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少女 二籠 同人篇:雞腿

作者:壞哥哥

2007/05/07首發

2009/03/14重發於:春滿四合院

 

***********************************

  看完《地獄少女》1和2全套之後有感,隨地吐痰也有可能被拉去坐船(認

真),因此忍不住寫了這篇來惡搞一下

***********************************

 

  我是一名作家,自由業作家,專門挖掘社會出腐敗的一面寫成書,揭露給社

會大眾。

  政客貪污、企業的骯髒斂財、權勢者的濫用,這些社會醜事已經被我挖出無

數件,相關人士或是潛逃、或是被捕坐牢、或是自殺了事,因此自然有不少人怨

恨我,甚至恐嚇我,威脅要我死。

  我從不在乎這些恐嚇,都只是一笑置之,直到某天,我意外收到一封未曾收

過的恐嚇信:『我將連絡地獄通信,將你打入地獄!!』

  地獄通信?什麼是地獄通信?

  我開始查資料,這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地獄通信,就是一個人如果對某人心懷

強烈怨恨,只要午夜12點登入地獄網站,輸入對方姓名,地獄少女小愛就會出

現,然後將對方打入地獄,不過,委託人死後也必須跟著墜入地獄,說不上是很

好用,加上這總是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因此我就沒有太在意。

  沒想到,我一個認識好幾年的老朋友,本來我們一直互相鼓勵,互相支持,

定期出來聚餐、維繫友情,以友情相待彼此,原本我以為這段友情會永遠持續下

去,沒想到……

  那個週六晚上的聚餐,他同樣叫了一盤大雞腿,服務生送上桌,過幾分鐘,

我看他好像都沒有要拿起來吃的打算,就乾脆拿起來開始啃。

  我的朋友忽然瞪著我:「你果然……又這樣對待我!」

  我被他這樣喊的有點嚇到:「……什麼?」

  他生氣的說:「我的雞腿!你又給我拿去吃!」

  「啊……?雞腿?」我看看雞腿,「我看你好像都不拿,就……先拿起來吃

了。」

  好像是這句話刺激到他,他竟然從外套裡忽然拿出一個脖子上繫著紅絲線的

草人,滿臉怨恨看著我,並且伸手抽開那條紅絲線:「我要你也嚐嚐……我的怨

恨!」

  忽然,餐廳內一陣強風伴隨漫天風砂吹過,將被解開的草人吹走,世界就這

樣瞬間改變。

  「你的怨恨,我收到了……」

  這個世界瞬間變色,就像是戴著糖蜜色的濾鏡看著,萬事萬物都被濃濃的黏

住,連時間也凍結住,餐廳內其他人也都消失了,只有我和他,與眼前忽然出現

的一名少女,穿著黑底並有無數花朵圖案的和服少女,出現在我眼前。

  我承認,跑過這麼多社會新聞的現在,這是我最訝異的一刻,因為我知道眼

前出現的是什麼:「地……地獄少女……」

  有那麼幾秒,我希望自己看錯,或者忽然醒來發現自己在做夢,但很顯然這

是清醒的世界。

  雖然已經超越理智所能理解的範圍,我還是著急的問:「等等!我為什麼要

下地獄?我做了什麼?」

  小愛愛只是毫無表情看著我,沒有回答。

  站在面前,我的好朋友滿臉怨恨與淚水看著我,手上還緊握著那根細紅線:

「都是你……都是你的錯!」

  看著他,我不敢相信,我最信賴的朋友竟然要把我送入地獄!

  「為什麼?我們不是認識很久的朋友嗎?為什麼要將我流放到地獄?」

  他一直擦著眼淚和鼻水,痛苦地啜泣,跟我說:「你……為什麼?……為什

麼……」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吧?!

  他哽嚥好久好久,終於繼續說:「為什麼……都認識這麼久,你應該知道我

喜歡吃雞腿,卻還每次跟我吃飯時,都會故意把我的雞腿吃掉,你知道我有多痛

苦嗎?!」

  我忍不住再舉起左手中還拿著的物品看著:「雞腿?為了雞腿?!」

  「對!你手上那根超大雞腿,你知道我已經被你搶去吃幾根嗎?!到今天為

止,已經第一百根了!我再也受不了你的自私和貪婪!」

  我只能:「……」

  他再次對我咆哮:「我要你也嚐嚐我的怨恨!」

  「等等!別鬧了!為了雞腿要我下地獄?!」

  眼前,我的朋友消失了,地上忽然出現一個大眼睛瞪著我:「哎呀,看來一

點反省的自覺和意思都沒有……」然後,眼瞳轉去看著小愛,「……小姐?」

  一直面無表情又毫無表情看著我的小愛愛,終於慢慢舉起右手,和服衣袖上

的花樣也像是飛了出來:「你想……死一次嗎?」

  「等等!為了雞腿就要我下地獄?!我陪他一百根雞腿好不好?!等等!等

等!」

  不過,我還是被飛出來的花朵給包圍,然後送進一團黑暗中,失去意識……

  「啊啊啊啊啊啊∼∼∼∼∼∼∼!!!!!!」

  .

  .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再次恢復意識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艘小舟內。

  我立刻想到自己的處境,趕緊坐起來,見到這個難以形容的世界。

  船頭坐著菊理小魔王,她一直微笑看我,小愛愛則是同樣穿著和服站在船尾

搖槳,讓小舟泛在這平靜無浪的陰暗奈河,週圍都是點著燭火的方型燈籠在漂,

遠方有一個巨大黃泉鳥居立著,那裡面應該就是地獄。

  我趕緊看著小愛:「騙人吧!我真的要下地獄了?!」

  小愛專心搖船,沒有理我。

  我緊張了起來:「喂!妳說話啊!」

  小愛同樣專心搖船,沒有理我。

  我只得趕緊爬到小愛的面前,抱著她,懇求:「小愛愛,求求妳,放我回去

吧!」

  菊理小魔王坐在小舟的前頭,嘴裡說著跟我有關的話,卻又以饒富趣味的表

情看著被我緊抱著的小愛愛:「好可憐喔,明明……明明……明明∼∼∼什麼事

都沒做,卻被人家這樣對待……」

  一直只是平靜搖著船槳的小愛愛,意外對這句話起了反應,她的手慢慢停下

動作,只是看著眼前遠方巨大的黃泉鳥居,想著過往發生的事,這艘小舟也不再

前進。

  菊理小魔王看著小愛愛,又說了一句:「好可憐!……真的好可憐喔……小

愛,妳就陪陪他吧……嘻嘻嘻……」然後就像是捉弄夠小愛,從舟上站起來,忽

然向外面一跳,很神奇的消失在空中。

  我依然緊抱著小愛愛,將我的臉盡情在她溫暖的胸前磨蹭撒嬌:「啊……小

愛愛∼∼∼放過我吧∼∼∼讓我回去啊∼∼∼」

  小愛愛依然動也不動,只是站著。

  我繼續對她撒嬌:「我會買一千根雞腿還他,一萬根也行,也不會再吃他的

雞腿,放我回去吧。」

  小愛愛依然動也不動的只是站著。

  我抬頭看著她,不過小愛愛還是動也不動,好像已經完全失了神,沉迷在回

憶中。

  我再嘗試求她:「可愛迷人的小愛愛,放我回去啦,好不好?我求妳。」

  小愛愛依然動也不動的只是站著。

  我看著她:「……」

  小愛不知道看著幾百年前的遠方:「……」

  我生氣起來:「妳看不起人啊?!我都這樣求妳,還半點反應都沒有!」

  小愛依然沒有理我:「……」

  氣死俺!氣死俺了!這小丫頭瞧不起人到這程度!

  我忍不住雙手抓著她,開始前、後搖動她:「喂!妳瞧不起人啊?!放我回

去,聽到沒?!」

  她依然沒有絲毫反應。

  「他媽的,這樣看妳還有沒有反應?!」

  我乾脆將雙手向前伸,隔著和服開始抓小愛愛的胸部。

  平常女孩子被男人這樣抓,再怎麼說都會慘叫著開始閃避,不過小,愛愛竟

然還是不動如山,一點都不在乎,繼續沉思在她自己的回憶中,連眼睛都沒有眨

一下。

  畜生!嫌我祿山之爪技術不好嗎?!我真的生氣了!!

  「妳這冰冷的女人!就讓我看看妳能多冰冷吧!」

  於是我的雙手解開和服上的繩結,然後開始解腰上的布匹,小愛愛竟然還是

沒有半點反應,只是看著遠方。

  沒多久,我順利的讓腰上布匹脫落,她身上的和服也自然向左、右敞開,能

見到裡面還穿著的潔白浴衣。

  我再看著小愛愛,她還是沒有動作。

  「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拉著她纖細的手,以強硬的態度讓她半坐半躺的靠在舟內,然後脫開她的

和服,伸手解她浴衣的腰帶。

  終於,小愛愛有點反應了,她躺靠在小舟旁,看著我:「你做什麼?」

  「妳終於醒了。既然都要下地獄,那就先一起體會人生的快樂吧!」

  「人生的快樂?」

  「對!就是人生的快樂!」

  啪拉一聲,我將浴衣也左、右拉開,終於見到小愛愛潔白的肌膚、雙乳,與

充滿神秘的三角地帶。

  小愛愛只是看著我,也沒有露出羞恥的反應,好像怎樣都無所謂。

  我也沒有理她,雙手開始抓揉她胸前像網球的雙乳,剛好一手可以抓一顆。

  「媽的,竟然只有B罩杯,不過小歸小,形狀還真不錯!」

  小愛愛依然只是看著我,沒有反應。

  我開始五指掐著乳球,像要把球抓起來般的拉扯,小愛愛同樣冰冷看著我。

  玩弄乳球沒多久我就放開,然後張嘴開始含著微凸的櫻紅乳頭,又吸又咬。

  小愛愛低頭看著我,終於主動說了句:「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沒什麼意義!……只是反正都要下地獄,妳也不會放我回去,就讓我爽一

下吧!」

  她不懂的問:「爽一下?」

  我沒有回她,而是玩夠小乳球後,拉開自己的褲腰帶,解下拉鍊,就聳著陰

莖,雙膝跪在她前面,拉開小愛愛的雙腿,架到我的左、右大腿上靠著。

  小愛依然只是看著我,然後低頭看著我的陰莖,依然什麼表情都沒有。

  我左手搭著小愛的腰骨,右手握著陰莖,然後龜頭抵在她柔軟的小蜜口。

  就算是這種時候了,小愛還是同樣只是看著,像是給我綠燈一樣。

  於是我使力的聳動屁股向前頂,開始將龜頭頂進她的小蜜口。

  剛開始還無法進去,不過我更用點力氣頂,龜頭就像是終於排出一條道路,

擠進一個狹小緊繃的空間。

  終於,就在我的龜頭插入陰道之後,小愛原本冰冷的表情也消失了,忍不住

皺著眉頭,小哼著:「啊……!」畢竟再怎麼說,插入都跟摸乳是兩種完全不同

等級的感受。

  我感受龜頭被陰道口緊緊夾著的快感,看著她:「喔?……妳也會有這種表

情?」

  小愛這時的表情終於比較像個女人:「啊……痛……會痛……」

  「忍耐點,我的怨恨還沒消去。」

  我繼續將陰莖向前頂,讓自己的分身一點點的埋進地獄少女溫熱的陰道,小

愛也看著我,一直皺著眉頭,架在我大腿上的雙腿肌肉也緊繃了起來。

  終於,我的陰莖很快就全都插進小愛陰道內,與她合為一體。

  地獄美麗的彼岸花,再無法開第二遍了……

  小愛忍著下體的痛,看著我:「你到底對我做什麼?」

  「沒有做什麼啊,就是幹妳。」

  她不解的問:「幹我?」

  「對,就是像這樣……」然後,我開始又慢慢的將陰莖抽出,引出她的一陣

痛聲,又將陰莖重新插進去。

  小愛終於受不了,舉起雙手,推著我的身體:「啊!……住手……住手……

痛……快離開……」

  「想的美!竟然只為了雞腿的事就要把我帶到地獄,現在換我好好報仇!」

  我開始作出插抽動作,盡情幹著小愛愛,小舟也跟著左、右搖晃,平靜的奈

河出現陣陣水波。

  不止如此,原本週圍向黃泉彼岸漂去的方型燈籠也慢慢圍了過來,燈籠的火

也燒的更旺,好像觀眾很興奮的在看好戲。

  「媽的!……這群色鬼,讓你們看到我跟小愛的現場激戰,算你們死的正是

時候!」

  小愛依然雙手推著我:「住手……住手……好痛……」

  「喔……?妳該不會是第一次,沒有跟男人做過吧?」

  她忍著痛:「跟男人做過?」

  「竟然真的是處女?那我可要好好灌滿妳才不會失禮!」

  小愛忍著痛又問:「灌滿?」

  我的回答就是做出更激烈的抽插動作,小愛也忍不住的大喊著:「痛!痛!

好痛!住手!」甚至眼淚都冒了出來。

  觀戰的其中一個燈籠可能是越看越激動,火焰竟然大到讓自己的外紙燒了起

來,直接就在奈河上燃燒殆盡,只剩木座盤帶著一團火飄著。

  我看著,忍不住心想:喂,你也太誇張了吧?這樣有沒有辦法成佛啊?

  小愛皺著眉,瞪著我,好像想用什麼法術把我推開,但發現自己什麼都做不

出,訝異的叫著:「菊理!妳為什麼把我的力量奪去?!為什麼?!」

  陰暗的黃泉天空只有菊理小魔王調皮的笑聲:嘻嘻嘻……

  我是不知道她們之間有什麼事啦,不過,我有得爽就好了。

  發現自己處境的小愛終於露出恐懼的表情,一邊推我、一邊張口大喊:「入

輪道!一目連!骨女!快救我!快救我!」

  被她這樣喊,我緊張了起來,趕緊抬頭到處看,怕真的會有什麼東西衝過來

護駕……

  過了一會,什麼變化都沒有,於是我鬆了一口氣:「媽的,竟敢討救兵!看

我幹翻妳!」

  於是我又將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然後狠狠的又頂了進去。

  小愛忍不住痛,又哀嚎了一聲,響遍黃泉:「啊!!!!」

  於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後顧之憂,我就開始猛幹她,一直幹她,發洩

自己的怒氣,也聽著小愛愛的哀痛聲,心情越來越激昂。

  「要射了!小愛!我要射進去了!」

  小愛應該不懂什麼是要射了,一定是她的少女本能讓自己知道絕不會是什麼

好事:「住手!不要!不可以!」

  「要射了!要射了!我要讓妳受孕!要射到妳受孕為止!」

  她一定是聽到我說要讓她受孕才了解發生什麼事、我到底正在對她作什麼,

於是更驚恐地大叫著:「不要啊——!!!」

  不過,我的精液還是開始一發發灌進小愛愛的陰道,徹底玷汙她……

  就這樣,我一次又一次地幹著無力反抗的小愛,一次又一次地將精液灌滿她

的陰道,不過說也奇怪,幹了好幾次我竟然一點都不會感覺疲累,射完精液後的

陰莖也馬上就能再勃起……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地獄威能吧?

  小愛剛開始還會使勁推我,或是哭叫著,但後來她也放棄了,只是無言看著

黃泉的天空,流著眼淚,承受陰莖一次又一次的插入體內,然後射精在裡面……

  這時,天空再次傳來菊理小魔王調皮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對誰說,不過,可

能我們倆都有吧:「好可憐喔,明明……明明……明明∼∼∼什麼事都沒做,卻

被人家這樣對待……」

  也不知道經過多久,正常體位結束後換後背體位,後背體位結束後又換正常

體位,我都這樣用盡性交花樣,把小愛幹到自己都覺得沒有意思,小舟內到處是

精液的痕跡,甚至陰莖插在她陰道中故意動都不動的看著黃泉發呆,這時,終於

聽到安靜的黃泉天上有奇怪聲音。

  我抬頭看去,是一輛有著輪子在燃燒的牛車在天上飛。

  小愛也看到了,她忍不住露出終於等到救兵來臨的喜悅表情,然後又哭了起

來:「入輪道!」

  牛車內坐著一男、一女,他們全都訝異地看著這裡:「小姐?!」

  那個火輪更是憤怒地看著我叫:「你對我們家小姐做什麼?!」

  「我已經幹了小愛幾百次,我要你們也嚐嚐我的怨恨!」

  骨女似乎受到相當的驚訝:「什麼?小姐?!」

  小愛只得哭著,無法回答,證實我的話。

  「我的怨恨,早已隨著精液噴進你們家小姐體內無數次了!」

  他們看著躺在小舟內哭泣的小愛,衣服完全敞開,陰部也緩慢流著乳白的液

體,像個被玷汙到極限的無助人偶……

  骨女不敢置信地痛苦埋怨起來:「如果不是菊理那死丫頭故意找我們麻煩,

不讓我們走,小姐就不會……就不會……」

  一目連和入輪道則是對我憤怒地喊著:「你這小畜牲!!竟然這樣汙辱我家

小姐!!」

  然後,他們全都對我衝了過來……

  我只能憤怒地喊著:「大家一起墮入怨恨的地獄吧!!!!!!!」

     ***    ***    ***    ***

  數月過後……

  午夜12點。

  一名三十多歲的婦人坐在電腦前,將怨恨的姓名輸入地獄通信。

  婦人的背後忽然有一個少女對她說:「妳呼喚我嗎?」

  婦人嚇了一跳,趕緊轉身,見到穿著水手服的地獄少女。

  她很訝異:「……地獄少女……」

  小愛本來想開口,但像是感覺肚子忽然不舒服而稍微彎下腰,手摸著肚子,

露出難過的表情。

  婦人看她這樣,想都沒想的就忍不住關心問了句:「妳還好吧?」

  這時她才看到小愛愛將自己的手放在明顯隆起的肚子上,有點憂鬱地說:

「沒事,只是寶寶胎動。」

  這名婦人無言看著,心中一定想著:地獄少女也會懷孕胎動?地獄通信到底

可不可靠啊?

  總之,不論婦人是否願意詛咒他人進入地獄,至少無法否認,地獄通信真是

個充滿奇妙、又無法解釋的神奇東西啊……

  南無……

     ***    ***    ***    ***

  再數年過去……

  地獄的黃昏原野,一個孩子親密握著媽媽的手。

  「媽媽,爸爸在哪裡呢?」

  「……他被一目蓮他們打了一頓後丟進地獄了。」

  「原來如此。」

  「……」

  「……」

  ……

  ……

  ……

  彼岸花,不會再開第二次了……(默)

                【完】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