到這,又讓我想起正在隔壁房睡覺的爸媽……好幾個月來,身為國中生大

哥的我一直誘姦天真又年幼的瞎妹妹,以平均率來算也最少是兩天干一次,他們

如果知道,一定會很傷心的將我打死吧。

  但想做愛的野性誘惑讓我又怎麼抵擋的了?而且我也告訴自己,這不能完全

怪我。畢竟如果那天父母沒有這樣罵我與威脅我,那麼我就不會有這種決心與機

會,在那天深夜以誘騙的方式破了妹妹與自己的處……

  這時妹妹忽然夾緊一下屁股,夾住我的陰莖,讓我回過神的稍微抬起頭看她

的臉,她則是依然嘻嘻的笑著,我知道她是有點調皮的想跟我惡作劇,我就又將

臉頰貼回她微笑的溫熱臉頰上。

  如果妹妹能上學,她正是國小六年級的年齡。妹妹完全對我信賴有加,不知

道我一直誘騙她,就這樣天真的與我開始夫妻般的性生活,讓我一直將精液射入

她的陰道中……如果有天她知道真相了,真不知道她會怎麼樣。

  至少我是早就答應會永遠對妹妹好。她是我的人,我也是她的人,到時要是

她懂事後真的怪罪我誘騙走她的貞操,我也只能默默承受,並想辦法回報她了。

  過了幾分鐘,我正開始覺得身體發熱而開始冒汗,「哥哥,」她小聲叫我,

「你尿尿的地方是不是沒有插進人家肚子?」

  「嗯。」

  她這才又有點擔心的說:「你不想跟人家相干嗎?」

  「你不是覺得這樣會癢,比較喜歡這樣嗎?」

  「這樣是真的癢癢的……但人家更想要哥哥跟我相干……」她依然天真不知

道相干的真正意義,也沒發覺今晚我只是想要服務她一晚。

  我又抬起頭來看她,還是只能輕歎一口氣,妹妹這麼天真聽話,認為我一定

要幹她才算是表示喜歡她,要是我再拒絕下去或說今晚想服務她,只怕會越描越

黑,讓她開始擔心我不喜歡她而慢慢不理她了。

  「那我要插進你的肚子堻寣C」

  她也露出高興又期待的天真笑容小聲說:「人家的肚子又可以吃到哥哥身體

堻抸蝢i的精液了……」

  聽她這樣露骨的說出用肚子吃精液,反倒讓我有點尷尬的只能回她:

  「嗯。」

  「明天奶奶來家媟Ё々飯給人家吃的時候,如果發現有哥哥喜歡吃的菜,

會留下來給哥哥。」

  聽妹妹這樣說,我忽然恍惚了:「為什麼?」

  她完全天真又貼心的說:「因為人家怕哥哥這樣一直將身體最營養的東西分

到人家肚子,會讓你營養不良啊,所以想讓哥哥多吃點東西。」

  我忍不住露出笑容,想告訴她不必了,但還是決定什麼都不要說,因為妹妹

她真的好貼心又可愛……

  我用雙手撐起身體,讓陰莖抽離她的屁股縫,因為剛才好幾分鐘的單純推撞

讓我發現這樣的姿勢很難插進陰道,因此我跟她說:「你的屁股和身體先抬高不

要動。」

  妹妹她也不發問的完全聽話照作,然後拿起我和妹妹脫下來擺放在一旁的睡

褲與內褲疊起來,塞到她的小腹底下,之後發覺這樣有墊跟沒墊一樣,就再加上

她床上的枕頭,這才要她再趴上去,這樣她的屁股與陰部位置才跟著墊高。

  然後我又重新壓到妹妹的背上,握著陰莖將龜頭頂進妹妹的屁股中,然後頂

個幾下就找到陰道的位置,並再更用力的頂一下,固定好位置後就放開握著陰莖

的手,改為將身體稱在床上。

  我看著妹妹依然側躺在床上的臉頰:「要進去了喔。」

  「好。」

  然後我開始聳動屁股,很快就感覺到龜頭開始塞進她的陰道中,並且一點點

的插入,也感覺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她的陰道夾的很緊,一定是因為雙腳併攏伸

直的關係。

  很快的我的陰莖就全插入,龜頭頂端還好像頂到了妹妹的陰道盡頭,連我的

小腹和陰袋都緊貼在她的屁股上,陰莖更感覺妹妹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而夾的

更熱更緊。

  我真的很訝異這樣的姿勢竟然能讓妹妹的陰道變這麼緊,比第一次的時候還

要緊:「喔……你的肚子塈赤漲n緊……」

  「人家也感覺屁股好像塞滿東西……」

  「會痛嗎?」

  「有一點刺刺熱熱的……」

  其實就算她說會痛,我也應該不會就這樣停下來……

  「那我要開始動了。」

  然後我開始聳動屁股,讓陰莖和龜頭重複感受在妹妹狹窄陰道內插抽的非凡

滋味,她的身體也隨著我的動作而輕微搖晃。

  妹妹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安靜趴著讓我幹她屁股,甚至連那是她的陰道都一

定不知道。

  我默默幹著她,這才注意到她的額頭已經冒出汗滴。

  「……會熱嗎?」

  「會。」

  我本來想開個窗戶,但想到又怕會出問題,就只好跟她說:「忍耐一點,我

也會熱。」

  「好。」

  過半分鐘,我繼續享受陰莖跟她的陰道緊密摩擦的快感,忍不住說了句:

「你的屁股真的夾住我尿尿的那埵n緊。」

  她有點擔心:「哥哥討厭這樣嗎?」

  我沒有思考的就脫口而出:「怎麼可能。」

  「如果哥哥喜歡,那以後我們都這樣相干。」

  其實就算她不這麼說,我也一定明天會要她再這樣讓我幹她。另外這也讓我

很訝異的發現,原來換個姿勢也能有這麼不同的新感受……

  我繼續幹她,快感越來越強烈,我決定不忍耐了,就插抽的更快……

  直到射精的快感終於來臨,我將陰莖猛烈的頂進妹妹的陰道,雙眼緊盯著她

的臉頰,身體不再移動,將龜頭深深的頂進她的陰道最底處,開始一發一發突射

出精液。

  她笑嘻嘻的小聲說:「哥哥又吐出最有營養的精液在人家肚子堣F。」

  我則在高潮射精完後很舒爽的忍不住笑著說:「是啊……」

  然後我疲累的暫時倒壓回她背上,感覺很滿足的將臉頰貼在妹妹同樣浮現出

幸福笑容的臉頰上一起溫存著。

  這時我邊休息又忍不住邊想著,雖然是誘姦的,但有一個這樣的妹妹妻可真

不賴……

  (待續)

===================================

  我與瞎妹妹(14)

  

  雖然我又恢復跟自己的妹妹半夜偷偷相干,享受她陰道緊繃的新奇滋味,但

說實話,從那天知道對面的哥哥也上了小妹妹後,我就心理一直掛記著這件事,

並在跟自己的妹妹做愛時會忽然想到而轉頭看著窗戶。

  主要是對面的哥哥小鬼做的太絕了,明明自己就沒有膽幹自己妹妹,只敢東

摸西摸的說玩遊戲,還得我在背後推他一把才讓他了卻心願,現在卻又這樣躲著

我……

  我甚至一度懷疑起或許那個小哥哥是在騙我,他會不會為了保護自己,所以

串通那名小妹妹演出這場戲給我看,其實他們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他只是簡單

的一個人自慰後就射精到衛生紙上。

  當然這都是我自己在疑神疑鬼就是,只要能冷靜想想所有經過與聽到的聲音

就一定會知道他們是真的幹過,我會這麼的懷疑,或許有一半也是因為我自己做

賊心虛於逼他們兄妹相干的關係吧。

  我一直想要報復,但又怕逼過了頭會讓他乾脆跟他的父母說我逼他跟他妹相

奸,所以我又完全不敢有所行動,只能一直隱忍著。

  那天,我真的是作夢都沒想到,機會來的這麼快……

  放學後我疲累的進到房間,竟看見對面的小妹妹天真無邪的跟我妹妹隔著窗

戶繼續聊天,完全沒有前陣子自己的貞操被哥哥奪去的異樣感,尤其是她一定知

道是我指使他哥哥幹她。

  雖然對面的小哥哥要她不准打開窗戶,所以窗戶緊閉好一陣子,但她一定是

一直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忍不住想再跟我的瞎妹妹恢復友情,所以今天才會終於

忍不住的又打開窗戶。

  我看著那小妹妹,她也只是看著我,然後,依然天真有禮貌的跟我問好打招

呼。

  我故做鎮靜的放下書包問她:「你哥咧?還沒放學嗎?」

  「還沒回家。」

  我看著她一會,才決定問她:「那天晚上,你哥哥有對你做什麼嗎?」

  「哪一天?」她天真的說。

  「一個多禮拜前的晚上,你的哥哥說要跟你玩遊戲那天。」

  她忽然有點退縮的樣子,聲音也變的很小聲:「……哥哥很凶的要我不能說

出去……」

  「沒關係,你哥哥不會生氣的,因為是我教他這樣跟你玩遊戲的啊。」

  「嗯……」

  「相信我啦,不然我要我妹妹以後都不准跟你聊天喔。」

  小孩子果然好騙又好威脅,她馬上就相信我,然後依然有點擔心的開口:

「那天晚上,哥哥他是要我脫下褲子和內褲躺在棉被內,然後,就壓著人家的身

體。」

  我有點興奮的問:「再來咧?」

  小妹妹怯生生的說:「接著……哥哥好像將尿尿的地方插進人家屁股……」

  聽到這樣的答案,讓我明白自己之前的猜疑都是多餘的,果然對面的小哥已

經對自己的妹妹出手了……

  我故意友善的問,想多問出些東西:「只有那一天哥哥對你這樣嗎?」

  「還有幾天前睡覺時哥哥好像有將尿尿的地方碰人家屁股,但好像沒有插進

屁股堙K…」

  好小子,那天讓他嘗到了做愛的滋味後,我就知道這傢夥不可能會就這樣罷

手,果然又忍不住的用陰莖碰妹妹的陰部,這樣看來他早晚會再插進去侵犯自己

妹妹……

  就在這時,她們家傳來開門的聲音,小妹妹她回頭看著房門外聽聲音,才又

回頭看著我說:「啊,哥哥回來了,你不能跟哥哥說我都跟你說了喔!」

  我沒有回答她的跟她說:「叫你哥哥過來。」

  對面的小妹妹疑惑一會,一定不知道我為什麼找他哥哥,但她一定是又看到

我認真嚴肅的表情,就只好乖乖的跑去找她哥哥。

  過幾分鐘,對面的小妹妹終於牽著哥哥的手走回窗戶邊,那哥哥依然有點恐

懼的看著我,並且怨篤的瞪著妹妹,怪她為什麼不聽話要再打開窗戶,帶給他麻

煩。

  「你爸媽什麼時候會回家?」

  他緊張的說:「通常都晚上七點……」

  「那我現在去你家,我要看你當場跟妹妹做給我看。」

  他聽到我這樣說,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驚恐的說:「……什麼?」

  「幹!你懷疑啊?」

  我的語氣依然平淡,他卻露出驚恐的神情看著我,不置可否。

  「幹!你不要?還是要我將昨晚的證據拿給你媽?還是你昨晚根本就是在騙

我,根本就什麼都沒做!?」

  這是很爛的恐嚇方法,但他也終究只是個小學生,所以還是非常有效;他知

道我指的是昨晚他丟給我,沾有曾噴進小妹妹陰道內的那張精液衛生紙,因此他

看起來就像是快哭出來,完全不知所措。

  對面的小妹妹看到自己哥哥這樣,她也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一直看著我

們。而我的瞎妹妹也察覺情況有異的都不敢說話。

  「你想讓你媽知道?」他依然驚恐的看我。「不過,是今天我站在旁邊看而

已,難道你真的不想再跟妹妹上一次?你不會覺得那種感覺很爽嗎?感覺很爽是

吧?要是聽我的話,你就可以一直跟妹妹這樣做,所以自己想一下吧。」

  被我先恐嚇完,後面又追加一句要他聯想到做愛快感的話,又經過半分鐘的

沈默,他才終於知道自己沒有其他選擇的點頭,或許是他自己也很想再跟妹妹幹

一次吧?

  雖然我妹妹擔心對面小妹妹的說她也想跟來,但我還是不准她跟,就有點凶

的要她乖乖在家等我。

  我很興奮的出門並快跑繞過巷子到他住的那棟大樓,並且按電鈴讓他開門。

  他開門之後,很害怕我的看著我,那個小妹妹也站在他身後。我們都沒有說

話,他只是讓我進來之後就將家門重新鎖上。

  我看著他們小兄妹,因為都還只是小學生,因此他們倆都比我矮上一個頭,

做妹妹這會我仔細看更是長的挺可愛,瓜子臉加上兩條小辮子,雙眼更依然純潔

又孩子氣的看著我。

  我看了她一會,就還是冷冷的轉頭看著這位小哥哥說:「去你們房間。」

  於是他就帶著我,走向了他們的房間。而小妹妹依然緊張不安的牽著哥哥的

手,並不時回頭看著我,像是怕我會突然傷害她們一樣。

  進到他們的房間,我才發現堶掖ㄛO米老鼠的東西,地毯,棉被,枕頭,連

課桌用品上擺的全都是,這真是讓人想不到住在這種高級兒童房的小兄妹竟然會

相奸,他們的父母要是知道,一定會很訝異且不敢置信。

  「你喜歡米老鼠?」

  做哥哥的他只是點頭。這時我注意到我的瞎妹妹正透過自己家堛熊﹞嵿璁V

這堙A好像在聽這堛瑤芵僋n,就走過去將窗戶關上,不想讓她聽。

  我再看室內一會,發覺也沒什麼其他好看的,都是米老鼠,就還是回頭看著

他:「好吧,那晚你是在妹妹的床上幹她?」

  他靜靜點頭。

  「沒騙我?那你們在那張床上再幹一次給我看。」

  他看著我一會,就像是在哀求,然後他知道再怎麼反抗也沒有用時,就終於

死心了。

  他轉頭看著妹妹,很明顯有點緊張的說:「去躺在你的床上。」

  小妹妹不安的問:「為什麼?要玩遊戲嗎?不是都晚上睡覺時才玩?而且人

家屁股會痛……」

  哥哥一定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只好說:「你不要問了啦……」

  於是小妹妹只好放開哥哥的手,乖乖走到自己的床上並躺著。

  那哥哥只是看我一眼,然後就走向妹妹的床邊並跨上去,然後準備拉起已經

折好放在床邊的棉被。

  我有點凶的趕緊喊住他:「喂!不准蓋棉被!不然要我看什麼?」

  我這一喊讓他嚇了一跳,八成是因為我的表情很凶的關係,然後他有點害怕

的看我一眼之後就又趕緊轉回頭去看著身體底下躺著的妹妹。

  「……你不要動……跟哥哥玩遊戲……」

  「哥哥?」小妹妹又擔心的看著站在床邊的我,然後小聲又害怕的叫著又要

幹他的哥哥,但他的哥哥還是沒有回應,只是開始掀妹妹的小裙子,然後從腰部

開始脫妹妹的卡通內褲。

  我看到這樣才發現,小妹妹她對於自己的內褲正被哥哥向下脫都沒有強烈反

應或說什麼,一定是之前還在跟哥哥玩抓癢遊戲時,就已經很習慣被哥哥脫內褲

了,就像我的瞎妹妹一樣……

  只是那小妹妹一直擔心看著我,似乎一直想跟她的哥哥說什麼,卻又還是不

敢說。

  我本來想跑去看小妹妹裸露的陰部,但這時不知為什麼也跟著緊張起來,忽

然覺得呼吸有點沉重,心臟也跳的有點快,半步都無法移動。

  忽然我注意到小哥哥他就像已經完全不理我的將妹妹雙腳向上併攏曲立在床

上,然後用雙手向左右撐開露出陰部。

  「……哥哥……?」

  這時小妹妹擔心又有點害怕的小聲再喊著自己哥哥,但她的大哥只是看著她

都不說話,自顧自的解開腰帶退下拉煉,然後將褲子向下拉到大腿上,露出藍色

的三角內褲與堶悼]裹住的隆起部分。

  應該是我就站在旁邊的關係,我注意到他沒有勃起,因此藍色內褲那堿搯_

來就只是一小團。接著,他確定褲子在大腿上不會跑掉位置後,就用手將內褲拉

下,露出還沒開始發育的小老二……

  他立即將小老二與下半身向下靠,很快的那奡N壓到了妹妹的陰部上並開始

摩擦,而小妹妹她也伸出手輕輕扶著他哥哥的小雞,就像是在幫哥哥對準位置一

樣的握住,這一定是他教小妹妹的。

  本來我以為他會這樣就幹進去,沒想到在他的老二只是一直軟軟的摩擦在小

妹妹的陰部上,並沒有插進去或勃起。

  過幾分鐘,他轉頭試探性的又看著我,小妹妹也很不安的轉頭看著我,之後

又回頭看著正壓在她上面的哥哥。

  我不耐煩的跟他說:「快插進去啊!」

  他跟我說:「……讓我蓋棉被好不好?」

  「為什麼一定要蓋棉被?」

  他只是緊張又尷尬的看著我,然後才說:「你在看……我沒辦法變大……」

  真受不了這傢夥……但要是換成我是他的話,有人在旁邊看也一定無法勃起

:「……好啦!在你變大插入前可以蓋棉被,然後我就會掀開棉被。」

  於是他才趕緊拉起妹妹床邊的棉被蓋在身上。

  我蹲在床邊看,他蓋了棉被後就都開始聳動身體,一定是繼續讓他的小雞摩

擦在妹妹的小陰唇上,小妹妹的身體也因為哥哥的動作而微微晃動,並不時不安

的轉頭看我一會……

  忽然間,小哥哥將頭更低下,看著妹妹,聲音很溫柔的說:「用手握著……

對,然後像以前一樣移動……」一定是他要妹妹幫他用手套動自慰。

  這一兩分鐘,小妹妹一直看著哥哥,而哥哥他也越來越亢奮的樣子……

  忽然間他不再擺動了,只是看著底下的妹妹緊張開口:「現在你的手放開,

屁股不要動喔,哥哥要跟你玩遊戲了……」

  小妹妹也很不安:「哥……」

  我這時才知道他已經準備好要插進去了,卻緊張的忽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只

是傻傻的安靜看著,真的就像在看A片一樣。

  我看著他們小兄妹一直蓋著棉被緊張互望,然後從棉被的動作看的出來哥哥

先是抬起屁股,然後將屁股朝妹妹的身體壓下去……

  小妹妹一直睜大眼睛看著哥哥,然後她張開嘴,忍不住叫出聲音:「啊!」

  小哥哥也一直看著妹妹,但什麼都沒有說。

  「哥……痛……屁股會痛……」

  小哥哥則是完全沒有說話,也沒有再移動身體,只是很專注並忍耐的看著妹

妹,並開始沉重的呼吸。

  我看著他,知道他的陰莖已經插進妹妹的陰道中,但他沒有動作……

  我忽然會意到,他是正在忍耐著不要射精出來,他一定是一直在心中警告自

己若又射精在妹妹陰道內就真的是又跟妹妹亂倫,這才一直忍耐著。

  雖然知道他不想射精,但我更明白他忍不住又射精進去只是早晚的問題,於

是我就不理他的站起來跑到床尾,開始將棉被掀開。

  他們的身體果然交疊在一起,並且從後面可以看到他的陰莖正插在妹妹的陰

道內,並且因為插入的動作而看起來像是小妹妹的整個陰唇都深深的陷了進去。

讓我想到我跟妹妹晚上相干時,一定也是這樣。

  小妹妹依然斷斷續續說著:「哥……屁股會痛……」並且雙腿像青蛙般的繼

續左右張開,有時候還會忽然抖一下,並且雙手也緊緊搭在小哥哥的肚子邊。

  而小哥哥他則是被我掀開棉被後,就緊張的像是想要將陰莖抽出來……

  看他要抽出陰莖,我大喊一聲:「你幹什麼!?」

  然後我連都不想的就趕緊伸出雙手押上他的屁股,不想讓他拔出來。

  沒想到我太大力了,反而將他的陰莖更往小妹妹的陰道深處擠進去,他也很

緊張的叫出聲音,甚至比小妹妹被他哥哥插進陰道時的叫聲還要大:「啊………

啊………」

  我能看的出來,雖然他一直忍不住的啊啊叫著,像是在極力掙扎抵抗,但他

其實爽的不得了。

  因為他陰莖露在外面的最根部正一顫一顫的,因為我忽然推他屁股的動作而

使他本來就已經很緊張興奮的心情完全超載,就這樣開始將精液猛烈射進小妹妹

的陰道內。

  之後我看他已經射完精,就不再押著他屁股,看著他無力的用雙手撐著自己

身體,也沒有將陰莖抽離妹妹陰道的動作,只是一直低頭看著小妹妹,然後開始

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而小妹妹她,則被這一切給完全嚇到,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只能一直看著正在

哭的哥哥……

===================================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