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半推半迫強暴的小雲妹妹

2011-OCT-01

 

  大家都叫我小成,事情發生的時候只是個剛升上高三的學生,剛年滿十八歲,成績中上,不曾逃學曠課,總是乖乖的上學讀書,自然沒有讓唯一的爸爸擔心過。

  沒有錯,我出身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生小雲之後不久就意外過世,只有在旅遊業公司擔任幹部的爸爸,然後底下還有一個叫做小雲的妹妹,她才十一歲,還是國小六年級的小學生,就要升上國中並且開始發育了。

  說到爸爸,要說爸爸是否照顧我們,絕對是,至少我們生活花費和讀書費用都沒有缺少過。

  但要說爸爸是否關心我們,恐怕他對我和小雲採取的是完全不聞不問的態度了,總是說著工作忙,很晚才回家,甚至許多時候都醉醺醺的回來,更有時候整晚都不回家,真是不知道跟誰去喝酒了。

  我是不信佛教啦,不過如果以佛教的觀念來說,那麼恐怕爸爸和我們的緣分可說很淺薄了。

  從小到大,我就這樣一個人照顧小雲,看著她長大,每天牽著她的手上學,放學之後再一起手牽手回家,我們就是這樣彼此相依為伴,我們的關係真的很不錯,至少也比有一般的兄妹還要好。

  小雲妹妹也總是哥哥長、哥哥短的叫我,笑咪咪的跟我玩在一起,對我來說真的是最親密的女性。

  只是小雲差我七歲,雖然差很多,不過當我十二歲左右步入青春期身體開始發育並且產生性慾之後,尤其是學會自己用手自慰之後,卻還是不由自主的開始把目光盯在小雲身上。

  除了我一直交不到女朋友之外,也是因為小雲靠我這麼近,相處時又跟我沒有任何距離,自然成為一個很大的誘惑。

  不是什麼蘿不蘿莉控的問題,而是非常自然的慾望,對性慾的慾望。

  所以我開始會藉故摸摸小雲,摟摟小雲,感受她女性身體的柔軟,為此興奮好一段時間。

  甚至最後,我慢慢的把小雲當作我的性幻想對象,想著如果能把我的陰莖插進她的陰道,真正體會一下跟女生做愛的感覺……

  不過當然,性幻想只是性幻想。除了牽手和摟抱之外,我沒有對小雲做出其他行為。主要是家裡還有爸爸在,怕小雲會跟爸爸說,這樣我真的不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事。

  我就這樣一直懷抱著對小雲的性幻想一天天度過,慢慢的也不再對其他女人有興趣,真的好像全世界只有小雲是唯一的女人。

  很快的六年過去了,我高三小雲也小六,卻在這時發生一件非常大的意外。

  那就是爸爸應酬喝醉酒開車回家,高速撞上馬路旁的電線桿,頭部嚴重受創,就這樣不治身亡,只留給我們保險金和銀行存款近千萬……

  我沒有流下半滴眼淚,因為我對爸爸一點感情都沒有。

  小雲有哭,畢竟爸爸忽然就消失了,不過她還是哭個幾天之後就不再哭了。

  就這樣,才十一歲的小雲養育權和監護權落到已經成年的我身上,必須由我負責照顧她。

  當然,這時的我立刻血脈噴張的發現:我和小雲之間好像真的已經沒有任何障礙了?

  畢竟就算我真的對她怎麼樣,她也沒有爸爸可以說了吧?

  從國中開始到現在長達六年的性幻想,好像真的有獲得實現的一天了?!

  不過我又立刻想到,沒有爸爸可以說,總還有學校的老師同學在?

  那要怎麼辦?

  要永遠放棄嗎?

  我就這樣陷入好一段時間的猶豫和困惑……

  這段時間,我真的想了很多,想了非常的多。

  除了該不該對小雲真正出手,也在思考就算真的要對她出手,又應該怎麼進行?

  小雲不知道我心中究竟在想什麼,但還是有感受到我的困惑,一直關心的問我到底在煩惱什麼,好像心情不太好?

  我總是推託的說:「妳不懂啦,不要問了。」

  但是小雲就是不放棄,看我好像又在煩惱時就會再次詢問:「哥哥?」

  就這樣,好一陣子之後我終於被小雲問煩了,此外也是下定決心的不想再讓這件事一直掛在我心頭,我終於在我十八歲的那個十一月晚上決心對她說出我心中的想法……

  那一晚,是週六晚上。

  正在客廳和小雲一起吃晚餐看電視的我,等到小雲剛把自己的麵條吃完下定所有決心開口:「小雲?」

  坐我身邊的小雲,乖乖看著我:「什麼事?」

  「妳有發現哥哥一直在煩惱一件事吧?」

  她關心的問:「有啊,不過到底是什麼事?」

  我極度緊張的說:「哥哥決定現在告訴妳,不過哥哥也很擔心一件事……」

  「擔心什麼?」

  「擔心妳會說出去。」

  「說出去?」

  「只要妳答應不管聽到哥哥說什麼,妳都不會說出去,不管是老師同學還是誰都一樣,那哥哥就跟妳說,可以嗎?」

  「真的都不能說?為什麼?」

  「妳先答應,哥哥才告訴妳。」

  小雲明顯困惑不懂的:「喔……?」

  「妳要是不答應,哥哥就絕對不會說了。」

  「可是……真的好奇怪……」

  「所以妳不能答應嗎?」

  「唔……」小雲看著我猶豫一會,終於也像是下定決心,「好吧。」

  得到她的答應,我更緊張了起來,並且是興奮的:「真的喔?」

  「嗯。」

  「不論怎麼樣,都不能跟任何人說喔?」

  「我知道。」

  「一定!一定喔?!」

  小雲很乖又很堅定的回答我:「好。」

  「那哥哥跟妳說了?」

  她點頭等待:「嗯。」

  我讓自己冷靜幾秒,才開始慢慢的述說:「現在妳應該知道爸爸已經不在了,我們要開始相依為命,也都是哥哥照顧妳吧?」

  「我知道。」

  我努力讓自己鎮靜,但是當我開口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聲音卻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抖打顫:「所以妳跟哥哥在一起好不好?」

  小雲明顯聽不懂:「跟哥哥在一起?」

  「也就是說,哥哥一直很喜歡妳。」

  她天真的說:「我也很喜歡哥哥啊?」

  看她這樣,我知道自己不把話說清楚她是不會懂的,終於下了最大的決心:「不是那樣的喜歡!對哥哥來說,小雲妳已經像是哥哥的女朋友那樣的喜歡了!」

  「女朋友?」

  我趕快擠出笑容,試圖說服她,也是安慰她:「所以,哥哥是真的喜歡妳,非常非常的喜歡妳,就是人家說的戀愛那樣,妳懂嗎?」

  小雲好像終於懂了,看著我忍不住紅起臉頰。

  「小雲,這樣妳懂了嗎?哥哥真的好幾年來都一直喜歡妳,非常的喜歡妳!」

  她安靜的點點頭:「嗯……」

  「小雲,妳當哥哥的女朋友好不好?」

  「女朋友喔……?」

  我充滿期待的滿臉笑容:「對啊。」

  小雲猶豫幾秒,終於說:「哥哥是在跟我告白嗎?」

  「對!哥哥真的很喜歡妳!」

  小雲猶豫的問:「可是……我和哥哥可以成為男女朋友嗎?」

  「可以啦!妳不是有看一些電視嗎,裡面不是都演說愛情沒有界線?」

  小雲雖然表示同意,但還是困惑的:「嗯……」

  「小雲,哥哥一直照顧妳長大,妳不喜歡哥哥嗎?」

  被我這樣問,她趕緊看著我回答:「不是啦!」

  「那妳為什麼不願意答應?」

  「因為總覺得好奇怪……」

  我眼見已經把話說到這裡,一整個急起來:「不會啦!怎麼會奇怪?」

  她困惑的想著:「就是……就是……」

  我急著逼問起來:「小雲,答應哥哥真的有那麼奇怪嗎?」

  「不是啦!」

  「那為什麼妳不願意答應?」

  小雲困惑的,不過還是開口說了:「不是不答應啦……」

  「那妳願意答應了?」

  小雲繼續困惑一會,才終於說:「如果哥哥真的想要我成為你的女朋友……只是我真的一直覺的好奇怪……」

  「所以妳真的願意答應了?」

  小雲困惑的,乖乖的點頭:「嗯……」

  這時的我,真的高興的不得了……

  「那妳願意跟哥哥做情侶都會做的事嗎?」

  「情侶都會做的事?」

  我更激動興奮的:「就是抱抱啊!」

  「抱抱?」

  「對啊!所有情侶都會做!」

  「可是……」

  這時已經說到完全興奮的我幾乎失去理智了。

  內心真的只剩下慾望,真的只剩下想要跟小雲做愛的慾望……

  「好啦!」

  「可是……」

  「很舒服喔!」

  「很舒服?」

  「抱抱很舒服喔!」

  其實是不是真的舒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一心只想推倒小雲,結束六年多以來的幻想……

  說的直一點,這時的我差不多精蟲上腦了。

  小雲卻依然猶豫的:「唔……」

  「好啦!讓哥哥抱抱啦!」

  「可是……」

  我對她逼問:「答應啦!」

  小雲明顯退縮了,所以她只是安靜不安的看著我。

  「小雲?!」

  「…………」

  精蟲上腦的我再次逼問:「小雲?!」

  「哥哥……」

  「妳不要想那麼多,相信哥哥,讓哥哥抱抱啦!」

  「…………」

  「小雲!哥哥真的喜歡妳很久了耶!」

  「可是……」

  「哥哥一定會永遠照顧妳啦!」

  「…………」

  我幾乎對她哀嚎了:「小雲啊……!」

  她終於為難的:「哥哥真的想抱抱我喔?」

  「對!」

  小雲又猶豫一會,竟然對著我慢慢張開雙手,明顯要讓我抱。

  看她這樣,我立刻知道她已經答應了,只是她還不懂我真正要求的是什麼。

  我想也不想,立刻握起小雲的右手,從沙發站起來:「走!」

  她訝異的:「走?去哪裡?」

  「乖乖跟哥哥走就對了啦!」

  「喔……」

  我就這樣牽著小雲的手,直把她往我的房間拉去。

  小雲一直不安的被我牽著走,肯定更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就這樣完全激動並且精蟲上腦的把小雲拉進我的房間,然後關上門。

  接下來發生的事,不過是為了能真正實現自己跟小雲做愛的願望,我就這樣半推半就的強暴了小雲……

  我立刻把小雲帶到床沿坐下,我也坐在她的身邊,並且摟著她嬌小的身體。

  我一直對她說好話。

  我一直哄她。

  我一直安慰她。

  甚至,我一直騙她,利用她對我身為哥哥的信任,連哄帶騙的讓小雲脫下深藍色學生長裙底下的內褲……

  當然內褲要被我脫掉,小雲一直很抗拒。不過我一直哄她,一直騙她,時而威逼她,她終究還是不敢真正反抗我……

  我也在脫下她的內褲之後,繼續連哄帶騙並且半威逼的把她推倒在我的床上。

  然後我壓在她的身上。

  我繼續安慰她。

  我從上方看著完全不安躺在床上的她。

  我繼續哄騙她。

  我張開她的雙腿。

  我繼續威逼她。

  我急忙脫下我自己的黑色學生褲。

  我繼續讓她知道我是多麼喜歡她。

  我從內褲中掏出早已怒勃的陰莖。

  知道最後關鍵真的到來,我繼續連哄帶騙的,讓我的龜頭探進她的裙子,直接頂上她張開的私處……

  張著雙腿被我頂到下體,小雲完全恐懼不安的:「哥哥……?」

  我立刻激亢的猛頂上去。

  真的也不管小雲了,只是想讓我的陰莖頂進她的陰道,實現六年來的美夢與期待!

  被我頂上陰部,一直看著我的臉的小雲立刻睜大雙眼,並且眼角含淚、驚恐訝異的:「咦---?!」

  我再頂!

  小雲再次:「咦---?!」

  我更用力的頂第三次,龜頭先是一緊,然後感覺整個塞進去。

  可能是龜頭頂的位置真的剛好,加上力量也夠,竟然真的就這樣讓我糊裡糊塗的頂進去了!

  這瞬間,我知道真的插入了,想也不想的立刻猛插,更深更深的。

  感覺到被我真正插入下體,小雲雙腿肌肉一緊,想合起雙腿卻被我的身體擋住而只能驚恐的發出一聲:「啊------?!」

  我則是不再說什麼哄騙她的話,就這樣一直把我的陰莖插入到底,直到不能再插入為止,感到深深的滿足,為了六年多以來的心願……

  插進去了!真的插進去了!真的插進小雲的陰道裡面!

  她的陰道裡面好緊,也好熱!

  就像要把我的陰莖壓扁那樣的夾緊!

  我忍不住爽快的嘆了一口氣:「啊……」

  小雲則是一直看著我,驚恐看著我,眼淚開始流下來……

  然後,她流著眼淚恐懼的開口:「哥哥……不要強暴我……」

  我大吃一驚,因為她雖然才國小五年級,卻還是知道我對她做了什麼。

  「哥哥……」

  我稍微恢復冷靜的,但還是興奮的:「小雲?」

  「哥哥……」

  

  我只能說:「哥哥一定會永遠照顧妳。」

  小雲再次難以置信的流淚了:「哥哥……」

  畢竟她一直信賴我,把我當個唯一能信賴的親哥哥,加上才十一歲而已,一定還對未來有許多的美夢想法,卻就這樣被我侵犯破處。

  我沒有再猶豫考慮,看著被推倒在床上的小雲,開始插抽陰莖。

  小雲感受到我的抽動,一直看著我的臉,並且忍不住驚恐發出:「咦---?」

  我就這樣一下又一下的插抽小雲,享受女性陰道的緊夾感受。

  小雲開始被我插抽,也不時驚恐喊著:「哥哥?!哥哥?!哥哥?!……」

  我沒有回答她,完全沒有回答她,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激動幹著小雲,盡情讓我的陰莖摩擦她的陰道璧。

  更持續一下又一下撞著,試著想把龜頭撞的更深。

  被我這樣猛操的小雲,沒多久之後也不再叫我,只是慢慢閉上雙眼,別過頭,然後低聲哭泣起來,好像很難置信這一切的發生,很難相信我真的會強暴她。

  在小雲的哭泣聲中,我知道最後時刻已到,就完全沒有猶豫的狠狠撞進去,在高潮中讓我的精液完全灌進小雲的陰道最深處。

  一發,一發,又一發的,毫無保留猛灌進去……

  一切結束之後,我微喘著氣,慢慢抽出陰莖,重新穿好褲子。

  小雲一直動也不動的張著雙腿躺在床上痛哭著。

  六年多以來的慾望終於獲得實現與發洩的我,真正冷靜下來。

  我回想著做愛這件事的一切感受,陰道內的感受,是那麼的奇妙,那麼的滿足,那麼的具有快感,但又是那麼的傷害到她的心……

  我看著小雲這樣,真的不敢相信剛才的自己會這麼狠心,會真的半推半就的強暴她。

  「小雲……」

  她只是哭著。

  「哥哥真的不是故意要傷害妳……」

  她依然只是哭著。

  「哥哥是真的太喜歡妳,太想要擁有妳……」

  她終於慢慢從床上爬起來。

  我趕緊伸出手,想幫忙把她從床上拉起來。

  她立刻哭著撥開我的手,淒厲喊著:「不要碰我!」

  我無言的只能收回手,退後一步。

  小雲哭著慢慢從床沿站起,又受傷又害的正想彎腰撿起地板上的內褲,卻在這時訝異的感覺到大腿內側的什麼異感,並且立刻把手伸進裙子裡。

  小雲當我的面直接用手摸了大腿內側幾秒,然後把手伸出來看,驚恐的一直問:「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我看到她沾在手上的黏白液體,立刻知道那是什麼。

  我也相信她一定已經想到那可能是什麼,只是還不敢相信。

  我直接說:「那是……我的精液……」

  十一歲的小雲真是難以置信的又在我面前痛哭起來。

  她真正的撿起地板上內褲,然後快步走向浴室,清理一直從她的體內倒流出來,我的生命之種……

  這些,就是我和小雲之間能說的一切了。

  結局幸福快樂嗎?

  從這一天開始,小雲不再對我說一句話。

  不過可能是多少還顧慮著兄妹親情,加上以前我也的確一直對她很好,所以她沒有把我半推半就強暴她的事向外人說。

  但是我跟小雲的做愛,也就只有這麼一次。

  她完全不靠近我,不跟我說話,甚至面對我總是帶著濃厚警戒的。

  就這樣,上國中之後她慢慢變壞,變的很會化妝,變的很風騷,好像男朋友一個又一個,更開始翹課逃學。

  我知道小雲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自然我充滿愧疚的一直想找機會跟她說幾句話,希望她不會繼續墮落下去,但始作俑者的我又能說什麼呢?

  然後,就在我強暴她的三年後,也就是當她國中畢業之後,小雲趁我在當兵的時候把東西收拾乾淨的離家出走,完全跟我斷了連絡,從那之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再也沒有聽到小雲的消息。

  再幾年後,我已經在社會工作了,這時終於收到警察局的通知,要我以親屬身份前往南部一個國家殯儀館認領交通意外而死亡的遺體。

  去到國家殯儀館,看著車台上的屍體,是小雲,的確是小雲,我終於真正再次跟她見面,雖然是生死兩別的情況。

  然後,我跪下來哭了。

  終究,是我殺了小雲。

  在那個晚上,我為了六年來的慾望而半推半就的強暴她,我就已經殺害她了。

  不是身體,是她的心靈,還有她本來該有的未來。

  就這樣,我和小雲之間再沒有可以說的……

  = 完 =

inserted by FC2 system