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深處的夜帳篷

 

 

首發:春滿四合院

本文歡迎轉貼,只要文章附上出處與原作者名

最近兄妹文好少,所以我決定不自量力再寫個一篇讓人看笑話,希望能引出更多良玉

 

 

  《高山深處的夜帳蓬》

 

  阿群是名隨處可見的公立高中一年級學生,外表並不會特別帥,但也不會

特別醜,只是因為他不喜歡籃球之類的運動,最多只有郊遊踏青之類在山區健

行的興趣,所以身上沒有任何一塊肉能真正稱的上是肌肉,只是喜歡登山的他

也稱不上柔弱就是。

  從小到大他的學業總是維持在中上,能考上公立高中就是一個好例子,與

人相處都很友善有禮貌,不會偷抽煙,更沒有做過一件會讓父母擔心的事,看

起來這樣的孩子也沒什麼可以再對他繼續要求的地方……只是有一件誰都不知

道的事,那就是阿群一直覬覦著妹妹的身體,以妹妹的身體作為性幻想對象自

慰……

  說到阿群的妹妹,她叫小玲,才剛升上國小五年級,差哥哥阿群五歲,從

小就長的很可愛,有對明亮的大眼睛,頭髮還綁著馬尾,長大一定是個標準的

小美人,加上很喜歡黏著哥哥阿群,天天哥哥長哥哥短的親蜜叫著,或許就是

因為這樣,進入青春期之後的阿群才會開始迷戀上妹妹小玲,甚至不再以看待

小女孩的眼光看她,而是以看待女人那樣的眼光。

  不過就算迷戀妹妹的身體,再怎麼說都是自己的親妹妹,加上還是個國小

生,父母也都在家,因此才會一直有色無膽的不敢真正動手。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如此慾望就這樣從國中到現在持續了整整三年,

非常標準的看的到吃不到,直到這一天……

  那天是九月中旬的週六,因為準備考高中的關係阿群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去

登山健行,因此當新學校順利入學之後就立刻找機會去登山,也算是鬆懈一下

聯考的緊張壓力。

  自然小玲妹妹也吵著要跟哥哥一起去,阿群只好帶上她,不過一點都不會

覺得妹妹是累贅或覺得很討厭就是,完全是以高興的心情讓妹妹跟著。

  他們大清早的就爬起來趕搭公車前往鄰近縣市的山。說起來那不過是座海

拔八百公尺的小山,因此要說是爬山還不如說只是去大自然的健行路道走走,

因此身上只有小小一袋的旅行背包。

  山區走道上小玲妹妹一直牽著哥哥阿群的手,和哥哥有說有笑的,時而欣

賞路邊花草,時而,就這樣一路登到山頂的休息涼亭,開心吃媽媽準備的便當

,再休息一會才牽著彼此的手開始啟程下山。

  下山的途中,小玲妹妹忽然開心的問:「哥,你有想要去爬阿里山嗎?」

  阿群有點訝異小玲會這樣問:「去爬阿里山?」

  小玲妹妹很可愛的點點頭:「人家有同學暑假跟爸爸媽媽去爬阿里山,還

在山裡面搭帳蓬睡覺,然後早上看太陽從另一座山爬起來,她說很好玩。」

  「阿里山啊……」

  小玲再次點頭:「嗯!嗯!」

  阿群直接問小玲:「你也想去阿里山嗎?」

  小玲妹妹純真的說:「人家也想去阿里山搭帳蓬看太陽爬起來。」

  阿群想了會:「可是阿里山很遠,絕對沒有辦法一天來回,最少一定要三

天,再說就是真的要去也一定要住旅館,不然就是搭帳蓬露營過夜……」

  阿群才說到這裡……

    過夜?!

    一起過夜?!

    在深山的露營帳蓬裡和妹妹一起過夜?!

    如果真的能跟小玲一起在帳蓬過夜的話……

  想到這,就像一扇長久被緊密封鎖起來的門意外找到開啟的方法,阿群不

自覺的血脈噴張起來,雙眼也直盯著天真善良的小玲妹妹看,握著她的手更是

不自覺的稍微用力起來……

 

 

  阿群先是經過好幾個禮拜的掙扎,畢竟他知道這樣的想法太違反社會道德

了。

  然後是自我釋懷,他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試圖淡忘這件事。

  不過小玲竟然就像在推波助瀾的一直問哥哥這件事,加上阿群終究是名正

處於青少年時期的男性,如此慾念與可能性對他來說是永遠無法阻擋抗拒的。

    還是去吧?

    反正小玲也這麼想去就帶她一起去。

    再說夜深人靜的深山,應該不會有其他人。

    所以只要能把小玲帶去……

  直到十二月底,阿群終於下定決心了,先開口問問爸媽再說,如果爸媽反

對的話就當做天意,然後就此打消主意吧。

  於是那個晚上,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阿群裝做若無其事的開口:

「爸爸,媽媽,我有件事想要問你們。」

  阿群忽然這樣說,自然父母都停下碗筷動作看著他。

  「寒假的時候我想帶小玲去阿里山露營,順便看日出,要三天左右才會回

來,可以嗎?」

  忽然聽到哥哥開口講這件事,天真的小玲知道哥哥要帶她去了,立刻露出

笑容。

  爸爸媽媽則是聽到這件事,忽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因此看了彼此幾秒才由

媽媽說:「冬天的山裡會很冷吧?」

  阿群平靜的回答:「其實不會,因為現在的帳蓬都做的很保暖,而且還有

睡袋可以睡在裡面。」

  媽媽再問:「可是睡袋帳蓬那些東西你有嗎?」

  「你們給我的零用錢我都沒有亂花,有存了一萬塊左右,另外要是不夠我

也可以去加油站還是便利商店打工,應該就夠了。」

  媽媽開口又問:「可是你們這麼小,而且山裡面的晚上也會很危險吧?」

  阿群正想回答,這時換爸爸開口問阿群:「你真的這麼喜歡爬山?」

  阿群再次忍著被爸爸識破慾念的恐懼,平靜回答:「其實是想露營。因為

從來沒有在山裡面露營過,加上也沒有看過阿里山的日出才會想去。」

  爸爸看著阿群幾秒,然後才說:「好吧,你想帶妹妹去就去吧。」

  爸爸忽然給予許可,阿群真是又驚又訝,因為他本來就是抱著被拒絕的打

算開口,沒想到竟然會通過的這麼簡單。

  不過媽媽看來沒這麼輕鬆放行:「你真的要讓他們去?!」

  爸爸說:「阿群不是需要操心的孩子,會照顧好自己,所以他想去就讓他

去吧。」

  當然這對父母立刻在餐桌上起了爭論,不過講到最後阿群還是被允許帶妹

妹出發,只要他答應不帶小玲靠近危險的地方就好……

  這一晚,阿群幾乎興奮的失眠,相信理由可以不用多說。

  妹妹小玲則是睡的更香甜,因為她終於可以跟哥哥去阿里山露營看日出,

然後換她跟同學講露營時發生的事。

  總之,阿群就這樣前往登山用品店詢問帳蓬睡袋之類的價錢,就是睡袋也

是故意挑那種可以睡兩人的類型。當然媽媽知道睡袋是雙人睡袋之後有問了一

下,不過阿群只是平靜的跟媽媽說雙人睡袋的價錢比買兩個單人睡袋還要便宜

,媽媽就沒有再問什麼。

  確認所需裝備價錢之後,阿群開始去便利商店打工,全是為了露營的那晚

可以跟小玲有真正的親密接觸,小玲也天真的一直把每天的零用錢給哥哥,說

要幫助哥哥,一點都不知道其實自己正一直把自己往充滿慾念的哥哥懷裡送。

  日子一天天過去,阿群也非常期待的一天天等著,更對當晚可能發生的所

有事進行應對計畫,終於學校放寒假了,所有露營物品也都買好,阿群和小玲

就這樣全身帶滿東西的在家門口跟爸媽道別。

  他們的媽媽還一直叮嚀阿群晚上睡覺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要亂離開帳蓬,

不要靠近陌生人,不要這樣,不要那樣,就是沒有說出哥哥絕對不能非禮妹妹

這件事,親眼把這對親生子女送出家門。

  說來也是因為他們太信任阿群這個孩子了,才會造成把妹妹跟哥哥送做堆

的意外情況。

  那一天以冬天來說其實很暖和,出著大太陽,不過阿群卻因為自己就要對

妹妹做的事而微微發著抖。

  他們大包小包的搭公車去到火車站之後改搭火車前往阿里山,一路上阿群

都不動聲色,怕打草驚蛇,小玲妹妹也完全不疑有她的跟哥哥黏在一起。

  阿群真是深深感覺到妹妹的身體柔軟又嬌小,尤其是今晚在深山就要發生

他長久以來只能留在幻想中的事,褲子裡的陰莖真是完全勃起了。

  三個小時之後出了車站,阿群帶著小玲再次搭上前往阿里山的公車出發,

終於在下午四點抵達二千多公尺高的阿里山森林區,空氣冰冷又乾淨,不是低

海拔的都市區可以比擬。

  阿群跟小玲先打電話回家跟媽媽報平安,然後就照著路道指標前往阿里山

的公眾露營地。

  這時阿群最擔心的事也有其他人在露營,這樣他可能會不敢對小玲出手,

不過當他們抵達森林中的露營區卻發現完全靜悄悄的,沒有其他人在……

  然後小玲開心的幫哥哥搭帳蓬,一起把所有東西都搬進帳蓬裡,在地板上

舖上兩層毛毯保暖,就滿意的一起手牽手離開露營區前往阿里山的廣場買鹹酥

雞之類晚餐吃。

  跟老闆結帳完畢,走到店外,阿群正想牽著小玲妹妹回帳蓬,忽然注意到

廣場角落有一間明亮乾淨的公共廁所。

  阿群想起露營區那裡好像沒有設公廁,所以還是該先在這裡把屎尿解決比

較好,於是阿群跟小玲妹妹明說:「要尿尿和大便都有才能離開喔,因為帳蓬

那裡沒有廁所。」

  小玲妹妹聽話的一個人進入女廁,阿群進入另一邊的男廁,或許是知名旅

遊區的關係裡面打掃的乾淨又明亮,一點臭味都沒有。

  阿群把屎尿都撇乾淨之後在洗手檯洗手,轉身正想離開,忽然看到牆壁上

的自動販賣機正在販賣男用保險套,他的雙眼不由得直盯著看,心情再次激動

起來。

    保險套……

    保險套……

    保險套……

    如果真的跟小玲做了,她會不會懷孕啊?

    小玲她來月經了嗎?

    她才小五,還不可能來月經吧?

    不過真的要做的話,還是該用保險套比較好吧?

    可是保險套該怎麼用?

    我從沒用過啊……

  雖然不知道保險套該怎麼用,阿群還是當下做出決定,掏銅板買了一個之

後立刻進入廁所隔間拆開研究,很快就知道該怎麼用,然後一口氣買十個帶在

身上。

  等到阿群離開廁所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小玲妹妹已經在外面等了十分鐘

,還天真笑著說:「哥哥便秘∼∼∼」

  阿群只是笑笑沒有回答,牽起小玲的手,點亮手電筒走回陰暗的露營地。

  這時已經晚上八點,天色完全暗下來,阿里山的深山露營區或許是管理員

認為冬天不會有人在那搭帳蓬露營,就沒有開啟路燈,因此一片漆黑。

  畢竟跟傍晚還有日光的時候差太多,小玲看著看著怕了起來,尤其是四處

不知從哪裡一直發出的動物類叫聲,好像怪物隨時會跑出來,因此一直抱著阿

群哥哥。

  阿群被小玲妹妹這樣緊抱一點都不會怕,反而加倍興奮起來。

  終於,小玲邊抱著哥哥邊開口:「哥……」

  「妳會怕嗎?」

  「嗯……感覺好可怕……」

  阿群只是伸手摟著她:「不用怕,進到帳蓬就安全了。」

  小玲不知道帳蓬裡面對她來說才是最危險的地方,因此完全天真的點頭。

  他們就這樣在陰暗的山區小走道走了十幾分鐘,手電筒終於照到孤獨矗立

著的帳蓬。

  他們走到帳蓬的開口,阿群拉開最外面的防蚊帳拉鍊層,再拉開第二層完

全沒有任何開口的隔風保暖用拉鍊層,先讓怕黑的小鈴進入帳蓬,阿群就跟著

進入帳蓬把兩層全都緊密拉上。

  此時這對兄妹終於單獨留在深山的夜帳蓬裡了……

  手電筒的燈光下他們慢慢的脫下鞋,擺在出口邊的地上,聽著外面沒有停

過的動物叫聲,聽著帳蓬外的風吹聲,看著帳蓬的塑膠外層被風吹動,小玲才

剛把鞋脫下就忍不住又靠向哥哥:「哥……晚上的山裡真的感覺好可怕……」

  阿群沒有回答,只是獨自把兩雙鞋子整齊放好,然後轉動手電筒把睡袋從

包裝袋中取出來,緊張興奮又期待的把它攤開,還不動聲色的平靜對身邊的妹

妹說:「妳有沒有帶睡衣?換上睡衣吧。」

  小玲聽到要換睡衣,有點訝異:「睡衣?」

  「要睡覺了啊。」

  小玲看了一下可愛的手錶:「可是現在才八點?」

  阿群早有準備的回答:「露營就是要早點睡覺,不然明天怎麼爬的起來看

日出?」

  「真的要換睡衣嗎?媽媽不是要我們穿多一點睡覺嗎?」

  「這個帳蓬沒有窗戶,都關起來了,而且又要一起睡在睡袋裡面,晚一點

就不會冷了,還只怕到時會太熱。」

  說到這,小玲妹妹選擇完全相信哥哥,願意換衣服,只是有個障礙存在:

「可是人家沒有帶睡衣耶……」

  「那妳裡面穿什麼?」

  小玲直接告訴哥哥:「人家只有穿衛生衣。」

  「那就穿衛生衣睡吧。反正在家睡覺不是有時候都只有穿衛生衣?」

  「嗯……」小玲就站了起來,在阿群哥哥面前脫下一身厚重的衣服,直脫

到最後的白色純棉衛生衣。

  阿群坐在毛毯上,緊張的邊看純真的小玲在身邊脫衣服,然後他也開始脫

自己的衣服,脫到最後只剩一件深藍色的三角內褲與上身的長袖襯衫。

  這時的哥哥早就已經勃起了,內褲被撐起來,只是因為帳蓬內燈光昏暗的

關係所以小玲沒有注意到,只是如同已經忘記四周黑暗的恐怖,細膩笑著:「

哥哥只有穿內褲不會冷嗎?」一點都沒有男女授授不親的反感。

  阿群也早有準備的以四兩撥千金的態度笑著回答妹妹:「快一起趟進睡袋

就不冷了。」

  於是小玲妹妹就開心笑著賺進溫暖的雙人睡袋裡面,阿群也把兩人的衣服

丟到一邊之後緊張興奮又期待的躺進去,從裡面把睡袋的拉鍊拉起來,完全阻

隔外面的冷空氣,最後才伸出手把睡袋邊放著的手電筒關掉,才又重新把手縮

回睡袋裡。

  帳蓬裡面再次恢復一片黑暗,可說什麼都看不到。

  在睡袋裡,阿群和小玲這對兄妹緊靠在一起,手臂貼著手臂,直接感覺對

方的體溫,很快就溫暖起來。

  阿群一直張著雙眼,看著陰暗的上方,什麼都看不見,雙耳聽著外面冷風

吹打帳蓬,緊張想著接著該怎麼辦。

    接著呢?

    該怎麼辦?

    要碰小玲嗎?

    就算真的動手,她都國小五年級了……她會懷疑嗎?

    要怎麼做她才不會懷疑?

    要是她反抗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要動手嗎?

    可是不動手的話,今天來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嗎?

    真的要變成只是單純的阿里山露營旅行嗎?

  雖然事前已經有過計畫,不過阿群還是忍不住又開始東想西想,也不知道

過了幾分鐘,身旁的小玲忽然開口笑了:「嘻嘻嘻……」

  阿群順著聲音轉過頭去,不過什麼都看不見。

  小玲還是開心笑著:「嘻嘻嘻……」

  阿群好奇的問:「你在笑什麼?」

  「哥哥真的對我好好喔。」

  「是嗎?」

  「對啊,人家本來以為哥哥不會帶我來露營,但是哥哥最後還是帶我來。

要是我其他的同學,她們都說哥哥只會欺負她們。」

  雖然小玲表示出自己的感謝,不過阿群反而回答不出什麼,畢竟阿群知道

自己的行為比起其他哥哥是更可怖的,只能含糊開口:「嗯……」

  小玲又笑了一會,然後說:「哥哥,謝謝你,人家真的好高興有你這樣的

哥哥,也好喜歡你喔。」

  聽到小玲這樣說,阿群也忍不住開口:「那是因為我也喜歡小玲啊。」

  聽到哥哥這樣說,小玲又開心純真的笑了。

  不過在小玲妹妹單純的笑聲底下,阿群忽然會意到或許自己可以藉著這個

機會開始完成自己的心願。

  深呼吸幾口,安定心神,阿群小心的開口:「小玲,其實我有一件事想問

妳,但是又會擔心……」

  「哥哥擔心什麼?」

  阿群又深呼吸幾口:「小玲,妳先答應哥哥,不論哥哥說什麼,妳都不能

說出去好嗎?爸爸媽媽也一樣,誰都不能說。」

  小玲還是個很單純的小女孩,加上對哥哥的信賴,想也不想的立刻答應:

「好啊,我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

  「妳發誓喔。」

  「我發誓。」

  「那我要說了喔。」

  小玲很開心也很期待的回答:「嗯嗯。」

  「小玲,其實哥哥真的很喜歡妳。」

  小玲單純又直接的回答:「人家也很喜歡哥哥啊。」

  「所以妳能不能答應讓哥哥抱抱?」

  聽到哥哥這樣要求,小玲有點訝異:「哥哥要抱抱?」

  「嗯,我一直好想抱抱妳。」

  「好奇怪喔……」小玲天真的又笑了笑。

  「妳不要嗎?」

  小玲笑著說:「不是啦,只是覺得有點奇怪。」

  「那我可以抱妳?」

  「嗯,可以啊。」

  得到小玲的允許,阿群終於在睡袋中慢慢轉身側躺著面對妹妹,然後伸

手摸著小玲嬌小的肩膀,同樣慢慢讓她側躺著面對自己,就這樣面對面把妹

妹摟進懷裡,感受她溫暖的身體。

  小玲妹妹被哥哥摟進懷裡,感受哥哥全身的體溫,同樣清楚感覺到哥哥

的溫暖……

  這一刻,阿群真的有種願望終於開始實現的滿足感,不由得把小玲妹妹

越抱越緊,越抱越緊,緊緊摟著,心中的所有顧慮開始慢慢消失,開始只剩

下慾念存在。

  小玲被哥哥緊摟著,幾分鐘過去,開始覺得不太舒服,因為已經開始覺

得難以喘氣,忍不住開口:「哥?你一定要抱這麼緊嗎?」

  阿群沒有回答小玲,依然緊緊抱著她。

  又經過半分鐘,小玲再次詢問:「哥?」

  阿群終於稍微放開小玲的身體,開口說話。

  不過就是天真的小玲也能察覺到哥哥的語氣和態度不太一樣,好像有點

緊張。

  「小玲,妳不要動。」

  小玲不瞭解哥哥為什麼這樣問:「嗯?」

  哥哥阿群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在睡袋中直接伸手把小玲的身體推平,然

後開始緊張的移動身體。

  一片黑暗中,小玲妹妹不知道哥哥到底移動身體想做什麼。

  小玲妹妹只知道哥哥很明顯在睡袋中移動身體到自己上方,輕輕壓著。

  「哥,好重……」

  阿群沒有沒答被壓著的小玲,只是慢慢把右腳慢慢探進她的小腿中間,

想把小玲的左腳向左邊推開。

  感覺到哥哥要推開自己的腳,小玲立刻困惑又訝異的問:「哥?」

  不只這樣,小玲更在黑暗中把手搭著哥哥的身體,並且出於本能的用力

夾緊小腿,把哥哥的右腳緊緊夾著。

  正在上方的哥哥以緊張的態度開口:「小玲,妳的腳不要出力。」

  黑暗中,小玲試圖看清楚哥哥的臉,不過什麼都看不到,只有感覺到哥

哥沉重又溫熱的氣息:「哥……?你要做什麼?」

  阿群緊張哄她:「不要管我做什麼,妳只要相信哥哥,乖乖躺著。」

  「可是……」

  「妳不相信哥哥嗎?」

  「不是啦。」

  「那妳的腳不要用力。」

  「可是好奇怪……」

  阿群終於急促的問了聲:「妳不相信哥哥嗎?」

  被這樣一問,小玲知道哥哥好像真的變了,變的很奇怪,於是雙腳也不

敢用力,趕緊應答:「嗯……」

  阿群也在得到妹妹的回答,繼續把妹妹的左腳向右推開。

  接著,阿群慌亂的用右腳撐著,把左腳移到妹妹的雙腿中央,然後迅速

推開小玲的右腳。

  此刻的小玲,雙腳已經被輕壓在正上方的哥哥推開,向左右大張著。

  小玲妹妹面對這種情況,真是不安又困惑。她正在猜想哥哥到底想要做

什麼,就感覺到哥哥好像把肚子向她的兩腿中間尿尿的地方壓。

  粗粗的。

  硬硬的。

  熱熱的。

  大大的。

  小玲妹妹很明顯的感覺到有個這樣的東西緊緊壓著尿尿的地方。

  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正想開口問輕壓在上面的哥哥,忽然就感覺到

哥哥喘著氣開始動身體。

  哥哥一直因為緊張而喘著迄,那個堅硬的物體也一直在小玲尿尿的地方

動來動去。

  小玲開口:「哥……」

  阿群哥哥邊動下體邊急促的喘氣回答:「什麼?」

  「你在做什麼?」

  阿群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壓著小玲聳動下體。

  小玲再問:「哥?」

  阿群終於急促的說:「不要問了,等一下我會告訴妳啦。」

  小玲妹妹只好安靜下來:「嗯……」繼續張著雙腿讓哥哥做奇怪的事。

  其實說奇怪也沒有多奇怪,不過就是隔著三角內褲與衛生長褲,以男女

交合的體位把陰莖貼著妹妹的陰部上下摩擦,這麼簡單而已。

  完全陰暗的深山野地,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帳蓬內,阿群就這樣在睡袋

裡壓著妹妹一直推動陰部,就像A片看過的性交姿勢,貪婪的從妹妹的身體

獲得性快感。

  畢竟因為以往妹妹的陰部只有在想像中才碰的到,現在是非常直接的在

感受,阿群真是失去理智了。

  不過要說失去理智,或許從摟著小玲妹妹開始,他就已經失去理智了。

  阿群就這樣急促的壓著底下的妹妹推了一分鐘,終於抵達臨界點。

    要怎麼辦?

    要這樣就射嗎?

    可是還穿著內褲,也還頂著小玲的那裡……

  阿群以最後的理智思考著這件事,不過本能反應畢竟比理智還要強大,

他就這樣緊壓著小玲妹妹的陰部,在自己的內褲裡開始射精。

  精液一發發的狂湧而出。

  阿群也停下任何動作,只是屏住呼吸享受抵在妹妹陰部射精的這一刻。

  黏稠炙熱的精液先是浸透內褲,然後順著隙縫冒出,跟著沾濕了小玲妹

妹的衛生褲。

  當然小玲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哥哥最後很用力的動幾下,就都不動。

  不過要說小玲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正確,因為她有略微感覺到那根又粗又

大的東西好像開始在抽動,只是不知道那是在射精的反應。

  半分鐘後,精液終於射完,阿群哥哥疲軟的慢慢躺下,直壓到底下的小

玲妹妹。

  小玲忽然被哥哥真正壓住身體,臉也被哥哥的肩膀壓著,雙手使力搭著

哥哥的身體想推開,並且忍不住叫著:「哥哥?好重……!好重……!」

  .

  .

  .

  五分鐘之後,帳蓬內部已經被手電筒的燈光照亮。

  阿群哥哥已經不再壓著小玲妹妹,而是單純的平躺在她身邊,雙手在睡

袋裡面開始脫內褲。

  畢竟內褲已經被精液噴濕,附近也沒有任何水源可以清洗,阿群只好在

睡袋裡面先脫下來,然後伸手從背包中拿出空的塑膠袋丟進裡面,等待明天

有機會再拿去清洗。

  接著他本來想把裝有內褲的塑膠袋綁起來,不過他先伸手摸了一下陰莖

,發現整個黏糊,只好再伸手取出一包衛生紙開始擦拭陰莖,再把衛生紙丟

進塑膠袋等待一起處理。

  當然,因為內褲被拿出睡袋的關係,帳蓬裡面開始充滿精液的味道。

  小玲妹妹一直聞著精液的味道,乖乖躺在睡袋裡面,轉頭安靜看著身邊

哥哥的動作,完全不知道那股濃厚的味道到底是什麼,更不知道哥哥已經把

內褲脫下來放到外面了。

  阿群就這樣默默的把自己的陰莖擦乾淨,才默默的把裝有內褲和衛生紙

的塑膠袋綁起來,放進登山背包中。

  處理好之後,阿群關上手電筒,帳篷內再次一遍黑,兄妹兩默默躺著,

什麼都沒說。

  過了好一會,小玲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哥哥?」

  阿群平靜的回應妹妹:「什麼事?」

  小玲發現哥哥好像沒有剛才那麼奇怪,因此開口詢問:「剛才你在做什

麼?」

  「沒有做什麼啦。妳記得保守這個秘密不能說就好。」

  小玲再問:「哥有沒有聞到?這是什麼味道?」

  「沒什麼啦。」

  「剛才哥哥真的好奇怪喔……」

  阿群沒有回答。

  覺得阿群哥哥好像不太想說話,因此小玲也不敢開口再問。

  夜風再次吹動帳篷,好一會都沒有誰說到一句什麼。

  又幾分鐘過去,阿群哥哥忽然開口:「小玲,睡了嗎?」

  「還沒……」

  「妳摸一下自己那裡,看有沒有沾到。」

  小玲單純的問:「摸哪裡?」

  「尿尿那裡,妳摸摸看就對了。」

  哥哥這樣說,小玲只好困惑的伸手去摸,還真的發現黏黏糊糊的:「有耶。」

  阿群問她:「很多嗎?」

  「嗯,好像都濕濕的。」

  阿群只好說:「脫下來給我,明天我拿去洗。」

  聽到哥哥要自己脫掉衛生褲,小玲猶豫了:「要脫下來?」

  「脫下來給我。」

  「可是……」

  「脫下來啦。」

  小玲猶豫了好一會,因為她穿衛生褲的話就不會再穿內褲,要脫掉就等於

要光著屁股。

  阿群又問:「怎麼不脫?」

  小玲只好各訴哥哥:「我沒有穿內褲,也沒有帶替換的褲子耶……」

  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就像把一根雞腿秀給飢餓的狗看,阿群原本恢復平靜

的心再次被挑動。

  「妳……沒有穿內褲?」

  小玲妹妹天真的說:「我有穿衛生褲啊。」

  阿群聽到妹妹這樣說,忍不住吞了口水。

    有穿內褲也就算了,她竟然沒有穿內褲?

    要是她真的脫下衛生褲,不就下體都一樣跟我全裸了嗎?

    全裸的下體……

    陰唇……

    陰道……

    沒有什麼東西擋著……

    我可以插進去……

    我可以插進去……

  阿群又開始胡思亂想,並且開始渴望妹妹的身體。

  只是,說到真的要跟妹妹小玲做愛,終究還是會有顧忌存在。

    可是……真的要做嗎?

    真的可以嗎?

    剛才是只有壓著她那裡,所以就算被知道了應該還沒有關係……

    如果我的陰莖真的插進去,小玲她一定會知道吧?

    要是她說出去的話該怎麼辦?

  阿群的心中有這麼多的猶豫與恐懼,終究跟妹妹發生性關係不是一件小事

,但是他長久以來又一直把妹妹當成自己的性幻想對象……

  如此猶豫掙扎了好幾分鐘,阿群終於做出了決定……

    做吧!

    還是做吧!

    但是如果我什麼都不做,以後一定會後悔吧?

    這不是我帶她來露營的目的嗎?

    要是什麼都不做,未來一定會後悔吧?

  下定決心之後,阿群再次平靜自己的心神開口:「小玲,脫下衛生褲。」

  「真的要脫嗎?」

  「脫下來。」

  「可是好奇怪……」

  「都濕掉了,妳還不脫啊?」

  「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濕掉?」

  「不要問了,反正脫下來給我就對了啦。」

  於是,小玲最後還是乖乖的把沾有精液的衛生褲脫下來,交給哥哥丟進塑

膠袋裡面。

  這時的阿群和小玲這對年輕小兄妹,都已經完全光著屁股了。

  阿群一直想著該怎麼繼續下去,更一直想著妹妹已經光著下體這件事。

  小玲妹妹則是依然天真無所覺,只是覺得屁股涼涼的,對於光著屁股的感

覺非常奇怪。

  又幾分鐘過去,阿群哥哥鼓起勇氣,再次主動開口:「小玲?」

  「嗯?」

  「妳現在真的沒有穿內褲嗎?」

  「沒有啊,」說到這裡小玲忍不住笑了,「屁股感覺好冷喔……」

  阿群又深呼吸幾口,才下定最後決心的詢問:「小玲,你喜歡哥哥嗎?」

  小玲不疑有他的直接回答:「我喜歡哥哥啊。」

  「有多喜歡哥哥?」

  「就是很喜歡啊。」

  「如果真的很喜歡哥哥,那麼不論哥哥對妳做什麼,妳都可以忍耐,也不

會說出去嗎?」

  小玲好奇的問:「忍耐?」

  「小玲,哥哥好想跟妳做一件事,真的好想跟妳做,已經不能忍耐了,只

是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不過哥哥想跟妳做的這件事就跟剛才發生的事一樣

,妳必須發誓不會跟任何人說,是我們兩個人的小秘密,好嗎?」

  有了剛才發生的怪事,被哥哥壓著尿尿的地方摩擦,小玲已經有一點怪怪

的警覺了,因此先問:「為什麼?是什麼事?」

  阿群有點緊張的告訴她:「妳不要問那麼多。」

  小玲非常的疑惑:「可是……」

  「如果妳真的喜歡哥哥,就乖乖的答應哥哥,聽哥哥的話,好不好?」

  小玲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她覺得好像不會是什麼好事……

  阿群哥哥再問她:「妳不喜歡哥哥嗎?」

  「不是啦。因為我真的覺得哥哥好奇怪……」

  「哥一直對妳這麼好,還帶妳來露營,妳為什麼不立刻答應呢?」

  聽哥哥這樣說,清純的小玲也覺得很對不起哥哥,只好回答:「好啦,我

知道了,我答應哥哥啦,也答應不會說出去。」

  阿群哥哥的聲音很高興,有驚喜的感覺:「真的嗎?!」

  聽到阿群哥哥很開心的樣子,小玲也跟著開心起來:「嗯,因為我喜歡哥

哥啊……」不只喜歡,也充滿了滿滿的信賴,這就是小玲對哥哥的情感,因此

促使她答應哥哥的詭異要求。

  當然,單純天真的小玲不會知道自己這一答應,就把自己的身體都交給阿

群哥哥了……

  阿群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以為要又拐又騙的說半天才行,這會聽小

玲妹妹答應的很快,高興又興奮的真是心跳血壓立刻竄高。

    她答應了!

    她答應了!

    小玲真的答應了!

    我真的要跟小玲做愛了!

  「小玲,妳有答應過不論怎樣都不會跟任何人說喔!」

  「嗯……」

  「妳一定要保密喔,不然我就不跟妳好了!」

  「我知道……」

  「不論誰都不能說,知不知道?」

  「真的誰都不能說嗎?」

  「誰都不可以,爸爸媽媽也一樣。」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們的秘密。」

  小玲真是既困惑又不解,所以只能:「嗯……」

  聽她這樣,阿群趕緊追問:「爸爸媽媽也不能說,知不知道?」

  「嗯……」

  「聽到沒有?」

  「我知道了……」

  「真的不能說喔,不然哥哥都不跟妳好了。」

  「我知道。」

  得到小玲妹妹的答應,這時阿群想到剛才買的保險套,想要趕緊戴上迎接

第一次的性愛,不過又想到一件事,於是決定先問:「哥哥想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妳有沒有月經?」

  小玲很明顯還不懂:「月經?」

  阿群知道妹妹還沒有來經,否則她一定會知道什麼是月經,因此保險套應

該可以先不必用吧,至少第一次不想用,於是阿群在溫暖的睡袋內開始迅速的

移動身體。

  小玲只是一直乖乖躺著等待,感覺哥哥在移動,猜想哥哥到底在做什麼,

與他想要對自己做什麼?

  結果,就像剛才壓著自己的時候,哥哥說:「雙腳張開。」

  小玲沒有反抗,只是想到哥哥好像是想要跟剛才一樣,就乖乖的主動張開

雙腿。

  她這一張開雙腿,就立刻把自己的性器官開口毫無遮掩的暴露在哥哥凸出

的陰莖前。

  接著,小玲感覺到哥哥又輕輕壓到自己身上,她只好伸出雙手輕輕搭著哥

哥的胸膛,怕他又壓下來。

  這時,她忽然感覺到尿尿的地方好像被什麼又大又硬的東西直接頂到。

  小玲妹妹完全不知道,哥哥已經把她粗大的龜頭頂在自己的陰唇上……

  黑暗中,阿群哥哥緊張的說:「妳絕對不能說喔!」

  「好……」

  「絕對喔!」

  「嗯……」

  再次得到絕對不說出去的回答,阿群開始雙腳向上推,龜頭也向妹妹的陰

部頂。

  被頂了一下,小玲妹妹有點訝異,因為她以為是跟剛才一樣,是什麼奇怪

的東西壓著尿尿的地方摩擦,而不是被這樣猛頂。

  下一秒,阿群又用力頂了一下,小玲又被這樣的動作訝異的嚇到,忍不住

開口發出一聲:「咦?」

  下一秒,阿群又用力頂了下去,小玲終於開口:「哥哥,你在做什麼?」

  不過阿群哥哥只是回答:「妳不要動,」然後就又頂下去……

  黑暗的荒野帳篷內,躺在睡袋內的小玲妹妹就這樣張著雙腿被親哥哥頂了

十來下,還繼續被一下下頂著,不知道哥哥到底在做什麼。

  只是,雖然小玲沒有親眼看過,但她還是開始猜到:哥哥是不是用他尿尿

的小雞在碰我尿尿的地方?

  不過就算她已經開始猜到了,又能怎樣呢?

  在這樣的深山野外帳篷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國小五年級的單純小女

孩要如何逃過親哥哥的有意姦淫?

  反過來看,輕輕壓著妹妹的阿群,他一直想盡快頂進妹妹小玲的陰道,只

是他頂來頂去的都頂不到陰道口,因此也越頂越著急。

  最後他決定換個方法,不再亂頂,他心慌意亂的直接伸手握著陰莖,把龜

頭壓在妹妹的陰部,看能不能用力壓進去。

  小玲也感覺到哥哥不再亂頂,只是這邊用力壓幾秒,然後那邊用力壓幾秒

,終於忍不住再開口詢問:「哥哥……?」

  阿群沒有回答,只是再握著陰莖換個位置頂……

  小玲被頂到了菊花,她忍不住說:「哥哥,你碰人家大便的地方做什麼?」

  聽到小玲主動這樣說,阿群也靈機一動:「這是妳大便的地方?」

  「嗯……」

  接著阿群哥哥趕緊把陰莖向上移一點:「這裡呢?」

  被頂到這裡,小玲妹妹明顯覺得怪怪的,不過她不知道哥哥正在頂的地方

是哪裡,只能說:「不知道……只是覺得怪怪的……」

  得到這樣的回答,阿群覺得應該就是這裡,於是用力往這個點壓,一直壓

,用力壓,壓到最後終於感覺不同了……

  阿群感覺自己的龜頭慢慢的被夾住。雖然還可以再進去,不過感覺要硬塞

才可以。

  小玲妹妹也覺得那個硬硬的東西好像開始進入自己的屁股了,雙手緊緊搭

著哥哥的胸膛,張開的雙腿也忍不住想闔起來,但卻被哥哥的身體擋著:「啊

……!啊……!哥!哥!你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

  阿群沒有回答或理會妹妹,只是繼續用力塞,想把陰莖整個塞進去,陰莖

也的確開始一小段一小段的沒入。

  小玲則是開始感覺疼痛,好像有刀子在割陰道口那般的痛感,因此開始緊

張又害怕的喊痛:「哥!哥!痛!會痛……」

  會有這樣個痛感,除了第一次破瓜,沒有適度潤滑,也是因為小玲妹妹還

沒開始成長,陰道就被哥哥的成人陰莖勉強撐大……

  半分鐘之後,小玲妹妹的陰道終於完全被哥哥的陰莖塞滿。

  這個睡袋裡的這對年輕兄妹,不再是處男和處女。

  留在家裡的父母更絕對想都想不到自己信賴的乖兒子真的會對妹妹做出這

件事……

  深山夜風更只是繼續拍打完全黑暗的帳篷。

  睡袋裡的阿群壓在妹妹身上動都不動,一直吐著興奮又激動的大氣,享受

陰莖被妹妹的陰道緊緊包圍著的感覺。

  被壓在下面的妹妹小玲,忍著驚恐不安的眼淚,雙手緊搭著哥哥的胸膛,

雙腳緊靠著哥哥卡在中間的雙腿,一直感覺到尿尿那裡被一根奇怪的東西塞滿

,並且一直有難以形容的微妙痛感,漲漲痛痛的。

  阿群感受的妹妹身體的溫暖,陰道的緊繃,吐著氣,心中想著:真的幹進

去了……

  被哥哥又壓又插的小玲也含著眼淚開口:「哥……好痛……好痛……」

  阿群正想對底下的妹妹說點什麼,卻一點先兆都沒有,快感猛烈來襲,在

妹妹體內的陰莖開始不受控制的一陣陣抽動,狂猛噴出精液,對妹妹的陰道與

子宮進行第一次的精蟲洗禮……

  接下來的事,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阿群放膽出手,終於有了第一次的性體驗,留在山上的這三天兩夜除了帶

小玲去看日出與吃飯上廁所,就是跟妹妹小玲一起留在帳篷裡,在溫暖的睡袋

中持續姦淫她,盡情享受妹妹的女體。

  剛開始,阿群還有用保險套,不過當買的那幾個都用完之後,阿群就不曾

再購買過保險套使用,選擇直接內射。

  至於小玲妹妹,當然她會對哥哥整天壓著自己的行為覺得很奇怪,尤其下

體都會痛痛的,還會流出白色的黏液,不過出於對哥哥的信賴,小玲一直沒有

反抗,都乖乖的忍痛任由哥哥壓著自己,就是三天後回到家裡也保守著秘密沒

有跟爸爸媽媽說。

  也因此,這一次的登山露營之後,乖巧天真的小玲妹妹就成了阿群哥哥的

洩慾玩具。

  阿群哥哥食髓知味的一直找機會在週末帶小玲妹妹去深山露營,整天在小

小的帳蓬睡袋裡壓著妹妹持續滿足年輕性慾,把精液毫無保留的噴進妹妹的陰

道。

  直到幾個月後的暑假前夕,被哥哥內射了近百次的小玲妹妹肚子越來越大

,大到學校老師都起疑了,帶她去檢查,這件事情才終於曝光……

 

  = 完 =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